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一章 割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看到翠云夫人一行人進入大殿,陳金龍他們皆激動起來,看到了獲救的希望。

  只是,礙于蘇奕剛才的表現太霸道,他們只敢流露出求救的神色,而不敢冒然開口呼救。

  他們可都清楚,蘇奕殺人之后,還敢明確表態要在此等豐源齋的人來,哪可能是沒有依仗?

  正因如此,他們可不敢在這節骨眼上亂來。

  “公子一直在等我?”

  翠云夫人穩了穩心神,輕聲開口。

  蘇奕點頭道:“不錯。”

  哪怕是翠云夫人來了,他也渾沒有起身的跡象,自顧自坐在那,神色平淡如水。

  翠云夫人卻似渾不在意,幽幽嘆道:“換做一般人在豐源齋殺人,我自不會袖手旁觀。可公子畢竟不是一般人,這就讓我有些難辦了。”

  聞言,陳金龍他們皆瞠目結舌。

  難道這蘇奕背后,還站著極恐怖的存在不成?

  想到這,他們心中一顫,暗自慶幸剛才沒有第一時間呼救,否則……后果可就不妙了!

  “那塊令牌不好使?”

  蘇奕似笑非笑。

  不等翠云夫人開口,那柳須飄然的黎老就已忍不住道:“敢問公子尊姓大名?”

  陳金龍他們都有些懵,什么情況?

  翠云夫人他們親自把蘇奕迎接進來,還安排到這第九層中宴飲,居然連蘇奕的身份都不知道?

  其中一個青年微微顫顫開口道:“這位前輩,他是我們的曾經的同門蘇奕,您……不認識么?”

  黎老和翠云夫人對視一眼,皆是一愣,意識到他們之前的揣測出錯了。

  這青袍少年根本就不是蘭陵蕭氏最核心的子弟!

  “蘇奕?”

  黎老認真思忖了一下,忽地想起什么,道:“是一年前那個被青河劍府拋棄的外門劍首?”

  “正是。”

  這一次,不少人都點頭,他們都緊張極了,不敢去看蘇奕。

  “呵,呵呵呵呵……”

  黎老忍不住笑起來,只覺世上荒謬滑稽之事,莫過于此。

  誰能想到,被他和翠云夫人視作尊貴客人對待的一個少年,卻竟是一個修為盡失的廢人?

  “唉,還真是越活越膽小,差點被一個小家伙蒙騙了。”

  黎老自嘲不已。

  而聽到這番話,陳金龍他們臉色一下子變得無比精彩,蒙騙?

  難道蘇奕這次能在這山河殿宴飲,是蒙混進來的?

  翠云夫人也恍惚了片刻,眼神微妙道:“蘇公子,冒昧問一句,那紫瑞信符是你從哪里得來?”

  “蕭天闕送的。”

  蘇奕隨口道。

  蕭天闕!

  翠云夫人美眸收縮。

  黎老則再忍不住冷笑道:“蕭老可是名滿天下的武道宗師,曾位列諸侯,權柄滔天,其身份之尊貴,足以讓我等仰望。似這等存在,又豈可能將自己的紫瑞信符贈予你一個青河劍府的棄徒?

  “荒唐!”

  這最后的荒唐二字,直似雷霆炸響,震得眾人耳朵一陣嗡鳴。

  誰都看出,黎老慍怒了。

  這讓陳金龍他們無不亢奮起來,連他們都沒想到,蘇奕竟疑似是打著別人的幌子蒙混進來的!

  這不就是在等于欺騙豐源齋?

  如此一來,他蘇奕的下場豈可能好了?

  這一刻,風曉峰、風曉然和阿飛他們皆緊張起來,驚疑不定。

  蘇奕似有察覺到,目光看了過去,溫聲道:“別怕,這老東西若敢再聒噪,我割了他舌頭。”

  此話一出,黎老臉頰都陰沉下來,怒極而笑。

  他剛要說什么,就被翠云夫人冷冷阻止:“黎老,我只認令牌,不認人!紫瑞信符在蘇奕公子手中,那他就是我豐源齋的貴客!”

  黎老神色微滯,變幻不定。

  翠云夫人目光重新看向蘇奕,輕聲道:“蘇公子,紫瑞信符所代表的權柄,的確讓我也得敬重,可今日的事情,已不是這塊信符可以解決。”

  “畢竟我們是豐源齋,不是蘭陵蕭氏,無法幫公子處理接下來可能遇到的麻煩。”

  言外之意就是,他們豐源齋不會和蘇奕計較,但也不會幫忙,等于是要袖手旁觀。

  蘇奕微微皺眉,道:“看來,這令牌也就這么點用處了。”

  “什么叫這么點用處?”

  黎老忍不住諷刺道,“這令牌若在蘭陵蕭氏的子弟手中,讓老夫親自給你端茶倒水都行!”

  一個青河劍府的棄徒,卻竟還敢瞧不上紫瑞信符,這是人說的話?

  “想給我端茶倒水,你還遠遠不夠資格。”

  蘇奕一陣搖頭,這老東西未免太可笑。

  黎老愣了一下,旋即氣得胸腔起伏,老臉憋得漲紅,怒道:“夫人,你看到了嗎,這小子何其狂也!”

  翠云夫人那等錦繡玲瓏的城府,都不禁皺了皺眉,旋即嘆道:“黎老,忍一忍,就當給紫瑞信符主人的面子。”

  話語中已流露出一抹不滿。

  她也感覺,蘇奕的話有些囂張過頭了。

  這一幕,讓陳金龍他們都心顫不已,明明蘇奕并非這紫瑞信符的主人。

  可就憑此物,卻竟然令翠云夫人都只能忍讓!

  “也罷,老夫便不跟這等黃口小兒計較。”

  黎老冷哼。

  “蘇公子,你看此間之事該如何處理?”

  翠云夫人的目光重新看向蘇奕。

  她很好奇,這個淡定自若的少年,在得知他們豐源齋置身事外的態度后,會作何感想。

  拿紫瑞信符去壓迫年家和閻家認栽?

  恐怕不行。

  在那些宗族眼中,哪怕忌憚紫瑞信符,可他們絕對敢在暗中把蘇奕神不知鬼不覺地解決了。

  畢竟,蘇奕那青河劍府棄徒的身份,終究有些上不得臺面,關于他的底細,在云河郡城也并非什么秘密。

  甚至,這件事解決不好,還會牽累到他身邊這些朋友!

  蘇奕將杯中酒飲盡,淡然道:“真以為我是要拿那塊令牌狐假虎威,打算讓你們收拾殘局?錯了,我只不過是等你們來了,給你們豐源齋一個答復,告訴你們,今日的事情是我蘇奕做的罷了。”

  頓了頓,蘇奕道:“當然,順便也看一看你們的態度,是否會插手進來,選擇和我敵對,如今看來,你們倒也明智。”

  翠云夫人一怔。

  黎老則忍不住譏笑道:“呵,口氣可不小,老夫可想見識見識,蘇公子會如何解決此事了。”

  蘇奕微微一笑,道:“老家伙,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真以為我不敢割了你的舌頭?”

  “你……”

  黎老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他剛要說什么——

  一道驚詫的聲音在大殿外響起:“割舌頭?有意思!”

  緊跟著,一個紫袍羽冠青年就大步走進來。

  他目光一掃場中,似隱約明白了什么,笑道:“蘇公子,容我猜猜,肯定是有不開眼的混賬惹到您了,我雖不知道緣由,可也得說一聲,殺得好!”

  他撫掌贊嘆起來。

  陳金龍他們皆錯愕,這家伙誰啊,腦子怕不是瘋了吧?

  唯有黃乾峻眼神變得微妙起來。

  翠云夫人和黎老轉身,目光齊齊看向紫袍青年,臉色微變。

  他們雖不認識來人身份,但卻清楚,此人身份必極為尊貴,這從衣著打扮中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再加上,今晚這紫袍青年就在這第九層的瀚海殿宴飲,讓得翠云夫人和黎老印象極為深刻。

  “這位貴人也認得蘇公子?”

  翠云夫人輕聲問道。

  “當然認識。”

  紫袍青年笑容爽朗,徑直來到蘇奕身前,拱手道:“蘇公子,咱們又見面了。”

  此人正是大周六皇子周知離。

  但蘇奕依舊不曾起身,眉頭微挑,意外道:“你怎會在這里?”

  周知離笑道:“我們就在瀚海殿宴飲,我剛才聽到這邊傳來的動靜,忍不住前來一看,不曾想,卻和蘇公子又見面了,這或許就叫緣分。”

  蘇奕哂笑道:“別人遇到這種事,皆唯恐躲之不及,你倒是唯恐錯過這場熱鬧似的。”

  周知離認真道:“眼見蘇公子遇到麻煩,我豈能袖手旁觀?”

  說著,他轉身看向翠云夫人,神色已變得冷淡,渾身散發出一股傲人的威勢,道:“你是此地的老板?”

  翠云夫人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微微躬身道:“公子有何吩咐?”

  “先讓他把舌頭割了,再說其他事。”

  周知離抬手一指黎老,冷冷開口。

  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一句話,令陳金龍他們差點都不敢相信耳朵。

  就是黎老自己都愣了一下,怒極而笑:“年輕人,你這是打算替那蘇奕出頭?”

  周知離眼神愈發冷了,“錯,這只算是我幫蘇公子料理一個小小的麻煩。”

  全場一寂。

  這句話,無疑在把蘇奕的身份抬高的同時,也顯露出對黎老最大的輕蔑,視其為小小的麻煩……

  翠云夫人臉色已變了,連忙道:“公子息怒,有話……”

  周知離打斷道:“給你一個選擇,要么他割舌頭,要么我拆了你這豐源樓。”

  “猖狂!”

  黎老再忍不住,厲聲怒喝。

  “你說誰猖狂?”

  驀地,大殿外走進一群人,為首的正是張舵。

  他和身邊的三人皆是周知離的護衛,清一色的聚氣境后期高手。

  除此,還有一個身影枯瘦,臉上皺紋密布的老者,一身氣息更是如淵如海。

  他甫一走進來,就有鋪天蓋地的威勢就擴散而開,壓迫得人都快喘不過氣。

  武道宗師!

  翠云夫人心中一寒,預感到不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