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七章 黃氏之贈 武學四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兩人是黃云沖、黃乾峻父子。

  蘇奕怔了怔,心中已明白過來。

  果然,就見黃云沖匆匆上前,神色激動道:

  “黃某昨日得知蘇公子賜我兒玄妙秘法,內心著實受寵若驚,今日特意前來拜謝公子!”

  說著,他躬身便拜,莊肅認真。

  蘇奕坦然受之。

  昨天他臨時所創的吐納法雖說談不上高深,但對修煉形意六合拳的黃家而言,也已堪稱一樁莫大造化!

  黃云沖顯然很清楚這門吐納法對他們黃家意味著什么。

  他若不來表達謝意,反倒不正常。

  “只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若無其他事情,黃族長還請自便。”

  說著,蘇奕已走進桑樹林,演練松鶴鍛體術。

  這態度雖略顯冷淡,可黃云沖卻根本不在意。

  昨天當從兒子黃乾峻口中得知蘇奕所傳那一門呼吸法,他當場失態連連,激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直至冷靜后,他的出一個結論——

  憑此呼吸法,將會讓他們黃家進一步崛起,邁上一個新臺階!

  這在以前,是黃云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道不可輕傳,法不可輕授。

  在大周朝,一門厲害的呼吸法,足以改變一個宗族的命運!

  “孩子,記住我昨天的叮囑,要好好努力,莫要辜負蘇公子的栽培。”

  黃云沖深呼吸一口氣,拍了拍黃乾峻的肩膀。

  而后,他又遙遙朝正在演武的蘇奕拱了拱手,便悄然離去。

  “昨天的叮囑……”

  黃乾峻情不自禁想起昨日在家中,父親在祖祠列祖列宗的牌位前,鄭重嚴肅說的那番話:

  “孩子,你還年輕,不懂這門秘法的意義,我可以直白告訴你,憑此秘法,我們黃家世世代代都得感念蘇公子的恩情!”

  這是黃乾峻第一次見到父親那般莊重。

  也是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僅僅跟隨在蘇奕身邊當手下而已,卻不經意間,竟然帶給宗族一場改變命運的契機!

  “這就叫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黃乾峻目光看向遠處演武的蘇奕,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崇慕和敬畏。

  蘇哥,真乃神人也!

  直至修煉完畢,蘇奕走來時,就見黃乾峻早已準備好了熱騰騰的早餐和酒水。

  “咦,今日的骨湯用了靈藥?”

  蘇奕鼻子微微一動,嗅出一些不一樣的味道。

  “蘇哥,我父親說了,在以后這些天,會讓宗族的管事每日為您熬制一株靈藥。”

  黃乾峻說著,又拿出一個錦囊,雙手遞過去,“這里還有五十塊靈石,是我們黃家的一些心意,還望蘇哥務必收下,否則,父親就會不讓我再踏入黃家的大門……”

  每天一株靈藥,七天也就是七株。

  再加上五十塊靈石……黃家這是下血本了啊!

  蘇奕都不禁訝然。

  靈藥之珍稀、價格之昂貴自不必多言。

  而靈石這等寶物,更是罕見之極,市面上根本見不到,遠不是多少金錢就能夠買到的。

  據蘇奕所知,廣陵城三大家族中,每個家族所儲藏的靈石數量,皆不會超過一百之數。

  可現在,黃家一下子就拿出了五十塊來贈送自己!

  “這黃云沖倒也聰明,知道一門呼吸法的價值,要遠在這些寶物之上。”

  蘇奕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席地而坐,飲酒吃喝。

  黃乾峻則來到林中空地,修煉形意六合拳。

  直至他演練結束后,蘇奕指點了他一些不足,便揚長而去。

  杏黃小居。

  “有了這些靈石,暫時就不必再籌謀著千萬云滄山采藥了。”

  坐在房間中,蘇奕將錦囊中的靈石傾倒書桌上,一顆顆靈石光澤晶瑩,剔透明凈,彌散出陣陣靈性波動。

  雖然都是最低等的一階靈石,可在這靈氣貧瘠的大周朝,已很難得了。

  “不錯,有了這些靈石,不用半個月,我便能把煉筋層次錘煉到圓滿地步!”

  蘇奕唇角微微泛起一抹笑意。

  一天又一天過去。

  蘇奕的生活平靜而充實,沒有再發生什么波折。

  修煉之余,他偶爾會去杏黃醫館坐診、查賬和收款。

  也會在夜深人靜時,把清麗呆憨的女鬼傾綰叫出來,指點一下她的修行。

  興起時,還會陪她聊一聊。

  可惜的是,這少女依舊改變不了面對自己時那怯生生的畏懼模樣。

  這讓蘇奕很是無語。

  連說話都這般害怕自己,若碰她一下,還不知會把她嚇成什么樣子。

  這樣下去,以后還如何在一起雙修?

  畢竟,雙修可不是鬧著玩的,需要做的事太多了,難免會有一些身體和靈魂上的碰觸。

  一旦出什么差錯,那就成一樁禍事了。

  當然,現在談雙修,還很遙遠,對蘇奕而言,以后有的是時間把傾綰調教得不再害怕自己。

  夜深無人時,傾綰偶爾會坐在老槐樹上吟唱一些古老的歌謠,聲音空靈縹緲,婉轉美妙。

  不得不說,傾綰的確是個多才多藝的女鬼。

  在這期間,聶藤也曾來過兩次,向蘇奕稟報了一些事情。

  比如廣陵城內所有地方,都被徹底排查一遍,共發現七處豢養鬼尸蟲的地方,都已經被清理一空,再無隱患。

  對此,蘇奕不禁有些奇怪,既然吳若秋是奉師門之命豢養鬼尸蟲,為何他和鬼尸蟲全都被滅掉后,他的師門卻不曾派人來查探?

  最終,蘇奕推測出兩種可能。

  第一種是,陰煞門或許已了解到吳若秋出事的消息,正在暗中查探事情的來龍去脈。

  第二種則是,陰煞門還不知道這些情況,故而還沒有反應過來。

  不管是哪種可能,蘇奕很清楚,陰煞門中的邪修決不會就這般善罷甘休。

  當然,這點潛在的危險,根本不放在蘇奕身上。

  一個用女子天葵之血煉劍的下三濫門派,能有什么出息了?

  而隨著時間推移,距離龍門宴會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大滄江之上,舟船稠密,影影綽綽,來自廣陵城和對岸落云城的能工巧匠,正在抓緊時間鋪設宴會場地。

  而關于此次龍門宴會的討論,儼然成了兩座城池中最熱門的話題。

  連城中尋常百姓都無比期待。

  因為龍門宴會是在夜晚開始,到那時,大滄江上燈火點點,如一掛火焰星河墜落凡塵。

  到那時,夜色空曠如墨,江河璀璨如畫,是一等一的奇觀風景。

  這天清晨,城外桑林地。

  “蘇哥,我已經開始煉筋了!”

  黃乾峻很興奮,似等待著被老師夸贊的學生般。

  蘇奕卻只點了點頭,隨口道:“有我指點,再加上黃家為你提供的靈藥,若再無法辦到這一步,再修煉下去也沒有意義。”

  黃乾峻頓時尷尬,心中的興奮消褪。

  蘇奕想了想,又補充道:“不過,以你如今的武學造詣,馬馬虎虎算是登堂入室了,在參加龍門宴會時,或許依舊不是文玨元的對手,但起碼不會輸得太難看。”

  修煉武學,是一個由淺入深的過程。

  任何一門武學,論其造詣,皆可分作初窺門徑、登堂入室、爐火純青、登峰造極四個層次。

  初窺門徑,就是能夠把一門武學招式完整地演繹出來。

  尋常武者煉到這一步,并不算困難。

  登堂入室,則是能夠體會到其中的精妙之處,細致入微地發揮出每一招式的威能。

  爐火純青則更進一步,是把一門武學勘破參透,心隨意動,每一次出手,皆能發揮出至強之力。

  至于登峰造極,就是把一門武學修煉到可以觸類旁通,舉一反三的地步,融入了自己的心得和體會,能夠讓這門武學爆發出空前的威能。

  當把一門武學煉到“登峰造極”地步,就會擁有一股屬于自己的“勢”!

  像劍勢、刀勢、拳勢等等。

  不過,一般的黃階武學,本就蘊含的玄妙極少。

  別說修煉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就是修煉到爐火純青地步,都極其之難。

  像黃家原本的形意六合拳,其潛力也就在“爐火純青”地步。

  不過,經過蘇奕的指點和補充,再加上他所傳授的吐納法,已經讓這門拳法發生質的蛻變。

  只要黃乾峻持續修煉下去,早晚有“登峰造極”的時候!

  “蘇哥,龍門宴會再有三天就要拉開帷幕了,您到時候是否會前往?”

  黃乾峻忍不住問道。

  “到時候看情況吧。”

  蘇奕隨口道。

  他前世參加過不知多少足以驚動諸天的“論道法會”,有資格參與的,哪個不是叱咤天下的大佬級人物?

  對于像龍門宴會這樣的小場面,是真提不起興趣參與。

  黃乾峻有些失望。

  他還想著若蘇奕參加的話,怕是能輕輕松松就將第一名拿下了!

  那樣的情景,想一想都讓人熱血澎湃。

  “蘇哥,我聽說到時候青河劍府內門長老周懷秋也會參與,到時候誰若表現出色,會直接被選錄為青河劍府傳人。”

  黃乾峻忽地想起一件事,憧憬道,“所以,我打算這一次要好好表現一下,哪怕遠遠無法成為第一,可萬一被周懷秋前輩看中,我就能一步登天了!”

  “周懷秋……”

  聽到這個熟悉的故人名字,蘇奕怔了怔,心中涌起點點滴滴的往事記憶。

  半響后。

  他瞥了黃乾峻一眼,搖頭哂笑,“你就這點志向?也太沒出息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