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二章 神像背坐 嘆眾生不肯回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半個時辰后。

  蘇奕和郭丙一起抵達鬼母嶺山腳下的亂墳崗前。

  就見荒草叢生、墳冢處處,幾只烏鴉立在遠處光禿禿的大樹上,時不時發出嘶啞難聽的叫聲。

  雖是清晨,這景象依舊令人瘆得慌。

  戎裝少女一行人早已等候在那。

  當看到姍姍來遲的蘇奕和郭丙,戎裝少女不悅冷哼一聲:“你們可總算來了!”

  說話時,她翻身下馬,吩咐道:“留下兩人看著馬匹,勇叔和其他人一起跟我進山。”

  “是。”

  那些扈從當即行動起來。

  “郭丙,你來帶路。”

  戎裝少女命令道。

  郭丙連忙上前,蘇奕見此也跟了上去,道,“我和你一起。”

  他曾答應,會帶郭丙安全返回,自然不會讓郭丙一個人走在最前邊。

  “沒看出來,你這種油鹽不進的人還算有點良心。”

  戎裝少女諷刺了一句。

  蘇奕直接無視了,他還不屑去和一個明顯自幼養尊處優的刁蠻少女置氣。

  “勇叔,你也去前邊,別讓郭丙出什么危險。”

  想了想,戎裝少女又叮囑了一句。

  被叫做勇叔的灰袍中年當即上前,和蘇奕一左一右,守在郭丙兩側。

  郭丙受寵若驚,連連感謝。

  蘇奕心中則暗自搖頭,這既是一種保護,也是一種監視,沒什么值得稱道的。

  接下來,一行人展開行動,朝亂墳崗深處行去。

  一路上,就見許多墳冢都已荒廢許久,野草叢中還能看到一些枯骨、紙錢、殘碎的香燭之物。

  越往深處,草叢越深,霧氣越大,除了偶爾有烏鴉叫聲響起,顯得無比荒涼寂靜。

  郭丙手握一把獵刀,劈開遮擋路徑的荊棘野草,熟門熟路地在前邊帶路。

  “姑爺,您這次來鬼母嶺是要做什么?”

  路上,郭丙忽地問道。

  走在后邊的戎裝少女頓時豎起了耳朵。

  “你先跟我說說,這鬼母嶺上有什么詭異反常的地方。”

  蘇奕隨口道。

  郭丙想了想,道:“自古以來,鬼母嶺上便有鬼物出沒,若說詭異反常的地方,倒也有幾處。”

  “一個是位于鬼母嶺半山腰一片白松林里的廟宇,很久以前就荒廢坍圮,里邊供著一個背對大門坐著的神像,可神像的頭顱卻很早以前就不見了。”

  “背對大門而坐?是不是有人故意挪了神像的位置?”

  戎裝少女忍不住道。

  蘇奕忽地說道:“為何背對世間?嘆眾生不肯回頭,依我看,這神像當出自佛門。”

  郭丙怔了怔,欽佩道:“姑爺肯定讀過很多書,比我們這些尋常百姓強奪了。”

  后方傳來戎裝少女一聲冷哼,似是不屑。

  蘇奕置若罔聞,問道:“這廟宇除了神像有些反常之外,是否還有其他詭異的地方?”

  郭丙道:“有,而且不少。據說每到夜間,那破敗廟宇內便會傳出陣陣的誦經聲,可也有人說,那是鬼物竊竊私語的聲音。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若在那廟宇中過夜,決不能熄滅篝火,否則,就會被藏于黑暗中的鬼物吃掉。以往時候,可發生過不少類似的事情。”

  “一般的鬼物,可傷不到我等。”

  后方傳來戎裝少女帶著驕傲自信的聲音,她明顯一直在聽。

  “鬼母嶺其他地方呢?”蘇奕問道。

  郭丙不愧是廣陵城最了解鬼母嶺的采藥人,接下來把鬼母嶺的一些情況一一說了。

  不過,最讓蘇奕留意的,有三個地方。

  一個是位于鬼母嶺朝西方向的一片“桃林”,那里的桃樹常年籠罩瘴氣中,無論人還是動物,誤入其中,便找不到回頭路。

  一個是被稱作“山鬼路”的地方,位于鬼母嶺背面,那條路徑蜿蜒在血色霧靄中,一旦踏上此路,就如進入陰間般,會遭受到鬼物的瘋狂撲擊。

  一個是位于鬼母嶺山巔的一座淪為廢墟的建筑,據說很久以前是一座城隍廟,當夜晚降臨,此地就會出現一簇簇碧綠磷火,活人只要靠近過去,必落一個尸骨全銷的下場。

  除了這三個地方,鬼母嶺上也有其他危險之地。

  可在蘇奕看來,那“六陰絕尸”出沒之地,定然就在這三個地方中的一個!

  而只要找對地方,就不難發現陰煞靈脈、六陰草、極陽花這些靈物。

  “郭丙,先帶我們去那一片桃林!”

  忽地,戎裝少女開口了,她也聽到了郭丙的那些話,做出決斷。

  郭丙渾身顫抖了一下,道:“姑娘,那可是大兇之地……”

  戎裝少女打斷道:“不必多說,你帶我們去便是,保證不會讓你發生危險。”

  郭丙嘆了口氣,又問蘇奕,“姑爺,您看?”

  “先去那里看看也無妨。”

  蘇奕隨口道。

  他已經有些懷疑,戎裝少女他們此行的目標極可能和自己一樣。

  不過,這等機緣之物本就無主,到時候真需要爭奪,他也不會客氣了。

  而聽到蘇奕此話,戎裝少女柳眉皺了皺。

  旁邊一名護衛壓低聲音道:“小姐不必擔心,此人若是阻撓了咱們的行動,殺了便是。”

  戎裝少女嗯了一聲,沒有多說什么。

  交談時,他們已穿過亂墳崗,由郭丙帶著,沿著一條崎嶇小路朝鬼母嶺上行進。

  抵達此地后,原本清朗的天色都暗淡下來,陰云密布,灰暗一片。

  陣陣山風吹來,山間樹木和野草發出嘩嘩的聲音,一股令人壓抑的氣息開始在空氣中蔓延。

  “此山陰煞蒸騰,兇氣彌漫,的確是最容易滋生鬼物的兇地。”

  蘇奕若有所思。

  他只觀此山之勢,就已看出一些端倪。

  “各位當心了,我們已經進山,一路上極可能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危險。”

  郭丙取出一枚護身符,掛在了脖子上,神色也變得凝重警惕之極。

  “大家把兵刃取出來,莫要大意,若遇到什么危險,記住第一時間保護小姐。”

  灰袍中年勇叔沉聲下達命令。

  “喏!”

  那些護衛皆行動起來。

  戎裝少女也拔劍出鞘。

  當看到蘇奕依舊沒事人似的,只拎著一把竹杖時,她不禁一怔,旋即冷哼了一聲,巴不得趕緊出現一些鬼物,看看蘇奕被嚇破膽的慫包樣子。

  “郭老,把這塊竹牌抓手中,可以防身。”

  蘇奕拿出一個七寸竹牌,遞給郭丙。

  郭丙一怔,心中雖疑惑這小玩意又能派什么用場,但還是連忙接過,道:“多謝姑爺!”

  一側的勇叔注意到這一幕,當看到那竹牌時,眸子不禁微凝。

  雖然沒看清楚竹牌上篆刻的圖案,可他還是一眼就認出,這竹牌是由青玉靈竹所制!

  “手中的竹杖由青玉靈竹所制不說,還隨隨便便把一塊靈竹所制的竹牌給一個采藥人,這姓蘇的小子怕是不簡單了。”

  勇叔眉頭不易察覺皺了皺。

  之前在城中的時候,文玨元只簡單介紹說蘇奕是他們文家的一個贅婿,無足輕重。

  可現在看來,似乎并不簡單。

  旋即,勇叔便不再多想。

  以他的身份和修為,足以保證此行不會發生什么意外。

  接下來的路上,陰云越來越重,本是白天,可卻像一下子墜入灰暗之中。

  再加上山間到處彌漫的霧氣,眾人的視野都受到影響,不得不放慢了腳步。

  忽地,一陣風忽地吹來,刺骨般寒冷。

  郭丙渾身一個激靈,臉色變了,“不好,有鬼物盯上了我們!快退,不能再往前走了!”

  可就在此時,勇叔一聲冷哼,探手拔出背后戰刀,縱身前掠。

  就見霧靄中一抹刺眼的赤色刀光一閃,緊跟著一道凄厲的尖叫便響起。

  但僅僅瞬息,尖叫便戛然而止。

  “一只沒有靈智的低階陰魂而已,大家不必驚慌,郭丙你繼續帶路。”

  一身灰袍的勇叔走回來,神色沉凝平靜,身上兀自殘留著肅殺之氣。

  郭丙長松了口氣,心中踏實許多,拱手道:“有大人伴隨,小老倒是不怎么害怕了。”

  “又一個聚氣境大圓滿角色,這等修為,在廣陵城可幾乎見不到,可如今卻只充當著護衛般的角色,如此看來,這戎裝少女的身份,怕是不會比那個來自云河郡章氏的章遠星低了。”

  蘇奕若有所思。

  聚氣境大圓滿,這擱在大周境內,也已堪稱頂尖武者了,僅次于養爐境的武道宗師!

  接下來,眾人繼續前行。

  一路上倒是沒有再遇到什么意外。

  這也多虧了是郭丙帶路,若不熟悉狀況,肯定早遇到不少兇險了。

  鬼母嶺雖只是一座山嶺,卻極其之大,覆蓋數十里范圍,其上巖石崎嶇、草木茂盛,荊棘叢生。

  再加上陰云和霧靄籠罩,眾人行走的速度也變得緩慢許多。

  足足一個時辰后。

  他們才堪堪抵達半山腰的位置。

  “姑爺你看,那邊的白松林深處,就是我說的那一座破廟了。”

  來到這里,郭丙伸手指著遠處說道。

  眾人目光望去,就見遠處一片茂盛的白松林在霧靄中若隱若現,只是卻無法看到其深處。

  “若我們返回時,天色變晚,倒是可以在那破廟中歇息一晚上。”

  郭丙說著,正要繼續朝前行去,忽地,那遠處白松林中亮起一道若隱若現的火光。

  “嗯?”

  幾乎同一時間,位于隊伍最前邊的蘇奕、勇叔齊齊捕捉到了這一幕。

ps:第二更和加更一起在晚上6點發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