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九章 一只灑滿狗血的雞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章遠星和黑帽老者乘舟離開,很快消失不見。

  傅山再忍不住失笑道:“這章氏之主的兒子,倒是慧眼如炬,看出了蘇先生的不凡。可笑的是,他卻不知,蘇先生早已是天上神龍般的人物,豈是他所想的那般簡單?”

  蘇奕隨口道:“這個年齡的年輕人,喜歡招納賢才為己用,倒也算有點志向。”

  傅山點了點頭,道:“換做廣陵城其他年輕俊杰,若有機會跟著這章遠星做事,恐怕極少有人會拒絕了。”

  云河郡城,稱得上是云河郡十九城中的腹地,遠不是廣陵城、落云城這些偏遠城池可比。

  在云河郡城,分布著諸多大小勢力。

  其中最頂尖的勢力有四個,分別是效命于大周朝廷的“郡守府”、云河郡第一修行勢力“青河劍府。”。

  其他兩個,則是章氏、袁氏這兩大宗族。

  在這四大頂級勢力面前,其他勢力皆要遜色許多。

  章遠星身為章氏族長之子,其身份之尊貴也就可想而知了。

  就像剛才,面對他時,傅山也得禮讓三分。

  交談時,兩人已信步前行,來到了那一片僅三丈范圍的竹林前。

  竹林青碧濃翠,氤氳著淡淡的水霧和靈氣,成年的青玉靈竹僅僅只有十多棵,其他一些數量雖眾,但還未真正成型。

  成年的青玉靈竹,也僅僅只兒臂粗,高不過一丈,莖干如玉般剔透晶瑩,就像最上乘的碧玉翡翠雕琢而成。

  傅山手中拎著一柄短鋤,笑呵呵道:“蘇先生看中哪些,盡管說便是。”

  蘇奕也沒客氣,略一打量,便選中了其中一棵青玉靈竹。

  傅山當即上前,以短鋤掘土,連那一棵靈竹的根須都挖了出來。

  這畢竟是一種靈物,根須、竹葉皆可入藥,莖干則可充當靈材,稱得上渾身是寶。

  “蘇先生再看看還有沒有入眼的。”

  傅山笑說道。

  他今日帶蘇奕來,本就是要將這靈竹島上的寶貝分潤給蘇奕一些,以此拉近彼此之間的關系。

  蘇奕思忖道:“若是可以,隨便再給我兩棵就行了。”

  他自己挑選那一棵青玉靈竹,屬于品相上佳的,略加制作,便能做出一把天然的青竹劍鞘。

  這樣的話,拎在手中時,就如握著一根手杖,戰斗時,則可以第一時間拔劍出鞘,極為方便。

  并且,此竹乃靈材,對塵鋒劍也有浸潤滋養的作用。

  至于蘇奕要的其他兩棵竹子,則打算用來煉一批符箓。

  符箓、煉器、煉丹、豢獸……

  這些修行之人最經常接觸的事物,在大荒九州之地,早已形成了一個完整龐大的修煉體系。

  隨便抓一些低階修士,都能對這些知識侃侃而談。

  蘇奕在前世曾被尊稱為“萬道之師”,自然不會不懂煉符一道了。

  可惜,這里是蒼青大陸,靈氣匱乏貧瘠。

  以至于就是想要煉符,都幾乎很難找到適合的靈材。

  眼前這青玉靈竹算得上是二品靈材,勉強可以承受一些最基礎的符箓之力。

  蘇奕自不會錯過了。

  接下來,傅山先是挖了兩棵成年青玉靈竹,又刨了一顆藏于地下的竹筍,全都交給了蘇奕。

  他笑說道:“蘇先生,這青玉靈筍可是罕見玩意,靈氣濃郁,肉質鮮美,尋常時候,誰也舍不得享用了。”

  “多謝了。”

  蘇奕點頭致謝。

  傅山擺手道:“蘇先生不必客氣,若非您昨夜在龍門擂上力挽狂瀾,這靈竹島可就被落云城利劍宇這老東西奪走了。”

  很快,兩人一起重返烏篷船上,沿原路返回。

  直至抵達杏黃醫館前。

  走下馬車的蘇奕忽地說道:“傅大人,我或許用不了多久,便會離開廣陵城。”

  傅山怔了一下,旋即感慨似的說道:“傅某早有預感,以蘇先生的手段,不可能會久留在廣陵城這等小地方,卻沒想到會這么快。”

  頓了頓,他猶豫道:“傅某能知道,蘇先生打算前往何地么?”

  “云河郡城。”

  蘇奕隨口道。

  他曾在青河劍府修煉三年,對云河郡城也相對比較熟悉一些。

  而他如今已開始“煉骨”,下一步就將邁入聚氣境,也只有在云河郡城這等富庶繁華之地,才能找到能夠滿足聚氣境的修煉資源。

  傅山點了點頭,道,“那蘇先生打算何時啟程?”

  蘇奕略一思忖,道:“最多不會超過一個月。”

  他要等小姨子文靈雪回來。

  也要去鬼母嶺走一遭。

  臨離開前,傅山忽地想起一件事,道:“對了,蘇先生覺得,傅某該如何回復章遠星?”

  “傅大人覺得呢?”蘇奕反問。

  “傅某明白了。”

  傅山怔了一下,便笑起來,道,“待蘇先生離開時,傅某會親自為先生送行。”

  很快,傅山一行人便離開。

  蘇奕則走進了杏黃醫館。

  “姑爺。”

  一下子,正在醫館中忙碌的胡銓、吳廣彬等人,以及那些下人和小廝皆停下手中動作,齊齊將目光看向蘇奕。

  神色間,皆帶著敬畏和欽佩之意。

  昨晚龍門宴會上的消息,早已轟動大滄江兩岸,傳遍廣陵城中,掀起不知多少波瀾。

  誰能不清楚,拿下此次龍門大比第一名頭銜的,便是蘇奕?

  故而當看到蘇奕出現在醫館,每個人的心態、眼神都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大家各忙各的便可。”

  蘇奕吩咐了一句,便來到胡銓身邊,問道,“胡管事可知道,哪個采藥人最熟悉鬼母嶺的情況?”

  胡銓臉色微變,道:“姑爺,那鬼地方可兇險的很,尋常時候極少有人會前往那里,您這是要做甚?”

  蘇奕道:“別緊張,我只是想詢問一些和鬼母嶺有關的情況而已。”

  胡銓沉吟道:“這倒是好辦,咱們文家所雇傭的上千名采藥人中,定然有人知道這些,等我去幫您打探打探。”

  “好,此事就交給你了。”

  “姑爺放心吧,我保證今天就把這件事辦妥了!”

  胡銓拍著胸脯笑道。

  昨晚他有幸被蘇奕帶著,一起參加到龍門宴會中,所見所聞,簡直如打開了新世界大門,整個晚上都處于一種亢奮激動的情緒中。

  這樣的經歷,都足夠他吹噓一輩子了。

  蘇奕沒有再逗留,徑自離開。

  只是,當他返回杏黃小居時,卻意外發現,一道倩影立在庭院中,似已等待許久了。

  那倩影一襲雪白裙裳,發髻高挽,美眸紅唇,姿容嬌美,眉宇帶著一抹淡淡的幽憐之色,平添一份楚楚動人的風韻。

  正是南影。

  看到推門而入的蘇奕,南影驀地轉身,玉容上先是浮現驚喜之色。

  旋即,她咬了咬紅唇,神色黯然下來,美眸中涌起如水霧似的淚光,道:

  “蘇師兄,今天我就要跟隨周師叔一起離開廣陵城了。可臨走前,我還是沒忍住,想來見一見你。”

  聲音柔弱帶著一絲傷感。

  換做其他男子,看到這樣一幕美人垂淚感傷的畫面,心腸恐怕就會先柔軟一截了。

  然后,下意識就會想到,她說是忍不住來見我,難道是情難自禁的緣故?

  可蘇奕卻視若無睹,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直接質問道:“你是爬墻進來的?”

  爬……

  爬墻?

  南影那柔弱哀傷的臉龐不易察覺地僵硬了一下,氣氛也變得詭異的寂靜。

  但很快,南影就穩住了心神,幽幽輕嘆道:

  “蘇師兄,我知道那天我說的話,顯得無比刻薄和無情,可若不是因為心中還在乎著你,我怎會在那時候來找你?”

  “真正的無情,是視之如陌路人,是徹底劃清界限,而不是像我這般在時隔一年后再見到你時,沖著你大發脾氣,大聲說胡話,失去理智般宣泄內心積攢一年多的難過……”

  “這……這是因為我還在意你啊!”

  說到這,南影聲音哽咽顫抖,美眸中淚光點點,神色也變得凄涼落寞。

  “我承認,那時說的話很傷人,我也不奢求你現在便原諒我,可……你能不能給我一個補償內心愧疚的機會?我不想就這樣帶著內心的不安離開廣陵城。”

  眼見蘇奕靜默不語。

  南影驚慌似的小跑到蘇奕身前,眼神帶著哀求,“蘇師兄,你當年在青河劍府時答應過我的,無論我以后犯下多大錯誤,只要我改,你就會原諒我。你……總不會不原諒我的,對吧?”

  說著,伸手就要去抓蘇奕的衣袖。

  蘇奕退后了一步,讓她抓了個空。

  南影眼神泛起哀怨之色。

  而后,她深呼吸一口氣,從袖中拿出一個精致的玉盒,輕輕開啟。

  里邊是一塊雞腿,只是早已干癟發霉,色澤烏黑難看。

  “蘇師兄,還記得么,當年你成為外門劍首時,師門為你舉行慶功宴,在宴會結束后,你匆匆跑來找我,把這塊小心包裹在荷葉中的雞腿給了我,只因為你聽說那天我沒吃飯……”

  南影神色間浮現出追憶之色,又是甜蜜又是傷感,“那天晚上,我都歡喜得睡不著了,又哪里舍得吃掉這塊雞腿?我把它保存了下來,雖然這東西很常見,可唯獨蘇師兄送的這塊雞腿,在我心中卻有著無可割舍的重要地位。”

  以蘇奕兩世為人的心性,也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指著那雞腿,道:“這玩意,你……一直帶在身邊?”

  南影低聲喃喃道:“蘇師兄,在這件事上,我寧死也不會撒謊的……”

  蘇奕轉身就朝庭院外走去。

  這樣的反應,完全出乎南影的預料,蘇師兄不是應該把自己緊緊攬在懷中,幫自己擦拭眼淚嗎?

  猝不及防之下,她下意識問道:“蘇師兄,你去哪?”

  蘇奕佇足在庭院大門前,轉身笑吟吟道:“當然是去找倪昊,把你剛才的話一一跟他說一遍。對了,還有這個狗血的雞腿故事,相信他聽了之后,肯定會對你刮目相看。”

  南影如遭雷擊,當場傻眼。

  剛才我的表現是不是用力過猛了?

  否則,以我了解的蘇師兄那種性格,不應該不感動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