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章 腹黑的聶北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黃乾峻低頭主動承認,沒有解釋一個字。

  蘇奕的神色卻變得緩和了一些,道:“這次就算了。”

  內心無比忐忑的黃乾峻聞言,頓時松了口氣,面露感激之色,道:

  “蘇哥放心,我再不敢自作聰明了!”

  旁邊的聶北虎心中一陣感慨,黃云沖這老狐貍,下了一手妙棋啊!

  只要其子跟隨蘇公子身邊,何愁以后成不了大器?

  “等回頭見到吾兒聶藤,也得讓他多跟蘇公子親近親近!”

  聶北虎暗道。

  而后,他肅然抱拳道:“蘇公子,城主大人早些日子就叮囑過,您的事情就是城主府的事情,您看……今日這件事該如何處理?”

  文解元是文長青之子,蘇奕是文家女婿,如今卻結下血仇,這件事一個處理不好,就會引發大禍亂。

  可還不等蘇奕做決定,文解元忽地掙扎扭身,朝蘇奕砰砰叩首,大聲求饒:

  “蘇奕,我錯了,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過一馬,我保證決不會把此事泄露出去!”

  文解元渾身顫抖,神色惶恐。

  他就是再蠢,也察覺到了局勢不妙,第一時間改變態度。

  然而,更出人意料的一幕發生了——

  站在后方的黃乾峻,忽地一步上前,一把抓住插在文解元背上的短刀。

  而后狠狠一捅。

  銳利的短刀貫穿文解元身體,刀尖帶著飛灑的鮮血從胸膛處露了出來。

  文解元的眼睛猛地得滾圓,嘴巴張了張,便噗通一聲軟到在地。

  原本蘇奕投擲出的那一刀,不足以致命。

  可黃乾峻這一下,卻直接斷送了文解元的性命!

  聶北虎和身邊護衛皆吃了一驚,萬沒想到,動手殺死文解元的,會是黃乾峻這紈绔。

  連蘇奕也不禁挑了挑眉,有些意外。

  黃乾峻胸膛急劇喘息,猛地拔出短刀,哧啦一聲,一股鮮血迸濺,灑了他一身。

  可他卻渾然不覺似的,低著頭,不敢去看蘇奕,聲音沙啞道:

  “蘇哥,我又自作聰明了……”

  蘇奕深深看了這紈绔惡少一眼,道:“先去把臉上的血漬洗一洗。”

  黃乾峻先是一呆,旋即意外道:“蘇哥您不怪我?剛才我……”

  “不必多說,我心中有數。”

  蘇奕揮手道。

  黃乾峻頓時咧嘴笑起來,連忙去清洗了。

  “黃乾峻這小子夠狠,有膽魄,也豁的出去,這一擊簡直殺得漂亮之極!”

  “這就像一張投名狀,僅憑此舉,明顯已得到了蘇公子的認可。”

  聶北虎終于反應過來般,心中也不免驚嘆,“我以前怎么沒看出,這跋扈紈绔竟還有這般心智和氣魄?”

  剛才的局勢,蘇奕若殺了文解元,必會和文家產生最直接的沖突。

  這等情況下,黃乾峻出手,等于一下子把麻煩攬在了他身上!

  哪怕文家得知消息,也只會仇視黃乾峻。

  這就是黃乾峻這一刀要承受的風險和代價。

  可也是憑借這一刀,讓他真正得到了蘇奕的認可!

  聶北虎何等老辣的人物,焉能品不出其中玄機?

  正因如此,他才感嘆不已。

  捫心自問,就是換做是他,即便會做出同樣的抉擇,但可能也會猶豫斟酌一番,不會這般果斷利索了。

  聶北虎拱手道:“蘇公子,這里是杏黃醫館,文解元此來,被許多人看在眼中,如今他和護衛皆殞命于此,此事極可能會瞞不住。”

  說到這,他言辭決然道:“不過,您放心,聶某定會想辦法化解此事!”

  文解元的身份不簡單,乃主脈文長青之子,以聶北虎的身份和力量,要化解此事,也要面臨許多棘手問題。

  但他還是應承了下來。

  原因很簡單,在他背后還有城主傅山,傅山背后,還有靈瑤郡主!

  鏘的一聲,蘇奕收劍入鞘,隨口道:“不必這般麻煩,文長青問起來,就說這些人死在了陰煞門吳若秋手中便可。”

  這就是在甩鍋了。

  最妙的是,文長青必然也早已知道“吳若秋”的存在,了解過這座庭院的一些事情。

  把他兒子的死,扣在吳若秋和陰煞門頭上,誰也不會懷疑什么。

  “陰煞門?吳若秋?”

  聶北虎怔然,明顯沒聽說過這個勢力,以及吳若秋這個人。

  蘇奕心中一動,想起一件事,當即把吳若秋在這座庭院豢養鬼尸蟲的事情簡單說了一下。

  “妙啊!”

  聶北虎聽罷,不禁拍掌贊嘆。

  這口黑鍋扣在吳若秋身上,無疑太合適了!

  蘇奕沉吟道:“聶大人,記得跟城主說,查一查城中其他地方是否有類似的兇宅。畢竟吳若秋一死,沒有人去豢養那些鬼尸蟲的話,必會沖入城中,為禍城中生靈。”

  聶北虎心中凜然,抱拳行禮道:“蘇公子宅心仁厚,考慮周全,聶某欽佩之極,定會把此事當做頭等大事對待!”

  他轉身看向那些禁衛,沉聲道:“你們去把庭院中的尸體處理一下,不管用什么辦法,絕不能在此留下任何不利蘇公子的線索,聽明白沒有?”

  “喏!”

  一眾禁衛領命,開始行動起來。

  他們常年效命于城主府,都是刀口舔血的精銳悍兵,處理起這等事情,可謂是經驗豐富,老辣之極。

  當黃乾峻把身上的血漬清洗干凈返回時,就見庭院中干干凈凈,文解元等人的尸骸就像憑空蒸發了般。

  連地面浸染的血水都被清理得一干二凈,毫無痕跡!

  黃乾峻都不禁吃驚,喃喃道:“聶大人,我怎么感覺你們城主府這些禁衛,不止干過一次這種事情?”

  聶北虎語氣隨意道:“殺人毀尸而已,再簡單不過的事情。我也不是吹噓,經我們城主府禁衛處理過的命案現場,就是你們黃家派人來,也查不出一丁點的線索。”

  說著,他目光一掃那些禁衛,道:“各位該明白今天的事情該怎么做吧?”

  一眾禁衛皆嘿嘿笑起來。

  一人說道:“大人,還是以前的老規矩,您請兄弟們喝三頓酒,兄弟們保證守口如瓶,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

  聶北虎點了點頭。

  “這三頓酒,你來請。”

  蘇奕看了一眼黃乾峻。

  黃乾峻忙不迭拍胸脯,“蘇哥放心,包在我身上!”

  聶北虎不禁笑起來。

  蘇奕主動開口,叮囑黃乾峻請客吃酒,這無疑表明,自己剛才的安排,讓蘇奕很滿意。

  這就夠了!

  想了想,聶北虎低聲建議道:“蘇公子,我已派人去請文長青,待會你只需看著便是。”

  蘇奕點了點頭。

  時間點滴流逝。

  足足半個時辰后,庭院大門外匆匆來了一群人。

  為首的面白無須,眼神陰鷙,正是文家主脈二長老文長青。

  只不過,他此刻眉宇間明顯帶著一抹陰沉焦灼之色,甫一進入庭院,就沉聲道:“聶統領,我兒子他們呢?”

  就見聶北虎面露一抹悲戚之色,沙啞開口:“長青老弟,在我抵達時,令公子和身邊護衛已遭了毒手。”

  “什么!?”

  文長青如遭雷擊,目眥欲裂,“是誰!是誰殺了吾兒?”

  他模樣兇狠,掃視庭院所有人,憤怒得像欲擇人而噬的獸。

  他膝下有兩子。

  文解元是大兒子,正值風華正茂,文長青幾乎將一腔心血都放在栽培文解元身上。

  他本打算過一段時間,就送文解元前往青河劍府修行。

  誰曾想,兒子卻死了!

  “長青老弟,節哀順變。”

  聶北虎神色愈發悲戚,喟嘆道:“誰也沒想到,這宅邸中竟藏著兇惡之極的鬼物,那邪門道士吳若秋更是惡毒之極,用一種名叫鬼尸蟲的邪惡蟲子,將令公子和護衛的尸體全都啃噬一空……”

  “吳若秋……吳若秋……”

  文長青臉色大變,額頭青筋根根爆綻,“這該死的游方道士,我視他為友,他卻竟敢害死我孩兒!!”

  忽地,他目光看向蘇奕,似意識到什么,猛然道:“不對,這廢人昨夜住在此地都沒有被鬼物殺死,為何我兒會死?”

  他滿臉驚怒,察覺到一絲蹊蹺。

  卻見聶北虎也一臉的驚詫,道:“長青老弟,原來你不止認得吳若秋這邪修,還早已知道這兇宅中有危險?”

  附近的城主府禁衛們,也都配合地跟著嘩然鼓噪起來,一個個目光怒視文長青,大聲質問。

  “文長青,你竟敢放任妖人在此為禍作祟!”

  “沒想到,文家竟在私底下干出這等邪惡事情,簡直罪不容恕!”

  “文家和陰煞門邪修吳若秋狼狽為奸,沆瀣一氣,這件事必須稟告傅山大人!”

  喪子之痛,本讓文長青暴怒如狂,可被這般斥責和質問后,他猛地一個激靈,似被人潑了盆冷水,稍稍冷靜了一些。

  他深呼吸一口氣,臉色難看解釋道:“聶大人,我若和吳若秋狼狽為奸,他怎會殺害我兒?”

  “這個就說不好了,或許是你們之間出現了間隙和沖突,以至于他拿你兒子開刀也說不準。”

  聶北虎冷冷道,“這樣吧,你和我們一起去城主府走一遭,讓傅山大人來主持公道,是非曲直,自會還你一個清白!”

  文長青渾身一僵,胸腔一陣急劇起伏。

  還不等他做出決斷,聶北虎大手一揮:“來人,請文長青前往城主府!”

  看到這,一直抱著看熱鬧心態的黃乾峻,都不禁暗吸一口涼氣。

  見過黑的,沒見過像聶北虎這般黑的!

  不止給吳若秋和陰煞門扣黑鍋,還趁機倒打一耙,要把文長青給帶走。

  太黑了!

  這要是到了城主府,以傅山大人和蘇哥的關系,文長青怕是要完啊!

PS: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