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四章 年少無知 自以為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僅僅一眼,蘇奕不由訝然道:“元符?”

    所謂元符,就是由踏入元道的修士所煉制,其內灌滿元力,擁有諸般不可思議的力量。

    擱在這大周境內,踏入元道的存在,已被視作陸地神仙。

    而由這等人物煉制此等寶物,絕對堪稱是萬金難求的重寶!

    “不錯,此符名喚‘星刃’,乃是你入贅文家的當天,由你父親所贈,捏碎此物,一擊便可滅殺武道宗師!”

    老太君先是小心翼翼將玉符收起,這才一挺腰桿,臉上露出驕傲之色,“而此寶,便是我文家最大的依仗。”

    蘇奕暗自搖頭,一枚元符而已,值得這般驕傲?

    “老太君跟我說這些作甚?”他問道。

    “三少爺,從你入贅文家到現在,除了遭受到一些挖苦和冷眼,可曾有任何人真正動手欺負你?”老太君問。

    蘇奕搖了搖頭,“這倒沒有。”

    文老太君神色嚴峻,語帶威脅,“那三少爺你聽好了,我不管你心中是否恨文家,可以后若敢做出一些對文家不利的事情,我必饒不了你!”

    蘇奕這才明白,剛才老太太拿出那一枚元符,無非就是要借此威懾自己罷了。

    他笑了笑,沒有再逗留,轉身而去。

    “這小子怎地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直至蘇奕的身影消失在花茗堂之外,老太君這才收回目光,眉頭卻一點點皺了起來,神色明滅不定。

    “今日的事情,要不要寫信告訴蘇家?”

    許久,她發出一聲長嘆,做出了決斷,“罷了,蘇家的事情,早已不是我一個外人能摻合,只要這小子不做對不起文家的事情,我大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壽宴還在進行,氣氛熱鬧喧囂。

    當蘇奕返回時,就見文少北等文家的年輕一代,皆眾星拱月般擁簇在一人身前。

    連文靈雪也都在其中。

    被擁簇的是文玨元,族長文長鏡之子,一個有著搬血境大圓滿修為的俊杰,是文家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

    當然,和李家的李默云相比,名氣就稍遜一些了。

    “蘇哥,您回來了。”

    當看到蘇奕,一個人孤零零坐在酒桌前的黃乾峻噌地起身,露出熱情的笑臉。

    蘇奕點了點頭,道:“壽宴已進行大半,你怎地還不走?”

    黃乾峻訕訕道:“蘇哥不離開,我哪有離開的道理,無論如何,我都得陪到底!”

    蘇奕哦了一聲,哪會看不穿黃乾峻和其父親黃云沖的心思?

    無非是想“喪事喜辦”,把昨天的禍事視作一個契機,跟自己修繕關系,最好還能跟自己再拉近一些距離!

    “蘇奕,玨元堂兄有話對你說,快跟我過去。”

    不遠處,文少北忽地走來,眼神倨傲,措辭生硬。

    蘇奕抬眼看了看不遠處,就見被眾人擁簇的文玨元,目光正朝自己看來,神色間掛著一絲矜持之色。

    蘇奕目光重新看向身前的文少北,神色平淡道:“去告訴他,想說話可以,讓他自己過來。”

    在剛來參加壽宴時,這文少北就語帶輕蔑,喝斥蘇奕身為贅婿不夠資格列席于此。

    之后,文少北更借機損了文長泰一把,讓文靈雪慍怒不已。

    現在,他竟又充當起了文玨元的狗腿子!

    蘇奕自然不會客氣了,言辭間也把文少北視作跑腿的角色。

    “你……你說什么?”

    文少北發愣,一個贅婿,竟還敢在他面前擺譜?

    黃乾峻第一時間湊過來,眼神暴戾森然,道:“你是眼睛瞎了,還是耳朵聾了,聽不懂人話?”

    文少北渾身一僵,心中發憷。

    在廣陵城,黃乾峻是大名鼎鼎的紈绔,驕橫跋扈,狠辣殘暴,在年輕一代中,很少有不怕黃乾峻的。

    文少北自然不例外。

    他艱難地吞了吞吐沫,低聲道:“黃少,此事和你無關……”

    黃乾峻呸地一聲打斷,“若不是今日是你家老太君壽宴,信不信我敢在這里就弄殘你?”

    文少北臉色發青,額頭直冒冷汗,徹底蔫了。

    黃乾峻鄙夷道:“瞧瞧你那窩囊樣子,以后若還想在廣陵城混,就趕緊滾去回話!”

    文少北簡直如蒙大赦,一溜煙跑了。

    目睹這一幕幕,蘇奕不禁暗自哂笑,果然,惡人還需惡人磨,文家這年輕一代,沒幾個堪大用的。

    “蘇哥,您可別怪我多事,我只是看不慣,一個文家旁系的小角色而已,卻敢對蘇哥您不敬,簡直活膩歪了!”

    當面對蘇奕時,黃乾峻頓時變得乖順無比,眉眼間都帶上諂媚之色。

    “你倒是能屈能伸。”

    蘇奕嘖了一聲。

    黃乾峻也不知聽出話中的諷刺沒有,自顧自嘿嘿直笑。

    “什么?蘇奕竟敢讓玨元堂兄過去找他?”

    “不自量力!”

    ……不遠處,當文少北返回不久,那些擁簇在文玨元身邊的少年少女們一陣騷動,又是詫異,又是憤慨。

    文靈雪也在,暗呼不妙,連忙匆匆跑向蘇奕。

    “姐夫,你快走,文少北那家伙在玨元堂哥面前挑撥離間!”

    文靈雪飛快道,細膩白皙的俏臉上盡是焦急。

    “這次你倒是誤會文少北了,他說的是實話,是文玨元想跟我談,而不是我想跟他談,他難道不該主動點?”

    蘇奕笑著開口。

    黃乾峻在一側點頭:“蘇哥所言極是!”

    文靈雪不禁呆住,這是什么情況?

    就在此時——

    不遠處的文玨元已大步走來,其身后跟著文家一眾年輕一代人物,附近一些賓客的目光都不禁被吸引過來。

    “我倒是沒想到,你蘇奕現在的架子,可越來越大了。”

    文玨元在蘇奕面前佇足,下巴微抬,眼神泛起懾人的精芒。

    在文家,他是年輕一代的領袖人物,向來是一呼百應。

    可蘇奕一個贅婿,卻竟當著眾人的面,拒絕前去見他,這讓他心中頗為不悅。

    “文玨元,是你先擺譜的好不好?”

    黃乾峻嗤地笑起來,“距離不到十丈之地,你卻讓文少北當狗腿傳遞消息,若論起來,你的架子可著實不小。”

    他今日是客人,又是黃云沖嫡子,縱然修為遠不如文玨元,可也談不上畏懼了。

    文少北羞憤交集,當著所有人面,被罵狗腿,讓他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文玨元眉頭皺起,冷冷掃了黃乾峻一眼,“這是我文家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

    說著,他目光已看向蘇奕,神色淡然道:“你不用怕,我可不屑于去欺負你這樣的廢人,若傳出去,反倒會讓我的名聲受累。”

    旁邊不少人都不禁笑起來。

    “你想跟我聊的就是這些?”

    蘇奕負手于背,波瀾不驚。

    文玨元斟酌了一番,這才說道:“我只是要告訴你,今日壽宴上,城主大人他們是沖著靈昭的面子而來,雖說你是靈昭的夫君,可你終究只是一個上不得臺面的贅婿!”

    這番話,貶低意味十足,附近那些文家年輕人笑得愈發肆無忌憚起來。

    贅婿,無論在大周任何地方,從來都上不得臺面!

    文玨元這番話,差不多等于代表著他們這些文家族人的心聲。

    卻見蘇奕渾不見怒,反倒搖了搖頭,眼神泛起一絲憐憫。

    “哈哈哈……”

    而黃乾峻已經再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絕對是他今天聽到最大的笑話!

    別人不清楚,他哪會不知道,無論是傅山、聶北虎,還是他老子黃云沖,今日全都是沖著蘇奕而來?

    這些文家年輕一代,完全就是有眼無珠,欠收拾!

    文靈雪內心原本又是擔憂,又是憤怒,打算為蘇奕辯駁,可黃乾峻那夸張的笑聲,卻讓她錯愕,有些措手不及。

    何止是她,文玨元等人也都有些懵,這他媽有什么好笑的!?

    黃乾峻這廝怕不是個傻子?

    文玨元厭煩地掃了黃乾峻一眼,目光重新看向蘇奕,冷冷道:

    “以后,你若敢借靈昭的名頭胡作非為,狐假虎威,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這番話,你最好牢記心中!”

    說罷,他轉身而去。

    一副不屑與蘇奕浪費口舌的姿態。

    其他文家年輕人連忙紛紛跟著離開。

    “玨元堂兄今天的表現,簡直太讓我失望了……”

    文靈雪咬著瑩潤櫻唇,亮晶晶的美眸帶著悵然失落之色。

    以前,她對文玨元頗為欽佩,視其為兄長般對待。

    可剛才那一幕幕,卻讓她對文玨元的感觀變得差勁起來。

    “歸根到底,還是年少無知,自以為是,這是大多數年輕人的通病。”

    蘇奕輕聲道。

    旁邊的黃乾峻渾身一僵,內心泛起濃濃的苦澀。

    前天在聚仙樓時,自己可不就是“年少無知,自以為是”,才被蘇奕收拾了一頓,就此釀下大錯?

    連自己老子黃云沖都被拖下水了,實在是不應該!

    “靈雪,你跟我來。”

    這時候,蘇奕已徹底沒有了在壽宴上逗留的心思,轉身離開。

    “噢。”

    文靈雪第一時間跟上,她也感覺今日的壽宴挺沒意思的。

    “蘇哥,你怎么就能說走就走,那……那我呢?”

    黃乾峻禁不住在內心吶喊,滿面愁容。

    他可不知道,坐在文家宗族大殿內的黃云沖、聶北虎看似在談笑,實則一直關注著大殿外有關蘇奕的一舉一動。

    當察覺到蘇奕離開,兩人對視一眼,皆不約而同地起身告辭。

    這兩位大人物,都懶得再待下去消磨時間了……

    ps:雖然沒破3k,但還是加一下更吧。

    還有,誰給主角起名叫“蘇姨”的?簡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