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五章 福禍無門 惟人自召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隨著樓船劇烈搖晃,第九層樓臺上擺設的桌椅皆傾斜翻倒,菜肴和酒壺飛落摔碎,噼啪碎裂聲不絕于耳。

    “快躲!”

    “該死,這是怎么了?”

    驚呼聲隨之響起。

    人們皆倉惶起身,四下躲避逃竄,一時間場面亂糟糟的。

    幾乎在樓船巨震的第一時間,張舵便如貍貓似的,一個縱步來到紫袍青年身邊,將其護在了身后,眸子四下環顧,精芒暴涌。

    蘇奕他們也都早已起身,穩住了身影,看著眼前這突發的一幕,都不禁皺眉。

    這是發生了什么?

    這時候,天色已暗,夜幕垂臨,從這第九層高臺之上根本無法看清楚樓船撞到了什么。

    “吼”

    猛地,一陣妖獸嘶吼咆哮聲響起,此起彼伏,透著兇厲狂暴的氣息。

    緊跟著,樓船第一到第五層中,傳來一陣驚慌的大叫聲。

    “不好,那些被關押的妖獸全都跑出來了!快逃!”

    “混賬,是誰打開了那些囚籠?”

    “快走!”

    ……那嘈雜的大叫聲在夜色中響起。

    偶爾還有凄厲的慘叫聲傳出,似乎是有人正在被妖獸追殺!

    這一幕幕,讓得第九層上的眾人皆慌了神,駭然失色。

    誰都清楚,這艘樓船上關押著足足八百頭妖獸!

    若是全都逃出來,那情景想一想都讓人崩潰。

    “怎么會突然發生這等事情……”

    袁珞兮俏臉上也盡是凝重。

    程勿勇沉聲道:“小姐放心吧,以張毅韌和他手下那些力量,僅僅是對付那些妖獸的話,并非難事。”

    “就怕不僅僅只是妖獸奔襲那般簡單。”

    黃乾峻長嘆。

    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打開了那些關押妖獸的囚籠,用心險惡!

    蘇奕手指摩挲著竹杖,又看了看附近那些驚慌的人群,神色平淡如舊,沒有說什么。

    “袁小姐放心,有我在,斷不會讓大家遭受波及!”

    這時候,紫袍青年走來,笑著進行安撫,他顯得無比鎮定。

    “這小子口氣可真大!”

    黃乾峻暗自腹誹。

    袁珞兮柳眉微微皺了皺,道:“多謝了,不過以我之見,公子還是先保護好自己才最重要。”

    紫袍青年瀟灑一笑,道:“在下最近一年所經歷過的兇險不知凡幾,眼前這點小場面,又算的了什么?”

    “說句不客氣的話,若連我都化解不了這一場變故的話,那樓船上所有人恐怕都將難逃此劫。”

    說到這,他又笑了笑:“當然,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的。”

    黃乾峻呆了一下,這才明白對方話中的意味,不禁好笑,這家伙是說他自己是樓船上最強大的存在嗎?

    他忍不住看了看旁邊的蘇奕,卻見后者神色淡然自若,似根本就沒有在聽紫袍青年在說什么。

    黃乾峻不禁暗道:“瞧瞧,這就是我蘇哥的境界,根本就懶得搭理你!”

    這時候,眾人皆敏銳察覺到,腳下的樓船不再搖晃,穩穩停在了大滄江上。

    可那一陣陣妖獸嘶吼聲卻如雷鳴般,不斷在夜色中響起,更有嘈雜混亂的尖叫聲在樓船不同區域中傳出。

    這讓眾人臉色都有些凝重。

    也幸虧這是在第九層高臺上,短時間內那些妖獸很難沖上來。

    忽地,一個身披戰袍的男子沖上了這九層高臺,匆匆來到了紫袍青年身邊,附在紫袍青年耳畔低聲說了一些什么。

    而后,紫袍青年命令道:“告訴他們,不必擔心我的安危,你和他們匯合后,就去幫張毅韌獵殺妖獸,盡早鎮平這場禍亂。”

    “喏!”

    戰袍男子拱手領命而去。

    “這又是一個聚氣境后期的狠茬子!”

    程勿勇瞳孔微瞇。

    卻見紫袍青年已笑著對袁珞兮說道:“我的屬下已傳來消息,說是有賊人剛才打開了那些關押妖獸的囚籠,如今張毅韌正在和他那些手下行動,我也已派我那些屬下前往幫忙,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化解這場禍亂。”

    他侃侃而談,自信從容。

    可就在此時,蘇奕忽地開口道:“我們該走了。”

    說著,他已邁步朝前行去。

    這時候離開?

    袁珞兮、黃乾峻、程勿勇一怔,雖心中疑惑,可還是連忙跟上。

    紫袍青年神色一滯,內心有些不快,他正趁機跟袁珞兮熱絡攀談,誰曾想,蘇奕卻說走就走!

    一個人走也就罷了,還把袁珞兮他們都帶上了。

    這讓紫袍青年顏面都有些掛不住,不禁冷聲呵斥:

    “樓船中正在發生妖患,你卻要現在離開,何其愚蠢!還有,你自己找死,還要拉上其他人,又何其自私!?”

    他此刻發怒,渾身散發出一股久居上位的威勢。

    紫袍青年早已從護衛那得知蘇奕的底細,知道蘇奕只是廣陵城那等小地方的一個上門女婿而已,且只有搬血境修為。

    唯一值得稱道的,或許就是在前些天的時候,這少年剛摘下了龍門大比第一的頭銜。

    可在他這等貴胄人物眼中,這點微末成就,根本不值得在意。

    故而,面對蘇奕時,他才敢有恃無恐地訓斥。

    袁珞兮他們臉色微變。

    卻見蘇奕神色平淡道:“說句不客氣的話,有你在,這里反倒是最危險的地方。你心中或許也已猜出,為何今晚會發生這一場妖患。”

    “你什么意思?”

    紫袍青年臉上一沉,眸子中泛起寒芒,一句話而已,卻似戳中他的心事。

    袁珞兮他們也不禁驚詫,蘇先生難道已察覺到什么了?

    “福禍無門,惟人自召,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蘇奕搖了搖頭,就要抬步上前行去。

    可那灰袍男子張舵卻攔在了前邊,眼神冰冷道:“少年人,話說清楚再走也不遲!”

    威脅味道十足。

    程勿勇當即上前,沉聲道:“朋友,一些言辭上的爭執而已,何須這般咄咄逼人?大家各退讓一步,莫要做的太絕了!”

    張舵并不理會,只把目光看向紫袍青年。

    紫袍青年有些惱火了,盯著蘇奕道:“若非看在袁小姐面子上,我才懶得阻止你離開,既然你非要找死,大可以一人離開,但最好不要牽累其他人!”

    “我們是否找死,與你何干?”

    黃乾峻冷笑起來。

    “放肆!”

    張舵臉色一沉,剛要說什么,紫袍青年已不耐煩揮手道:“行,讓他們一起走,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不知好歹的人!”

    他目光看向袁珞兮,信誓旦旦道:“袁小姐你放心,有我在,保證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卻見袁珞兮也搖了搖頭,道:“不,我也要和蘇先生一起走。”

    頓了頓,她又補充了一句,“知離公子,作為過來人,我勸你冷靜一下,多想一想為何蘇先生會這般說,而不是無緣無故地生氣,怒火只會讓你做出錯誤的判斷。”

    她言辭透著認真的味道。

    因為她當初就曾經歷過類似的教訓,這番話說的絕對發自肺腑。

    可紫袍青年卻是一呆,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內心產生一股極大的荒謬感。

    她堂堂袁氏大小姐,卻寧可選擇去跟著一個搬血境少年一起去送死,都不愿相信自己的話?

    甚至……她還勸自己冷靜冷靜,琢磨一下這“蘇先生”的話……

    一下子,紫袍青年禁不住怒極而笑,以他那尊貴的身份,還是頭一次被人這般教訓了。

    最令他生氣的是,教訓他的,還是一個被他無比欣賞的美麗少女!

    最終,紫袍青年似意興闌珊,長嘆道:“我還當袁家大小姐會和一般人不同,沒曾想也竟是這般目光短淺之輩,也罷,你們都走吧。”

    他油然而生一股寂寞無人知的情緒。

    這云河郡的人,哪怕是袁家的大小姐,格局也終究太小,根本不知道他們此刻面對的,是何等尊貴的存在!

    自己愿意給予庇護,已經是其他人夢寐以求的幸事,可笑的是,他們卻竟不自知……

    何其愚蠢!

    既然他們要找死,由他們去便是。

    想到這,紫袍青年心中的怒火也平息了下來。

    蘇奕可不知道,這短短時間內,紫袍青年的心緒就發生這么多變化。

    不過即便知道,他也根本不在乎。

    因為在他眼中,這個被人以神魂秘術做了“標記”的家伙,身份越是不凡,麻煩就越大!

    可當他們一行人來到通往下方的樓梯前時,卻被人攔住了。

    “各位,還請乖乖退回去,否則,別怪我等不客氣了。”

    一個中年文士模樣的男子,不知何時已立在樓梯下方的陰影處。

    他面頰瘦削,雙眸凹陷,眸子精芒涌動,右手按在腰畔劍柄處,一身氣息陰冷如寒冬凜冽之風。

    在他身后,還有一群身影堵在那,足有十余人,一個個身上殺意蒸騰,散發出血腥兇悍的氣息。

    蘇奕見此,不禁輕嘆:“還是晚了一步,看來,已不能指望張毅韌他們能夠短時間內平息船上的妖患了。”

    袁珞兮、程勿勇、黃乾峻他們心中也是一沉,察覺到了局勢的不對勁。

    今晚似乎不止有妖患,還有趁著混亂圖謀不軌的賊人!

    “蘇先生,您看……”

    袁珞兮正要問一問是否要強闖過去。

    卻見蘇奕隨口道:“回去吧,現在的情況是,無論去哪里,都注定會被麻煩找上門,與其如此,還不如等候在此,以逸待勞,靜觀其變。”

    說著,他朝原路返回。

    其他人見此,也都跟了上來。

    中年文士怔了一下,似沒想到蘇奕他們這般聽話。

    旋即他就嗤笑搖頭,還當是什么厲害人物,原來也不過是一群慫貨。

    而當看到蘇奕他們折返回來,紫袍青年也是怔了一下,旋即唇角噙上一抹冷笑弧度,眼神也變得玩味起來。

    ps:加更送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