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五章 伍老爺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好漂亮的小妞!”

  楊柳巷深處,一群黑虎幫幫眾朝這邊走來。

  當看到騎在青驄馬上的袁珞兮時,都不禁一愣,露出驚艷之色。

  “找死是吧!趕緊走!”

  為首一個藍袍中年臉色驟變,低聲喝斥一聲,帶著那些手下就匆匆離開。

  藍袍中年一眼看出,袁珞兮和程勿勇來歷極不簡單,似這等大人物,遠不是他們這些混跡在底層的黑道人物可以開罪。

  “這些混賬東西,倒也有點眼力勁。”

  程勿勇眼神淡漠。

  剛才對方該慶幸沒有出言不遜,否則,他不介意把這些混混兒全都殺了。

  “勇叔,你說蘇先生怎會居住在這等烏煙瘴氣的地方?”

  袁珞兮有些疑惑。

  “不是蘇先生居住在此,而是他的朋友居住在此地,我們先去看看。”

  程勿勇說著,已催馬朝楊柳巷深處行去。

  袁珞兮緊隨其后。

  昨天她回家后,就惦念著找個機會去拜訪一下蘇奕,先確定一下住址,這樣以后就能經常走動了。

  故而今日清晨,就招呼了程勿勇一聲,偷偷從家里跑了出來。

  “小家伙,能否跟你打聽一件事?”

  路上,程勿勇忽地看到一個面黃肌瘦的少年,當即出聲詢問。

  少年眼珠滴溜溜一轉,道:“打聽消息嗎?可以,但我要銀子,最少也得二兩,不對,是五兩!”

  他一眼就從衣裝打扮中看出對方非富即貴。

  程勿勇哂笑,隨手拋給少年一塊碎銀,道:“這是賞錢,若你回答的讓我滿意,我再給你十兩。”

  少年眸子發亮,道:“這位大人想知道什么?”

  “昨天時候,是否有兩個外人前來這巷子,一個身穿青袍……”

  程勿勇把蘇奕和黃乾峻的容貌和衣著一一說了一遍。

  少年聞言,卻登時警惕起來,道:“這我可不知道,算了,這銀子還是還給你吧,我不要了。”

  他把碎銀拋回來,轉身就走。

  可尚在半途,背后衣襟一緊,少年整個人就被程勿勇拎了起來。

  “別怕,我們不是壞人,而是那兩位公子的朋友。”

  程勿勇低聲道。

  他何等人物,一眼就看出少年剛才的反應不對勁。

  少年皺眉道:“真的?”

  “自然是真的。”

  袁珞兮在一側道,“你看我們像壞人嗎?”

  少年反問道:“壞人會把壞字刻在腦門上嗎?”

  程勿勇笑起來,道,“你這小子倒也有點意思,算了,我也不為難你。”

  他將少年放在地上,又拿出一把碎銀,塞進少年手中,“相見就是有緣,拿錢去買些新衣服穿。”

  少年一呆,看著手中那些銀子,似不敢相信。

  眼見袁珞兮和程勿勇就要離開,少年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你們真的是蘇大哥和黃大哥的朋友?”

  袁珞兮美眸一亮,不假思索道:“這是自然。”

  “他們今日清晨就從楊柳巷搬走了。”

  少年說著,一咬牙,把手中的銀子還了回去,“還有,既然你們是蘇大哥的朋友,那就是我阿飛的朋友,這些銀子我可不能要。”

  袁珞兮和程勿勇對視一眼,都不禁笑起來,看向少年的目光也帶上一抹欣賞。

  “那你可知道,蘇先生他們搬去哪里了?”

  袁珞兮柔聲問道。

  少年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道:“算了,哪怕你們是蘇大哥的敵人,也注定不可能是蘇大哥的對手了,我告訴你們也無妨。蘇大哥他們搬去了葫蘆巷子。”

  “葫蘆巷子,原來是那里。”

  袁珞兮暗自慶幸,還好今天碰到了這少年,否則,短時間內怕是很難找到蘇先生了。

  “阿飛小兄弟,多謝了。”

  程勿勇則上前,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我再問你一件事,為何剛才我們問你這件事時,你會那般緊張,甚至懷疑我們是蘇先生的仇敵?”

  阿飛低聲道:“就在剛才,來了一群黑虎幫的壞人,他們在打探蘇先生的事情,我還以為你們和那些壞人一樣呢。”

  “黑虎幫?”

  袁珞兮一呆,“這是哪個勢力,為何我從不曾聽說過?”

  “一個上不得臺面的小勢力,混跡在云河郡城的地下世界,完全不入流。”

  程勿勇低聲解釋了一句。

  袁珞兮滿臉不解道:“這種小勢力竟敢打探蘇先生的消息,他們這是要找死?”

  阿飛插嘴道:“這位姐姐,我蘇大哥昨天晚上的時候,一個人殺進了黑虎幫老巢……”

  他眉飛色舞地把昨晚蘇奕營救風曉然的事情說了一遍。

  袁珞兮和程勿勇這才恍然。

  在阿飛的描述中,讓他們知道蘇奕的朋友便是風曉峰,一個曾經是青河劍府外門弟子,如今則雙腿殘廢的少年。

  “蘇先生謫仙般的人物,卻還不忘他這位落魄的同門,真是讓人欽佩。”

  袁珞兮感嘆。

  “在他那等人物眼中,又豈可能有尊卑高低之別?”

  程勿勇說著,朝阿飛抱拳道,“小兄弟,多謝了。”

  阿飛咧嘴笑起來,旋即試探道:“這位大人,您若是去找蘇大哥他們,能否也把我帶上?我還沒去過葫蘆巷子,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有何不可?”

  程勿勇爽朗笑道。

  很快,他和阿飛共騎一馬,與袁珞兮一起朝葫蘆巷子奔去。

  一座有著小橋流水、假山涼亭的府邸中。

  黑虎幫幫主呂銓恭恭敬敬立著,渾身毫無一絲的氣焰,神色間盡是敬畏。

  “老爺子,這次若非我黑虎幫折損嚴重,我也不敢冒然前來請您幫忙。”

  呂銓低聲下氣,滿臉的苦澀。

  在他旁邊,一個滿頭銀發,仙風道骨姿態的老者,正在修剪一簇茂盛的花枝,儀態悠閑。

  伍天浩!

  一位云河郡城一位頗有名望的黑道大佬,混跡在云河郡城西南區域的各大幫派,皆奉其為霸主,唯其馬首是瞻。

  其權勢之大,一般的宗族勢力也不敢輕易招惹。

  直至許久,伍天浩才語氣隨意道:“昨晚發生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你可查清楚動手的是誰了?”

  呂銓連忙道:“據我那些屬下從楊柳巷中查探到的消息,據說是一個面孔陌生的少年,疑似是青河劍府棄徒風曉峰的朋友。”

  伍天浩怔了一下,指著自己鼻子,好笑道:“你讓老夫去對付一個小娃娃?”

  呂銓連忙道:“老爺子,那少年可不簡單,一人一劍殺入我的地盤,如入無人之境,起碼也是個搬血境大圓滿的硬茬子,再加上他還很年少,我擔心他的來歷也不簡單……”

  不等說完,伍天浩就揮了揮手,道,“這云河郡城中,年輕一代的厲害角色多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我可沒興趣去記住一個無關緊要的阿貓阿狗。”

  呂銓心中一沉,一咬牙將早已準備好的一個玉盒拿出,恭敬呈上去,道:“老爺子,這是一株二品靈藥,若老爺子能幫我報了此仇,他日我會再親自送上三株二品靈藥!”

  說罷,他心都在滴血。

  對尋常武者而言,一株二品靈藥的價值,也已堪稱珍貴之極了。

  把黑虎幫多年積累的家底全拿出來,最多也只能湊到數株二品靈藥而已。

  伍天浩眉頭微皺,淡然道:“罷了,你也算為我效命多年,這次的事情,我也不能袖手旁觀。”

  說著,他吩咐下人拿來筆墨和一柄折扇,隨手在折扇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伍天浩。

  字跡龍飛鳳舞,恣意奔放。

  “你帶著此折扇,告訴那少年,我伍天浩年紀大了,不愿打打殺殺,可以給他這樣的小輩一個息事寧人的機會。”

  伍天浩欣賞了一下自己的書法,這才遞給呂銓,道,“他若識趣,就來我的府邸低頭道歉,拿出足夠的誠意來補償你黑虎幫的損失,這件事便可既往不咎。”

  呂銓有點懵。

  那小子殺了我那么多手下,你這老糊涂卻還給他補過的機會,這是嫌棄我送的禮物分量不夠嗎?

  半響,他才問道:“老爺子,那小子若不識趣呢?”

  伍天浩神色變得冷淡下來。

  擱在以前,他一句話傳達出去,這城中西南地帶的各大幫主,誰敢不低頭順從?

  如今,只是收拾一個來歷不明的少年,他伍天浩不屑以大欺小,才會大度地給一個機會,那少年只要聰明點,就知道該怎么做。

  他瞥了呂銓一眼,道:“你是懷疑,在這城西南,我伍天浩的面子不夠使了。”

  呂銓渾身直冒冷汗,連忙道:“老爺子息怒,我這就去辦。”

  只是他心中,卻暗自發狠,老子以后非找個機會把你這糟老頭子拉下水不可!

  呂銓太清楚了,哪怕那少年真的乖乖低頭道歉,拿出足夠的補償,這些補償自己也拿不到分毫,反倒會被伍天浩毫不客氣地全部吞掉!

  “慢著,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東西?”

  就在呂銓轉身離開時,身后忽地響起伍天浩淡然的聲音。

  呂銓一怔,旋即唇角狠狠一抽搐,把手中的玉盒小心翼翼放在了一側桌子上。

  他擠出一個僵硬的笑臉道:“老爺子放心,我答應的事情,絕不會不算數。”

  伍天浩嗯了一聲,自顧自又拎著剪刀開始修建花枝。

  在其唇角有著一抹笑意涌現。

  這次借黑虎幫的事情,或許又能進賬不少好東西了。

  至于那來歷不明的少年……

  一個和楊柳巷的貧賤泥腿子結識的小角色,再厲害,又能厲害到哪里去?

ps:感謝鵬城兄弟的兩個盟主賞,撒花鼓掌今天月末最后一天,先加更一下,明兒五一節金魚不打算出門了,再加一下  最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