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九章 以藥換藥 養爐五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色越來越深了。

  破敗的廟宇外,盡是濃墨般的黑暗,時不時會有野獸嘶吼的聲音響起,偶爾也夾雜著一些滲人的怪異叫聲,似鬼物不懷好意的私語。

  大殿內火光明亮,篝火堆嗶啵作響。

  從蘇奕口中得知了一些意外的答案后,袁珞兮情不自禁想起了當初蕭天闕在家中做客時,和父親袁武通的交談。

  “那位高人看似年少,實則有巧奪造化之手段,一如傳說中的神仙人物,非我輩可揣度!”

  當時,她的父親袁武通還好奇詢問這位高人是誰。

  蕭天闕卻諱莫如深,笑著搖頭,不愿再多提。

  正因如此,袁珞兮才會對能夠救治蕭天闕的“高人”印象極深刻。

  這次前來廣陵城,她本也有打算碰碰運氣,看能否遇到這位令蕭天闕都敬仰不已的“高人”。

  誰曾料,遇到是遇到了,卻是在發生了諸多誤會之后才明白過來。

  一時間,袁珞兮內心又是一陣苦澀。

  也是這一刻,她才終于深刻明白,什么叫真人不露相這句話。

  她忽地起身,雙手交錯于身前,躬身低頭道:“仙師,我……我之前錯怪您了,我……我愿意道歉,無論怎樣的補償,我都會盡力去完整,只希望……希望您不要在意我之前那些冒犯之舉。”

  語氣真誠,帶著一絲絲的忐忑。

  程勿勇等人皆吃驚。

  他們都第一次見到自家小姐這般鄭重莊肅的跟人道歉,這簡直和以前的她判若兩人!

  察覺到程勿勇他們的驚訝,袁珞兮內心微微不自在,又羞愧又赧然,以前的自己,在他們眼中就是不會道歉的人嗎?

  蘇奕抬眼看了看袁珞兮,道:“你曾說要鏟除此地陰煞門的妖人,為世間除害,我一向論心不論事,憑此一點,我也不會跟你計較了,坐吧,不必再多禮。”

  “多謝仙師。”

  袁珞兮怔了怔,似沒想到,只因自己當時那番話,蘇奕便不再跟自己計較了。

  可仔細一想,她油然心生一絲欽佩。

  這或許便是真正的高人胸襟吧?

  “小姐,您父親若知道您今日之改變,定會倍感欣慰的。”程勿勇在一次感慨道。

  世間道理,說再多都沒用。

  人,必須歷經風雨磨煉,才能真正地改變。

  其他護衛也紛紛點頭。

  袁珞兮不禁露出一絲笑容,終于不再那般郁郁寡歡了,脆聲道:“勇叔,等我們找到六陰草,便啟程回家。”

  蘇奕忽地道:“六陰草已被我所得。”

  袁珞兮呆了一下,小心翼翼試探道:“仙師,我……我想問問您能否割愛,將六陰草賣給我?”

  程勿勇等人心中一陣緊張,唯恐小姐此話讓蘇奕產生誤解。

  出乎他們意料的是,就見蘇奕隨口道:“我目前倒的確用不上六陰草,若你愿拿三十株一品靈藥,這六陰草便是你的了。”

  袁珞兮頓時露出驚喜之色,不假思索道:“我給您五十株一品靈藥!”

  程勿勇滿頭冷汗,連忙道:“小姐,莫要無禮,仙師這般高人,豈會在意靈藥多少?”

  袁珞兮也反應過來,訕訕道:“仙師,剛才我太高興,所以……”

  蘇奕揮了揮手,“我明白。”

  他心中一嘆,這程勿勇也太會腦補了,他怎知道自己不在意靈藥多少?

  搖了搖頭,蘇奕從墨玉佩中取出六陰草,隨手遞了過去,“養爐境宗師以此靈藥淬煉腎宮時,切記要徐徐圖之,最好能用陽氣熾盛之物為藥引,否則,此藥反倒會化作毒藥,傷到自身的武道根基。”

  養爐境錘煉的是五臟,分別是心宮、肝宮、脾宮、肺宮、腎宮,各對應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

  養爐境也由此分作五重境界,將一個臟宮錘煉圓滿,便稱作養爐一重境。

  世俗中也把此等存在,稱作“宗師一重境”。

  值得一提的是,五臟的錘煉,并沒有規律可言,皆看各自修煉的功法。

  而六陰草這種三品靈藥,只在淬煉“腎宮”時能起到妙用。

  袁珞兮雙手接過,感激道:“多謝仙師!”

  程勿勇和那些護衛則暗自一驚。

  蘇奕贈藥時,隨口還指點了一下該如何利用此藥淬煉腎宮,這簡直是等于在指點一位武道宗師修煉!

  這一幕所代表的意義,想一想都讓人心緒震撼。

  而程勿勇更是敏銳注意到,蘇奕是從腰畔的一塊墨玉佩中取出的六陰草,眼皮都狠狠一跳。

  儲物法寶!

  這可是許多武道宗師都無緣得到的稀罕寶貝!

  “這蘇奕哪里是文家一個小小贅婿那般簡單,其來歷定非同小可了。”

  程勿勇心中翻騰,對蘇奕的認知越多,就越讓他抑制不住地產生敬畏的情緒。

  “勇叔,你身上是否有足夠的寶物?”

  袁珞兮的話,讓程勿勇從紛亂思緒清醒。

  他拿出隨身行囊打開,略一翻看,不禁猶豫,道:“我這里只有十二株一品靈藥和五株二品靈藥,除此,尚有一階靈石七十八塊、二階靈石三塊。”

  蘇奕聽罷,心中一陣感慨。

  袁氏這等大宗族,果然非廣陵城這些宗族可比。

  一個護衛身上所攜帶的靈物,都比得上文家多年之積累了!

  袁珞兮輕聲道:“仙師,我們把您所需要的三十株一品靈藥,換做五株二品靈藥和十二株一品靈藥如何?”

  蘇奕點了點頭。

  真論價值,一株二品靈藥可遠不是一品靈藥可比。

  袁珞兮暗松了口氣,喜上眉梢,顯然是為這次能得到六陰草而高興。

  程勿勇將那些靈藥遞過去,被蘇奕隨手收進了墨玉佩中。

  這一幕,看得袁珞兮和那些護衛都不禁動容,也終于意識到,眼前的蘇奕隨身攜帶著的,乃是儲物寶貝!

  而蘇奕心中也很滿意。

  他的修為距離宗師地步還有一段距離,現在也著實用不上六陰草這等靈藥,所以才會統統換做一品、二品的靈藥。

  “這樣一來,身上所有的靈藥加起來,足夠我將煉骨層次錘煉到圓滿地步了。”

  蘇奕暗道。

  “仙師,我等打算明日天亮便啟程返回,敢問您何時返回?”

  程勿勇問道。

  “我要去鬼母嶺其他地方看一看。”

  蘇奕說著,已長身而起。

  “姑爺,您這是要現在就行動?”

  郭丙吃了一驚。

  “不錯,趁著夜色,或許能見到白日里見不到的東西。”

  蘇奕點了點頭。

  “不妥啊,這夜色下的鬼母嶺無比危險,您……”

  不等郭丙說完,蘇奕便笑道,“那些鬼物應該害怕的是我才對,郭老你就和他們待在一起,若我天亮前返回,咱們便一起回城。”

  “若沒有,你們可以自行離去。”

  說著,他已握著竹杖,走出大殿,頎長淡然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袁珞兮和程勿勇他們面面相覷,不過心中卻并不擔心蘇奕的安危。

  連六絕陰尸都被仙師一劍誅殺,這鬼母嶺上還有哪個鬼物是仙師的對手?

  夜色如墨,山野霧靄繚繞。

  蘇奕走出破廟,就輕輕一拍腰間的養魂葫,“傾綰。”

  養魂葫噴薄出一縷縷白霧,霧靄繚繞中,一襲血色裙裳,清麗如畫似的少女傾綰漂浮而出。

  修煉“十方修羅經”到現在,傾綰明顯發生了許多細微的變化。

  首先是其嬌俏的魂體凝實許多,膚色也不再那般慘白透明,反倒泛起如玉似的瑩潤潔凈之感。

  她那一對嫵媚漂亮的丹鳳眸也帶上一抹靈性光澤,顧盼之間,不經意流露出驚人的魅惑。

  配上她那略帶嬰兒肥的清麗小臉,有一種矛盾而獨特的氣質,清純無邪中帶著一絲絲的魅意。

  紅裳血衣、肌膚如雪、清麗又嫵媚,縱然讓人知道這樣一個少女是鬼物,怕是也沒有哪個男人能不動心了。

  蘇奕也不禁暗暗點頭,還算滿意。

  傾綰的天賦和悟性頗為出眾,眼見她有這般變化,不禁讓人很期待她以后會蛻變到何等地步。

  當然,對于前世見慣諸天絕世美色的蘇玄鈞而言,現在的傾綰,魅惑還差一些味道,還遠無法引起他的興致。

  傾綰出來后,大大的美眸一掃四周,而后怯生生道:“仙師,這便是鬼母嶺么,果然嚇人的很呢。”

  聲音軟糯悅耳。

  “你是鬼,不是人。”

  蘇奕糾正了一句,這才說道,“用你的感知力量看一看,哪個地方的陰煞之氣最重。”

  在六絕陰尸的身上并未找到“陰煞靈脈”,蘇奕打算親自去找一找。

  傾綰很乖順,也很聽話,連忙第一時間閉上眼睛,運轉一身的修為。

  就見她紅裳如火,于夜色中飄曳,露出一截纖秀晶瑩的玉腿,身上有著一縷縷的晦澀陰魂力量蒸騰。

  像一個絕色鬼仙,如畫般妖魅。

  僅僅片刻,傾綰就張開眼睛,扭頭看向遠處的黑暗中。

  “感應到什么了?”蘇奕問。

  傾綰結結巴巴道:“仙師,以我的道行,只能隱隱約約感知到,在西北方向的遠處,陰煞之氣要遠比其他地方更濃郁,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您要找的地方。”

  “西北方向,應該就是郭丙說的那一片‘桃林’之地所在的區域了。”

  蘇奕思忖時,已吩咐道,“你在前邊帶路。”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