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一章 靈霞真解 云河郡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青衿看似平靜從容,可內心卻慌得一批。

  昨晚就因為那句話,讓她輾轉反側,幾乎一夜都不曾入睡,擔心被蘇奕提出什么不堪的過分要求。

  也是今日清晨,她才下定決心要來跟自己攤牌。

  反正早晚也要挨這一刀,還不如快刀斬亂麻。

  只是,當真正面對這個問題時,她內心卻無法不緊張。

  “希望我的猜測是對的,以他這種性情,應該不會提出過分的要求的……”

  青衿在內心暗暗祈禱。

  在她眼中,蘇奕看似年少,為人也很平淡安靜,可骨子里卻極為傲慢。

  那種傲視視一切的淡然神情,她只在師門長輩中那些真正的大人物身上見到。

  那些大人物,哪個都是跺跺腳足以讓大周天下震三震的存在。

  甚至那些人的傲慢都比不上蘇奕,給人的感覺,這天下萬事,于他而言都如若浮光掠影,可以完全不在乎!

  目空一切,也不過如此。

  青衿也很奇怪,一個小地方的上門女婿,怎會擁有這等比天還高的心氣和傲骨。

  這無疑很反常。

  不過,也正是因為看出蘇奕骨子里的傲慢,才會讓青衿有把握,對方……應該不會提出一個讓自己難以接受的羞恥條件。

  時間似乎變得無比緩慢。

  對青衿而言,這一刻似比一年都長,內心緊張煎熬。

  卻見蘇奕抬眼看了看她,道:“你為何這般緊張?”

  “呃?我有嗎?”

  青衿故作淡定,靈秀明眸直視蘇奕,似在證明自己根本就不緊張。

  可她眼神中不經意露出的一絲慌亂,還是出賣了她內心是何等不淡定。

  “你若再用力,衣角都要被你的指尖抓破了。”

  蘇奕笑起來。

  青衿一怔,低頭才看到,自己雙手不知何時攥住衣角,手背青筋都因為用力太大而凸顯出來。

  這讓她精致漂亮的臉蛋一紅,火燒似的發燙,眸子閃過羞惱之色,惡狠狠瞪了蘇奕一眼,道:“你再不說,可別怪我反悔了!”

  旁邊的周知離都看呆了,原來師叔她也是害羞的??

  卻見蘇奕沉吟道:“你擁有靈霞玉體,在這世俗中也堪稱是出眾了,而我身邊恰好缺一個侍女,若你愿意追隨,最多一年,我不止還你自由,還會幫你把身上天賦力量徹底發揮出來。”

  說罷,滿座皆寂,鴉雀無聲。

  袁珞兮他們都目瞪口呆,這女子武道造詣何等恐怖,堪比武道宗師,且身份明顯也尊貴無比,連六皇子也得尊稱其“師叔”。

  可現在,蘇先生卻要收此女為侍女!!

  周知離都不禁倒吸涼氣,他最了解青衿的身份,當聽到蘇奕提出這樣的要求時,都差點懵掉。

  這若讓青衿師叔背后的師門知道,那還了得?

  再看青衿,同樣神色呆滯,眼神發直。

  她早有打算,若萬一蘇奕真的是貪念自己的容貌,提出那等羞于啟齒的要求,她就是拼著命不要,也決不會答應了。

  誰曾想,蘇奕卻提出一個更過分的要求,他他……居然想讓自己當他的侍女!

  一下子,青衿氣得滿臉漲紅,貝齒緊咬,明眸如鋒刃似的,那遮掩在寬松衣衫下的高聳都一陣劇烈起伏。

  “你把我當什么人了?”

  青衿一字一頓,殺氣騰騰。

  眾人渾身都一陣緊張。

  卻見蘇奕微微皺眉,道:“能伴隨我身邊行走,這可是別人修不來的福分。”

  “福分?”

  青衿氣得笑起來,從小到大,她被視作宗門中的天之驕女,縱然是面對周知離這等皇子,都不假辭色。

  可現在,卻被人這般輕慢,這讓她焉能不惱?

  若不是念在昨晚蘇奕救了她一命,她早抽刀劈了這大言不慚的家伙。

  簡直太可惡了!

  出乎意料的是,蘇奕也笑起來,道:“我知道,你心中肯定不服,以為我是在折辱你,不過,等你看完這篇東西,再做決定也不遲。”

  說著,從墨玉佩中取出一頁卷起來的紙張,遞了過去。

  青衿怔了怔,強忍著滿腔的怒火,將這一卷紙接過來。

  打開一看,入目的第一行文字便讓她一怔,“靈霞真解?”

  她繼續看下去。

  僅僅片刻,心神就沉浸其中,而那徑直的眉宇間間已不可抑制地浮現驚詫、恍然、震顫、激動等等神色。

  一張美麗的玉容也明滅不定。

  這讓周知離、袁珞兮他們都不禁好奇那紙頁上究竟寫的是什么。

  可惜,距離的問題,他們都看不見。

  半響,青衿意猶未盡地收起目光,怔怔不語。

  誰都看出,她此刻的內心無比掙扎!

  便在此時,蘇奕淡然道:“這只是入門綱領,在我看來,以你的悟性,一年內差不多便可以徹底領會所有的奧義。當然,你若真不愿意,也就罷了,我還不屑于做這等強人所難之事。”

  這一頁紙上所寫內容,名喚靈霞真解,闡述的是針對“靈霞玉體”這種天賦靈體的奧妙,其中還有諸多挖掘和運用此類天賦的秘訣。

  遙想前世,他為了研究和推演不同天賦在道途之路上的妙用,以“諸天靈體譜系”為綱領,遍尋天下間的各種天生靈體,一一進行推演和琢磨,也算得上是收獲極大。

  像這一門“靈霞真解”,便是他推演出的妙訣之一。

  眾人目光都看向青衿,似要看看她會如何決斷。

  “我……能不能考慮一下?”

  許久,青衿才忸忸怩怩,吞吞吐吐開口。

  蘇奕點頭道:“當然可以,但我耐心有限,在抵達云河郡城之前,你需要給我一個明確答復。”

  青衿暗松了口氣,沒有再逗留,匆匆和周知離告辭離去。

  “蘇先生,你身邊若缺侍女,我可以幫你找的,無論什么性格的,找多少都行。”

  目送青衿離開,袁珞兮這才忍不住說道。

  蘇奕笑起來,道:“我只是難得見到一個天生靈體,有些好奇罷了,當然,她就是拒絕也無妨,各自所求不同而已。”

  黃乾峻感慨道:“也只有蘇哥才有底氣這般做,換做其他人,以那青衿的手段,怕是早已怒氣殺人了。”

  程勿勇不禁笑起來,道:“在我看來,與其說這是蘇先生向她提了一個要求,不如說是蘇先生贈予了她一樁道緣,是否取舍,就看她自己了。”

  蘇奕笑了笑,不置可否。

  袁珞兮忽地想起一件事,道:“對了蘇先生,后天傍晚,我們就能抵達云河郡城,您若沒有暫時落腳的地方,不如就來我家吧?”

  “我自有落腳之處。”

  蘇奕搖頭,腦海中情不自禁想起在青河劍府修行那三年的事情。

  也想起了云河郡城中的一些人和事。

  當然,還有文靈雪。

  大周歷二月初八。

  云河郡城外,大滄江之畔的碼頭上,舟楫交錯,熱鬧繁忙。

  遠遠地,一艘巨大的樓船朝這邊駛來。

  “云河郡城,我蘇奕又回來了……”

  負手立在樓閣軒窗處,看著遠處那位于岸上的巨大雄渾的城池輪廓,蘇奕心中不禁喃喃。

  云河郡城,云河郡十九城的腹地,猶如一地之首府,人口足有三百萬之眾。

  名揚云河郡十九城的青河劍府,便屹立于其中。

  和廣陵城相比,云河郡城無疑要繁華富庶太多了。

  這里大小勢力盤踞,武者云集。

  云河郡十九城中,但凡有志于武道的年輕一代風流人物,幾乎都匯聚于此。

  “蘇先生,樓船馬上要停泊在碼頭附近,我們準備下船吧?”

  袁珞兮一襲戎裝,面帶一絲興奮。

  馬上能回家,明顯讓這個驕橫少女喜悅不已。

  程勿勇和黃乾峻也已收拾妥當。

  見此,蘇奕點了點頭,徑直離開了樓閣。

  “蘇奕。”

  尚在半途,就見青衿從遠處走來。

  她傷勢已徹底愈合,長發束成馬尾,冰肌玉膚,精致漂亮的五官帶著一抹飛揚的神采,驚艷絕俗。

  她走來后,不等蘇奕開口,就宣布道:“我已經想明白了,你或許是好意,但我可不想比你低一頭!”

  少女身姿高挑修長,雙手環抱胸前,紅唇微微上揚,明眸水潤,透著驕傲。

  蘇奕淡然笑道:“我很欣賞你的決定。”

  沒有從蘇奕神色間看到失落之色,讓青衿卻有些意外。

  旋即,她斟酌措辭道:“不過,我終歸欠你一個救命之情,他日自有報答。”

  蘇奕不以為然道:“不必了,以我之見,你還是多多操心你那位師侄為好,省得再惹出什么禍患出來。”

  青衿猶豫了一下,似有些不好意思,道:“若不介意的話,我能否冒昧問一下,你手中那‘靈霞真解’是從哪里得來的?”

  蘇奕隨口道:“我自己琢磨的。”

  青衿怔了怔,忍不住道:“以我之見,似‘靈霞真解’這等妙訣,就是世間的陸地神仙,可都不見得能琢磨出來的。是不是我沒做你的侍女,讓你心中很失望,否則,你怎會說出這等胡話?”

  她明顯以為蘇奕在遮掩,故意不想告訴她真相。

  蘇奕不禁笑起來,道:“記住我昨天跟你說的話,能做我的侍女,是別人修不來的福分,就這樣吧,以后有緣再見……”

  “不對,以后最好不見,我可不想無緣無故再被卷入到什么麻煩中了。”

  說罷,他已邁步朝前行去。

  袁珞兮他們連忙跟上。

  天光下,少年一襲青袍,負手于背,悠閑自得。

  青衿佇足在那,凝視蘇奕的身影漸行漸遠,心中莫名有些復雜。

加更送上  蘇渣男:投出手中票,方是我輩人!(•͈˽•͈)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