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五章 玄素靈璣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夕陽殘照,晚霞如火。

  庭院中的青棗樹在風中沙沙作響。

  “姐夫,其實我心中一直有話想對你說。”

  剛走進庭院,文靈雪卻忍不住主動開口了,聲音嬌潤清甜。

  今天她一身淡雅素凈的長裙,修長的嬌軀在天光下散發著蓬勃朝氣,清純明凈,煞是美麗。

  蘇奕一怔,聲音柔和道:“怎么了?”

  文靈雪面露一抹愧色,道:“姐夫,七天前是我和父母、大伯他們一路把姐姐送走的。”

  “本來,我是打算通知你的,可娘不讓……”

  說到最后,她螓首低垂,已帶上愧疚之意。

  蘇奕這才恍然,明白過來。

  七天前,文靈昭啟程前往天元學宮遠行,整個文家上下在送行這件事上,直接忽略了他這個上門女婿。

  不過,蘇奕并不意外。

  他和文靈昭之間的關系甚至不能用陌生人來形容。

  成婚當天,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時隔一年,七天前那個晚上是他們第二次見面。

  雖為夫妻,可從成婚到現在,兩人之間卻竟都沒說過一句話。

  連一個字都沒說過。

  形同陌路也不過如此。

  可蘇奕卻沒想到,文靈雪卻竟把這件事一直惦記在心中。

  文靈雪蹙著柳眉道:“還有,我聽說那魏崢陽無比可惡,說了一些荒唐過分的話,姐夫,你可千萬別跟那種小人一般見識。”

  “我最了解我姐,她雖性情冰冷了一些,可絕對不會做出一些過分的事情。”

  少女言辭中,有擔憂、有安慰。

  蘇奕凝視著少女那白皙靈秀的俏臉,怔了片刻,油然感嘆道:

  “這世間的佛門菩薩我見過不知凡幾,可如你這般善良的,還沒見過幾個。”

  他心中泛起久違的暖意。

  前世的他,一心問道,性情殺伐果斷,腳踏著尸山血海才一步步問鼎大荒九州之巔。

  連他那九個弟子都對他既敬又怕。

  而今世,自己身為大周玉京城蘇氏的一名庶子,自幼備受冷落,養成了孤僻陰沉的性情。

  縱然是在青河劍府修行的那三年,也因為性情太過陰郁孤峭,幾乎沒有什么朋友。

  直至修為盡失,入贅文家,這對當時的自己而言,就如跌落深淵,打擊實在太大,整個人都如同行尸走肉,心如死灰。

  就是在這等情況下,整個文家上下,只有文靈雪一人真心待他好!

  她曾花費心思在庭院中栽種了一片沐陽花,希望自己每天看到那些沐浴陽光盛放的金黃花朵時,心情會好一些。

  曾小心翼翼地陪在自己身邊,輕聲細語地說著一些書本上的大道理,試圖為他開解心中的煩悶,予以安撫和鼓勵。

  也曾花盡心思去烹煮各種美食,親自送到幾乎足不出戶的自己身前。

  ……雖然,那時候的他,從來都沒有理會過這些關懷。

  可現在,隨著覺醒前世記憶,再想起文靈雪在這一年里為他所做的點點滴滴,心中,焉能不感動?

  少女嬌俏明媚,有一顆剔透明凈的善良心!

  “姐夫,你……當時真沒有為此生氣?”

  文靈雪揚起俏臉,一對清澈剔透的眸凝視蘇奕,語氣有些不確定。

  “你啊,就是想的太多了,你姐姐怨恨和抗拒這樁婚事,情有可原。至于其他人的看法,我若是在乎,怕是早已被氣死了。”

  蘇奕笑說道。

  文靈雪才徹底松口氣,文靈雪瞇著月牙似的眼睛,笑嘻嘻贊道:“姐夫,你心胸最寬廣了!”

  心胸寬廣?

  蘇奕眼神有些古怪,在大荒九州的時候,誰不知道他蘇玄鈞是個絕不肯吃虧的主,向來“睚眥必報”?

  不過,自己這小姨子實在是招人喜歡啊!

  他不禁問道:“靈雪,我也有一件事想問你,從我入贅文家以來,整個文家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瞧不起我,可你為何卻這么關心我?”

  文靈雪毫不猶豫道:“我從不認為我姐姐嫁的男人是個廢物。”

  “還有,我……我也不信姐夫是窩囊廢!”

  說到這,少女那精致俏麗的小臉上泛起堅定之色。

  蘇奕笑起來,道:“為何你不信?”

  文靈雪那一對漂亮清澈的大眼睛盯著蘇奕看了片刻,忽地撲哧笑起來,理所當然道:

  “長得這么好看,怎么可能是窩囊廢啊。”

  得到這個完全出乎意料的答案,蘇奕都不禁怔了一下,旋即忍不住大笑起來,挑起大拇指,贊道:

  “有眼光!”

  文靈雪嘿嘿笑起來,清純如畫。

  蘇奕道:“靈雪,我聽說再過一個月,你們松云劍府就要舉行年終大比了?”

  “對。”

  文靈雪點頭,俏臉上的笑容消失,苦惱道,“以我現在的修為,怕是很難進入大比的前十名,畢竟,我才進入松云劍府修行一年時間。”

  若能在年終大比中進入前十名,便能進入松云劍府的“甲院”。

  而只要成為甲院弟子,等于就擁有了前往云河郡“青河劍府”修行的資格!

  松云劍府的影響力僅僅只局限于廣陵城,而青河劍府則足以影響云河郡十九城!

  兩者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學府。

  “前天時候,我忘了給你準備生日禮物,不過現在給你也不晚。”

  蘇奕從袖口中取出一卷書籍,輕聲道,“這是一門吐納呼吸法,雖談不上頂級,但卻最適合現在的你修煉。堅持修煉一個月,足以讓你在年終大比中躋身前十名了。”

  文靈雪睜大眼睛,吃驚道:“真的?”

  蘇奕笑著將書籍遞過去,道:“我還能騙你不成?對了,莫要跟其他人說起此事,記下這門妙訣的奧妙后,切記立刻將此書燒掉。”

  說到最后,他神色已變得嚴肅起來。

  沒辦法,他送給文靈雪的呼吸法名喚“玄素靈璣訣”!

  雖然只記載著“搬血境”的修煉之道,可完整的玄素靈璣訣,卻名列大荒九州“皇境奇功榜”前十之列!

  當年,蘇奕曾將此法門傳授給小徒弟青棠,正是憑借此功,青棠在修行之路上高歌猛進,一舉證道皇境,成為名聞天下的“青棠女皇”!

  若這等妙訣泄露出去,哪怕僅僅只記載著搬血境的修煉妙諦,可依舊會給文靈雪惹來不少麻煩。

  這是蘇奕不希望看到的。

  文靈雪心中凜然,將書籍小心收起,狠狠點頭道:“姐夫,我聽你的。”

  她還不知道,自己無意中已得到了一樁足以令天下修武者瘋狂的“機緣”!

  否則,此時怕不會這般淡定了。

  蘇奕也沒有多解釋,似這種妙法,他手中多的是。

  在前世,世間皆知他蘇玄鈞擁有“千般妙法,萬般神通”,這可絕非夸張。

  “你若是有空閑,每隔七天,來見我一次,到時候,我幫你指點搬血境的武道奧義。”

  蘇奕叮囑道。

  文靈雪清眸發亮,滿心歡喜,“我一定來!”

  她知道,姐夫現在雖然修為盡失,可當年也曾是青河劍府的外門劍首,是名揚云河郡的風云人物。

  有姐夫指點,自己何愁無法在年終大比中名列前十?

  “快回去吧,若你娘發現你在我這里,免不了又要大發雷霆了。”

  蘇奕說著,自己都不禁笑了。

  他那個丈母娘,脾氣可潑辣之極。

  文靈雪心虛似的左右瞟了一眼,旋即吐了吐丁香小舌,飛快道:“姐夫,那我先走了。”

  少女身影輕盈翩然,轉身離去,看得出來,她心情很不錯。

  目送少女的倩影消失在庭院外,蘇奕這才轉身返回自己房間。

  雖然已是暮色十分,文家老太君的壽宴依舊在熱熱鬧鬧地進行著。

  只是這一切,都已經和蘇奕無關。

  文靈雪也沒有再去參加壽宴。

  返回自己房間后,她先沐浴了一番,纖秀苗條的身影裹著浴袍,懶洋洋爬在了床上,一對晶瑩雪白的小腿時而抬起,時而又拍落床上,讓得被浴袍掩蓋著的大腿也若隱若現。

  少女剛沐浴過,靈秀清美,慵懶嬌俏。

  她迫不及待翻開蘇奕所贈的書籍。

  書籍很薄,只十多頁,上邊的字跡鐵畫銀鉤,雋永飄逸,僅僅看著便賞心悅目,令人心神靜謐。

  “姐夫的字和他的人一樣好看!”

  文靈雪心中贊嘆了一聲,旋即就被那字跡中蘊藏的妙諦吸引了心神。

  書籍中雖然只記載著玄素靈璣訣“搬血境”的法門,可也極其晦澀玄奧,字字之間,皆有大玄機。

  別說文靈雪,縱然讓大周國那些道行高深之輩,短時間內也根本不可能將其中奧義全部領會。

  還好,在修煉之法的文字旁邊,還有蘇奕親手撰寫的注解,這讓文靈雪在參悟時并不費力。

  凌晨時分,月影西斜。

  文靈雪終于將修煉之法通讀了一遍,那靈秀絕俗的臉龐上泛起恍惚之色,心中更泛起難掩的震驚之意。

  她縱然再年少,可也并非不懂修行之人。

  哪會不明白,蘇奕所贈的這門妙法何等強大?

  與之對比,無論是文家祖傳的修煉之法,還是松云劍府所傳授的修煉之法,簡直是疏漏粗鄙之極!

  “怪不得姐夫會叮囑讓我不要將此妙訣泄露,嗯,他肯定是擔心這門妙訣給我招惹來麻煩……”

  文靈雪怔怔,隱約明白了蘇奕的良苦用心,她心中也暖烘烘的,又是歡喜又是感動。

  很快,她深呼吸一口氣,神色也變得認真起來。

  心中默默對自己說:

  “靈雪啊靈雪,以后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也一定要幫姐夫找到能夠重新修煉的辦法,姐夫他現在……已經夠可憐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