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三章 傾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寂靜的夜色中。

  一簇柳梢如鞭抽打之下,隱約有血色光澤一閃而逝。

  虛空中,一道模糊的身影踉蹌倒退,發出吃痛的叫聲。

  這身影漂浮如虛幻,渾身被濃郁的陰氣籠罩,赫然是一頭鬼物!

  “一擊而已,就痛叫出聲,真是不成氣候。”

  蘇奕早已長身而起,見到這一幕后,不禁搖頭,眼神中的期待也隨之消褪不少。

嘩啦嘩啦  庭院中的老槐樹劇烈搖晃,無數枝椏狂舞,掀起鬼哭狼嚎般的陰風,席卷著落葉,和那個鬼物一起,再次朝蘇奕沖去。

  蘇奕手握柳條,如持著一道神鞭,不退反進,朝前打出。

  脆響如雷,血光乍現。

  一蓬柳條綻開,像激射而出的萬千鞭梢。

  那鬼物都來不及閃避,被打得一身陰氣嗤嗤作響,冒出條條黑煙,身影都因劇痛踉蹌而退,慘叫不已。

  蘇奕眸子深處不禁涌起一絲失望之色。

  他此刻所持柳條,僅僅只是浸泡過一些雄雞血而已。

  雖然有克制鬼物邪祟的作用,但威能談不上強大。

  可誰曾想,這鬼物卻竟會這般弱……

  蘇奕思忖時,又是一擊打出去。

  這一次,那鬼物似支撐不住,身上籠罩的陰氣砰地一聲炸開,只剩下一道嬌小的身影從虛空跌落。

  這竟是一個女鬼!

  一襲血色紅裳,容似少女,膚色雪白透明,她蜷縮在地,嬌小的軀體劇烈顫粟發抖,一對大大的眼睛寫滿痛苦。

  “仙師饒命,小女從不曾害人性命!”

  紅裳女鬼痛苦哀求,趴在地上急促喘息。

  她模樣很出眾,眉目如畫,淺淺的梨渦,臉頰有點嬰兒肥,一等一的美人胚子。

  只是她身影虛幻,并非實體,平添一些縹緲的氣息。

  蘇奕手握柳條,俯瞰著對方,輕嘆道:“原來只是一個最低級的陰魂……”

  世間鬼物,簡單可分作陰魂、鬼魅、鬼怪、鬼靈四種。

  其中,陰魂是最弱最低等的一種,也最常見。

  世俗中流傳的許多鬼故事,大多都和陰魂作祟有關。

  而在蘇奕眼中,存在于世俗世界中的殘魂、怨魂、兇靈一類的鬼物,全都可歸入“陰魂”中。

  畢竟,只敢廝混在世俗中的鬼物,又能成什么氣候?

  真正厲害的鬼物,敢在修行世界占山為王!

  “這些年,你一直依附在這老槐樹中?”

  蘇奕問道,他一眼看出,這紅裳少女的陰魂并無兇厲血煞之氣,反倒是頗為純凈。

  這意味著,對方并未害過人。

  “回稟仙師,正是如此。”

  紅裳女鬼怯生生回答,清麗蒼白的臉上盡是乖巧和惶恐,蜷縮于地瑟瑟發抖,給人以楚楚可憐的感覺。

  “不對,你撒謊。”

  蘇奕眉頭一皺。

  九年前,害死那一名醫師和兩名藥徒的又是誰?

  紅裳女鬼還未回答,異變陡升——

  一抹黑光如若激射的寒芒,帶著猙獰邪惡的氣息,朝蘇奕迸射而來。

  “果然有問題。”

  蘇奕唇邊泛起冷峭弧度,手中隨意一轉。

  一簇柳條刺出,筆直如劍。

  一擊之間,精準無比的刺中那一抹黑光。

  黑光劇烈一顫,跌落在地,掙扎了兩下,就再不動彈。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只嬰兒拳頭大小的黑色蟲子,六條節肢,口器密布鋒利密集的利齒,模樣猙獰兇惡,散發出一陣陣腐臭嗆鼻的氣息。

  “鬼尸蟲,原來是這小玩意。”

  蘇奕看到這,意識到什么,目光看向那紅裳女鬼,“這些鬼尸蟲是由誰煉制和操控?”

  鬼尸蟲,一種從鬼物尸體上煉制出的一種毒蟲,體內充滿尸毒和煞氣。

  尋常人被咬一口,不出片刻就會暴斃當場,就是換做搬血境武者,最多也抗不過一個時辰。

  對蘇奕而言,鬼尸蟲不足懼,真正值得在意的,是誰煉制和操控的鬼尸蟲!

  “這……”

  紅裳女鬼遲疑,臉上寫滿懼怕和忌憚,似不敢說。

  便在此時——

  老槐樹一側的古井蓋上,一條條銹跡斑駁的鎖鏈劇烈晃動,井蓋隨之挪移,水井露出一道縫隙。

  緊跟著,一群黑光掠出,像一團烏云似的,鋪天蓋地朝蘇奕掠來。

  那是一群鬼尸蟲!

  足有上百只,猙獰鋒利的口器中發出尖利刺耳的嘶鳴,猶如百鬼哭嚎,陰煞之氣席卷整座庭院。

  那一幕,讓紅裳女鬼驚恐絕望,埋頭于地,不敢去看。

  畢竟,那是上百只鬼尸蟲一起出動,換做是任何搬血境人物,怕也會被嚇得六神無主,心生絕望。

  蘇奕僅僅只皺了皺眉,神色淡然如舊。

  他驀地深吸一口氣,運氣于周身,手中一簇柳條直似利劍般揚起。

  他大袖鼓蕩,大步上前,以柳條為劍,驟然于虛空中一轉。

  剎那間,一簇柳條如星河席卷,大有傾天覆地,滌蕩凡塵之勢。

  我有一劍挽星河,

  傾天覆地蕩凡塵!

  漫天黑色蟲影,盡皆爆碎于一劍之中。

  那密集爆碎的聲音就像在同一時間響起,給人的感覺,就像一記驚雷乍響,而后塵埃落盡!

  這是蘇奕重生以來,第一次真正意義出劍。

  雖只搬血境修為,可當這一劍橫空時,卻如謫仙舞清影,劍勢一出,十方皆寂。

  上百只鬼尸蟲皆被齏粉,滌蕩一空!

  再看蘇奕,立足于庭院,瘦削頎長的身影直似一把出鞘利劍,凌厲得刺破夜幕,和尋常時那淡然出塵的氣質迥然不同。

  不動則藏鋒于匣,動則鋒芒盡顯。

  蘇奕手中,一簇柳條寸寸碎裂,化作木屑飄灑,就此消散。

  畢竟只是尋常柳條,根本承受不住蘇奕那一劍之力。

  蜷縮在地的紅裳少女陰魂直至此時才敢抬頭,當看到這一幕,愈發惶恐和不安了。

  對她而言,一擊便滅掉上百只鬼尸蟲,這手段太恐怖!

  這時候,庭院中老槐樹陷入靜止,不再搖晃,一側的古井也沒有了任何一絲的動靜。

  如水的夜色,籠罩清寂的庭院中,一切都像恢復如初。

  蘇奕折身坐回石階前的竹椅中,將一側桃木劍橫陳身前,一身氣息悄然間變得恬淡平靜下來。

  他的目光看向蜷縮在地的紅裳少女,道:

  “給你一個機會,把你的來歷和你所知道的一一說來,若我滿意,便給你指一條活路。”

  話語隨意,卻讓紅裳少女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在她眼中,此刻的蘇奕無疑太可怕了。

  她穩了穩心神,聲音軟糯柔弱,怯生生道:“回稟仙師,我……我只記得自己名叫傾綰,在有意識的時候,就被一個名叫吳若秋的道士捉住,他用秘術把我禁錮在這座庭院的槐樹中,說只要聽話,他以后就會放我走。”

  蘇奕問:“吳若秋?他將你一個不堪大用的陰魂禁錮于此作甚?”

  傾綰低著螓首,語氣苦澀道:“他讓我嚇人,說只要有活人出現在這廢棄的庭院中,便讓我去嚇對方。然后,他所豢養的鬼尸蟲就會從水井深處沖出,將被嚇到的活人精血啃噬掉。”

  至此,蘇奕總算明白過來。

  這座庭院就是那個游方道士“吳若秋”所布置的“養蟲池”!

  以活人精血為食,滋養鬼尸蟲,使之蛻變。

  而女鬼傾綰,則負責嚇唬活人……

  從這點看,那吳若秋恐怕也知道,傾綰這樣的女鬼,根本派不上大用處。

  “這九年來,此地已荒廢,久無人居,吳若秋就不擔心那些鬼尸蟲餓死?”

  蘇奕問道。

  傾綰搖頭道:“不會的,他每隔三天就會一趟,每次必抓來數個活人,把這些活人當食物投喂給水井中的鬼尸蟲。”

  蘇奕若有所思,“他上次是什么時候來的?”

  “前天。”

  傾綰說到這,猛地反應過來似的,似乎極害怕,結結巴巴道,“仙師,吳道士今晚丑時就會來的!”

  “現在是子時三刻,掐算時間的話,這家伙的確快來了。”

  蘇奕手指輕輕摩挲橫陳身前的桃木劍,沉吟道,“你可知道他修為如何?”

  傾綰道:“我記得他曾說過,他是聚氣境‘通竅’層次修為,用不了一年,就能嘗試去‘開脈’。”

  武道四境搬血、聚氣、養爐、無漏。

  聚氣境是武道第二境,分作通竅、開脈、化罡三個層次,分別對應聚氣境的前期、中期、后期。

  在廣陵城,擁有聚氣境修為,已是頂尖層次的存在。

  像城主傅山、廣陵三大宗族的族長、城主府禁衛統領聶北虎、以及城中一些老輩名宿人物,修為也都是在這個層次中。

  “僅僅只是聚氣境通竅層次的角色,倒也好對付。”

  蘇奕愈發氣定神閑了。

  想了想,他吩咐道:“你且回到槐樹中,當做什么也不知道便可,等我收拾了那吳若秋,再決定你的去留。”

  “多謝仙師不殺之恩!”

  傾綰激動叩首,這才鼓起勇氣起身,隨著身上那一襲血色紅裳飄舞,憑空掠向了老槐樹,眨眼消失不見。

  蘇奕則陷入沉思中。

  以他搬血境第二重“煉皮”期圓滿的修為,正常情況下,需要全力以赴,才能弄死聚氣境人物。

  可這次不一樣,他的對手是一個邪修,擅長一些歹毒的鬼道秘術。

  以防萬一,還是要謹慎一些比較好。

  “看來這次要暴露一點點底牌了……”

  躺靠在竹椅中,蘇奕靜靜等待著。

  ps:叮,女鬼傾綰上線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