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二章 陰煞之劫 大快哉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黃家。

  宗族大殿中,只有黃云沖和黃乾峻父子二人。

  當黃乾峻把今日發生的事情一一說完,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黃云沖沉默了許久,忽地大笑起來。

  笑聲透著發自內心的欣慰和高興,久久回蕩大殿中。

  黃乾峻頓時輕松不少,這才敢問道:“父親,您也覺得我沒做錯么?”

  黃云沖走上前,狠狠一掌拍在黃乾峻肩膀上,笑道:

  “何止沒做錯,簡直做得不能更漂亮!你小子有此氣魄,讓我都意外!”

  黃乾峻揉著發疼的肩膀,齜牙咧嘴笑起來,“父親,您還別說,跟著蘇哥這兩天,我的確學到了不少東西,感覺以前那些日子,完全就是白活了。”

  “這就叫跟對了人。”

  黃云沖不禁唏噓,“似蘇奕這般人物,恰似錐入囊中,早晚有脫穎而出,一飛沖天之時。而你追隨在其身邊做事,當可稱作是‘從龍之臣’!”

  黃乾峻訕訕道:“父親,我可沒想那么多,只是感覺跟在蘇哥身邊,常有大開眼界之感。”

  黃云沖笑呵呵道:“孩子,你有這樣的心態最好,若一味阿諛奉承,反倒會被看不起,也輕賤了自己。唯有待之以誠,方是正道!”

  由不得他不高興。

  身為黃氏族長,他焉會不明白蘇奕人脈之深厚,手段之超絕?

  醫道上,令名醫吳廣彬嘆為觀止。

  鑄劍上,令大師王天陽尊其為“師”。

  甚至,還懂得抓鬼滅邪之道!

  再加上背后還站著傅山、靈瑤郡主這等大人物……

  這樣的蘇奕,就像一條潛龍!

  兒子黃乾峻能為其做事,已稱得上僥天之幸。

  “殺死文解元的事情,你不必擔心,有聶北虎出面,再加上傅大人在,文長青根本查不到蘇奕頭上。”

  黃云沖含笑道,“反倒是吳若秋和陰煞門的事情,極可能會牽累到文家,這足夠讓文長青和文長鏡頭疼的了。”

  黃乾峻忍不住道:“父親,您聽說過陰煞門這個勢力?”

  黃云沖面露追憶之色,道:“大概一百多年前,陰煞門號稱大周第一邪道勢力,其麾下徒子徒孫眾多,遍布大周四處。”

  “那些年,這陰煞門為了修煉邪術,禍害了不知多少無辜生靈,鬧得天怒人怨,天下共憤。”

  “最終,在大周皇室安排下,由大周第一圣地‘潛龍劍宗’出動一群陸地神仙,在大周各地王侯的一起配合下,耗時三年之久,最終將陰煞門徹底擊垮,就此煙消云散。”

  “這件事,被稱作‘陰煞之劫’。”

  “從那時起,陰煞門便不復存在,縱然有許多零散的余孽逃掉,可也難以形成什么大氣候。”

  “到了如今,世上之人恐怕已很少知道‘陰煞門’這個名字了。”

  聽到這,黃乾峻終于恍然,道:“這么說,吳若秋就是在陰煞之劫中活下來的余孽,或者是那些余孽所收的弟子了?”

  “應當如此。”

  黃云沖點頭,冷笑道,“陰煞門雖然消失了一百余年,可誰也無法得知,這個邪道勢力如今恢復了多少元氣。”

  “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陰煞門那些活下來的余孽,必然只敢在暗中行事,就像藏在地道中的老鼠,一旦敢暴露身份,必是人人喊打的局面。”

  頓了頓,黃云沖繼續道:“文長青若真的早在多年前就和吳若秋認識,他這就等于是勾結陰煞門的余孽,就憑這一點,就會給他們文家招惹災禍!”

  黃乾峻眼睛發亮,摩拳擦掌道:“父親,傅山大人若知道此事,會否會借此去收拾文家?”

  黃云沖沉默片刻,搖頭道:“擱在以前的話,文家肯定會遭受打擊,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這是為何?”

  “因為文家即將擁有一位‘宗師弟子’!”

  黃云沖說到這,語氣中也不禁露出一絲羨慕。

  連他都沒想到,文靈昭才剛進入天元學宮不久,便能得到“竹孤青”這位武道宗師的青睞,要收起為徒!

  憑此身份,足以讓城主傅山都得忌憚三分。

  黃乾峻心緒翻騰,無法平靜。

  他這才深刻意識到,一個“宗師弟子”的分量,竟如此之重!

  城主府。

  聽完聶北虎的稟報,相貌儒雅如中年文士的傅山不禁點了點頭。

  “這件事,你處理得不錯,那文長青父子早知道吳若秋的存在,卻一直隱瞞不報,簡直就是給他們文家招惹禍患!”

  傅山冷笑。

  他當然也了解“陰煞門”這個邪道勢力。

  “大人,要不要借機收拾文家一番?”

  聶北虎眸光閃動,低聲問詢。

  “不妥。”

  傅山搖頭,“吳若秋此人早已被蘇公子處理掉,這等于是死無對證。再加上如今文家出了一個宗師弟子,不管如何,也得敬重三分,不能亂來。”

  說到這,他問道:“蘇公子是什么意思?”

  聶北虎一怔,道:“蘇公子倒是沒說什么。”

  傅山沉吟道:“那這件事就由不得咱們來越俎代庖,接下來,查一查城中的鬼尸蟲便可。”

  “記住,等查完了,要給蘇公子一個答復。”

  “是。”

  聶北虎領命。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

  傅山忽地想起一件事,拿出一個早已準備好的燙金請帖,遞給聶北虎,“這是龍門宴會的請帖,你抽空給蘇公子送過去。”

  接過請帖,聶北虎忍不住道:“大人,以蘇公子的行事風格,怕是根本不屑于在龍門宴會上去參加武斗。”

  傅山搖頭哂笑,“誰說讓蘇公子武斗了?我是請蘇公子為貴賓,一起觀賞和點評那些年輕人武斗。”

  聶北虎這才恍然,意識到城主是想通過此事,拉近一下和蘇奕的距離!

  忽地一個護衛前來稟報:“大人,文家族長文長鏡和文長青一起前來求見。”

  傅山隨口道:“讓他們進來。”

  “聶統領,你猜猜他們是為何而來?”

  傅山笑問。

  聶北虎也笑起來,毫不猶豫道:“肯定是為了撇清文家和陰煞門之間的關系,畢竟一旦背上這個鍋,隨時都會招惹大災禍。”

  傅山贊許地點了點頭,“除了這一點,他們應該還會強烈要求我們城主府出動力量,幫他們文家一起緝拿吳若秋,畢竟,文長青的兒子可不能就這么白死了。”

  果然,當文長鏡和文長青抵達,表明來意后,正如傅山所推斷那般。

  傅山早有決斷,當即表示,會還文家一個清白,也會配合文家的力量一起,派人追緝吳若秋。

  當天晚上,城主府的禁衛力量就和文家的護衛一起行動,在全城內搜查一切可疑的線索。

  這件事也是鬧得城中沸沸揚揚,吸引了許多關注目光。

  只是這些,都和蘇奕無關。

  夜風習習,月光如水。

  庭院中,蘇奕修煉了數遍松鶴鍛體術后,便拿起塵鋒劍,于夜色月光中演練起劍法。

  唰唰唰!

  就見蘇奕那頎長的身影飄逸若仙,劍隨身走,一道道劍光飛灑如流光,交錯閃現,

  快若飆發電舉,忽如浮光掠影。

  那如水的夜色在劍光中蕩漾起一圈圈漣漪,月光似被長劍不斷絞碎,灑下一地明滅不定的影子,忽隱忽現,明滅不定。

  太快了!

  放眼所見,劍影重重,劍光夭矯,連蘇奕的身影都變得杳渺虛幻起來。

  這便是“大快哉劍經”。

  只身吞盡浩然氣,呼出一生快哉風!

  此劍訣的精髓,便在如風般自在逍遙、無拘無束,既無所不在,又無孔不入,無所不至。

  “大快哉劍經”僅僅只有六大劍招。

  分作“挽星河”“挑日月”“劈山海”“斬塊壘”“劃清濁”“游十方”。

  昨天晚上,蘇奕便是憑借“挽星河”一招,一舉滅殺上百只鬼尸蟲。

  這門劍訣,是蘇奕前世親手所創的劍道絕學之一,依照威能和其蘊藏的大道玄妙,足可名列“皇境頂級”劍經之列!

  可惜,受制于修為,如今的蘇奕,僅僅只能演練出這門劍訣的招式,無法發揮其神髓和大道妙諦。

  沒有神髓,沒有大道妙諦,充其量只能算一門武道劍術。

  在修行界,武道秘籍的劃分用八個字就能概括:

  術不如法,法不如道!

  所謂法術,法在前,術在后。

  所謂道法,道在前,法在后。

  武道四境乃蛻凡之境,所能掌控的武學和功法,還沒有脫離凡俗的范疇,皆可歸類到一個“術”字中。

  具體到每一種武學的威能和品階上,又可分作黃階、玄階、地階、天階四種。

  黃階最次,天階最高。

  每一階分作上、中、下三品。

  一般而言,搬血境的道行,最多可修煉黃階武學。

  以此類推,聚氣境、養爐境、無漏境所修煉的武學,分別對應玄階、地階、天階。

  比如一門玄階武學,哪怕就是丟給搬血境人物,憑他們的修為,也很難發揮出這門武學的全部威能。

  簡而言之,修煉武學,絕非品階越高越好,而在于是否契合自身的修為。

  當然,自古以來便有一些妖孽人物能打破這種慣例,不受武學品階高低的束縛。

  就如蘇奕此刻所演練的“大快哉劍經”,雖僅僅只是“術”的范疇,但真論品階的話,豈是尋常可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