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六章 水云身 煙霞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紫袍青年很想諷刺一句。

  可為了保持自身風度和修養,他微微一笑,主動迎接上去,故作豁達道:

  “蘇奕,識時務者為俊杰,你能認識到錯誤回來,我很高興,也自不會計較剛才的不愉快,你也莫要往心里去。”

  袁珞兮他們呆了一下,神色古怪,這家伙自我感覺怎么就這么好呢?

  蘇奕一指遠處樓梯口,道:“麻煩已經找上門了,知離公子還是小心為妙。”

  說罷,他來到船舷一側的椅子上坐下,目光看著遠處籠罩在夜色中的大滄江,陷入思忖。

  今夜,怕是不可能平靜了。

  麻煩?

  紫袍青年皺眉,目光看了一下身邊的張舵,“你去看看。”

  “殿……您自己小心。”

  張舵猶豫了一下,縱身掠了過去。

  紫袍青年眼神溫柔,看向袁珞兮,道:“袁小姐,我剛才說過,只要有我在,這里便是樓船上最安全的地方!”

  袁珞兮哪有心思跟他掰扯,正準備離開。

  忽地,不遠處一個抱著襁褓的婦人匆匆走來,神色驚慌,嘴里不停念叨:“我要下去,我丈夫還在樓船第八層中……”

  紫袍青年皺眉,上前阻攔道:“樓下很危險,聽我的,你和孩子留在這里才是最安全的。”

  婦人一直低著頭,此刻忽地抬起頭,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是么?”

  說話時,她一直抱著襁褓的手中,已抽出一把鋒利的匕首,朝紫袍青年腹部狠狠捅去。

  這絕對是個老辣無比的刺客,不止偽裝得極像,且神態舉止皆和尋常婦人沒什么區別。

  可當她爆發時,卻深諳快、準、狠三字!

  紫袍青年猛地彎腰,捂住腹部,身影踉蹌倒退,神色間寫滿驚愕和不解。

  “找死!”

  這時候,距離紫袍青年不遠的程勿勇才猛地反應過來,眸子中精芒爆射,一掌朝那婦人拍去。

  誰曾想,這婦人卻竟靈巧無比,一個閃身,就挪移到了不遠處。

  她將手中偽裝的襁褓甩手扔掉,臉上非但沒有喜色,卻顯得格外的陰沉和難看。

  “知離公子,你沒事吧?”

  程勿勇沉聲道。

  這時候,黃乾峻和袁珞兮也反應過來,驚出一身冷汗。

  剛才那一瞬的刺殺,竟讓他們都沒能察覺到!

  不遠處,蘇奕兀自坐在那,只抬眼看了看遠處那婦人,便收回目光。

  這一場刺殺,時機倒也堪稱精妙,恰好趕在張舵離開之后。

  沒有張舵保護的紫袍青年,根本沒能力擋住這樣的刺殺。

  可惜,婦人終究還是失手了。

  不是她不夠厲害,是手中的匕首,太次了一些……

  “我沒事,有軟玉金虹甲防身,就是一般的靈器也刺不穿。”

  紫袍青年疼得滿頭大汗,但中氣十足。

  果然,眾人就看到,他腹部的衣袍雖被刺破,但并無傷口和血漬。

  “殿下!”

  不遠處,張舵如一陣風般沖回來,滿臉驚怒和擔憂。

  “我沒事。”

  紫袍青年深呼吸一口氣,臉色陰沉道,“就是沒想到,這第九層樓臺上,卻竟也藏有殺機!”

  他目光看向那婦人,冰冷懾人。

  出人意料的是,這婦人竟沒有退縮撤離的打算,反倒雙臂抱在胸前,神色悵然嘆息道:“我也沒想到,六殿下身上穿著這樣一件靈器軟甲。”

  附近區域中,許多人驚慌退縮,都被這一幕驚到,不敢上前。

  “六殿下?你……你是……”

  袁珞兮捂住櫻唇,美眸睜大。

  六殿下!

  能被稱作殿下的,要么是玉京城中的皇室王爺,要么是當今大周皇帝的嫡系后裔!

  而看紫袍青年的年齡,極可能是后者!

  黃乾峻也渾身發僵,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眼前這口氣大破天的家伙,竟是一位皇子!?

  就是程勿勇,臉色都是一變,心頭掀起驚濤駭浪。

  云河郡是袞州六郡之一,位于大周疆域的西南區域,距離位于天州腹地的玉京城更是遙遠無比。

  對他們而言,玉京城都遙遠無邊。

  如今,一位大周皇子卻出現在了面前,那震撼可想而知有多大。

  “還真是個大麻煩。”

  蘇奕卻皺眉不已。

  敢于刺殺一位皇子,可想而知這一場禍事所牽累的風波會何等之大!

  而他們這些人,極可能會無緣無故地被卷入到這一場麻煩中。

  不過,蘇奕眉頭很快就舒展開,懶得再想那么多。

  若麻煩上門,一劍破之便可。

  “諸位莫怪我之前隱瞞身份,實在是我此次出行,本就是極隱秘的事情,誰曾想,還是被這些賊子給盯上了。”

  紫袍青年苦笑不已。

  只是,再面對他時,袁珞兮、黃乾峻他們的目光明顯都不一樣了,不敢再像之前那般放肆。

  蘇奕看在眼底,并未說什么。

  歸根到底,這里是大周的天下,皇權至上,別說是袁珞兮他們,就是武道宗師在此,怕也得禮讓三分。

  蹬蹬蹬!

  一陣腳步聲響起,遠處樓梯口處,走上來一群人。

  為首的赫然正是那剛才威脅過蘇奕等人的中年文士。

  在他身后,跟著十多個身著黑衣,帶著面罩,只露出一對眼睛的強者,每個皆氣息肅殺,兇悍之極。

  “讓六殿下受驚了。”

  中年文士走上來后,笑吟吟道,“如今這樓船之上,張毅韌和其手下自顧不暇,而六殿下身邊那三位扈從,也已被我們的力量一一牽制,能保護殿下的,就只剩下張舵一人而已。”

  頓了頓,中年文士繼續道,“若六殿下識趣,還請把東西交出來,我保證,只要拿到東西,我們立刻就走。”

  “你們是誰派來的?”

  紫袍青年臉色冰冷陰沉。

  中年文士輕嘆道:“說實話,我也想知道誰花費這么大的價錢,雇傭我們來干這一趟買賣,若不是抗拒不了這筆誘人的傭金,我們這些人可根本不敢做這等抄家滅族的事情。”

  “你們是被雇傭的?”

  紫袍青年眉頭一擰,“他們花了多少錢,我可以給你們兩倍的傭金,只要你們現在離開,我可以用自身名義保證,這件事可以既往不咎。”

  中年文士笑著搖頭,“六殿下,不必拖延時間,我數到三聲,若你不交出東西,可別怪我等不客氣了。”

  “一。”

  他伸出一根手指,神色平淡從容。

  而在他身后,一眾黑衣人皆緊握兵刃,蓄勢以待。

  氣氛也隨之變得壓抑無比,空氣仿似凍結。

  “真沒有商量的余地了?”

  紫袍青年皺眉,臉色雖難看,卻并不驚慌。

  中年文士根本不接話,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二。”

  這一下,袁珞兮、程勿勇他們皆緊張起來,心中暗暗叫苦。

  若有可能,他們寧可不去知道紫袍青年的身份。

  現在好了,一旦這位六殿下受難,他們哪能不救?

  一旦大周皇室怪罪下來,他們和他們背后的宗族勢力,都必會遭受連累!

  “蘇先生說的不錯,這家伙就是個禍害,他所在的地方才是最危險的!”

  袁珞兮暗嘆。

  而當她看到不遠處神色自若坐在那的蘇奕時,心中莫名踏實平和了下來。

  “有蘇先生在,怕什么?”

  想到這,袁珞兮纖細的腰肢都挺直了一些。

  這次,不等中年文士念出“三”,紫袍青年已猛地揚聲大喊道:“青衿師叔,你再不出來,我可就真完了!”

  聲音在夜色中遠遠傳開。

  眾人皆是一怔。

  緊跟著,一道慵懶中透著獨特磁性的女音響起:“哼,瞎嚷嚷什么,不是還沒有開戰嗎?”

  伴隨聲音,眾人只覺眼前一花,一道曼妙窈窕的身影已來到場中。

  她一對靈眸如刀鋒般明亮,一頭青絲束成馬尾,露出一張精致漂亮的臉龐。

  她肌膚如瓷器般潔凈潤白,那傲人的身段縱然是一襲素凈簡單的衣袍都難以遮掩住,勾勒出驚心動魄的曲線。

  她那帶著一枚青碧玉鐲的手中,拎著一壺酒,懶洋洋立在那,風情獨特,卻有氣場十足。

  當眾人的目光聚集在她身上,都不禁憑生驚艷之感。

  “好漂亮的小姐姐。”

  袁珞兮禁不住喃喃。

  “小妹妹有眼光!”

  青衿挑起大拇指,贊了一聲,飽滿的紅唇泛起一抹醉人的笑容。

  袁珞兮罕見地俏臉微紅,竟有些抵不住對方眼神的注視。

  黃乾峻內心也劇烈跳動,這女人也太妖孽了……一般的男人哪里降得住啊!

  “水云身、煙霞韻,沒想到這大周境內竟還有天生的‘靈霞玉體’,雖然在‘諸天靈體譜系’中,只能歸類到第八等下品靈體中,但在這世俗世界,也已很難得了。”

  這一刻,蘇奕也不禁多看了青衿一眼,有些訝然。

  這世間,有著諸多生而不凡的靈體,這些角色往往會綻放出遠超尋常的光彩。

  強大諸如九陽靈體、五行靈身、劍骨靈胎、雷霆戰體等等,皆是堪稱逆天層次的存在。

  擱在大荒九州,也是鳳毛麟角,萬年難遇。

  而像這剛被紫袍青年稱作“青衿師叔”的女子,便是天生的靈霞玉體!

  這等靈體,有著水云般縹緲柔潤的軀體,以及煙霞般明凈靈性的精氣神,擁有這等天賦,已稱得上是天才行列中的“小妖孽”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