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八章 杏黃醫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接下來數天,蘇奕的生活極有規律。

  清晨時前往大滄江畔桑樹林中演武,中午返回城中采購藥草,回家則煎熬藥湯煉體。

  僅僅三天。

  兩顆芝麻粒大小的黑曜靈晶就被煉化一空。

  而蘇奕的修為則臻至“煉肉”期圓滿地步。

  下一步就將開始“煉筋”期的修煉。

  這等修煉速度,已堪稱駭人,也比蘇奕最初預計中快了十余天!

  不過,這樣的進境也在情理之中。

  畢竟,他每天所耗費的藥草都價值一千五百兩,且所煉化的黑曜靈晶也珍稀無比,再配合松鶴鍛體術的奧秘,修為想不進步都難。

  “就剩下兩千兩銀子了……”

  庭院青棗樹下,蘇奕懶洋洋躺在搖椅中,曬著太陽,斑駁的光從青棗樹枝椏灑下來,讓他眼睛也微微瞇起來。

  他剛進行過一場極致的修煉,身體需要休整。

  才十天時間,紫堇所贈的一萬兩銀票,就已花掉八千兩,這讓蘇奕也不得不開始琢磨賺錢的門路。

  “不過,賺錢的事情倒也不著急。”

  蘇奕抬手,端起放在一側案牘上的一杯參茶,一飲而盡。

  頓時一股沁人心脾的暖流由咽喉而入體內,如潮水般擴散到四肢百骸,氣血隨之驟然沸騰,原本疲憊不堪的軀體開始快速恢復。

  僅僅須臾,渾身的疲憊一掃而空!

  這是九葉王參的葉子所浸泡的藥茶,蘇奕還在其中添加了血茯苓、何首烏等藥材、蘊積著豐沛無比的生機和靈氣。

  “葉子泡茶,根須煮湯,果實生嚼,這一株九葉王參起碼可以支持我修煉數天。”蘇奕暗道。

  九葉王參畢竟是二品靈藥,就是滿足聚氣境修煉也綽綽有余。

  “明天早上就去鑄劍!”

  長吐一口氣,蘇奕眸子變得明亮起來。

  在前世,他以劍證道,最終劍壓星空,獨尊大荒九州,被世人尊稱為“玄鈞劍主”。

  而之所以轉世,同樣也是為了要在劍道上突破更好境界!

  可以說,他蘇玄鈞一身的道業,皆和劍道有關。

  既身為劍修,焉能掌中無劍?

  “姑爺,主母請您前往正廳,說是有事找你商量。”

  庭院外忽地響起一道侍女的聲音。

  蘇奕一怔,便答應下來:“好。”

  正廳。

  蘇奕抵達時,岳父文長泰和岳母琴箐早已坐在餐桌前。

  餐桌上是熱騰騰的豐盛午餐。

  “你也坐下吃吧。”

  文長泰看了蘇奕一眼,開口說道。

  “慢著!”

  琴箐不滿地瞪了文長泰一眼。

  文長泰頓時閉嘴,低頭默默吃飯。

  蘇奕見怪不怪,岳父文長泰就是個“老實人”,性情淳厚本分,胸無大志,只想安安穩穩過日子。

  琴箐放下碗筷,道:“蘇奕,你可知道,靈昭即將成為天元學宮副宮主親傳弟子的事情?”

  蘇奕點頭,“聽說了。”

  在老太君壽宴結束的第二天,就有消息傳出,文靈昭被天元學宮副宮主竹孤青看中,打算將她收為親傳弟子。

  竹孤青乃是云河郡屈指可數的武道宗師之一,威名遠揚。

  對尋常武者而言,就如天上神龍般。

  文靈昭能夠被這樣一位武道宗師看中,簡直讓文家上下喜出望外,全都沸騰了。

  而當消息傳出,整個廣陵城都為之震動,掀起軒然大波,不知多少人為此嘩然。

  可對蘇奕而言,也僅僅只是有些意外罷了。

  畢竟,文靈昭才進入天元學宮不到半個月時間,就能得到一個武道宗師的垂青,這就連蘇奕也沒想到。

  不過,他還不至于為此震驚。

  一個養爐境武道宗師的徒弟而已,算得了什么?

  琴箐眉梢透著喜色,道:“這可是我們文家天大的喜事,今日清晨,族長已親口答應,賜我們家黃金千兩、珍珠十斛、房屋地契九處,并把位于廣陵城青雀街上的‘杏黃醫館’交給了我們家掌管!”

  說到這,她眉飛色舞,容光煥發,別提多得意了。

  這幾天,絕對是琴箐心情最舒暢的一段時間,無論誰見到她,都笑臉相迎,充滿熱忱和巴結的味道。

  連族長和老太君面對她時,都明顯尊敬了許多!

  這讓琴箐都不禁有飄飄然不真實的感覺。

  “這可的確是一樁喜事。”

  蘇奕隨口敷衍道。

  琴箐忽地警惕道:“這些財物可都沒你的份兒,你想都別想!”

  蘇奕哭笑不得,他就是缺錢,也有諸般手段去賺到手,何須貪念這點東西?

  琴箐也不知想起什么,玉容一陣變幻,最終似做出決斷了,道:

  “你來我們家已經一年了,也不能一直吃軟飯,我打算讓你去接手‘杏黃醫館’的生意!”

  蘇奕怔住。

  青雀街雖非廣陵城最繁華的地帶,可也人煙稠密,匯聚著各行各業三教九流的人物。

  位于此街上的杏黃醫館,已開張多年,根本不愁沒生意。

  讓蘇奕懷疑的就是,一向排斥和厭憎自己的丈母娘,真會好心到把這樣的好處給自己?

  就見琴箐神色一整,言辭嚴厲道:“我警告你,雖是讓你去掌管杏黃醫館,可每個月都必須給我上交一千兩白銀,少于這個數,別怪我翻臉無情!”

  蘇奕這才恍然,對嘛,這才像自己所認識的丈母娘,根本不可能隨隨便便把好處給自己。

  “一個月交一千兩?”

  文長泰忍不住開口了。

  琴箐得意洋洋道:“昨晚我熬了一個通宵,總算把杏黃醫館的賬目理清楚,按照目前這種狀況維持下去,杏黃醫館每個月也就只能賺一千兩左右而已,最多也相差不了三兩銀子!”

  蘇奕一怔,在丈母娘的算計中,自己完全就是一個苦勞力,還是不拿酬勞那種……

  這算什么事?

  前世獨尊大荒天下的玄鈞劍主,轉世后慘遭精明丈母娘壓榨剝削?

  “倘若蘇奕一個月沒賺夠一千兩銀子呢?”

  文長泰問道。

  琴箐冷笑一聲,嘴皮麻利道:“我可不是不近人情,他姓蘇的可以先欠債,三個月內還清便可。”

  頓了頓,她慢悠悠說道:“不過這樣的話,就需要多付一筆利錢,欠的越多,利錢就越多,若三個月內不還清,利上起利,那時候欠下的錢和利錢不斷累積,欠的總債可就會不斷翻倍。”

  聽罷,文長泰這樣的老實人都不禁倒吸涼氣,開始有些憐憫蘇奕了。

  琴箐喝了一口茶潤喉,旋即目光如刀子似的看向蘇奕,“你不會欠債不還吧?”

  蘇奕反問道:“若我每個月賺的比一千兩多呢?”

  琴箐頓時就笑了,夸贊道:“你這吃軟飯的還算有些志氣,知道賺更多的錢。那我不妨告訴你,一個月所賺超過一千兩的部分,全都歸你。”

  “好,就這么定了。”

  蘇奕不假思索答應下來。

  琴箐一呆,沒想到蘇奕答應得如此痛快,心中反倒有些不踏實。

  想了想,她再次警告道:“你若敢耍什么花樣,可別怪我不客氣!”

  很快,蘇奕就離開了。

  琴箐讓他明日就去杏黃醫館,以后吃住也要在那里。

  這對蘇奕而言,反倒是一樁好事。

  若一直待在文家,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可在外邊就不一樣了。

  正廳中只剩下了文長泰夫婦。

  文長泰不禁問道:“你為何要讓蘇奕去掌管杏黃醫館,那地方以前一直由二哥家把持,上到醫師,下到幫傭,全都是二哥家的人。”

  “你讓蘇奕去,非被他們天天欺負不可,這得遭多少罪啊。”

  說到最后,不禁一聲長嘆。

  琴箐怒道:“若你有你二哥那般厲害,老太君怎可能讓蘇奕入贅到咱們家?你可知道,咱們女兒靈昭因為這樁婚事受了多大的委屈?”

  “你再看看你大哥,堂堂文家之主,大權在握,掌管全族所有家產,何等威風。你呢,文不成武不就,什么都不爭,好處全都讓你那倆哥哥搶完了!”

  “這些年,若不是我親自操持著咱們家,就憑你那點能耐,咱們一家人早被你們文家其他族人欺負死了!”

  文長泰被罵得不敢吭聲,只能苦笑,他性子本就如此,也知道相比于他那兩位哥哥,自己很平庸。

  而琴箐的強勢精明,愈發讓他顯得很沒用。

  半響,琴箐總算消氣了,這才說道:“我知道杏黃醫館是二哥家的,但這是以前的事情了,從今天開始,它就是咱們家的!”

  “至于蘇奕會否被欺負……哼,你可別小覷咱這個女婿。”

  文長泰訝然道:“什么意思?”

  “我聽說前些天,蘇奕在聚仙樓把黃乾峻這紈绔收拾了一頓,我本以為黃家會饒不了他,可誰曾想,直到現在他還活蹦亂跳,毫發無傷。”

  琴箐冷笑,“我雖看不透其中原因,可直覺告訴我,這其中肯定有古怪!”

  頓了頓,她又嘆了口氣,“可惜啊,若他還是青河劍府外門劍首,靈昭嫁給他倒也勉強湊合。”

  “可現在,靈昭將將成為宗師弟子!再看他蘇奕,簡直一無是處!”

  語氣里已泛起濃濃的幽怨。

  文長泰安慰道:“若他不是失去修為了,怕也不會成為咱們家的女婿,畢竟,那時候靈昭都還沒有進入天元學宮修行呢。”

  “你給我閉嘴!”

  琴箐一拍桌子,怒火萬丈打斷道,“你這是安慰我呢,還是挖苦咱們家靈昭呢?或者是最近憋得太難受,欠收拾?”

  文長泰面露尷尬,訕訕不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