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一章 眾人觀戰事 我獨賞漁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落云城,彭千秋!

    場中一陣騷動,認出那第一個登上擂臺的男子,乃是落云城年輕一打的一位俊杰,搬血境煉筋層次修為。

    很快,廣陵城這邊便走出一個名叫吳狀黑衣少年,登上了擂臺。

    兩者略一寒暄,便直接動手,上演了一場激烈角逐。

    時不時地,場外會爆發一陣呼聲。

    場中氣氛,就此變得熱烈起來。

    席位上的那些大人物們彼此交談,隨意點評,相對要淡定許多。

    誰都知道,這僅僅只是開始。

    立在人群中的蘇奕僅僅只看了片刻,就暗自搖頭。

    對他而言,這樣的切磋比武,未免太無聊,完全沒什么看頭。

    他目光挪移,看向遠處江面。

    相較而言,夜色下的大滄江,倒是美輪美奐。

    燈火幢幢,千帆漂浮,每一艘船上,皆有身影翹首觀望,或交頭接耳議論,或把酒言歡,或大聲助威吶喊……

    甚至在一些青樓花船上,還有絲竹之音傳出,有曼妙的歌姬起舞助興。

    而在大江兩岸,尋常百姓雖看不到龍門大比的景象,但只遠遠聽著,就令他們激動不已。

    人嘛,無非是看個熱鬧。

    至于誰家輸贏,只有關心的人才在乎。

    人世眾生相,就在這萬千燈火光影中一一呈現,甚是有意思。

    就這般靜靜欣賞著這一切,蘇奕倒也并不覺得無聊了。

    擂臺上,一場又一場比武上演,參與者皆是來自兩座城池的年輕人,不超過十八歲,修為清一色在搬血境層次。

    在比武中,各有輸贏。

    按照規矩,當再無人敢上臺挑戰時,守擂者便是此次龍門大比的第一名。

    大概是半刻鐘后。

    聶北虎之子聶藤登上了擂臺,這倒是引起了蘇奕一絲興趣,將目光看了過去。

    聶藤英武神勇,氣質沉凝,本就是松云劍府的風云人物,隨著他出場,引起了不少轟動。

    連一些大人物都停止交談,看了過去。

    聶藤倒也不負眾望,展露出遠超同齡人的雄厚修為,難得的是戰斗經驗也極其老辣豐富。

    接下來的時間中,足足連勝十三場!

    這是龍門大比開始以來,最好的成績。

    場外觀戰者也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熱情,為之喝彩不已。

    按照規矩,只要聶藤再贏兩場,便可以走下擂臺休息,等什么時候體力恢復,可以再上臺參戰。

    可在第十四場時,聶藤遇到了勁敵,最終惜敗。

    不少人為之惋惜,但沒人去嘲笑。

    因為能夠在龍門大比中獲得十三連勝的佳績,在年輕一代中已堪稱耀眼之極。

    “心性不錯,戰斗經驗也可以,明顯曾經歷過殘酷的廝殺磨煉,可惜,就是修煉的功法和武學有些粗鄙……”

    蘇奕將這一切看在眼底,對聶藤的修行底細已了然于心。

    就在他思忖時,黃乾峻竟已走上了擂臺!

    “這小子可有些沉不住氣,心性還是欠缺磨煉。”

    蘇奕挑眉。

    不過,當看到黃乾峻以摧枯拉朽般的手段,輕易擊敗對手時,場中卻是掀起莫大的轟動,氣氛沸騰。

    因為他所擊敗的對手,正是剛才擊敗聶藤的那人!如此對比,反倒映襯得聶藤遜色了一些,遠不如黃乾峻了。

    而讓人們驚嘆的是,誰也沒想到,黃乾峻這紈绔惡少,竟還有這般強橫的戰力,這讓一些大人物都頓感意外,刷新了認知。

    “黃兄,你家這小子了不得啊!”

    “沒想到,確實沒想到,果然是虎父無犬子。”

    ……附近一些大人物紛紛贊嘆,黃云沖滿面紅光,心中也自豪不已。

    他哪會不會知道,自己兒子以前的名聲有多壞?

    可現在,誰還敢小覷之?

    “這可多虧了蘇公子教導有方。”

    黃云沖暗自感慨,一想到蘇奕,他心中就止不住地生出敬仰之意。

    “吾兒感受如何?”

    聶北虎看著擂臺上意氣風發的黃乾峻,在看著身邊落敗而歸的聶藤,心中無比復雜。

    他哪會不清楚,黃乾峻能有這般脫胎換骨的變化,完全是拜蘇奕所賜?

    若是兒子聽從自己的安排,跟在蘇奕身邊做事,在修煉一道上獲得的好處,豈可能弱于黃乾峻了?

    越這般想,聶北虎心中越不是滋味。

    “父親,我并不感到沮喪。”

    聶藤神色平靜,冷靜道,“一次落敗而已,還打擊不到我,反倒是讓我從這次落敗中,看到了自身的一些不足,只要改正,必能在武道上更進一步。”

    聶北虎怔了怔,心中復雜的情緒頓時消散,欣慰道:“勝不驕敗不餒,吾兒有此心智,必有成器之日。”

    猛地,擂臺上響起黃乾峻的大喝:

    “文玨元,敢不敢此刻上臺一戰!”

    隨著這句話傳出,滿場熱鬧的氣氛驟然一靜,所有人都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連那些大人物們都驚到。

    文玨元!

    這可是要去爭取龍門大比第一名的耀眼人物,被廣陵城所有人一致看好。

    連落云城那些年輕一代的人物,都視文玨元為頭號大敵!

    誰能想到,黃乾峻會在這時候,主動去挑戰文玨元?

    緊跟著,全場嘩然聲四起。

    “黃兄,什么時候,你家這小子的膽魄變得這么大了?”

    李天寒禁不住笑起來,話語帶著一絲譏嘲。

    “這才是少年人該有的血性。”黃云沖毫不生氣,悠然開口。

    城主傅山笑著開口:“這小子的確血氣十足,膽魄過人,縱然敗了,也值得稱道。”

    “的確不錯。”

    周懷秋點了點頭。

    “諸位別夸這小子,他啊就是個混不吝。”

    黃云沖笑著擺手,周懷秋那寥寥四字評價,令他心中一陣舒暢。

    畢竟,這是來自青河劍府內門長老的認可!

    “呵。”

    李天寒冷笑不語。

    至于文長青,自始至終都有些心不在焉。

    他剛經歷喪子之痛,整個人性情大變,從入座開始就陰沉著臉,不言不語,不吃不喝。

    “這黃乾峻,簡直是得意便猖狂!”

    “待會我非看看他是如何落敗的。”

    而不遠處,看到黃乾峻要挑戰文玨元,那些文家子弟皆冷笑起來。

    尤其是文少北,更是面露興奮,咬牙道,“這紈绔自己找虐,怪得了誰?”

    很快,在無數目光關注下,文玨元走上了擂臺。

    他白衣勝雪,身影軒昂,腰挎長劍,甫一出現,場外就響起一陣歡呼,一些妙齡少女更是發出亢奮的尖叫。

    不得不說,文玨元的人氣極高,一舉一動,都受到無數關注。

    “你倒是沒讓我看輕你。”

    擂臺上,文玨元冷冷開口。

    他也沒想到,黃乾峻敢于主動挑戰。

    “少他媽廢話!”

    話音還未落下,黃乾峻已悍然出擊。

    氣勢如雄渾大山橫移,霸道無匹。

    而他手中,則施展出形意六合拳,每一拳打出,手、肘、腰、胯皆隨之而動,軀體就如擰成一根繩,讓得那等拳勁也充滿爆炸般的威猛之勢。

    一呼一吸,動靜結合,勢如神人擂大鼓,驚天動地!

    “咦!”

    不少大人物瞳孔微瞇,敏銳察覺到,黃乾峻施展的拳法不一般,有著一股攝人心魄的勢。

    “這紈绔的變化怎會這般大……”

    李天寒眉頭皺起。

    可當文玨元一出手,眾人眼前又是一亮。

    就見——

    他身影飄然,揮掌指間,就破開黃乾峻的拳勁,顯得輕松自在,游刃有余。

    并且在接下來的戰斗中,文玨元步步上前,掌風如狂風暴雨,攻勢密集迅猛,飄逸中有著一股凌厲之勢。

    很快,黃乾峻就變得被動,只能苦苦支撐,只能等著對手力竭露出破綻,再找到機會反擊。

    場外已是驚呼不斷,嘩然四起。

    這一場戰斗,無疑要更精彩、更激烈!

    無論是黃乾峻,還是文玨元,所展現出的武道底蘊,讓那些大人物都側目不已。

    文玨元的強大,本就在眾人意料中。

    唯獨沒料到的是,黃乾峻竟能夠在文玨元的攻勢之下支撐下來!

    這太讓人意外。

    “以這趨勢下去,黃乾峻必輸。”

    蘇奕一直在觀戰,當看到這,心中已有了答案。

    黃乾峻進步雖大,可是和文玨元比起來,終究是差了一個層次,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彌補。

    不過,以后黃乾峻只要不懈怠,注定可以超越文玨元。

    果然,很快勝負分出。

    黃乾峻敗了!

    雖然他一直苦苦支撐,希望能抓住一絲破綻進行反擊,可惜,文玨元根本不給他機會。

    這位受盡矚目的文家年輕一代領軍人物,展現出同齡人中無比可怕的戰力,最終憑借一記劈掛掌,破開黃乾峻防守,拍在其胸膛上。

    砰!

    黃乾峻踉蹌倒地,欲要掙扎起身,卻已是站不起來。

    這時人們才看到,他的胸口衣襟碎裂,肌膚印著一個凹陷的掌印!

    不少年輕一代的俊杰都倒吸涼氣,背脊生寒。

    文玨元展露出的力量,無疑太強橫了!

    城中僅僅寂靜了一瞬,便猛地爆發出震天般的歡呼,為獲勝的文玨元喝彩,一些大人物也不禁撫掌贊嘆。

    而文家那些大人物和年輕人們,無不為此喜笑顏開。

    文玨元獲勝,讓他們也臉上有光,與有榮焉。

    這一刻的文玨元,無疑成了萬眾矚目的焦點,白衣勝雪,風[]光無二。

    ps:晚上有加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