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章 他化自在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章遠星和熊伯離開后,袁珞兮身上的氣焰頓時消散。

  她輕輕抿了抿粉潤的唇瓣,眉宇間反倒帶著一絲惴惴不安之色,低著螓首,不敢去看蘇奕的眼睛,道:“仙師,您……沒生氣吧?”

  程勿勇也連忙抱拳,歉然道:“我等也知道,以仙師的手段,輕易便能殺了章遠星和熊凜,只是我和小姐皆認為,這件事是由我們引起,自當由我們來解決,如此,仙師就不會再被牽連進來。”

  袁珞兮連忙點頭:“正是如此。”

  傅山看到這一幕,心中又是一陣翻騰。

  之前面對章遠星時,袁珞兮何等之蠻橫和強勢,渾不在意因此而得罪云河郡章氏一族。

  可面對蘇奕時,這位被袁氏一族視若掌上明珠的大小姐,卻像個犯錯的小孩子般忐忑不安。

  再看程勿勇,一位聚氣大圓滿存在,擱在云河郡都稱得上是頂尖強者的高手,卻也同樣畢恭畢敬。

  前后反差太大了!

  思忖時,他已肅然行禮道:“蘇先生,今晚是我帶著袁姑娘他們前來拜訪,卻不曾想誤打誤撞,碰到了這樣一件事,若讓您心中不快,傅某愿為此擔責。”

  眼見這一幕,蘇奕心中那一絲不快消散,也懶得再計較,揮手道:“此事就此作罷。”

  袁珞兮、程勿勇、傅山皆暗松一口氣。

  越了解蘇奕那不可思議的手段,他們心中就愈發敬畏。

  面對他時,不像面對一個尋常少年,反倒像面對一位屹立云巔的謫仙。

  仙心如海,不可妄自揣度!

  “你們今晚前來找我是要做什么?”

  蘇奕隨口問道。

  他也記得清楚,袁珞兮上午就打算離開的,可現在卻竟又出現在了這里。

  袁珞兮聲音清脆道:“我們聽傅城主說,仙師最近就會離開廣陵城,前往云河郡城,我就想著來拜會一下仙師,問一問您的行程時間,若能一起同行,那……那就更好了。”

  說罷,面帶一絲期盼之色。

  一側的傅山連忙道:“蘇先生有所不知,我剛得到消息,明日晌午的時候,會有一艘巨型樓船從大滄江上游‘臨商城’而來,路過廣陵城時,會稍作停留。”

  “若乘此船前往云河郡城,三天后便可抵達,并且此船極為舒適安逸,其上有樓宇九層,樓閣十二座,可供八千人一起乘坐,是大周一等一的寶船。”

  頓了頓,傅山道,“若是騎馬而行,不止奔波勞累,且路途遙遠,需穿過多個城鎮和山巒,最少也要五天才能抵達云河郡城。所以,傅某想著,若先生要離開,不如乘坐這艘樓船。”

  蘇奕意外道:“傅大人有心了。”

  他都沒想過,這點小事傅山都還不忘為自己考慮。

  “仙師……”

  袁珞兮剛要開口,蘇奕就打斷道,“我只不過是凡塵一劍修,如今遠談不上什么仙師,以后稱我名字也好,公子也行。”

  “呃,那我能不能像傅城主那般,稱您為‘先生’?”

  袁珞兮遲疑道。

  在武者眼中,所謂先生,便是“達者為先”之人,是一種美譽和敬稱。

  “可以。”

  蘇奕哪會計較這些。

  他之所以不想被稱為“仙師”,是因為在這世俗之中,大多數時候,頂著“仙師”頭銜的,往往都是坑蒙拐騙的貨色。

  比如街頭的游方道士、江湖郎中、邪門歪道中的角色,都喜歡給自己冠上一個“仙師”的稱號。

  蘇奕可不想被人誤會成這等下三濫的角色。

  至于傾綰這般稱呼,倒不必介意。

  畢竟她是鬼,不是人。

  袁珞兮他們就不一樣了,他們終究是這世俗中的武者,這般稱呼自己時,萬一被其他人聽到,難免會浮想聯翩。

  “蘇先生,那不知您明日是否乘船?”

  袁珞兮聲音輕柔,嗓音透著期許。

  “說起來,還真是巧了,我本打算明日清晨離開廣陵城,既然如此,一起通往也無妨。”

  蘇奕笑著點頭。

  “太好了!”袁珞兮眉開眼笑,雀躍不已。

  這時候的她,才散發出一股少女般的靚麗氣息。

  “我會和傅城主提前去安排船上的起居之處。”

  程勿勇也笑起來。

  在他看來,只要能和蘇奕同行,就等于有了許多機會去接觸對方,以此拉近關系。

  傅山含笑看著這一幕,心中卻暗道,幸虧今晚來了,否則怕是會錯過了蘇先生離開的時間。

  沒多久,袁珞兮他們便告辭離去。

  蘇奕則徑直來到老槐樹前,拿起擱置石桌上的一壺梨花釀,隨手倒在了老槐樹根的土壤上。

  “我雖不稀罕,但也算是一壺靈酒,便宜你了。”

  將壺中酒倒盡,蘇奕抬眼看了看這株茂盛的老槐樹,自言自語似的,“他年我若歸來,你若還在,便賞你一樁緣法。”

  笑了笑,蘇奕轉身走進了房間。

  夜色如水,庭院中的老槐樹在風中搖曳枝椏,灑下一地婆娑斑駁的陰影。

  房間內,燈燭如豆。

  蘇奕坐在書桌前,略一沉吟,鋪開紙張,揮毫寫了一幅字,以絲線束成紙卷,扔進了墨玉佩。

  “以我現在的修為,應該可以開始煉魂了。”

  蘇奕揉著眉尖,陷入思忖。

  修為、神魂、體魄,三者相輔相成,相互彌補。

  煉氣以淬體,體魄強則可以滋養神魂。

  在大荒九州,但凡有志問鼎“皇境”的修士,皆會在修行之初,就兼顧神魂的錘煉和打磨。

  神魂強大,有著諸多好處,能夠提升對天地大道的感悟、能夠更容易琢磨和領會秘法典籍的奧秘。

  當然,最重要的是還可以戰斗!

  神魂修煉極苛刻,因為一旦傷到神魂,那就是極嚴重的道傷。

  在大荒九州的頂尖大勢力中,只有等弟子將體魄淬煉到“養爐境”時,再經由極為嚴格的篩選和考驗,滿足條件者,才會由師門長輩一對一傳授神魂淬煉之法。

  前世時,蘇奕指點自己那些傳人修煉時,也同樣如此。

  因為神魂牽扯性靈之本,在修煉之初,容不得有一絲的差池。

  不過,對蘇奕而言,這些都不是問題。

  這一世,他以松鶴鍛體術重修武道,在搬血境的每一步中,皆錘煉出遠超前世同一時期的雄厚根基。

  不夸張地說,若現在他返回大荒九州,僅僅在這武道根基上對比,也足以橫壓天下間那些蓋世妖孽、絕代仙子!

  正因如此,蘇奕才會打算提前開始修煉神魂。

  這并非莽撞,而是來自他對自身根基的了解。

  “我前世之所以止步于‘玄合境’大圓滿地步,苦苦無法碰觸到更高的道途,除了運數和契機不夠,神魂根基不夠強大也是問題所在。”

  蘇奕開始總結前世的經歷和教訓。

  “歸根到底,還是在最初時候,沒能擁有一門絕妙的神魂秘法,以至于在年少時所錘煉的神魂根基太過尋常。”

  “哪怕在之后的數萬年里,我遍尋天下間的神魂秘法,搜集無數孕養和提升神魂力量的神藥和寶物,也都難以改變最初時的神魂根基……”

  “這次轉世,自不能讓這樣的事情重演!”

  蘇奕眸光平淡,帶著一絲萬古不移的堅定味道。

  唯有吃過大虧,才明白在修煉之路最開始的時候,不容有一絲的大意。

  必須以大毅力、大氣魄去一點點打磨,決不能操之過急。

  “我所掌握的諸般秘法中,有關神魂一道的不勝枚數,各有各的玄妙和獨特之處,可稱得上最頂尖的,也不過寥寥數種。”

  “這一世,我要修成圓滿無缺之神魂,不止要比前世同一時期的自己強大,還要比同一境界的其他同輩都強大,這樣的話,就必須慎重地選擇一門神魂秘法修煉。”

  蘇奕一邊琢磨,腦海中已浮現出三種煉魂秘法。

  “阿彌陀映照諸天經,大荒第一禪修圣地‘小西天’至高傳承,于神魂中修二十四品蓮臺,花開之時,光照諸天。”

  “可惜,修煉此經,需以佛門秘法加持己身,以大無畏之力枯坐六道煉獄,參八千年生死禪,才有機會鑄成完滿層次的神魂蓮臺,從而實現神魂如蓮,綻放之時映照諸天的妙諦。”

  蘇奕思忖許久,舍棄了這門堪稱佛道至高道藏的神魂之法。

  “洞天玄光神庭經,道門四大道藏之一,修煉到皇境時,神魂如一方洞天世界,開辟神庭,內藏玄光,一人之神魂,便若無量之神庭,可不朽長存,化三千玄光靈神……”

  蘇奕默默思忖許久,最終輕聲一嘆,打消了修煉這門道門無上絕學的念頭。

  無他,修煉此秘法,要求更苛刻,需要從一開始就修煉道門另一部無上傳承“上清太炁經”。

  而蘇奕以后自有自己要修煉的無上秘法,注定不可能改弦更張去走道門的修煉之路。

  “難道真要修煉這門‘他化自在經’?”

  蘇奕一時有些猶豫。

  這一門神魂修煉法,是前世時,他從“九獄劍”所封印的第九層神鏈中得到的一股感悟力量!

  之后,憑借這感悟力量,被他以自身智慧徹底參透,才著成了這一篇神魂修煉秘法。

  嚴格而言,這應該算是他前世以自身十萬八千年的修行經歷和智慧,再加上那一股來自九獄劍封印中的感悟,最終所創的一門神魂秘法。

  ps:今天沒加更,要開啟第二卷的大劇情了,需要敲定一下接下來的細綱和設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