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三章 活在狗身上的岳老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章遠星口吻中的不滿,讓袁珞兮他們都能夠清楚感受到,都不禁很意外。

  這家伙膽子也太肥了,怎敢這般跟蘇仙師說話?

  旋即,他們就隱約明悟過來,章遠星應該是還不清楚蘇仙師的能耐,這就像他們最初時見到蘇奕一樣……

  袁珞兮的美眸都帶上一絲異色,心中涌起說不出的羞赧和不自在。

  當初面對蘇仙師的自己,可比章遠星這家伙囂張太多了,現在想想,那時自己可真傻……

  程勿勇干咳一聲,解釋道:“章少誤會了,我們只是和蘇……蘇公子同行而已。”

  說話時,他忽地想起蘇奕之前提醒,不得泄露鬼母嶺上的事情,故而在對蘇奕的稱呼上,機智地都從“仙師”變成了“公子”。

  “真的如此?”

  章遠星一怔,似有些不相信。

  “章遠星,我們和蘇公子的事情,用得著你管?我倒是想問問,你怎會在這里?”

  袁珞兮柳眉皺起,冷聲質問。

  章遠星連忙笑道:“珞兮小姐,我聽說你也來廣陵城了,于是稍加打探,得知你昨天就已帶人前往鬼母嶺,于是便一直等候在此。”

  袁珞兮神色冷淡,“你堂堂章氏一族的大少爺,等我干什么?沒別的事趕緊讓開!”

  在云河郡城,袁氏和章氏一樣,并列四大頂尖勢力中。

  無論身份上、還是修為上,袁珞兮一點也不比章遠星差,甚至猶有過之。

  她面對章遠星時,自不會客氣什么。

  章遠星臉色微微有些發僵,心中頗為納悶,袁珞兮以前見自己時,沒有這般不耐煩的啊!

  這是怎么了?

  他正要說什么,就見袁珞兮已扭頭看向蘇奕,那嬌美的瓜子臉上帶著一絲忐忑和期待,輕聲道:

  “蘇……蘇公子,要不要一起去城中吃些東西?”

  章遠星瞳孔驟然收縮,心中疑云叢生,這是什么情況?

  程勿勇也笑道:“是啊,這次在鬼母嶺,也多虧公子和郭老幫忙,讓我等得到了那一株靈藥,如今既然到了城中,自當由我等安排酒席,以聊表心意。”

  見此,章遠星驚得嘴巴都差點張開。

  他可最清楚,程勿勇乃是袁氏的外門長老,一位頂尖的聚氣境大圓滿存在。

  論身份,不在他身邊的熊伯之下。

  可現在,連程勿勇也對蘇奕如此客氣,這讓章遠星如何不吃驚?

  “也好。”

  蘇奕點頭答應。

  現在天色破曉,已是清晨,他肚子也已感受到饑餓之意。

  袁珞兮頓時露出明媚動人的笑容,喜道:“那太好了,我們趕緊去吧,我聽說聚仙樓乃廣陵城第一酒樓,咱們就去那里!”

  “郭老也一起去。”

  程勿勇笑著對郭丙說道。

  郭丙連忙抱拳道:“這是小老的福分!”

  當即,一行人朝城門內行去。

  自始至終,都沒人再理會章遠星。

  “熊伯,你看出這是什么情況了嗎?”

  章遠星眉頭緊鎖,心中頗不是滋味,就在剛才,他堂堂章氏一族的少爺,竟被無視了!

  “少爺昨天所打探的消息不也說了,袁珞兮找到郭丙這個采藥人時,蘇奕也在,并且和他們一起啟程前往鬼母嶺。”

  頭戴黑色圓帽的熊伯沉吟道,“現在看情況,是蘇奕和那郭丙一起,幫袁珞兮找到了一株心儀的靈藥,所以他們才會這般感激吧?”

  “對啊!看來是我想多了!”

  章遠星一拍手掌,似打開了心結,眉宇間的陰霾一掃而空,笑道:“熊伯,走,我們也去聚仙樓!”

  他又變得意氣風發,神采飛揚。

  眼見這一幕,熊伯忍不住提醒道:“少爺,袁珞兮是袁氏族長最寵溺的小女兒,她外公更是名揚天下的‘靖遠侯’古塵風,這位以性情暴躁聞名的侯爺曾親口說過,袁珞兮十八歲前,誰敢打她主意,就打斷誰的三條腿。”

  章遠星神色一滯,不自覺夾了夾雙腿,道:“怕什么,我只是和她交朋友而已,若真有明媒正娶的機會,我等到她十八歲之后就是了。”

  熊伯道:“可少爺你也清楚,袁珞兮從小備受寵溺,性情驕橫刁蠻,要追求她……你可得提前有心理準備。”

  章遠星點了點頭,興致勃勃道:“我最欣賞的便是她身上那一股野性,像一匹小野馬,讓人忍不住想去征服……”

  熊伯不再多勸。

  他是過來人,知道少年人不碰一鼻子灰,是不會在追求女人上低頭退縮的。

  聚仙樓。

  由于是清晨,冷冷清清的并沒有多少客人。

  可當得知云河郡城大小姐袁珞兮前來用餐的消息后,聚仙樓老板岳天河第一時間從小妾軟香雪白的玉臂環抱中掙扎起身,并以最快的時間來到了聚仙樓。

  讓仆人拿出珍藏多年的陳釀,岳天河跟隨在一名上菜女婢身后,走進了位于二樓的一座雅間內。

他滿臉熱忱洋溢的笑容,正準備躬身行禮自我介紹介紹一番  ,卻愣了一下,驚詫道:

  “蘇……蘇奕?”

  就見偌大的雅間中,只坐著蘇奕、郭丙、袁珞兮、程勿勇四人。

  而蘇奕竟泰然自若地坐于上首!

  這一幕,差點驚掉岳天河的下巴。

  他當然知道蘇奕,遠比一般人清楚,這少年并不僅僅只是文家一個尋常贅婿,像城主傅山、禁衛統領聶北虎皆對他尊重有加。

  前些天的龍門宴會上,蘇奕奪得龍門大比第一的事情,也早已傳遍廣陵城,岳天河又豈能不知?

  可他還是沒想到,這大清早的,來自云河郡頂級大勢力袁家的大小姐,要招待的貴客卻居然是蘇奕!

  一時間,岳天河連之前早已準備好的措辭都差點忘掉。

  “你是誰?”

  袁珞兮問,她可不認得岳天河。

  岳天河一個激靈,連忙躬身,滿臉笑容道:“袁小姐,小的是這聚仙樓掌柜,聽說您大駕光臨,特意來送上一壺好酒,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說著,就將手中酒釀呈了上去。

  袁珞兮哦了一聲,道:“你也認得蘇……蘇公子?”

  岳天河連忙道:“蘇公子這等少年俊杰,小的怎能不知?他可是我們廣陵城頭一號的名人,岳某心中可敬仰的很……”

  他滔滔不絕,熱情洋溢地對蘇奕一頓夸,以此來表現自己和蘇奕關系不錯。

  眼見蘇奕神色冷淡,程勿勇看出了一些端倪,干咳一聲,打斷道:“行了,你先下去吧。”

  岳天河見好就收,連連點頭,臨走還不忘跟蘇奕打招呼,“蘇公子,有什么吩咐,您盡管招呼一聲,小的就在樓下候著,隨時聽您的差遣。”

  “這家伙,還真是個滾刀肉。”

  蘇奕哂笑。

  其他人也笑起來。

  總之,用餐氣氛不錯。

  而返回一層柜臺前,岳天河依舊有些恍惚,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這蘇奕什么時候攀上了云河郡城袁家的高枝?

  “掌柜的,袁家的袁珞兮姑娘在哪個雅間?”

  一道清朗的聲音忽地響起。

  岳天河抬眼,當看清來人時,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噌地湊上前,笑容諂媚道:“原來是章少爺!”

  來人正是章遠星,聞言,不免驚訝道:“你認得我?”

  岳天河笑容熱情道:“昨天時候,小的曾前往城主府送酒,有幸遠遠地見到了章少爺,您當時那等曠世風采,令小的過目不忘,故而您一來,我一眼就認出您了。”

  這馬屁拍的章遠星心中一陣舒服,嘴上則道:“別廢話,快帶我去見珞兮小姐。”

  岳天河連忙上前帶路,屁顛屁顛的。

  章遠星和熊伯一起跟隨其后。

  抵達雅間前,章遠星整了整衣衫,心中默默想了想來之前準備好的措辭。

  而后,他推開房門,面對袁珞兮他們錯愕的目光,歉然拱手,笑道:

  “珞兮,剛才是我誤會了蘇公子,故而特意來跟他道歉的,珞兮你可不能攆我。”

  這就是他準備好的措辭,以蘇奕為切入點,從而巧妙地避開被袁珞兮排斥和拒絕參加這一場酒席的可能。

  果然,袁珞兮神色緩和了下來。

  這讓章遠星心中為自己的手段得意之余,又泛起一絲說不出的煩躁。

  怎么一提蘇奕,就在珞兮面前這么好使?

  “你說你要跟我道歉?”

  蘇奕神色古怪。

  章遠星主動上前,幫自己和熊伯找了個位置落座后,這才笑呵呵道:“之前是我誤會了,還以為蘇公子已投奔袁家,卻沒想到,蘇公子這次幫了珞兮一個大忙……”

  他解釋了一番,端起酒水,道:“我先自罰三杯!”

  連飲之后,章遠星目光忽地瞥見雅間外的岳天河,不禁皺眉道:“你這家伙怎地一點眼色也沒有,快把門關上,離開這里!”

  岳天河渾身一哆嗦,連忙笑著關門,轉身而去。

  只是他心中,已是掀起驚濤駭浪,直至返回一層柜臺前,都有些失魂落魄。

  被袁家小姐奉為座上賓,又有章家少爺親自登門道歉,這蘇奕什么時候變成如此受歡迎的香餑餑了?

  岳天河想不明白。

  “老子辛苦經營數十年,才混了一個聚仙樓的掌柜,這小子才多大年齡,卻把關系都鋪到云河郡城兩大頂尖勢力中了……真他媽……沒天理了!”

  只覺和蘇奕一比,岳天河只覺自己這些年簡直活在狗身上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