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八章 好風憑借力 送你上青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二月初三。

  龍門宴會結束的第二天晌午。

  蘇奕在城外桑樹林修煉完畢后,剛返回杏黃小居,就見城主傅山帶著一眾禁衛已等候在那。

  “蘇先生。”

  傅山笑著迎上前,抱拳道,“傅某此來,一為感謝蘇先生昨晚在龍門宴會上仗義出手,二則是來送禮的。”

  說著,他一揮手。

  三名禁衛上前,手中各托著一個玉盒,恭敬呈上。

  傅山笑著解釋道:“此乃龍門大比第一名的獎勵,總計有黃金千兩、珍珠十斛、靈藥三株、黃階頂級武學秘籍一本。”

  頓了頓,他繼續道:“傅某擅作主張,將黃金和珍珠抵算為銀票,如此也方便蘇先生隨身攜帶。”

  他指著第一個玉盒,“這其中,就裝著十八張銀票,每張面額一萬兩。”

  “第二個玉盒中,裝著三株靈藥,分別是碧葉茯苓、血玉參、青紋霜草。”

  “第三個玉盒中,是黃階頂級武學‘拈花拂云手’。”

  聽罷,蘇奕先打開第三個玉盒,將其中的秘籍拿出。

  略一翻看,不禁意外道:“這門武學,明顯只適合女子修煉。”

  傅山苦笑道:“這些獎勵皆是由落云城城主利劍宇拿出,他這么做,明顯是故意惡心人呢。若蘇先生不滿意,傅某稍后會再為您奉上一本秘籍。”

  顯然,他也早已看穿這部武學秘籍的底細。

  蘇奕渾不在意地揮揮手,道:“不必了,就這樣吧。”

  以他的眼界,哪會看得上這等低階武學了。

  “你們幾個,將禮物送進蘇先生的房間。”

  傅山吩咐了一聲,那些禁衛立刻便行動起來。

  而后,他笑著邀請蘇奕,“蘇先生,如今靈竹島已歸屬廣陵城了,暫時由我城主府掌控,傅某此次前來,也是想邀請您前往一觀。”

  蘇奕心中一動,想起這靈竹島,乃是一塊靈氣匯聚之地,蘊生有“青玉靈竹”這等寶貝。

  “何時啟程?”蘇奕問。

  傅山頓時笑起來,道:“蘇先生這邊請,我已備好車馬,咱們現在便可以過去。”

  說著,已親自在前邊帶路。

  半個時辰后。

  一眾城主府禁衛騎乘戰馬,護送載著蘇奕和傅山二人的馬車,抵達距離廣陵城三十里地的大滄江之畔。

  這里的江畔,已處于云滄山的地界,到處都是郁郁蔥蔥的古老樹木。

  走下馬車,蘇奕和傅山乘著一艘早已備好的烏篷船,朝江心的位置靠近過去。

  那里有著一座小島,如礁石般屹立江中,僅僅只三十丈范圍。

  小島上怪石嶙峋,生著一片三丈范圍的竹林,青翠欲滴,其他地方則光禿禿的,寸草不生。

  “嗯?怎會有人提前登上靈竹島?”

  遠遠地,傅山看到一艘船停靠在靈竹島旁,而在島上竹林一側,隱隱能看到兩道身影。

  傅山臉色頓時一沉。

  旁邊的扈從連忙低聲解釋道:“回稟大人,那兩人應該是從對岸落云城過來的!”

  “利劍宇這老東西,竟還敢讓人登臨靈竹島,真當我傅山不敢殺人?”

  傅山眸子中殺機一閃。

  很快,烏篷船停靠在了靈竹島前。

  也在此時,傅山看清了那兩人的模樣,眉頭不禁皺起,露出一絲驚疑之色。

  那是一名少年和一名老叟。

  少年玉袍博帶,面如冠玉,神采飛揚。

  老叟帶著黑色小圓帽,一身布袍,相貌平庸,微躬著身軀,靜靜地立在少年一尺之地。

  “聚氣境大圓滿。”

  與此同時,蘇奕目光掠過那少年,落在黑帽老叟身上,一眼就從對方的氣息中,看出了一些東西。

  武道四境,搬血、聚氣、養爐、無漏。

  能夠擁有聚氣境大圓滿境修為,證明已“煉氣化罡”,能夠凌波于水面之上,御水而行。

  在陸地上的話,一個縱躍可達十丈開外,吐氣如雷,真氣外放。

  此境,距離養爐境宗師地步,已只差一線距離!

  而這樣的角色,擱在廣陵城中絕對堪稱是頂尖級的存在。

  像城主傅山,也才不過是聚氣境后期的武道修為,比這黑帽老者差了一籌。

  但很快,蘇奕目光就移開,一個聚氣境大圓滿而已,并不值得太在意。

  趁此功夫,他開始靜靜打量這座靈竹島。

  沒多久,便暗暗點頭,此島之下,應該溝通著大滄江的水脈,不遠處便是云滄山,山水交匯,天地間的精粹皆聚于此島。

  的確稱得上是一個靈氣匯聚的福地,比自己所尋覓的那一片桑樹林都要好上一籌,也不怪會蘊生出青玉靈竹這等靈材了。

  同一時間——

  玉袍少年和黑帽老者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目光齊齊看了過來。

  “敢問可是傅山傅城主?”

  玉袍少年朗聲笑問。

  他年齡才十七八歲,但舉手投足,卻自有尊貴之氣。

  就是面對一城之主的傅山,也視如尋常。

  “正是傅某,敢問兩位是?”

  傅山目光何等老辣,一眼看出這兩人的不凡,不著痕跡地揮了揮手,讓身邊一眾扈從駐守烏篷船上。

  而他和蘇奕一起,登上了靈竹島。

  “我名章遠星,來自云河郡城章氏一族。”

  玉袍少年笑著拱手,“傅城主,我曾聽父親說起,云河郡十九城中,可堪入眼之輩屈指可數,而傅城主便是其中之一,如今一見,果然不凡。”

  云河郡,章氏一族!

  傅山瞳孔微微收縮,神色也變得鄭重許多,道:“敢問公子父親尊姓大名?”

  一直立在玉袍少年旁邊的黑帽老者淡然開口道:“我家大人乃如今章氏之主。”

  傅山心中震動,神色變得愈發莊肅,道:“原來如此,能夠被令尊大人如此評價,傅某也不免受寵若驚。”

  章遠星微微一笑,似早料到傅山會有如此反應,道:“傅城主不會怪責我不請自來吧?”

  傅山搖頭道:“豈敢。”

  章遠星點了點頭,而后目光則看向了傅山身邊的蘇奕,眉宇間泛起欣賞之色,道:

  “昨天晚上,我也在龍門宴會上,看到了蘇公子和墨天凌的那一戰,堪稱是精彩絕倫,令我也驚嘆不已。”

  頓了頓,他笑道:“不過,我也聽說了蘇公子當年的一些事情,了解到蘇公子如今在文家的處境……似乎并不好。若蘇公子想改變這種處境,我倒是可以幫你。”

  傅山心中不禁嗤笑,云河郡章氏的子弟,的確堪稱尊貴非凡。

  可他身邊的蘇奕,是連靈瑤郡主都得尊稱一聲“先生”的超然存在!

  怎可能需要別人提攜?

  蘇奕抬眼,看了看這談笑自若、自信滿滿的少年,神色平淡道:“你是否聽說過一句話,叫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黑帽老者眼神悄然閃過一絲冷芒,道:“年輕人,說話注意點分寸,小心禍從口出!”

  卻見章遠星笑著揮手,不以為然道:“熊老,莫要生氣,蘇公子快人快語,正是我所欣賞的地方。”

  頓了頓,他對蘇奕說道:“蘇公子也不必多慮,我之所以想幫你,完全是欣賞你的才干和武道造詣,像你這般俊杰,若一直留在這小小的廣陵城,無疑是明珠蒙塵!”

  蘇奕眼神古怪,他可很久很久沒聽過別人這般跟自己說話了。

  眼見蘇奕不語,章遠星卻似乎以為他在猶豫,不禁會心一笑,自信道:

  “蘇公子放心,若你愿意隨我前往云河郡城,我保證讓你在云河郡有大展鋒芒,揚名出頭之日!”

  蘇奕怔然道:“聽你的意思是……讓我追隨你身邊當扈從?”

  黑帽老者冷哼道:“在云河郡城,想要為我家少爺鞍前馬后的年輕一代俊杰,多如過江之鯽,可能夠被少爺欣賞的,卻鳳毛麟角。”

  似懷疑蘇奕沒聽懂話中意思,黑帽老者又補充道:

  “這么說吧,擱在廣陵城,奪得龍門大比第一的你,的確足以自傲。可在云河郡城,像你這般的年輕人可并不在少數!”

  最后,他唇角微翹,悠然說道:“現在,你總該清楚能夠被我家少爺欣賞,是何等一樁幸事了吧?”

  這一下,傅山的眼神也變得古怪異樣起來。

  若不是礙于對方身份,他都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不過,傅山也清楚無論是章遠星,還是這位熊老,畢竟都不清楚蘇先生的真正底細。

  否則,注定不敢這般居高臨下的去“指點”蘇先生了。

  蘇奕此時此刻也一陣無語,不知該說什么了。

  嗯,看起來,對方似乎是好意……吧?

  “你可以考慮一下,我三天后會離開廣陵城,在此之前,將你的決定告訴傅城主便可。”

  章遠星笑說道,一副風度翩翩、不屑強人所難的樣子。

  而后,他又看向傅山,道:“此地所蘊生的青玉靈竹的品階雖然很尋常,但卻堪稱稀少,我想出資購買兩棵,不知傅城主能夠割愛?”

  傅山痛快道:“章公子看中了哪兩棵,我送公子便是!”

  章遠星搖了搖頭,淡然道:“傅城主,云河郡城的人都清楚,我章遠星向來不屑占人便宜。”

  “熊老,等回城了,麻煩您拿一百棵靈石送往城主府。”

  旁邊的黑帽老者點了點頭。

  很快,章遠星親手取了兩棵青玉靈竹,便和熊老一起乘船離去。

  臨走前,這位來自云河郡城章氏的貴胄公子還不忘叮囑蘇奕,道:

  “好風憑借力,而我章遠星,可以送你上青云!”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