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六章 赤鱗虎賁 翻墻而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葫蘆巷子。

  得得得的馬蹄聲在青石板上回蕩。

  袁珞兮和程勿勇徑直朝拙安小居行去。

  他們之前已打聽過,兩天前的時候,有人搬遷至此,心中料定應該是蘇奕一行人。

  在拙安小居前翻身下馬,袁珞兮心中又是期待又有些緊張,不由深呼吸了一口氣。

  而后,她伸手攏了攏額頭和鬢角的頭發,整理了一下衣裳,確保無可挑剔后,這才上前叩響門扉。

  沒多久,庭院大門開了,露出一張清稚秀氣的臉龐,疑惑道:“這位姐姐,你找誰呀?”

  “曉然,他們說是蘇大哥的朋友,我便帶他們來了。”

  阿飛連忙上前說道。

  風曉然恍然,道:“原來是蘇大哥的朋友,快請進。”

  她手腳麻利地將大門開啟,而后甜甜一笑,脆聲道:“兩位客人,快請進。”

  看著這才十三四歲的少女,袁珞兮都不禁怔了一下。

  好俊俏的小臉,還有這眼睛,深邃得像泉眼似的干凈,也太漂亮了……

  她忽地想起書上的一篇短詞:

  香墨彎彎畫,燕脂淡淡勻,揉藍衫子杏黃裙,獨倚門扉掩映處,點檀唇。

  眼前這少女身上穿著的,正是簡約干凈的揉藍衫子、淡雅得體的杏黃裙,襯得少女妍麗嬌俏。

  “姐姐,你看我作甚?”

  風曉然有些疑惑。

  “因為你漂亮呀。”

  袁珞兮笑呵呵的,走上前,把自己手腕上一串蒼青色的翡翠玉鐲取下,塞給了風曉然,道:“你既叫我姐姐,我也不能不表示,這玉鐲就是見面禮。”

  風曉然吃了一驚,連忙要拒絕,卻被袁珞兮不由分說硬塞進手里,笑道:“不值幾個錢的小玩意,拿著吧。”

  說著,已轉身朝庭院中行去。

  “這鐲子這么好看,怎可能會不值錢?”

  風曉然心中暗道,肯定是看在蘇大哥的面子上才給我的。

  程勿勇笑吟吟看著這一幕,沒有說什么。

  那蒼青玉鐲雖價值萬金,可誰讓小姐高興呢?

  庭院的涼亭中,袁珞兮和程勿勇終于再次見到了蘇奕。

  他躺坐在藤椅中,一襲寬松的白袍,原本一直盤成道髻的長發,此刻隨意披散下來,儀態悠閑慵懶。

  身邊案牘上,還擺著清茶、瓜果、點心等物。

  “噓,每天這個時辰,蘇哥就會在涼亭中閉目養神,說是在修煉神魂秘力。”

  黃乾峻第一時間出現,小聲提醒袁珞兮他們,“等再過半個時辰,蘇哥就會醒來。”

  袁珞兮和程勿勇對視一眼,很識趣地噤聲。

  可此時,蘇奕卻睜開了眸,微微挑眉,調侃道:“袁姑娘,這次你該不會又是偷跑出來的吧?”

  袁珞兮俏臉一紅,訕訕道:“蘇先生慧眼如炬,連這點都瞞不過您。”

  蘇奕啞然,還真被他說中了。

  “蘇先生,這是由我袁家掌控的礦山中采擷的‘青鱗寒鐵’,也算是一種不俗的靈材,用以鑄劍再合適不過。”

  程勿勇上前,笑著將手中拎著的一個玉盒呈上。

  在樓船上的時候,蘇奕曾跟他打聽在云河郡城中,哪里能夠買到一些品相不凡的靈材。

  這件事被程勿勇牢牢記在了心中,故而此次前來拜訪,特意拿了十斤青鱗寒鐵為禮。

  “這不是鍛造‘青鱗戰戈’的主材料嗎?”

  黃乾峻忍不住問道。

  青鱗戰戈,一種殺伐力極強的靈兵,在大周境內的軍伍之中極為有名。

  據傳駐守在袞州境內的赤鱗軍中,也僅僅只擁有十柄青鱗戰戈。

  原因就在于,煉制此靈兵的“青鱗寒鐵”太過珍稀了。

  程勿勇笑著說道:“黃公子好見識,我和小姐也不知道蘇先生需要多少,就僅僅拿了十斤前來。”

  “十斤!”

  黃乾峻不由咂舌,被震撼到了。

  他有預想到袁家身為云河郡城四大頂尖勢力之一,家底必富得流油。

  但卻沒想到,會這般富有!

  “有心了。”

  蘇奕微微一怔,便點了點頭。

  這程勿勇粗中有細,從這份禮物中就能看出,對方必是早有準備,是花費了心思的。

  袁珞兮道:“蘇先生,我們此次冒然來拜訪,一是想確認一下先生您的居所,二也是想問一問,先生下個月初三那天是否有空。”

  蘇奕道:“有事?”

  袁珞兮低聲道:“下個月初三,是我父親四十歲生辰,我想……我想請蘇先生赴宴。”

  蘇奕猛地想起來,當初袁珞兮前往鬼母嶺采擷六陰草,就是為了給她父親準備生日禮物。

  “蘇先生有所不知,我家族長的壽宴上,會有諸多天南地北的武道大人物前來,屆時會進行一個小范圍的‘武道密會’,一為交流修煉心得,二則會進行一些稀罕寶物的交易。”

  程勿勇低聲解釋道,“小姐和我是想著,這等聚會上,或許有先生感興趣的東西,故而才特意邀請。”

  “武道密會?”

  蘇奕想了想,道:“到時候若有空暇,我倒不介意去看一看。”

  袁珞兮登時笑起來。

  “我呢,可不可以去開開眼?”

  黃乾峻忍不住問道。

  袁家之主袁武通的四十大壽,那等場面該是何等氣派?

  想一想都讓人悠然向往。

  “當然不會少了你黃大少。”

  程勿勇爽朗笑道。

  就在此時——

  庭院外忽地響起一道冷哼,緊跟著一道身影竟越墻而入,光明正大地出現在眾人視野中。

  就見來人身影極為昂藏高大,戰袍著身,氣息神勇剽悍。

  “二哥!”

  袁珞兮一呆,下意識叫出聲來。

  袁珞宇!

  袁氏之主元武天的次子,天生神力,天賦異凜,十三歲時就憑借一雙拳頭,稱雄袁氏年輕一代。

  直至進入赤鱗軍中歷練,更被云光侯申九嵩評贊為“赤鱗虎賁,王侯之才”!

  程勿勇臉色微僵,意識到這位二少爺怕是一路偷偷跟來的。

  蘇奕也認出對方身份,眼見對方直接翻墻進來,不禁一陣皺眉,這小子很野啊。

  袁珞宇臉色陰沉,顯得很生氣,質問道:“小妹,你清晨偷偷溜出來,就是要來見這蘇奕?”

  袁珞兮可不會被嚇到,氣鼓鼓道:“蘇公子曾幫過我的大忙,我來拜訪他一下不行么?還有,二哥你也太沒禮貌了,竟翻墻進來,這若傳出去,父親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袁珞宇神色一滯,沒好氣道:“若讓父親知道,她最疼愛的小女兒拿著十斤青鱗寒鐵,傻乎乎送給一個外人,又該如何作想?”

  程勿勇張嘴剛要解釋,袁珞宇已厲聲道:“程長老,你明知道小兮年幼,不懂世事人心的險惡,你非但不阻止,還任憑她胡鬧,不覺得失職?”

  程勿勇苦笑,顯然,二少爺誤會了。

  還不等他想好措辭該如何解釋,就見袁珞兮一對眸子如電般看向涼亭中的蘇奕。

  他神色不善,語氣冰冷道:“蘇奕,我們那天在城外碼頭上見過面,我也曾說過,若你在云河郡城中遇到麻煩,盡可以報出我袁家的名號。”

  “可我卻沒想到,你卻竟打上了我妹妹的主意!”

  說到這,他已是聲色俱厲,雷霆震怒,“你讓我很生氣,也讓我很失望!!”

  蘇奕眼神變得冷淡起來。

  見此,袁珞兮心中一顫,焦急道:“二哥,你能不能冷靜點?蘇公子可絕不是你想的那樣!”

  程勿勇也連忙道:“二少爺,這其中有誤會,完全和蘇公子無關,等回家了,程某再跟您一一解釋可好?”

  可見他們兩人都在回護蘇奕,卻讓袁珞宇愈發惱火了。

  他無比懷疑,妹妹已經被這個來自廣陵城的少年迷住了心竅!

  “蘇奕,都到了這時候,你還不表露一下你的態度?”

  袁珞宇厲聲道,“或者說,非要我拔刀相向,用武力逼迫你表態?”

  他一身氣血翻騰,盡是肅殺鐵血之氣,威勢迫人。

  便在此時,蘇奕從藤椅中起身,儀態淡然道:“表態?表什么態?”

  袁珞兮和程勿勇渾身一僵,蘇先生這是生氣了嗎?

  兩人一想到蘇奕在鬼母嶺中力殺六陰絕尸、在樓船之巔劍斬武道宗師的那一幕幕,臉色都變了。

  “誤會而已,你們無須驚慌,我來解決。”

  蘇奕看了他們一眼,不禁笑起來。

  他哪會為這點小事生氣?

  不過,這袁珞宇確實欠收拾了些……

  “很好,你也算個男人,知道該由自己來解決。”

  袁珞宇神色冰冷,道,“我也不會拿袁家的威勢壓迫你,只要你發誓,從今以后遠離我妹妹,我就當今日的一切都沒發生,也再不會跟你計較。”

  黃乾峻不禁暗嘆,你一心護妹,的確是難得,可你……也得看看面對的是誰啊。

  你妹妹都提醒你那么多次了,為何不開竅呢?

  “你想錯了,我要解決的不是這件事。”

  蘇奕平淡開口。

  袁珞宇臉色一沉,“那是何事?”

  蘇奕一指庭院大門,道:“我這拙安小居有門庭,你卻不規規矩矩叩門進來,反倒翻墻而入,此等行徑,已如同賊子,你認為此事可以就這么算了?”

  袁珞宇一臉錯愕。

  而當領會蘇奕話中意思時,其臉色則一下子變得難看之極,氣得差點笑出來。

  這小子簡直就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ps:加更稍晚,卡文卡的很痛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