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四章 蘇奕傳武 攬雀之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墨天凌不禁怔了一下。

  蘇奕此話,和他之前對文玨元所說,有異曲同工之妙。

  都很狂!

  旋即,墨天凌仰天大笑起來,道:“我在赤鱗軍中歷練一年有余,殺敵無算,更見過不知多少狂徒,可沒有一個如你蘇奕這般狂的!”

  “我倒要看看,你是否值得我出刀!”

  震天的大笑還在回蕩著。

  墨天凌已猛地出擊,其身上骨骼發出噼里啪啦如炒豆似的爆鳴,呼吸之間,血氣奔涌,澎湃如潮。

  他腳掌一踏地面,由精鐵所澆筑的擂臺都猛地一震。

  而其身影則如一道迅疾的雷霆,暴沖而出!

  尚在半空,他右手虛握,如掄起的山岳似的,狠狠朝蘇奕砸去。

  勢大力猛,霸道無邊!

  “精妙俱現,拳勁如雷鳴!這是爐火純青境的‘地煞奔雷手’!”

  傅山瞳孔一縮,脫口而出。

  這是云光侯申九嵩所掌握的絕學,號稱拳如地煞,勢若奔雷,威能莫測。

  而墨天凌竟能將此絕學臻至“爐火純青”地步,這就太可怕了!

  青河劍府中,也只有倪昊這等頂尖的內門弟子才能夠將一門武學錘煉到這等地步。

  “云光侯的地煞奔雷手!”

  “這下蘇奕怕是非被拍碎不可。”

  場中一陣驚呼,一些大人物都動容,色變不已。

  “姑爺……”

  胡銓的心都懸在嗓子眼。

  其他人等,也無不渾身發緊,墨天凌聲勢太可怕,文玨元的慘敗就是前車之鑒!

  卻見蘇奕屹立不動,直至墨天凌沖來,他右臂微微抬起。

  五指虛捏,掌化樊籠!

  一掌之間,卻仿佛能困鎖整個天地。

  他淡然出塵的氣質,也在此刻悄然一變。

  擂臺上一聲悶響。

  眾人只覺眼前一花,就見墨天凌的身影,如倒射之箭,猛地退出一丈有余,這才穩住身影。

  “怪不得敢登臺挑釁,原來你的修為已恢復了。”

  墨天凌眸中精芒閃爍,吃驚之余,也恍然明白過來。

  同一時間,場轟動,滿座嘩然。

  蘇奕!

  廣陵城人人皆知的贅婿,一個修為盡失的青河劍府棄徒,卻竟在無人知道時,恢復了修為!

  這實在太讓人震驚。

  “怎可能!?”

  南影像受到莫大刺激,俏臉大變,美眸都瞪得滾圓。

  當年,正因為蘇奕修為盡失,她才會毫不猶豫背叛,另謀出路。

  卻哪能想到,這才時隔一年時間,被她視作廢物般踹掉的蘇奕,卻竟恢復了修為。

  這讓她心態失衡,無法自控。

  “還真是出乎意料……”

  倪昊也是一驚,但相對要淡定不少。

  當年蘇奕在青河劍府時,也僅僅只是搬血境“煉筋”層次修為而已,哪怕現在恢復過來,也沒什么可在乎的。

  “這……”

  自從宴會開始,便一直陰沉著臉一語不發的文長青,此刻也不禁露出驚容,臉色變幻不定。

  這該死的混賬,隱藏的好深!

  文玨元、文少北等文家子弟,也都露出活見鬼般的表情,呆滯在那。

  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蘇奕這家伙,是何時恢復的修為?

  “哼,怪不得這般張狂,原來是修為失而復得。”

  李天寒眸光陰沉。

  一個廢物不值一曬。

  可當一個廢物成了一個有修為在身的武者,就不一樣了。

  這讓李天寒眉頭微皺,想到了其子李默云今晚將要進行的行動,沉默不語。

  “這小子可真能夠沉住氣的。”

  周懷秋露出欣慰驚喜之色,心中翻騰,忽地有些后悔在抵達廣陵城后,為何不親自去見一見蘇奕。

  難道說,正因為自己那有些疏遠的態度,讓蘇奕不愿跟自己提起他修為恢復的事情?

  想到這,周懷秋心中的喜悅消褪許多,五味雜陳。

  “原來少爺又成為武者了……”

  胡銓喜不自勝。

  在場之中、唯有傅山、黃云沖、聶北虎、聶藤、黃乾峻相對淡定一些。

  因為他們早清楚這些,并且了解的比其他人更多。

  場中沸騰,廣陵城這邊轟動不已。

  就連落云城那邊,也驚詫連連,一個被視作修為盡失的贅婿,卻上演了這樣的逆襲,這無疑很讓人意外。

  猛地,利劍宇冷哼大喝:

  “修為恢復又如何?當年他是青河劍府外門劍首時,其修為可都沒有文玨元強大!”

  一句話,壓住了場中許多議論,讓氣氛也寂靜不少。

  “對啊,文玨元都被一拳擊敗,蘇奕縱然修為恢復,又如何?”

  南影輕聲喃喃,原本失控的心緒總算平和不少。

  其他人也都反應過來,紛紛都按捺心中的情緒,將目光看向了擂臺。

  只是,面對修為恢復的蘇奕時,每個人的心態都已悄然微妙的變化。

  “這樣倒也不錯,省得打敗你時,被人恥笑我欺負的是一個沒有修為的可憐蟲。”

  墨天凌已冷靜下來,笑嘻嘻開口。

  自始至終,蘇奕神色都很平淡。

  他沒有理會墨天凌的挑釁,而是把目光看向宴會上的聶藤,道:

  “你且看好了。”

  聶藤一呆,滿臉疑惑,不明所以。

  墨天凌借此機會,已再次出擊。

  其威勢如地煞橫空,奔雷電閃,迅猛霸道,是真正的戰場廝殺之術,鐵血肅殺之氣驚人。

  文玨元呼吸一窒,他有強烈的預感,若換做是自己面對這等攻勢,不死也得重傷!

  場外眾人也都察覺到,墨天凌起了殺心,動用真正手段,不再像之前那般敷衍和保留。

  只見蘇奕身影舒展,雙手虛捏,于虛空中劃動,如若行云流水,不帶絲毫煙火氣息。

  可當墨天凌揮拳打來,那等霸道兇悍的拳勁,卻無聲無息被帶得偏移,根本無法碰觸到蘇奕的衣袂。

  最不可思議的是,蘇奕的動作并不快,就如云卷云舒,有著一種玄妙的律動感。

  “四兩撥千斤,移花接木?”

  墨天凌臉色微變,這是一種武道技巧,并不難。

  可運用在蘇奕手中,卻偏偏有一種無懈可擊、圓滿無漏的神韻。

  墨天凌眸中兇芒閃動,揮拳殺伐。

  他為了磨煉地煞奔雷手,在赤鱗軍中征戰一年有余,在血腥戰場殺死過不知多少兇橫對手,才終于將這門武學浸淫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此刻力爆發,力如虎豹,拳如雷霆,直似一個人形兇器,氣勢迫人之極。

  可讓墨天凌色變的是——

  接下來他每一次進攻,皆被蘇奕輕而易舉地帶偏,那感覺讓他又是驚怒又是憋悶。

  在眾人眼中,墨天凌就如狂風暴雨,自四面八方沖向蘇奕。

  而蘇奕則如一塊磐石,任憑八風襲來,巋然不動,連衣袂都沒有被碰到。

  這一幕幕,引得場側目。

  一些大人物都為之震驚,面露不可思議之色。

  唯有聶北虎和聶藤父子最為激動。

  他們看到,蘇奕此刻所施展的,赫然是他們父子所擅長的武學“攬雀手”!

  只不過,由他們施展的攬雀手,掌力拍出,如無形的困籠,僅僅只能讓鳥雀不得飛。

  聶北虎在此武學浸淫多年,出手時,可困得一群鳥雀無法逃出其掌力所覆蓋之地,端的是精妙絕倫。

  可是和蘇奕一比,他才發現,完就是小巫見大巫。

  在蘇奕手中,這門武學爆發出超乎想象的威能。

  仿似仙人演武。

  視眾生為雀,攬天地為籠!

  聶藤都已看呆了,心神癡迷,震撼連連。

  他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多年修煉的武學,竟可以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威能!

  他不敢分心,屏息凝神,認真觀摩。

  “老聶家的兒子總算得到了蘇先生的垂青,難得!”

  傅山暗自感嘆。

  他豈會不知道,蘇奕這是在借此對決,親自指點聶藤有關攬雀手的奧妙?

  黃云沖神色也變得異樣,和傅山異樣,識破了蘇奕的用心。

  這就叫造化!

  同一時間,場中所有人都看出,墨天凌處境不妙。

  在蘇奕手底下,他就如一個困獸,隨著蘇奕掌力每一次拍出,仿似一重重無形牢籠,將他的身影覆蓋其中,任憑橫沖直撞,都無法脫困。

  那不可思議的一幕幕,引起了場中不知多少震撼的驚呼聲。

  之前大多數人還都認定,哪怕蘇奕恢復了修為,也注定遠遠不是墨天凌這等兇狂之輩的對手。

  可現在,每個人都動搖了。

  尤其是南影、倪昊、文玨元、文少北這些人,一個個心情大起大落,臉色也是不斷變幻,煞是精彩。

  一個曾被他們貶低、輕蔑、無視、看不起的角色,卻在此刻顯露出讓他們都無法想象的戰力,一時間,他們怎可能接受得了?

  “破!”

  擂臺上,臉色已陰沉凝重之極的墨天凌猛地狂吼一聲,渾身力量如決堤洪水般涌入右拳之中,猛地打出。

  這一拳,快若閃電,如雷霆咆哮,撕裂空氣,將一位搬血境頂尖高手的力量演繹的淋漓盡致。

  “也罷,便讓你見識見識,何謂真正的武學!”

  蘇奕輕嘆,雙手在虛空輕輕一按。

  這一按,看似輕飄飄渾然無力。

  但墨天凌卻大驚失色,只覺蘇奕雙手之間,如抱著一座牢籠,挾茫茫厚重的天地之勢壓迫而下。

  面對這天地之囚籠,他自身則顯得那般渺小、無力。

  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