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一章 九獄劍的十道氣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前世,蘇奕一直不曾開啟九獄劍的九重封印。

  唯一的收獲,便是在轉世之前,從九獄劍中獲得一股感悟力量,從而開創出了他化自在經這門神魂修煉法門。

  他可以肯定的是,他化自在經的奧妙,絕不在大荒佛道至高傳承阿彌陀映照諸天經、道門無上道藏洞天玄光神庭經之下!

  甚至,猶有過之!

  這是來自玄鈞劍主的自信。

  是他以十萬八千年閱歷,以獨尊大荒天下的道行做出的判斷。

  可讓蘇奕猶豫的是,他化自在經并不完整,只能修煉到玄道之路的“皇境”層次。

  玄道之路,分作三大境界,分別是玄照、玄幽、玄合。

  以前世蘇奕的手段,也僅僅只將他化自在經推演編寫到玄照境地步。

  不是他智慧不夠,而是從九獄劍封印中得到的感悟力量,僅僅只能讓做到這一步而已。

  “這一世重修,我本就有打算去揭開九獄劍的秘密,既然當初我可以從中得到一股感悟,這一世又為何不可?”

  許久,蘇奕眸子中的遲疑漸漸被一抹決然之色取代。

  “就修煉他化自在經了!”

  他化自在,無所不化。

  這門道經的核心,便是能夠以天地間一切力量來淬煉神魂。

  而隨著神魂強大,則可演化出天地間的一切、化萬象、化諸世等等。

  這里的“他”,代指天地和大道。

  而修煉這門道經的人,神魂就如同“他”,汲取天地大道連淬煉自身,又能演化出天地和大道的諸般奧妙和本質,妙不可言。

  修煉到皇境時,可演化諸天萬道的痕跡于神魂之中,從而施展出諸般不可思議的神魂手段。

  這便是所謂他化萬象、他化諸天。

  “他化自在,自然可以汲取世間一切力量來淬煉神魂!”

  “在蒼青大陸這等靈氣枯竭貧瘠之地,修煉他化自在經無疑最合適不過了。”

  做出決斷后,蘇奕便不會再踟躕,一門心思開始琢磨起該如何修煉這門神魂秘法了。

  蒼青大陸靈氣雖貧瘠稀薄,可卻分布著其他諸多可以利用的力量。

  比如煞氣、陰氣等等。

  修煉他化自在經反倒可以充分利用這些力量。

  不夸張地說,就是天上日月星辰之力,人間紅塵眾生之氣,都能被這門秘法所利用!

  這便是“自在”二字的精髓所在。

  不受制于天地囹圄,不拘于世間萬道,萬象萬物皆可為我所用!

  “若我以九獄劍為淬煉神魂的力量,會否也能起到類似的妙用?”

  忽地,蘇奕心中一動。

  九獄劍一直懸浮于自己神魂中,若能利用,就不必再費心思去搜集這世間其他力量來淬煉神魂。

  更何況,他化自在經的本源奧妙,本就是來自九獄劍九層封印中的一股感悟力量,可以說是源自一脈。

  想到這,蘇奕決定試一試。

  縱然遭遇危險,及時收手便是。

  長吐一口濁氣,蘇奕心神放空。

  直至再無雜念,便悄然運轉他化自在經的煉魂之法。

  以神魂觀天地,則天地現。

  觀山海,則山海現。

  以神魂觀九獄劍……

  悄然間,蘇奕觀照九獄劍的形態、氣息和神韻,在自己腦海中,一點點勾勒出一幅畫卷。

  畫卷中,就如有一只無形的畫筆,先是描摹出九獄劍那神秘暗啞的輪廓……

  漸漸地,又勾勒出纏繞在九獄劍上的九重神鏈。

  每一重神鏈的形態、位置、色澤無不纖毫畢現地呈現出來。

  但直至此刻,僅僅只是“形似”。

  接下來,蘇奕開始嘗試去觀想九獄劍上的氣息。

  因為唯有將此劍身上的神韻皆觀想出來,才能真正利用其力量來淬煉神魂。

  不過,縱然蘇奕已小心謹慎之極,可當觀想開始的那一瞬,依舊有意外的變故發生。

  轟隆!

  九獄劍上,九重鎖鏈猛地震蕩,散發出九種完全不同的封印力量,猶如山崩海嘯般爆發。

  那等氣息過于恐怖,每一種皆有焚滅一切的威能,或霸道如火,或冰冷如雪、或肆意如風、或沉凝如山……

  如今,九種封印氣息一起爆發,直似有九位神祇在神魂中復蘇,所釋放出的氣息一旦宣泄,足以輕易撕碎蘇奕的神魂!

  然而——

  還不等這九種封印力量宣泄出來,伴隨著一陣清吟,九獄劍身猛地一震,釋放出一股蒼茫古老的厚重氣息,硬生生將這九種封印力量壓制。

  頓時,那九重神鏈皆歸于寂靜,一如從前。

  九獄劍也就此靜止。

  似乎剛才那一瞬的恐怖畫面僅僅只是幻覺。

  可蘇奕已驚出了一身冷汗。

  在前世的時候,他鉆研九獄劍不知多少年,也都從不曾發生過這等不可思議的事情。

  沒曾想,這一次僅僅只是觀想而已,便觸發這等變故!

  “那九層神鏈的封印力量似乎極為抗拒被我感悟其氣息,反倒是九獄劍自身,幫了我大忙……”

  蘇奕冷靜下來后,就敏銳察覺到了異常的地方。

  按道理說,那九重神鏈是為了封印九獄劍,誰曾想,卻似乎和自己一直所推測的不一樣。

  反倒是九獄劍的存在,鎮壓了這九重神鏈!

  “若如此,這九重神鏈中所藏的秘密,可就太不尋常了。”

  蘇奕沉吟。

  許久,他搖了搖頭,沒有再多想下去。

  以他現在的道行,還遠無法去琢磨那九重神鏈的奧妙。

  屏息凝神,重新開始觀想。

  腦海中,漸漸又臨摹出被九重神鏈封印的九獄劍的形態。

  而后,他毫不猶豫,再次開始觀想九獄劍的氣息神韻。

  熟悉的一幕再次出現,九重神鏈震顫,彌散出恐怖的氣息,但還不等爆發,就被九獄劍鎮壓。

  而這一次,蘇奕沒有中斷修煉,繼續觀想。

  也不知多久……

  一縷晦澀玄妙的氣息神韻,被蘇奕的神魂捕捉到,觀想到了自己所描摹的九獄劍形態上。

  頓時,蘇奕只覺神魂震顫,感知中出現了諸多不可思議的力量洪流,如沸騰般激蕩翻滾。

  那翻騰的力量總共有十種。

  一種來自九獄劍自身,蒼茫古老,玄微莫測。

  雖能察覺到它的存在,卻根本無法感知到其力量神韻。

  其他九種則分別來自那九重神鏈封印力量。

  屬于第一重的神鏈封印力量如風般肆意張揚,桀驁不遜,霸道無匹。

  第二重則如火般沸騰,似能焚盡諸天萬世。

  第三重冰冷如雪……

  這些力量氣息,各有不同的恐怖和威勢,宛如一尊尊佇足在不同大道上的神!

  可惜,和九獄劍的氣息一樣,皆能察覺到,卻無法去感知,也就談不上去觀照和臨摹。

  唯獨第九重神鏈上的封印氣息,反倒被蘇奕感應到了!

  之前他所捕捉的那一絲力量神韻,便是來自這第九重神鏈的封印力量。

  “我現在所運轉的他化自在經,便是來自這第九重神鏈中的一股感悟力量。”

  “或許正是因為這個緣故,讓我的神魂在感知的時候,與這一重神鏈的封印力量產生了契合……”

  蘇奕心中涌起一絲明悟。

  他修行經驗何其豐富,立刻就斷定,他化自在經就如一把鑰匙,能夠撬動這第九重神鏈的封印之鎖!

  更讓蘇奕振奮的是,這樣的發現,無疑證明在以后淬煉神魂的時候,可以利用這第九重封印的力量!

  如此,也就根本不需要再費心思去尋常其他力量來煉魂。

  “等我神魂境界一步步提升,應當會和這第九重封印力量一次次更深入的契合,到那時,這第九重封印所藏的秘密,自然會隨之被揭開!”

  想到這,蘇奕內心豁然開朗,振奮不已。

  在前世,他苦苦鉆研不知多少歲月,也沒能找到一個揭開九獄劍秘密的方法。

  而現在,他看到了一線曙光,一個能夠去一步步求索的途徑!

  這讓他如何不高興?

  可很快,蘇奕唇角就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

  之前只顧著高興,所觀想出的一切,又潰散消失了……

  不過,蘇奕已經很滿足。

  今晚之嘗試,絕對稱得上收獲巨大,可遇不可求。

  畢竟,若非他決定以“他化自在經”錘煉神魂,哪會發現這一切玄妙?

  翌日上午。

  天光清朗,惠風和暢。

  蘇奕一襲青衫,烏黑的長發以木簪盤為道髻,右手拎著竹杖,走出了房間。

  沒有任何留戀,他一路走出了庭院。

  咔嚓!

  將庭院大門鎖上那一瞬,就如宣告過往一段歲月就此落幕。

  新的行程,已從腳下拉開帷幕。

  “姑爺,您一路保重!”

  當看到蘇奕的身影走出,杏黃醫館的管事胡銓、醫師吳廣彬等人皆停下手中動作,全都走了過來,紛紛向蘇奕道別,神色間皆帶著一絲不舍。

  這一段時間和蘇奕相處下來,不知覺間,他們都已被蘇奕的風采折服。

  再加上蘇奕待人寬厚,向來不曾苛責他們,讓得杏黃醫館上下所有人皆對其尊敬有加。

  故而,在昨天下午時候,得知蘇奕要出一趟遠門,不知何時再回廣陵城,這讓他們皆感傷悵然不已。

  “都忙去吧。”

  蘇奕笑著揮了揮手,在眾人的目送之下,走出了杏黃醫館。

  街道旁邊,早已等候著一輛馬車。

  趕車的竟是禁衛統領聶北虎!

  他笑著抱拳道:“蘇先生,傅大人他們都在城門外大滄江畔等候,這次就讓聶某來送先生一程,先生請上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