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五章 折扇驅山鬼 霜天劍縱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雨滂沱,夜色如墨。

  卻有一人施施然走進這破廟之中!

  這反常詭異的一幕,也是第一時間引起勇叔等人的警覺,皆持著兵刃,戒備起來。

  走得近了,蘇奕他們終于看清來人模樣。

  就見那人腳踩云紋長靴,頭戴束發羽冠,雙眉如墨,鼻似懸膽,手握一柄折扇。

  他容貌極俊美,一身玉袍裁剪合體,仿似一個翩翩貴公子,渾身散發著華貴氣息。

  “這家伙可真漂亮。”

  戎裝少女一呆,下意識喃喃出聲。

  用漂亮形容一名男子,似有些不妥,可她實在找不出更貼切的詞了。

  “小姐當心,此人絕不簡單了。”

  勇叔如臨大敵,神色空前凝重,一對眸似冷電利刃般,緊盯著走進庭院,朝這邊一步步行來的翩翩公子。

  “荒野破廟,鬼祟橫行之地,這位公子最好速速離去,否則,別怪我等不客氣了!”

  一名護衛大喝,言辭冷厲,有威脅,也有試探。

  青年公子在大殿前三丈之地佇足,手中把玩著折扇,悠然開口:“不客氣?呵呵,之前若非是我心軟,你們怕是早已被鬼尸蟲啃噬得只剩下一層臭皮囊了。”

  “什么?”

  眾人皆驚,心中翻騰起來。

  “你是陰煞門的妖人?”

  勇叔沉聲道。

  “錯了,那些陰煞門的家伙,皆是被我收下的小嘍啰而已。”

  青年公子搖頭道,“我此次之所以現身來見你們,也有類似的想法,只要你們皆拜我為主,忠心效命于我,便可以活下去。”

  他立在雨幕中,身體四周就如有無形的力量,將雨水驅散震開,讓得他衣袂不濕,非但毫無狼狽之色,反倒給人無比神秘的感覺。

  “拜你為主?你是何方神圣,有什么資格說這等大話?”

  戎裝少女冷哼。

  “等你們歸順于我,自會明白我的身份。”

  青年公子微微一笑,抬眼看向戎裝少女。

  那一瞬,所有人都看到,這青年公子有著一對泛著猩紅色澤的瞳,仿似一對血月在其中映現,妖異懾人。

  戎裝少女心神一顫,雙目失神,驀地抽劍出鞘,作勢欲砍。

  勇叔眼疾手快,一把按在戎裝少女肩膀上,舌綻春雷,“小姐,快保持靈臺清明!”

  字字如雷霆霹靂,響徹虛空,掃除妖氛,震得屋檐瓦片嘩啦啦作響。

  戎裝少女雙耳嗡的一聲,猛地驚醒過來。

  她再看向遠處那漂亮妖異的的青年公子時,神色間已帶上驚懼之色,俏臉都變得蒼白三分。

  剛才,她就如中邪魔怔了般,完全失去了意識!

  “喲,一個聚氣境大圓滿武者,你這副軀殼倒是錘煉得不錯。”

  青年公子帶著欣賞似的打量了勇叔一番,給人的感覺,就如在挑揀店鋪中的貨物般,令人極不舒服。

  “這么說,若我等不答應,閣下便打算用強了?”

  深呼吸一口氣,勇叔渾身氣勢一變,氣血蒸騰似狼煙沖霄,連話語都似打雷般,透著撼動人心的可怕力量。

  這就是聚氣大圓滿武者,氣血如狼煙,罡氣如雷!

  尋常陰魂鬼物若見到,就如見到一輪太陽似的,會被他身上那滔天的氣血力量活活給鎮殺掉。

  青年公子卻渾不在意似的,道:“我這是給你們一個活著的機會,勸你們最好珍惜,一旦動手的話……”

  他血色的瞳微瞇,掃了蘇奕等人一眼,這才說道,“我保證,沒有一個能活著從此地離開。”

  話語隨意,卻盡顯睥睨和自信。

  勇叔等人心中都是一沉,神色愈發凝重了三分。

  “你們保護小姐。”

  深呼吸一口氣,勇叔踏步而出。

  那一瞬,他就如一柄鋒利的戰刀出鞘,一身骨骼產生雷霆似的爆鳴,氣血則如長江大河般奔涌咆哮。

  勇叔抽刀出鞘,暴沖而出。

  那一瞬,滂沱的雨幕都被震碎,無數水珠爆開,化作水霧翻滾退散。而勇叔的身影則如雷霆前沖,快若電光。

  那威猛神勇的一幕,讓戎裝少女等人都被驚艷到。

  唯獨蘇奕暗自搖了搖頭。

  就見青年公子屹立原地不動,手中折扇隨意一敲。

  驚天般的碰撞響徹,勇叔怒劈出的一刀,竟是被折扇輕易抵住,再無法寸進絲毫。

  “你不行。”

  青年公子搖了搖頭,手中折扇一抬。

  勇叔只覺一股沛然無匹的陰寒之力透過折扇涌入手中戰刀,直似無盡寒流狠狠撞來,讓得他虎口劇震,身影一個踉蹌倒退出數步。

  戰刀都差點脫手而飛。

  砰!砰!砰!

  而隨著他退后,每一步落下,地下石板就轟然龜裂炸開,煙塵彌漫。

  可想而知,勇叔遭受這一擊的力量何等恐怖。

  戎裝少女他們都愣住,心神顫栗,這青年公子怎會這般恐怖?

  須知,勇叔可是他們這邊最強的存在,擱在云河郡十九城中,也是僅次于宗師的頂尖高手!

  可現在,輕描淡寫之間,就被那青年公子一扇震退!

  “宗師境!?”

  勇叔臉色難看,驚疑不已。

  “宗師?”

  青年公子露出思忖之色,道,“那等角色也僅僅勉強能和我一戰罷了。前不久的時候,我剛收拾了一個老家伙,可惜最后被他逃掉了……”

  聲音帶著一絲遺憾。

  眾人悚然,如墜冰窟。

  連宗師也不是這青年公子的對手?

  他是誰,為何會藏身在這鬼物出沒的鬼母嶺上?

  唯獨蘇奕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似早已看破了對方的底細。

  青年公子看了看天色,長嘆一聲,道:“時間不早了,最后給你們一個機會,臣服,或者死。”

  “勇叔,接著!”

  驀地,戎裝少女取出一柄銀色長劍,遞給了勇叔。

  此劍通體若銀霜似的,雪白剔透,其上篆刻晦澀扭曲的符箓云紋,光澤燦然若雪,明亮若月。

  “一把‘元道符兵’!”

  蘇奕眸子閃過訝然之色,認出此劍的不凡之處。

  此劍當是由靈材鍛造而成,稱得上是真正的靈器。

  但和一般的靈器不同,此劍之上,還被元境修士煉制了符箓云紋,就好比在一把劍上附著了符箓陣圖的力量,擁有的妙用已和尋常靈器截然不同。

  故而,可被稱作是“元道符兵”。

  這等兵刃擱在大荒九州,談不上罕見,可擱在這靈氣貧瘠的大周朝,絕對堪稱是頂尖一流的神兵利器!

  戎裝少女能隨身攜帶此等寶貝,愈發顯得她來歷不凡了。

  一劍在手,勇叔氣勢也變得沉凝下來,散發出強大的自信,看向此劍的眼神都帶著一絲狂熱。

  劍名霜天,乃是當年一位陸地神仙所曾的瑰寶!

  幾乎同時,青年公子妖異的血瞳泛起一絲忌憚之色,顯然識得此劍厲害,沒有再遲疑,第一時間動手。

  他縱步上前,近乎如在虛空飛遁,手中折扇打開,其上繪制著十八山鬼圖,烏光洶涌,煞氣蒸騰。

  隨著他抬出,十八道黑煙從扇面滾滾沖出,化作十八厲鬼,煞氣遮天蔽日。

  那一瞬,天地如墜森羅地獄中,鬼哭狼嚎之音響徹天地。

  勇叔持劍而上,手中霜天劍橫空,掀起一片璀璨剔透的銀色光輝,恰似水銀瀉地,月光傾倒。

  嗤嗤!

  隨著劍氣縱橫,那十八道厲鬼但凡靠近,軀體就如烈火烹油似的,被斬出一道道傷口,腥臭之氣彌漫,發出凄厲吃痛的大吼。

  可在那青年公子的操縱之下,這十八道厲鬼卻不曾退卻,猶如兇神惡煞般,不顧一切地朝勇叔沖去。

  瞬息間,勇叔就如被包圍了起來似的,縱然劍氣無匹耀眼,可一時半刻,也無法將那些鬼物殺死。

  而趁此時機,青年公子縱身而上,他無比謹慎,避免被劍氣沾到,甚至不敢去硬碰那些劍氣。

  瞅準機會,青年公子驀地刺出手中折扇,砸在勇叔手中長劍上。

  金戈交鳴,裂石穿金。

  勇叔渾身一震,手中霜天劍劇烈震顫,差點被震飛。

  他哪會看不出,青年公子是試圖要震飛他手中的霜天劍?

  他咬牙忍住那可怖的力量,緊握長劍不放,施展出全身的武道力量,奮力搏殺。

  幾個呼吸而已,便斬殺三頭厲鬼,其他厲鬼也被劍氣劈得渾身煞氣散渙,遭受重創。

  青年公子冷哼一聲,驀地身影一閃,朝遠處立在大殿門口的戎裝少女沖去。

  “不好!”

  勇叔察覺到不妙,立刻大喝,“快動用神影弩,阻止他靠近!”

  戎裝少女身邊,一眾護衛毫不猶豫拿出一張張造型獨特的弩機,將一根根鋒利的箭矢緊繃弓弦之上。

  神影弩!

  大周朝軍伍所配的最頂級的戰弩,配著玄鐵箭射出,足可射殺一般聚氣境強者的性命。

  若是圍攻之下,連武道宗師都得負傷。

  當然,武道宗師可不會傻乎乎站著被圍攻……

  神影弩雖殺傷力強大,但壽命卻極短,連續用完三十道箭矢,就會徹底廢掉。

  可即便如此,一把神影弩的造價也抵得上一萬兩白銀,若加上那些玄鐵箭,其價格就更高了。

  值得一提的是,神影弩的制造和使用,由大周朝外姓九王之一的“吞海王”嚴格把控,極少會流入民間。

  而能夠得到神影弩的勢力,必然有著極其深厚的背景!

  崩!崩!崩!

  此時,隨著一眾護衛扣動扳機,密集如暴雨的箭矢爆射而出,帶著撕裂耳膜的爆鳴尖嘯聲,全都射向沖來的青年公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