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九章 新掌柜來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翌日清晨。

    蘇奕帶著一個行囊,離開了居住一年的庭院。

    從今天開始,他就將接掌杏黃醫館,以后也要居住在那里。

    “今天就不去大滄江畔修煉了,等安置妥當,再去也不遲。”

    “至于鑄劍的事情,只能暫且先放一放。”

    一邊想著,蘇奕已離開文家。

    廣陵城,青雀大街。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熱鬧喧囂。

    在大周朝,能夠修煉武道的人終究是少數,大多都是普普通通的凡俗百姓。

    每日里為生計奔波,演繹著世間百態。

    蘇奕步伐悠閑地行走在人群中,心態說不出的輕松。

    “在杏黃醫館,每日都能接觸到各式各樣的藥草,大可以用來修煉武道。”

    “這對我而言,反倒是一樁好事,足可以加快我的修煉進度。”

    “不過,前提是得每個月賺夠一千兩白銀……”

    “嗯?”

    蘇奕忽地頓足,目光看向不遠處。

    一個錦衣華袍的少年帶著滿臉的笑容屁顛屁顛走來,人還沒到,就驚喜拱手道:

    “蘇哥,你也在逛街?還真是巧了!”

    來人正是黃乾峻。

    這位名揚廣陵城的驕橫紈绔一出現,附近街道上的行人紛紛退避,一副視之為洪水猛獸的樣子。

    “我看你是一直在等我吧。”

    蘇奕瞥了他一眼,這可是清晨,誰閑得發慌在這時候逛街?

    黃乾峻微微尷尬,張嘴要解釋,“蘇哥……”

    蘇奕打斷道:“行了,是你父親讓你這么做的吧,回去告訴你父親,大可不必如此。”

    說著,已徑直邁步上前。

    黃乾峻一陣心虛,蘇奕一語道破了其中緣由。

    正是他父親黃云沖命令,讓他找一切機會去接近蘇奕,無論如何也要和蘇奕搭上線。

    沒有機會,也要創造機會!

    當時黃乾峻還傻乎乎地問他父親,是不是想讓自己成為蘇奕的朋友。

    黃云沖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罵他癡心妄想,別說當朋友了,能給蘇奕當個手下都得燒高香!

    這才有了今日這一幕。

    “怎樣才能當一個合格的手下呢?”

    眼見蘇奕漸行漸遠,黃乾峻一咬牙,硬著頭皮匆匆跟了上去。

    他想起了以前跟在自己身邊的那些扈從,每天亦步亦趨跟著自己,能言會道,善解人意,忠心耿耿,讓他們往東絕對不敢往西……

    最重要的是,一切以自己馬首是瞻!

    而現在,黃乾峻打算活學活用……

    蘇奕注意到一路追在身后的黃乾峻,并未理會。

    “蘇哥并未攆我走!”

    黃乾峻暗自一喜,連忙上前,腆著臉道,“蘇哥,這包袱交給我來背吧。”

    他注意到了蘇奕肩膀上的行囊。

    “隨你。”

    蘇奕甩手將行囊丟了過去。

    堂堂一個紈绔惡少,卻眼巴巴送上門來給自己打雜,這是怎樣一種精神?

    黃乾峻小心翼翼抱著行囊,內心欣喜若狂,這是否意味著……蘇哥并沒有那般排斥自己?

    若父親知道,肯定也會為我高興吧?

    接下來,一定要好好表現!

    我黃乾峻臉面都不要了,還怕當不了蘇哥身前一個好手下?

    蘇奕可沒想到,僅僅讓黃乾峻拎著一個行囊而已,便讓他內心歡喜成這樣。

    很快,蘇奕遠遠地看到了“杏黃醫館”的招牌。

    那是一棟三層建筑,臨街而建,古色古香。

    作為廣陵城三大宗族之一,文家以“藥草”起家,壟斷著九成以上的藥草生意,開墾的藥田便有上萬畝。

    文家還雇傭著上千名采藥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前往深山老林中采擷藥草。

    而僅僅在廣陵城,文家便開設有醫館十六處,藥行十九座。

    杏黃醫館僅僅只是其中之一。

    等著看病抓藥的人們,早已在杏黃醫館前已排了一條長龍。

    可此時,卻有兩名小廝走出來,吆喝著攆人走。

    “大家都趕緊去別的醫館吧,今天杏黃醫館打烊不開張!”

    “我們也沒辦法,今天起,我們掌柜換人了,新掌柜到現在還沒來呢。”

    頓時,排隊的人們一陣騷動,有的失望嘆息,有的無奈搖頭,有的罵罵咧咧,場面一度混亂。

    可那兩名小廝不在意,轉身就打算關上醫館大門。

    “慢著。”

    一道聲音響起,“新掌柜來了,今天不打烊。”

    兩名小廝一怔,

    那些排隊的人們也都將目光看過去。

    就見一道身影已踱步走來,青色布衣,身影頎長瘦削,面龐清雋干凈。

    “你誰啊?”

    一名小廝嘀咕,一臉狐疑。

    “你們的新掌柜。”

    蘇奕神色平淡,目光打量著杏黃醫館,心中暗道,此地位置距離城外大滄江不遠,倒也不錯。

    “你就是那蘇奕?”

    那名小廝脫口而出。

    蘇奕!

    另一個小廝也反應過來,嗤地笑起來,譏諷道:“門兒還沒進,就迫不及待把自己個當掌柜了?就怕您屁股還沒做熱,就灰溜溜滾蛋走人了!”

    聞言,蘇奕敏銳察覺到,因為自己的到來,杏黃醫館上下所有人,恐怕都提前商議好對策,打算給自己這個新掌柜一點顏色看看。

    “原來是他,那個文家的上門女婿。”

    “他這種窩囊廢,竟當上了杏黃醫館的新掌柜?他配嗎?”

    “怪不得杏黃醫館今日要打烊,原來全都因為他。”

    ……那些在排隊的人們竊竊私語。

    在廣陵城,誰人不知文家上門女婿蘇奕的名字?

    到如今,還有不知多少人在為文靈昭惋惜,感嘆她所嫁非人。

    “姑爺,小的斗膽勸您一句,還是趕緊回家老老實實當你的上門女婿,杏黃醫館掌柜的位置,根本不是你這種人能坐的!”

    那小廝愈發有恃無恐,陰陽怪氣,滿臉不屑。

    蘇奕目光看向那小廝,淡然道:“從今天起,你不必再來杏黃醫館了。”

    小廝一愣,指著自己鼻子,“你是要把我開除了?哈哈哈,忘了告訴您,我家祖孫三代為文家二爺效勞,早已簽了‘賣身契’!除了文家二爺,沒人能攆我走!”

    簽了賣身契,竟還為此得意洋洋,蘇奕不禁嘆為觀止。

    蘇奕走上前,拍了拍小廝的肩膀,道:“你賣給的是文家,不是杏黃醫館,現在我是掌柜的,你若不想走,也可以,到時候不發俸祿就是了。”

    “你敢!”

    小廝眼睛發紅,被激怒了。

    “我去你姥姥的!怎么跟我蘇哥說話呢?”

    一路追隨蘇奕身后的黃乾峻,此刻再按捺不住脾氣,大步上前,反手一巴掌掄在了小廝臉上。

    啪!

    小廝身影一個趔趄,從臺階上翻滾了下去,摔得頭破血流,臉頰紅腫,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你他娘……”

    小廝爬起身,正要叫罵。

    可當看清打他的那人時,渾身都一個激靈,失聲道:“黃……黃少?”

    附近等著看病的眾人也嘩然不已,認出了黃乾峻這位兇名赫赫的惡少。

    “還不滾?是不是想請我就去你家做客?”

    黃乾峻眼神暴戾。

    小廝哪敢猶豫,連滾帶爬地溜了,屁都不敢放。

    “什么玩意。”

    黃乾峻呸了一口,轉眼一看,發現蘇奕早已走進杏黃醫館,連忙也跟了進去。

    “這是什么情況?”

    “黃家的紈绔怎會跟文家的贅婿廝混在一起了?”

    “誰知道呢……”

    人們議論紛紛,都驚詫無比。

    杏黃醫館內。

    淡淡的藥材氣息彌漫在大殿每一寸空氣,令人心靜。

    一排排藥柜陳列,古色古香的各種擺設點綴在不同區域,整潔寬敞。

    “不錯。”

    蘇奕負手于背,頗為滿意。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這里就將是他以后的棲身之地。

    “姑爺,你這是什么意思?”

    一名精瘦中年臉色浮現怒容。

    在他身邊,還有十多道身影,有管事、幫傭、藥徒、小廝等,臉色都很不好看。

    發生在醫館外的一幕,都被他們看在眼底。

    蘇奕來到柜臺后,隨意坐在那一張專屬于掌柜的太師椅上,舒服地伸展了一下腰肢,目光看向那精瘦中年,淡然道:

    “從今天起,我就是這杏黃醫館的掌柜,不管你們心中如何作想,若想繼續干下去,最好不要和我作對。”

    當即就有一個灰袍男子冷笑道:“你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家伙,有什么資格當我們的掌柜?把我們這些老人惹惱的話,這杏黃醫館肯定得關門完蛋!”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你若不服,現在也可以走了。”

    灰袍男子一呆,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你可知道我是誰?”

    旁邊那精瘦中年面無表情提醒道:“姑爺,伍庸可是咱們杏黃醫館的老人,為咱們文家勤勤懇懇做事三十年,經驗豐富老道……”

    不等說完,蘇奕用手指就敲了敲桌面,打斷道:“不管是誰,不想干立刻走人。杏黃醫館會否關門完蛋,和你們無關。”

    杏黃醫館眾人臉色都是一變,面面相覷。

    誰也沒想到,一直被文家上下看不起的贅婿蘇奕,卻竟會如此強勢,甚至是蠻不講理!

    “哼!老子才不愿侍奉在你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贅婿身邊!”

    被叫做伍庸的灰袍男子憤然揮袖,轉身大步朝杏黃醫館外走去。

    可尚在半途,就被黃乾峻擋住。

    這位紈绔惡少慢條斯理道:“伍庸是吧,你走也可以,今晚我去你家做客,咱們好好聊聊。”

    伍庸臉色大變。

    ps:繼續呼喚票票!大家都投票,金魚今天就繼續加更好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