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一章 小院鬼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時間流逝。

  等待看病的人們終于變得稀少起來。

  蘇奕揉了揉眉尖,目光不經意一瞥,卻見一名小廝拎著茶壺給自己沏了一杯熱氣騰騰的藥茶。

  “姑爺,喝點水潤潤嗓子吧。”

  小廝恭敬而謙卑。

  一側的胡銓等人也都含笑看著這一幕。

  到了此時,他們這些杏黃醫館的老人都被蘇奕的手段徹底折服了。

  內心之震撼,溢于言表。

  “唯有真正的實力,才能讓人真正的心悅誠服。”

  不遠處,目睹這樣的變化,黃乾峻心頭也一陣翻騰。

  他隱約明白,為何自己父親非要自己找機會也要跟蘇奕多接觸了。

  最初時,這些個杏黃醫館的家伙個個眼高于頂,倨傲無禮。

  可現在,盡皆低頭嘆服!

  是蘇奕以勢壓人?

  不,是他用自己那堪稱不可思議的醫道手段,于無聲息之間,便折服場所有人!

  蘇奕端起藥茶飲了一口,這才說道:“從今天起,我會居住在杏黃醫館。”

  胡銓當即道:“姑爺,咱們醫館后邊就是一座閑置的庭院,待會我便派人去打掃一番,再為您添備一些生活起居所用的物品。您看是否還需要漿洗衣物的奴仆、端茶倒水的侍女和做飯的廚娘?”

  蘇奕搖頭道:“不必了,把庭院打和房屋掃干凈便可。”

  胡銓點頭記在心中。

  他本就是杏黃醫館的管事,操持著各種瑣屑雜事,現在被蘇奕折服后,已經心甘情愿為蘇奕這位新掌柜效命了。

  “以后這杏黃醫館的一切事情,還得由你來操持,大家各做各事,而我只負責錢款和賬目。”

  蘇奕吩咐道,他可沒打算把一切時間和精力都耗在醫館上。

  想了想,蘇奕又補充了一句:“當然,若遇到無法救治的疑難雜癥,也可以來找我,至于一般的病癥,交由醫館的醫師便可。”

  剛說到這,一名魁梧如鐵塔般的大漢走進了醫館。

  胡銓等人一下子就認出,這大漢最初時候曾來過,可當得知吳廣彬醫師不在,罵罵咧咧扭頭就走了。

  而現在,他竟去而復返了。

  “那個……蘇公子,之前是俺太過無禮,還請您見諒。”

  大漢有些尷尬,朝蘇奕抱拳致歉。

  “你是否還不曾婚娶?”

  蘇奕眼神有些古怪。

  大漢連忙點頭:“正是。”

  蘇奕便拿起紙筆寫了兩個字,遞給了大漢,“你沒病,照這兩字做便可,不出三個月,便可徹底恢復。”

  大漢拿過來紙張一看,不禁疑惑:“戒……這第二個是什么字?”

  胡銓他們都不禁好奇,湊了過去,一看之下,無不哄然大笑。

  “兄弟,此字念‘挊’,左邊是手,右邊是上下,合起來念就是戒挊,嗯……你總該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吧?”

  胡銓笑容曖昧,指點道。

  魁梧大漢一呆,猛地明白了過來,那黝黑的臉膛頓時漲紅,窘迫無比,羞得掩面而去。

  “哈哈哈哈哈哈……”

  這時候,黃乾峻才明白過來,捧腹大笑,“這家伙長得如此魁梧,卻竟然喜歡單手互搏!”

  胡銓等人都嘿嘿直樂,笑容曖昧。

  男人嘛,都懂的。

有了這個小  插曲,杏黃醫館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融洽許多,空氣充滿歡快的味道。

  眼見再沒有看病的人,蘇奕長身而起,道:“帶我去居住之地看看。”

  胡銓連忙叫上兩名小廝,當前為蘇奕帶路,通過杏黃醫館后門,很快就來到位于后方的一座清靜庭院內。

  與此同時,距離杏黃醫館不遠處,一座茶肆中。

  “吳老,你看這張藥方,所用藥材和藥引,簡直是神來之筆!”

  一名中年贊嘆。

  他名譚峰,杏黃醫館的醫師之一。

  在他旁邊,還坐著兩人,一個是白發蒼蒼的老者,一個是膚色黧黑的冷峻男子。

  前者名吳廣彬,是名揚廣陵城的老醫師。

  后者名魏通,和譚峰一樣,皆在杏黃醫館做事。

  只不過得知蘇奕這個贅婿要接掌杏黃醫館后,三位醫師皆各找借口,躲在了這茶肆內,等著看蘇奕被轟走。

  可誰曾想,他們等待許久,也沒見到這樣一幕發生。

  反倒是等待在杏黃醫館外排隊的病人,都得到了一一診治!

  這讓吳廣彬三人皆詫異,忍不住將一些病人叫到茶肆,詳細詢問看病的經過。

  結果卻嚇了一跳。

  蘇奕這在文家無足輕重的贅婿,竟真的精通醫道!

  “吳老,那蘇奕救治‘應聲蟲’的手段,讓我都大開眼界。”

  魏通感慨。

  之前有個病人,每次開口說話,腹中必有聲音重復響起,就如體內藏了什么邪惡東西。

可蘇奕卻說,病人是誤吃了“應聲蟲”,拿過一部藥典,讓病人一一去念  藥典上的藥草名字。

  病人每念一個藥草名,腹中必有聲音重復一次。

  直至念到“雷丸草”三字時,腹中的聲音卻不吱聲了。

  蘇奕當即吩咐小廝,取來一株雷丸草,讓病人吞服,果然是藥到病除,病人直接就嘔出一只指甲蓋大小的蟲子,正是應聲蟲。

  旁邊的譚峰也跟著感慨,“還有銀針刺臂救病的手段,同樣神異莫測,我竟都參不透其中的玄妙。”

  自始至終都一言不發的吳廣彬猛地起身,大步朝杏黃醫館走去。

  “吳老,你這是要去作甚?”

  譚峰和魏通連忙起身。

  “自然是跟姑爺道歉!”

  吳廣彬頭也不回道。

  譚峰和魏通對視一眼,皆快步追了上去。

  杏黃醫館后方的一座庭院。

  三間灰瓦房屋呈品字形錯落,一側還有菜畦和藤架,庭院中央是一株粗大蒼勁的槐樹,槐樹旁是一口水井,井蓋被銹跡斑駁的鎖鏈封著。

  由于很久沒人居住,庭院中到處可見灰塵、雜草、蛛網。

  已快晌午,陽光灑下炎熱。

  胡銓指揮著兩名小廝打掃庭院、添置物品。

  蘇奕則佇足在槐樹下,打量著這座庭院,眉頭微微皺起。

  “姑爺,這庭院荒廢了數年時間,但只要收拾一下,居住起來還是很方便舒服的。”

  胡銓笑說道。

  蘇奕冷不丁說道:“這里以前是不是發生過一些不好的事情?”

  胡銓一呆,皺眉思忖半響,道:“說起來,我倒是想起一件事。”

“大概九年前,這座庭院中住著咱們杏黃醫館的一位醫師和兩名藥徒  ,可卻在一天晚上,忽然都死了。”

  胡銓指著一側被鎖鏈封住的水井,“那位醫師溺死在了這一口水井中,打撈上來時,皮肉都腐爛掉了。而那兩名藥徒的尸體,則化作干癟的皮囊,懸掛在了這一株槐樹的枝椏上。”

  說著,他又指了指頭頂上方的槐樹枝。

  蘇奕眸光閃動,問道:“變成了干癟的皮囊?是否是血肉和內腑都無緣無故找不到了?”

  胡銓詫異道:“姑爺如何得知?”

  蘇奕沒有解釋,道:“也就是從那時起,這座庭院就荒廢了下來?”

  “正是,大家都說這里是兇宅,呃……姑爺,我可不是有心讓您住這里,而是咱們杏黃醫館能住的地方,就此一處。”

  胡銓飛快解釋,有些惴惴不安。

  蘇奕笑了笑,道:“不礙事,在我看來,這里倒是挺不錯的。”

  黃乾峻獻殷勤道,“蘇哥,這么大庭院,您一人住著難免寂寞,要不我去找一些妙齡少女來侍奉您吧?模樣和性格保證讓您滿意!”

  蘇奕似笑非笑:“在你心中,我就是那種驕奢淫逸的人?”

  “蘇哥您別誤會,我哪敢啊。”

  黃乾峻額頭直冒冷汗,連忙否認,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用力過猛,拍馬屁拍到馬蹄上了。

  卻見蘇奕略一沉吟,道:“幫我去做一件事,去集市上抓一只雄雞,越威猛越好,另外,準備一些新生的柳枝,一截三尺長、十年火候的青桃木。”

  準備這些玩意作甚?

  黃乾峻心中雖無比奇怪,可能被蘇奕指使著辦事,已經讓他欣喜若狂,忙不迭轉身就走。

  “蘇哥您稍等,我去去就回!”

  聲音還在回蕩,人已經不見了。

  胡銓不禁暗自感慨,這黃乾峻何等跋扈的惡少,卻竟對姑爺俯首帖耳,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姑爺,您準備這些作甚?”

  胡銓也好奇。

  雄雞、桃木、柳枝……這些似乎都是游方道士驅鬼除邪的東西,難道姑爺懷疑這宅邸里有鬼?

  想到這,胡銓心中一顫。

  對廣陵城尋常百姓而言,并不陌生,有諸多傳聞言之鑿鑿地說,在城外鬼母嶺上,便有兇惡鬼物出沒!

  “做些準備,以防萬一。”

  蘇奕沒有解釋太多。

  這時候,三道身影匆匆走進了庭院。

  為首的白發老者見到蘇奕,當場躬身見禮,“小老吳廣彬,有愧于心,特來請罪!”

  譚峰和魏通兩人見此,也連忙行禮致歉。

  蘇奕看了他們一眼,頓時明白過來,道:“不知者不罪,這件事就此算了,以后的杏黃醫館,還需要三位坐鎮,快起身吧。不過,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了。”

  吳廣彬三人這才都松了口氣。

  胡銓也很高興,道:“不瞞三位,姑爺雖然年少,可在醫道上的造詣,卻堪稱精湛絕倫,你們是沒見到……”

  他打開話匣子,滔滔不絕地講述起之前蘇奕治病的事情,眉飛色舞。

  許多東西,畢竟是吳廣彬他們不了解的,此刻也不禁聽得入神,心中悠然向往。

  直至胡銓說罷,他們面對蘇奕時,隱隱都已有敬仰之色。

  ps:這樣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