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三章 誰是蘇先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周懷秋眸子精芒暴涌。

  一個棄徒,竟敢在此刻耀武揚威,譏諷青河劍府,何其猖獗!

  倪昊和南影臉色也有些難看起來。

  墨天凌一句話,等若也把他們諷刺了。

  場中大人物們也一陣陣騷動。

  在云河郡,青河劍府名震十九城,勢力龐大。

  墨天凌卻當著所有人面出言諷刺,這讓人如何不吃驚?

  驀地,遠處的落云城城主利劍宇朗聲笑道:

  “天凌這孩子年輕氣盛,說話沒分寸,還請周兄莫怪。”

  頓了頓,他眸子泛起異色,繼續道:“實不相瞞,天凌自從當年加入赤鱗軍后,便屢次立下赫赫軍功。”

  “正是他這桀驁不馴的脾氣,反而得到了‘云光侯’欣賞,已經把天凌收為義子!”

  此言一出,滿場皆驚。

  云光侯,申九嵩!

  大周朝近百年來,共冊封外姓王侯二十七人。

  其中有外姓王九位、外姓諸侯十八位,被稱作“九王十八侯”。

  這些大人物,無一不是叱咤一方疆域的霸主人物,各擁有重兵,鎮守一方,權柄赫赫。

  其中,云光侯申九嵩和其掌控的赤鱗軍,便鎮守在云河郡所在的袞州境內!

  申九嵩不止權柄極重,自身還是一位養爐境宗師。

  其麾下赤鱗軍更有著“八千鐵騎震山河,赤鱗飛甲耀八荒”的美譽。

  與之對比,青河劍府僅僅只是云河郡一方武道勢力罷了,遠無法去和手握重兵的赤鱗軍相比。

  而墨天凌竟然有幸被申九嵩收為義子,這簡直就是一步登天,身份和地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眾人這才終于明白,墨天凌敢于諷刺青河劍府的底氣從何而來,一時間心情都很復雜。

  就是周懷秋眉宇間也浮現凝色,沉默不語。

  云光侯!

  這等權柄滔天的大人物,的確不是青河劍府敢輕易得罪的。

  倪昊眉頭皺起,神色明滅不定。

  南影美眸盯著遠處擂臺上的墨天凌,陷入思忖中。

  至于文玨元,早已認輸退出擂臺。

  之前的他還風光無二,萬眾矚目。

  可現在,他只是一個失敗者,只能自己去品嘗那從高處跌落谷底的苦澀。

  “還有誰要來玩玩?”

  墨天凌懶洋洋開口,他享受著眾人那驚詫中帶著忌憚的目光注視,臉上寫滿了玩世不恭。

  場中雖有不少打算參加龍門大比的年輕人,可此時卻無人敢開口。

  且不提墨天凌的身份,就說他一拳擊敗文玨元的神威,已經深深震撼住他們,誰還敢上去找虐?

  一時間,場中眾人面面相覷,氣氛寂靜壓抑。

  見此,落云城主利劍宇發出豪邁的笑聲,“傅兄,既無人挑戰,這次龍門大比第一名的頭銜,可就歸我們落云城了!”

  落云城那邊的人們,也都亢奮喜悅不已。

  反觀廣陵城這邊,不少人則如霜打茄子似的,垂頭喪氣。

  “且慢!”

  便在此時,在無數人疑惑的目光注視下,城主傅山長身而起。

  他深呼吸一口氣,眸光環顧四周,神色莊肅道:“迫不得已,還請蘇先生助廣陵城一臂之力!”

  此話一出,全場轟動,無不嘩然。

  這才意識到,原來此次龍門宴會,傅山另有底牌!

  只是……

  誰是蘇先生?

  廣陵城何時有了這樣一位被城主傅山器重的人物?

  所有人疑惑,目光四處尋找。

  “蘇先生?哪個蘇先生?”

  落云城主利劍宇心中一突,冷聲問出來,“我怎地從不曾聽過這個名號?”

  便在這滿座驚疑中,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傅大人有請,我自不會袖手旁觀。”

  就見不遠處的人群中一陣騷動。

  瞬間,整個宴會場地所有的目光都看了過來,落在那聲音傳出的地方。

  那人青衫如玉,身影瘦削頎長。

  正是蘇奕。

  “姑爺,您這是……”

  胡銓滿臉錯愕,眼珠瞪大。

  他一直跟在蘇奕身邊,自然聽得最清楚,那聲音就是由蘇奕發出!

  “蘇奕,傅大人可不是在叫你,你瞎答應什么呢,非要找死,也不要牽連我們文家!”

  文少北也在附近,見此不禁厲聲斥責。

  這可是龍門宴會!

  沒看廣陵城那么多大人物都沒一個人敢出聲,你蘇奕一個修為盡失的廢物卻站出來,簡直是喪心病狂!

  尤其是,此刻全場目光全都看了過來,讓得站在蘇奕身邊的眾人都齊齊色變,渾身不自在,唯恐被誤會般,紛紛避開。

  胡銓雖沒有避開,但雙腿已經開始打哆嗦了,渾身直冒冷汗。

  被那么多大人物目光掃視,那滋味簡直太嚇人了。

  唯有蘇奕很平靜,雖被無數目光注視,卻淡然如舊。

  “別怕,你且在此等著便是。”

  蘇奕拍了拍胡銓的肩膀,以示安慰。

  說完,在無數錯愕、驚疑、難以置信目光的注視下,蘇奕負手于背,悠然邁步,朝擂臺走去。

  “這家伙自己找死,誰也別管他,記住,我們文家根本沒他這號人!”

  文少北臉色難看,咬牙吩咐。

  蘇奕一路所過,前面的人群如潮水般朝兩側避開。

  大家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誰能不認得蘇奕這個在廣陵城中鼎鼎大名的贅婿?

  誰又不知道他修為早已失去?

  可偏偏地,蘇奕卻在此刻站出來了!

  “蘇師兄他……他是瘋了嗎?”

  南影俏臉上一片錯愕,輕掩紅唇,啼笑皆非。

  倪昊也愣了一下,旋即搖頭不已,“嘩眾取寵,小丑般的行徑。”

  “蘇奕……”

  文玨元臉色陰沉如水,他剛被擊敗,早已丟盡顏面,心中本就不是滋味。

  現在看到蘇奕不自量力地站出來,恨得他殺人的心都有了,這混賬還嫌文家不夠丟人?!

  與此同時,李天寒等一些不明狀況的廣陵城大人物,也都皺起眉頭。

  不過,他們心中雖感到疑惑,卻忍著沒有說什么。

  眼見蘇奕從遠處走來,周懷秋終于敢確認是他所認識的蘇奕般,忍不住道:“蘇奕,你這是作甚?”

  蘇奕頓了頓足,隨口道:“自然是參加龍門大比。”

  周懷秋心中雖愈發疑惑,卻敏銳察覺到有些古怪,不再多言。

  他倒要看看,蘇奕究竟想要做什么。

  就在這滿是疑惑、不解的目光中,蘇奕已施施然走上了擂臺,一下子成了最受爭議的焦點人物。

  “怎么是那文家的女婿?”

  “他修為早不是廢了?”

  “胡鬧!我們廣陵城無人了嗎,怎會眼睜睜看著這樣一個廢物登臺,這是打算讓我們廣陵城所有人都丟臉嗎?”

  無數嘩然聲如炸鍋般響起。

  大滄江面上,遠遠觀望的人們都急眼了,不少人都罵罵咧咧地大叫出聲。

  墨天凌早已注意到蘇奕,當看到他竟然真的登上擂臺后,不禁微微皺眉。

  “蘇奕,你當年修為盡失,成了青河劍府的棄徒,說起來和我的遭遇也有些相似,我也不為難你,快走吧。”

  墨天凌輕嘆一聲,揮了揮手,眼神盡是憐憫。

  他自然也知道知道蘇奕當年的悲慘經歷,對蘇奕此刻的舉動又感到好笑,又有些同情。

  不等蘇奕開口,一道透著嘲諷的大笑響徹全場:

  “傅山,這就是你口中的蘇先生?”

  落云城城主利劍宇大笑開口了,“我還當是何方神圣,原來是文家的那個贅婿!哈哈哈哈……”

  緊跟著,落云城那邊的大人物們也都笑了。

  一個修為盡失的廢物,卻被傅山稱作蘇先生,這本身就像個荒謬之極的笑話。

  廣陵城許多人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心中愈發惱怒蘇奕了,若目光能殺人,蘇奕早已被殺死不知多少次。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就見傅山神色鄭重道:

  “蘇先生之風采,豈是你利劍宇可詆毀的?再敢大放厥詞,休怪傅某徹底翻臉!”

  全場一寂。

  除了黃云沖、聶北虎等寥寥數人之外,其他人幾乎全都愣住了。

  “這蘇奕,居然真的是傅山大人口中的蘇先生?”

  場中眾人瞠目結舌,都懷疑自己聽錯了。

  周懷秋哪怕有幾十年的養氣功夫,也不禁被有些懵,什么情況?

  傅山堂堂城主,怎會如此尊重蘇奕這樣一個少年?

  倪昊和南影對視一眼,也都一陣錯愕,蘇先生?這家伙真的就是傅山口中的蘇先生?

  文玨元、文少北那些文家人,更是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他們可最了解蘇奕的底細,可眼前發生的一切,卻令他們一時都反應不過來。

  “瞧瞧這些家伙的樣子!”

  黃乾峻心中冷笑。

  蘇奕意外出現,讓他也驚喜無比,心潮澎湃,充滿期待。

  “好,我倒要看看,這位蘇先生有多大能耐了!”

  遠處,落云城主利劍宇冷笑。

  這時候,誰都察覺到,局勢變得有些古怪,傅山似乎對蘇奕充滿信心,這可太反常了!

  “蘇先生?呵呵。”

  擂臺上,墨天凌都不禁怔了怔,旋即嗤笑出聲,眼神泛起冰冷兇厲之色,“我可不管你是什么蘇先生,你確定不自己離開?”

  他氣勢驟然變得懾人無比,渾身鐵血肅殺之氣涌動。

  蘇奕打量了他一眼,淡然道:“我會留給你一個拔刀的機會,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話語隨意,卻差點驚掉所有人下巴。

  此語,何其之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