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五章 滿座皆驚 我獨悵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不好!”

  墨天凌心中大駭,感受到撲面的致命威脅,心中甚至生出一種即將溺死之人那種絕望之感。

  他在血腥戰場殺戮一年有余,歷經殘酷無比的磨煉。

  可還是第一次體會到什么叫生死間的大恐怖!

  那一瞬,他都有斗志崩潰,萬念俱灰之感。

  掙扎?

  抵抗?

  拼命?

  這些念頭都似被粉碎掉,腦袋空蕩蕩的。

  而在場外無數目光注視下,則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就見墨天凌如靈魂出竅,呆滯在那。

  而蘇奕那輕飄飄按下的雙手,則倏爾于虛空中一攬,偏移了位置。

  虛空一顫,音爆如沉悶之炸雷。

  整座精鐵所鑄的擂臺,都瞬間震動了一下,掀起的勁風發出尖嘯之音,吹得墨天凌長發飛揚,衣衫獵獵飄蕩。

  “這是何等武學?”

  全場一寂,廣陵城和落云城的一眾大人物都不禁倒吸涼氣。

  墨天凌所用的地煞奔雷手,是云光侯成名多年的絕技,一等一的殺人術。

  可蘇奕所用的武學,卻簡直如仙人之法!

  那一擊雖然輕飄飄,卻如大廈將傾、天穹垂地,震撼人心。

  “為什么會這樣……”

  南影攏在袖中的白皙玉手死死攥緊,手背青筋凸顯。

  她眼神直勾勾地看著擂臺上那青衫如玉,風采若神的男子,心中已是翻江倒海,涌起一股說不出道不明的怨憤。

  整個人都處于失控的邊緣。

  到了此時,誰又看不明白,蘇奕根本不止是恢復了修為,其武道造詣已強大到能夠壓制墨天凌的地步!

  這樣的事實,簡直令人驚悚。

  “你為何不一舉擊敗我?”

  此時的擂臺上,墨天凌已回過神來,他臉色蒼白,眉宇間殘留著一抹悸動,但更多的是憤怒、陰沉和不甘。

  “我說過,會給你一次出刀的機會,若現在就將你鎮壓,豈不是顯得我蘇某人言而無信?”

  蘇奕神色平淡開口。

  墨天凌愣了一下,只為給自己一個出刀的機會?

  這樣的話,深深刺激了他內心的尊嚴,臉色都變得無比難看,眸子中涌動著如燃燒般的兇厲怒火。

  “我可以認輸,但絕不接受這種侮辱!”

  冰冷的聲音中,墨天凌拔刀出鞘。

  暗紫色的刀身若一泓妖艷的水光,在夜色燈火照耀下,閃爍出血腥懾人的寒芒。

  紫血戰刀!

  云光侯親手所賜之兇兵,希冀墨天凌可憑此刀,于戰場之上屠萬敵,立不世之功。

  之前,縱然是面對文玨元,墨天凌都不屑動用此刀。

  一刀在手,墨天凌氣勢也隨之一變,霸烈如火,鋒芒如霜。

  這一幕,吸引了在場所有目光,無不憑生驚艷之感。

  “原來,他真正的底牌是刀道……”

  文玨元雙目失神,面如土色。

  咚!咚!咚!

  擂臺上,墨天凌踏步上前,每步邁出,就如鼓聲震天。

  而其手中,紫血戰刀掠空而起,帶著一掛璀璨妖異之光怒斬而下。

  血飲一刀斬!

  當年云光侯在戰場之上,憑此一刀,所向披靡,敵人無不談之色變,聞風喪膽而逃。

  而這一刀被墨天凌施展出來時,雖沒有宗師境的滔天偉力,也已有了三分神髓。

  刀鋒如電,光芒妖異,怒斬而下時,空氣發出嗤嗤爆鳴尖嘯。

  這樣一刀,也讓在場不知多少人心寒。

  卻見蘇奕卻微微皺眉,眸子深處隱有失望之色閃現。

  他輕嘆一聲,頎長的身影終于動了,衣袂飄飛中,他若驚鴻掠寒潭,縹緲絕俗之韻。

  隨著他右手指抬起,在間不容發之際,穿過重重妖異的刀影寒芒,輕輕叩擊在了墨天凌的刀身上。

  輕描淡寫。

  刺痛耳膜的碰撞聲中,就見墨天凌前沖的身影一頓,如遭雷擊,渾身肌膚都劇烈顫抖起來。

  而其右手中的紫血戰刀則發出劇烈嗡鳴,脫手而飛。

  飲血一刀斬這屬于墨天凌的壓箱底絕殺之術,就這樣被蘇奕手指輕輕一叩,分崩離析!

  紫血戰刀墜落擂臺之上,也驚醒了在場觀戰者那震駭呆滯的心神,一個個無不為之色變。

  定勝負于一指之間,可怖!

  “刀走偏鋒,重技不重勢,你路走窄了。”

  蘇奕搖頭。

  他本以為,如墨天凌這等角色,當在刀道上有所建樹。

  誰曾料,他所看到的這一刀,誤入歧路,不堪入眼。

  墨天凌怔怔,他失魂落魄,聲音苦澀道:“你用的是什么武學?”

  他很惘然,感覺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如噩夢,連對手究竟有多強大,都竟無法去感受。

  “微末小術罷了,不值一提。”

  蘇奕隨口道。

  剛才那一指,無非是他見招拆招的一擊罷了。考驗的是眼力、力量和心性,而非什么精妙武學。

  “微末小術……”

  墨天凌喃喃自語,心神頹然,道,“我輸了……”

  他眼神空洞,形容枯槁,踉蹌走下了擂臺。

  至此,云光侯義子墨天凌,敗!

  擂臺上,蘇奕背負雙手,淡淡的道:“還有誰要和蘇某一較高低?”

  滿座皆寂!

  無論是廣陵城這邊,還是落云城那邊,無人敢應答。

  從蘇奕登上擂臺,到墨天凌頹然認輸,不過片刻功夫而已,但卻顛覆了無數人的認知!

  誰能想象,當年青河劍府的棄徒,一個人人譏笑的文家贅婿,卻在時隔一年后的龍門宴會之上,獨領風騷?

  尤其蘇奕那輕描淡寫的儀態,仿佛隨手便可鎮壓墨天凌的力量,更是深深震撼了在場每個人。

  文玨元神色呆滯,如喪考妣。

  他是文家年輕一代領軍人物,是被廣陵城一致看好的爭奪龍門大比第一的武道奇才。

  在以前時,他眼中根本就沒有蘇奕,向來是無視、輕蔑的姿態。

  可在剛才,他被墨天凌一拳擊敗!

  這打擊不可謂不大,可畢竟墨天凌是曾經的青河劍府內門弟子,如今更是云光侯的義子。

  輸給這樣的對手,文玨元還能接受。

  而當看到墨天凌被蘇奕輕而易舉擊敗時,文玨元心態一下子爆炸了,整個人都陷入無邊的憤怒、惘然中,無法自拔。

  一時間,根本無法接受當年曾被他蔑視和看不起的人,就這般凌駕于自己之上!

  文少北和那些文家子弟也無不神色呆滯,徹底懵掉。

  他們這才發現,在蘇奕面前,他們何其可笑,似小丑般滑稽可笑……

  “這該死的混賬,他竟一直在蒙騙我文家!”

  文長青咬牙切齒,似終于明白過來般,臉色陰森可怖。

  李天寒的心沉重無比,他不禁自問,若自己孩子默云在此,又能否拿下蘇奕了。

  “唉!”

  周懷秋又是激動,又是懊悔,心情無比復雜。

  蘇奕的表現,帶給他難言的驚喜,可一想到當年青河劍府視蘇奕為棄徒的舉動,想到自己在得知他淪為贅婿后那疏遠的態度,心中焉能不后悔?

  唇角,只剩下苦笑。

  胡銓嘴巴張的老大,不敢置信!

  黃云沖、聶藤心潮澎湃,眼神盡是敬慕和震撼。

  南影俏臉變幻不定,心中又是怨憤,又是后悔。

  怨憤的是,蘇奕竟在跌落凡塵后,又爬上了云巔!

  后悔的是,當年得知蘇奕修為盡失的自己,似乎做的太決絕了,應該在那時候留下一線情分的,如此,她和蘇奕之間或許便有破鏡重圓的可能……

  南影沒有注意到,身旁的倪昊目光一直盯著她,臉色一點點陰沉了下去,心中,則涌起無邊的怒意。

  黃云沖和聶北虎對視一眼,皆看到對方眼神深處的震撼。

  旋即,兩人都不禁笑了。

  因為他們早有預感,蘇奕出場,必可平定乾坤。

  只是卻沒想到,蘇奕會贏得如此漂亮,令他們這等聚氣境存在,都不禁嘆為觀止。

  不過,他們皆無比肯定,歷經今日之龍門宴會,蘇奕之名,必將響徹大滄江兩岸!

  此刻的傅山,揚眉吐氣,再忍不住哈哈大笑,打破了場中的寂靜,道:“利劍宇,若再沒有人出來應戰,以后十年內,靈竹島可就歸我廣陵城了!”

  聲傳全場。

  落云城那邊,利劍宇臉上盡是陰霾,心中涌起濃濃的不甘。

  墨天凌本是他準備的一個殺手锏。

  誰曾想,卻棋差一招,反倒被廣陵城那人人忽視的文家贅婿打敗了!

  此刻再聽到那傅山的大笑,郁悶得他差點吐血。

  再看落云城其他大人物,臉色也都不好看了。

  擂臺之上。

  蘇奕負手孑然而立,神色平淡,無喜無悲。

  對于別人而言,擊敗墨天凌這樣的戰績無比耀眼。

  可在他眼中,只是出手拿下了一個小小的搬血境少年而已,又算的了什么?

  若非這次是傅山主動找上門求助,他都懶得來參加這一場宴會。

  “若靈雪在的話,和她一起泛舟大滄江之上,于夜色中看看這萬千燈火倒映水面的美景,也比參加這樣的宴會有意思。”

  “她應該已經見到她姐姐文靈昭了,就是不知道,何時才會歸來……”

  立足這十丈龍門擂之上,蘇奕眼神望著遠處江面上絢爛瑰麗的燈火,心中卻想起了清純明媚,嬌俏活潑的小姨子文靈雪。

  一時間,心神泛起一絲悵然。

ps:3連更!童鞋們看得爽,就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