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七章 高談闊論 各懷心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豐源齋第九層。

  瀚海殿。

  臨窗位置,周知離收回目光時,臉上已帶著一抹異色。

  “看到了吧,根本不必你出面,蘇奕就能進的來。”

  一側,青衿懶洋洋開口。

  之前當蘇奕他們一行人抵達豐源齋時,恰好被正在憑窗臨眺的青衿看到。

  而后,周知離也被吸引過來,將發生在豐源齋大門處的一幕幕盡收眼底。

  “那侍者畢竟是底層角色,不可能識得蘇奕的厲害,我本以為可以借此機會,請蘇奕來我們這里一敘,沒曾想,真被師叔你說中了,他那等人物,根本不需要咱們出面。”

  周知離感慨。

  宛如老翁般的雍和郡郡守穆鐘庭也在。

  此刻他忽地開口道:“那青衫少年我有印象,在六殿下你們今日走下樓船之前,他曾遠遠看了我一眼,似識破了我的身份。”

  周知離一怔。

  青衿則思忖道:“他應該不是識出你的身份,而是看穿了你的修為。”

  一語中的。

  穆鐘庭不禁好奇道:“此少年是誰,竟能被你們兩位如此看重?”

  青衿想起在樓船上和蘇奕相識的一幕幕,心頭不禁泛起一絲莫名的悵然和失落,道:“穆大人還是去問六殿下吧。”

  她獨自站在軒窗前,雙手環抱胸前,看著遠處萬家燈火,如刀鋒般明亮的美眸怔怔出神。

  “穆大人,我們坐下聊。”

  周知離卻興致勃勃,笑著開口。

  山河殿。

  紅毯鋪地,蠟炬高懸,燈火通明。

  高有半人的巨大青瓷瓶內,插著綻放正盛的花束,墻壁上還懸掛著一幅長達三丈的潑墨山河畫卷,平添一份雅意。

  足能容得下二十余位列席的一張巨大檀木桌擺設在大殿中央,其上早已擺置著新鮮的時令瓜果和精美的點心。

  而在大殿一側,也已等候著五個妙齡侍女。

  當走進山河殿,風曉然和阿飛都一陣晃神,后者更是變得拘謹起來,似生怕踩臟了地上的紅毯。

  就是風曉峰都不禁怔然。

  他自幼生在貧寒之家,縱然曾在青河劍府外門修行過,可也極少出入花銷極大的奢侈之地。

  更別說,這還是云河郡城鼎鼎大名的豐源齋第九層,是只有城中名流大人物才有資格出入的地方。

  黃乾峻四下打量,點評道:“不錯不錯,就是比廣陵城的聚仙樓要強上太多了。”

  旋即,他自嘲道:“以前我來豐源齋時,可都沒機會在這第九層之地宴飲的。”

  翠云夫人莞爾,笑容明媚動人,道:“以前是我們豐源齋招待不周,從今以后,公子以后可常來,也請給我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黃乾峻也不禁笑起來,他自然不會當真,心中更清楚,今日此時能享受到的這一切,皆是沾了蘇奕的光。

  沒有蘇奕在,他黃乾峻恐怕都入不了這位神通廣大的翠云夫人的眼。

  唯有蘇奕最淡定,對大殿中那奢華雅致的擺設視若無睹,自顧自推著顧曉峰的輪椅,來到宴席前。

  又招呼風曉然、阿飛一一落座。

  而后,他這才把目光看向翠云夫人,道:“此地不錯,還請盡早讓他們上餐。”

  翠云夫人秋波流轉,笑語盈盈道:“如公子所愿,那妾身就不叨擾各位了,有什么吩咐,盡管使喚那些侍者便是。”

  說罷,她微微一福,已轉身離開。

  直至大殿房門關上,風曉峰他們皆似松了口氣,放松了不少。

  自幼貧寒的成長經歷,讓他們在這等場合中很難短時間內適應,也不可能像黃乾峻這樣不怯場。

  反倒是蘇奕,完全都不在意這些。

  前世時,他曾被諸天皇者奉為座上賓,也曾于如仙境般的秘境中,招待八方來客。

  相比這些,這世俗中的一切自然算不上什么。

  當蘇奕和黃乾峻入席,早已等候在那的妙齡侍女開始斟茶倒水,每個皆秀色可餐,乖順靈巧,服侍得無微不至。

  絲毫沒有因為風曉峰他們的衣著打扮而怠慢。

  很快,一道道珍饈美味呈上來,熱騰騰的飄散出誘人的香味,皆是一些罕見的頂級食材,烹飪出不同的風味,令人食指大動。

  蘇奕還感受到了那每一道菜肴中飄散出的一絲絲淡淡的靈氣,心中清楚,這些食材皆被靈藥浸泡過,才能夠擁有這般氣息。

  初開始,風曉峰他們還有些拘謹,可很快就放開了,吃得很痛快。

  風曉然坐在蘇奕旁邊,還不忘給蘇奕夾菜,眼見蘇奕酒杯空了,就幫著倒酒,讓旁邊的侍女都沒法插手。

  “這酒不錯,勁道的很,無愧是翠云夫人的私藏珍釀。”

  黃乾峻最豪放,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沒辦法,他也是第一次享受這待遇,吃得自然很開懷。

  “黃大哥,這頓飯得花很多很多銀子吧?”

  阿飛咀嚼著肉塊,含糊問道。

  “銀子?”

  黃乾峻搖頭,道,“還記得我來時說的話么,能用銀子解決的都不叫事,而眼前這頓飯,就是銀子解決不了的。”

  阿飛睜大眼睛,道:“那是什么能解決的?”

  “身份夠高、權勢夠大,皆可解決。”

  黃乾峻感慨道。

  阿飛似懂非懂。

  蘇奕心中也不得不承認,在這世俗之中,有時候擁有權勢,能夠更容易解決事情。

  就如當初蕭天闕贈予令牌時所說,在世俗中行走,難免會碰到不值得動用武力去解決的瑣碎紛擾之事。

  像今天晚上,修為再高,還能去跟一個小小的迎賓侍者計較?

  這時候,蕭天闕所贈令牌所代表的權勢就派上了用場。

  豐源齋第六層。

  錦繡廳。

  閻成榕帶著女伴抵達后,以他的身份,也只能坐在末尾席位上。

  因為這次酒宴的東道主,是青河劍府內門弟子中的厲害人物——

  陳金龍!

  其父親陳大空是云河郡城的一位梟雄人物,麾下的長河幫,擁有幫眾上千人,掌控著云河郡城一半的漕運生意。

  陳大空和郡守府郡守秦聞淵關系莫逆,據說是年少時就義結金蘭的兄弟。

  有秦聞淵這位大靠山,陳大空麾下的長河幫自然是蒸蒸日上,風生水起。

  陳金龍作為陳大空之子,一般的宗族子弟也得仰人鼻息,禮讓三分。

  除了陳金龍,在座的男男女女,身份也都不俗。

  如年云橋,同樣也是外門弟子,他來自年氏一族,論及身份也不是閻成榕可比。

  如李默云,來自廣陵城第一宗族李氏,自身也是內門弟子中的風云人物,論及修為,甚至連陳金龍都稍遜一些。

  酒宴很熱鬧,大多時候是陳金龍在高談闊論,其他人陪笑著附和。

  連那些女子的目光,都頻頻落在陳金龍身上,火熱中帶著一絲絲的敬畏。

  好不容易,閻成榕終于抓住了開口的機會,清了清嗓子,笑道:“各位可知道我剛才來的時候,遇到了誰?”

  “這豐源齋每日里迎來送往的皆是貴胄人物,我們又哪里知道你說的是誰,別賣關子,快快說來聽聽。”

  年云橋笑說道。

  他一襲寶藍色長衫,面頰狹長,眼圈隱隱發黑,透著些虛弱的跡象。

  “是啊,你趕緊說。”

  坐在年云橋旁邊的余茜也催促道。

  她嬌俏玲瓏,膚色白皙,眨巴著大眼睛,甜美可愛。

  察覺到眾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閻成榕心中頓時涌起一絲滿足感,拋出了答案:

  “是蘇奕和風曉峰這一對難兄難弟。”

  酒宴熱鬧的氣氛頓時寂靜了一些,眾人神色古怪。

  年云橋眸子中寒芒一閃。

  余茜俏臉微微一僵,有些不自在。

  李默云心中則轟的一聲,如遭雷擊,拿著酒杯的手指猛地一緊。

  蘇奕!

  這家伙竟已來到云河郡城了?

  就在前天,他接到父親李天寒的密信,把袁家大小姐袁珞兮奉蘇奕為貴賓,在聚仙樓中宴飲的事情詳細敘述了一遍。

  并在信的最后,以嚴厲到極致的口吻警告李默云,無論如何,決不能再和蘇奕為敵,他已經是他們李家不能惹的角色!

  當看完這封信,李默云郁悶得差點吐血。

  在二月初二龍門宴會那天晚上,他還曾進行埋伏,本打算神不知鬼不覺殺了蘇奕。

  誰曾料,蘇奕卻成了龍門大比第一名,一舉名動大滄江兩岸。

  以至于他不得不放棄計劃,在父親李天寒的勒令下,被迫在當天晚上就離開了廣陵城。

  而僅僅數天之后,蘇奕竟然一躍成了袁珞兮的座上賓!

  這個消息,讓李默云都差點瘋掉。

  袁珞兮!

  云河郡城四大頂級勢力之一袁氏的掌上明珠,她的身份之尊貴,在座所有人加在一起,都差了一大截!

  今天是二月初八,蘇奕已來到云河郡城……

  這一瞬,李默云胸口發悶,恍惚間仿似看到一片陰影遮天蔽日而來,心神憑生暗無天日之感。

  這家伙,難道是自己此生宿敵嗎?

  李默云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的煩躁和郁悶。

  而此時,身為東道主的陳金龍已忍不住大笑出聲,道:

  “一個是殘廢,一個是修為盡失的廢物,卻竟癡心妄想在今晚一起前來豐源齋宴飲,他們恐怕連大門都沒能進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