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三章 余波漣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楊柳巷。

  泥坯搭建的破舊庭院中。

  蘇奕和風曉峰坐在石階前,兩人各拎著一壺酒,一邊閑談,一邊對飲。

  風曉然則蹲坐不遠處,拿著一截青草逗弄地上的蛐蛐。

  阿飛已經被送回家。

  黃乾峻則趁著夜色去城中購買住宅了。

  “蘇奕師兄,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

  風曉峰感嘆。

  哪怕是此時,想起發生在豐源齋內的刀光劍影,他內心也很難平靜。

  強大如陳金龍,也只能跪地低頭。

  身份顯赫如年云橋、閻成榕,說殺就殺。

  縱使是翠云夫人和黎老在前,蘇奕也談笑自若,揮斥方遒!

  若這些,勉強算是那一塊紫瑞信符所帶來的威勢。

  那么當周知離一行人陸續抵達,才讓風曉峰真正意識到,自己這位蘇師兄,早已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人!

  他的威勢,連武道宗師都需要主動示好!

  “人或許會變,但我可沒忘了誰是我的朋友,誰是我的敵人。”

  蘇奕飲了一口酒,隨口道。

  風曉峰點了點頭,有些自嘲道:“我之前還擔心,你這次若要去報仇,怕是以卵擊石,可現在看來,是我瞎操心了。”

  蘇奕拍了拍他肩膀,笑道:“行了,不說這些,等明天一早,我們就換個住處,然后我幫你治療雙腿,順便也教授曉然修行。”

  “治療雙腿?”

  風曉然第一個激動起來,起身來到蘇奕身前,道,“蘇奕哥哥,我哥哥真的還能恢復過來嗎?”

  少女深邃雋秀的眸盡是明亮的光澤,充滿期盼。

  風曉峰都愣神,內心劇烈翻騰。

  “區區骨骼斷裂而已,就是武道宗師這等角色也能輕易解決,對我而言,自然就更沒問題了。”

  蘇奕笑道。

  這番話口吻極大,換做其他人聽到,怕是非斥責蘇奕狂妄不可。

  但風曉然卻欣喜若狂,道:“那可太好了!”

  風曉峰不禁遲疑道:“蘇奕師兄,若是不好辦,你可千萬別勉強,我……”

  蘇奕哂笑道:“別多想,等明天你就知道了。”

  “蘇奕哥哥,謝謝你!”

  風曉然驀地深呼吸一口氣,深深鞠躬,清稚干凈的小臉上一片認真,“等我長大了,一定要一輩子對你好!”

  蘇奕扭頭看著風曉峰,笑道:“瞧瞧,曉然都那般信任我,你還擔心什么?”

  風曉峰撓頭苦笑。

  他心中總感覺,今晚的一切都那般不真實,就像是一場夢,害怕醒來就成空。

  同樣的夜色下。

  李默云獨自走在繁華如水的大街上,只覺心中說不出的寒冷。

  就在前不久,他親眼目睹蘇奕一行人安然無恙地從豐源齋中走出,乘馬車離去。

  而當他試圖去豐源齋打探消息時,卻驚悚發現,有關第九層山河殿發生的一切消息,完全被封鎖了!

  更讓他猝不及防的是,翠云夫人帶著一群陌生人出現,以不容違逆的態度,把“他”請到了一座雅間中。

  一個名叫張舵的男子,面無表情地警告他,今晚在豐源齋宴飲的一切事情,不得泄露一絲一毫。

  否則,他和他背后的廣陵城李氏,必將被斬草除根!

  當時,李默云只覺得無比冤枉,滿腹的疑惑和憤怒。

  他都不知道山河殿發生了什么,哪可能泄露什么消息?

  可他卻無法不在乎這種威脅。

  因為翠云夫人告訴他,今晚的事情,誰泄露誰死,沒有人可以例外,包括她自己!

  這讓李默云徹底心寒。

  直至離開豐源齋,他都有些魂不守舍。

  “陳金龍他們前往山河殿之后,難道被蘇奕殺了?”

  “翠云夫人何等神通廣大的存在,卻竟也都被勒令封口,不敢不從,這未免也太滲人!”

  “蘇奕……蘇奕……你身上究竟藏著多少秘密?”

  一路上,李默云腦海雜念紛呈,心中恍惚難安。

  以前面對蘇奕時,他自詡廣陵城年輕一代第一人,視身為贅婿、修為盡失的蘇奕如無物。

  甚至因為文靈昭的緣故,欲將蘇奕暗中抹除掉,如此,他便能名正言順去追求文靈昭。

  可李默云卻萬沒想到,蘇奕竟是個深藏不露的狠茬子!

  二月初二,這個贅婿在龍門宴會上一枝獨秀,名震大滄江兩岸。

  數天后,云河郡城頂尖勢力袁氏的大小姐袁珞兮,奉這贅婿為座上賓!

  而今天,這贅婿出現云河郡城豐源齋內,受翠云夫人親自迎駕,登臨第九層山河殿中宴飲。

  更因為他的存在,連今晚發生在山河殿的消息,都被全部封鎖。

  連自己這種都沒有摻合進去的角色,都遭受到最冷酷嚴厲的警告和威脅!

  這也太匪夷所思。

  對李默云而言,這一件件事情,更不亞于一次次的沉重打擊。

  直至現在,他心中忽地有一種說不出的茫然。

  以后……是否還要去和蘇奕這種危險的人物為敵?

  忽地,一陣談笑聲在不遠處響起。

  李默云目光不經意一瞥,驀地看到了一道熟悉的美麗倩影。

  那少女一襲鵝黃長裙,發髻高挽,纖腰秀項,眉如翠玉,肌膚勝雪,容貌明媚俏麗,渾身洋溢著清純活潑的蓬勃朝氣。

  在街道燈火照映下,她直似畫中走出的仙子,一顰一笑,無不美麗靈動。

  少女身邊,還陪伴著一群女子,可是和她一比,皆黯然失色。

  恰似珠玉處于瓦礫之間!

  她們一起嘰嘰喳喳談笑著,漸行漸遠,一路上驚艷了不知多少目光。

  “文靈雪!”

  李默云呆了呆,頓時想起來,前一陣子的時候,在青河劍府府主司空朔親自安排下,文靈雪不止拜入青河劍府修行,且直接破格成為了內門弟子。

  這件事,也是掀起了莫大轟動。

  不過同時,也有諸多非議聲傳出,說文靈雪是靠其姐姐的關系混入的青河劍府。

  以她的修為,根本不配成為內門弟子。

  甚至有內門弟子親自出面,點名要挑戰文靈雪。

  結果……

  三招內,這位內門弟子便被擊垮。

  文靈雪就此一戰成名,也憑此戰證明了自己的實力,連著那些這非議聲也隨之消散。

  到如今,文靈雪儼然成為了內門弟子中的風云人物。

  這不止是因為她修為了得,還因為她風姿絕代,容貌極出眾,如若畫中仙子般,壓得同門其他女子皆黯然失色。

  “唉!”

  許久,李默云長生一嘆。

  他忽地想起一件事,蘇奕這個贅婿不止有文靈昭這樣清冷孤絕,風姿絕秀的妻子,據說連文靈雪也和他這個姐夫最是要好……

  越想下去,李默云心中就越堵得慌,整個人都不好了。

  玉春巷。

  猛虎幫的老巢。

  看著那滿地的血腥,幫主呂銓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手腳發冷。

  幫中重要骨干,竟是被殺了七七八八!

  而當從手下口中得知了事情的一些經過后,呂銓的臉上盡是不可思議之色。

  “這件事,竟是因為我們抓了一個生活在楊柳巷的小妮子導致的?”

  楊柳巷,那里混跡著云河郡城最底層的一幫窮鬼!

  每個都如螻蟻般茍且偷生,擱在尋常,就是把他們殺光了,怕都引不起什么風浪。

  可現在,僅僅只是抓了楊柳巷一個小丫頭而已,卻竟讓他們猛虎幫傷亡慘重,這讓呂銓一時都有些不敢相信。

  “可查出兇手是誰?”

  許久,呂銓鐵青著臉問道。

  附近那些屬下皆齊齊搖頭。

  其中一人猶豫道:“幫主,據我們所知,那小丫頭的哥哥以前是青河劍府的外門弟子。”

  呂銓臉色頓時變了。

  眼見他要發怒,那人連忙道:“幫主息怒,小丫頭的哥哥早已是個百無一用的殘廢,并且在半年前的時候,就被青河劍府拋棄,無權無勢,比之尋常百姓都不堪。”

  呂銓神色陰晴不定道:“查!一定要查清楚最近誰和這一對兄妹接觸過!此仇絕不能就這般算了,等查清楚了,我會親自去求伍天浩伍老爺子出面!”

  伍天浩。

  云河郡城西南地帶地下勢力的霸主,被諸多幫派奉為第一人,響當當一位黑道大人物。

  “是。”

  那些猛虎幫屬下皆七嘴八舌答應下來,神色亢奮,摩拳擦掌。

  “記住,只是查探消息,千萬不可打草驚蛇!”

  呂銓不放心,又叮囑了一遍。

  這次的對手一個人都能殺得他們猛虎幫七零八落,注定不可能是尋常人物。

  呂銓不蠢,斷不會選擇硬拼了。

  翌日一早。

  云河郡城西南區域的核心地帶。

  黃乾峻駕馭著馬車,載著蘇奕、風曉峰和風曉然一起,七拐八拐地駛入一條名叫“葫蘆”的巷子中。

  葫蘆,諧音福祿。

  這葫蘆巷子中的住戶,皆是一些家境殷厚的富庶之輩。

  黃乾峻昨夜豪擲三萬兩白銀,在巷子中購置了一座占地極大的庭院。

  此庭院青磚黛瓦,竹林掩映,有廂房五處,各種擺設一應俱全。

  庭院中栽種著石榴樹、棗樹、杏樹等等,皆有三十年以上的樹齡,高大蓊郁,蒼翠虬勁。

  除此,還有菜畦、石井、花圃、藤蔓、石屏、魚缸、蓮池等等景致,環境極為清幽安寧。

  當看到這樣一番景象時,蘇奕不禁點了點頭,道:“還算不錯。”

  一直小心翼翼觀察蘇奕臉色的黃乾峻頓時暗松了口氣。

  還好,昨天一晚上沒白忙活!

  感謝童鞋們昨天的生日祝福!

  金魚給大家鞠躬了今天有點卡文,第二更晚上7點前大概可以搞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