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三章 過往恩怨 心中有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花茗堂。

  當蘇奕抵達時,只有文老太君一個人坐在那。

  她白發蒼蒼,雖已八十歲,但精神矍鑠,坐在那自有一股久居上位的威勢。

  “三少爺,這里除了你我之外,再沒有其他人,就不必跟老身行禮了。”

  文老太君指著殿宇一側的一張座椅,神色冷淡,“坐。”

  三少爺!

  這樣的稱呼,讓蘇奕眼神泛起一絲恍惚。

  這一世的他,是玉京城蘇家的一名庶子,排行第三,上邊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下邊還有一個弟弟。

  不過,由于他是庶出,再加上母親葉雨妃死得早,讓他從小到大備受冷落,地位連蘇家的一名管事都不如。

  “老太君找我何事?”

  蘇奕暗自搖了搖頭,隨意坐了下來,儀態閑適。

  在整個蘇家,只有他知道,文老太君梁溫璧年輕時,是玉京城蘇氏的一名女婢,服侍在蘇家族長蘇弘禮身邊三十年之久。

  而蘇弘禮,便是蘇奕這一世的父親!

  “何事?”

  老太君眼神冰冷,道,“剛才發生在壽宴上的一件件事情,三少爺難道都忘了?”

  “別人或許都會認為,傅山、聶北虎和黃云沖三人是沖著靈昭這丫頭而來,但我可不會!”

  “現在,我只問三少爺,有沒有要跟我解釋的?”

  她言辭咄咄逼人,聲色俱厲!

  換做是以前的蘇奕,怕是已經被老太君身上的氣勢震懾。

  可現在,又哪會被一個小老太婆唬住了?

  不過,蘇奕也有事情要問文老太君,倒也沒有計較這些,云淡風輕道:

  “若我推測不錯,他們此次的確是沖著我的面子而來。”

  文老太君明顯動怒,一掌拍在椅子扶手上,老臉陰沉可怖,厲聲道:

  “三少爺,你可還記得一年前入贅文家時,你父親讓我你的話?”

  不等蘇奕開口,她一字一頓道:“敢以蘇氏之名義行事,必誅之!”

  “敢踏入玉京城半步,必誅之!”

  氣氛陡然變得壓抑無比。

  這番殺氣騰騰,冷酷無情的話,的確是蘇奕父親蘇弘禮所說。

  正因如此,蘇奕入贅文家這一年里,別說是廣陵城的人,就是文家上下,也只有文老太君一個人知道他的身份。

  “老太君是以為我用蘇家三少爺的名頭,才讓傅山等人前來赴宴的?”

  蘇奕不禁笑起來。

  文老太君眉頭緊皺,神色愈發寒冷,“難道不是?”

  “是與不是,你可以去問問傅山他們,以你如今所掌握的力量,想要打探這點消息,應當絕非難事。”

  蘇奕口氣隨意,“而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蘇奕現在不會用蘇氏一族的名義行事,以后……也絕對不會!”

  他眼神淡然,瞳孔深處卻隱隱有睥睨意涌動。

  堂堂玄鈞劍主,何須借這點虛名行事?

  文老太君明顯一怔,忍不住重新打量蘇奕一番,心中涌起說不出的陌生感覺。

  就好像她所熟悉的那個三少爺,一下子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沉默片刻,她這才說道:“這件事,我自會查清楚!”

  蘇奕笑了笑,沒有再解釋什么。

  “雖然我暫時不清楚傅山、聶北虎他們為何那般看重你,可我不得不說,在玉京城蘇氏眼中,像傅山這等角色,就如地上的小小螻蟻,根本不必蘇氏自己動手,只要一句話,他們便死無葬身之地!”

  文老太君神色冷漠,在說到玉京城蘇氏時,語氣中不自覺流露出一股傲意。

  “所以,我勸你最好安分一些,否則,和你有關的人怕是都會因你而遭難!”

  蘇奕回憶了一下玉京城蘇氏的情況,也不得不承認,文老太君此話并不夸張。

  玉京城乃大周皇都。

  而蘇氏一族,則名列玉京城四大頂尖世家中!

  相比起來,廣陵城僅僅只是云河郡十九城之一,傅山、聶北虎這樣的角色,在蘇家面前,的確根本不夠看的。

  稱得上天壤之別!

  只可惜,文老太君并不清楚,蘇奕根本就沒打算借任何人的力量行事!

  別說是傅山,就是玉京城蘇氏,在他眼中也就是世俗人間的一個小勢力罷了,并沒有什么太大區別。

  “傅山和蘇家比,的確遜色不少,可在今日壽宴上,文家卻需要仰仗傅山來撐場面。”

  蘇奕神色平淡道,“老太君,如此看來,現如今的你,怕是很難再得到來自玉京城蘇家的幫助了。”

  一句話,卻似戳痛了老太太的心,她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

  見此,蘇奕不再多言。

  以前的文老太君,終究只是蘇家一個婢女罷了。

  再加上這些年來,她早已不在蘇家效命,蘇家焉可能還會惦念她這樣的婢女?

  深呼吸一口氣,文老太君面露譏諷,道:“沒想到,才入贅我文家一年時間而已,三少爺的嘴巴也變得如此了得。”

  蘇奕聽出了一絲惱羞成怒的味道,不以為意地笑道:“老太君,人都是會變的。這次前來,我也有事想要請教老太君。”

  文老太君眉毛微皺,道:“和蘇家有關?”

  蘇奕點頭道:“不錯,我想知道,在我入贅文家這件事上,究竟是誰的主意?”

  文老太君沉默片刻,道:“是小主母提的建議,你父親做的決定。”

  “游青芝?”

  蘇奕眸光深處寒芒一閃。

  文老太君口中的“小主母”,便是他的父親蘇弘禮所娶的第四個妻子,名叫游青芝。

  “不錯。”

  文老太君點頭,她并不意外蘇奕會直呼對方名字。

  當年在蘇家,誰都清楚,小主母游青芝最瞧不上的,就是蘇奕這個庶子!

  “以她的性格,當初在得知我修為盡失后,為何不殺我滅口?她應該最清楚,我心中對她恨意十足,不殺了我,終究是個隱患。”

  蘇奕有些不解。

  文老太君不禁冷笑,看向蘇奕的眼神充滿憐憫,“三少爺,你母親死的早,連你父親也視你為孽子,從不關心。再加上你修為盡失后,和廢人也沒區別,也配‘隱患’二字?”

  頓了頓,她繼續道:“但不管如何,你身上畢竟流淌著蘇氏的血,小主母若殺了你,必會引起你父親不滿和排斥,這就得不償失了。小主母那等絕頂聰明的人,自不會干出這等蠢事。”

  蘇奕一陣沉默。

  說起來,他這個蘇家庶子的命運可真夠慘的。

  四歲時,母親葉雨妃身染重病,最終撒手人寰。

  從那時起,他的處境就變得極為窘迫困頓。

  他的父親蘇弘禮根本不待見他,對他不管不問。

  連帶著整個蘇家上下,都沒人敢跟他親近,讓得他備受冷落。

  而隨著年齡漸長,接觸的事情越來越多,他開始懷疑當年害死母親葉雨妃的兇手,便是父親蘇弘禮!

  這讓他內心又是痛苦又是憤恨。

  最終,在四年前,他選擇前往青河劍府修行,試圖通過踏上武道之路,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

  可僅僅三年后,因為覺醒前世記憶的緣故,讓得他修為盡失,最終在蘇家力量安排下,成了這文家贅婿……

  “前十七年的我,過得的確太憋屈了一些。”蘇奕暗自感慨。

  他之前梳理自身記憶,發現自己這一世對父親蘇弘禮、小主母游青芝的恨意,早已成了心中執念。

  “這個執念,自當由現在的我來化解。”

  蘇奕眸子重新變得平靜下來。

  執念不消,必影響以后的證道路!

  “對了,我前陣子剛聽說一件轟動玉京城的大事。”

  文老太君忽地開口,眼神玩味,“你弟弟蘇伯濘,雖只十六歲,如今已是聚氣境“化罡”期強者,被視作“玉京八秀”之一。”

  “大周皇室已答應,只要你弟弟十八歲之前踏入養爐境,成為武道宗師,就送他前往大周第一圣地“潛龍劍宗”修行!”

  蘇奕一怔,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身穿玉袍俊秀少年的模樣。

  蘇伯濘。

  小主母游青芝之子,蘇弘禮膝下最小的兒子,也被視作蘇家嫡系子弟中,武道天賦最高的絕世奇才!

  游青芝雖是蘇弘禮的第四個妻子,可畢竟是正室,故而蘇伯濘是嫡出。

  相比起來,蘇奕的母親葉雨妃則是妾室,蘇奕自然就是庶子。

  總之,當年在蘇家的時候,無論哪一方面,蘇奕這個庶子雖然是兄長,卻根本就無法去和蘇伯濘相提并論。

  “十八歲成武道宗師?這也算絕世奇才?”

  蘇奕暗自好笑。

  他自然知道,文老太君是故意拿此事刺激他。

  可她注定想不到,在自己眼中,十八歲的武道宗師,在大荒九州一抓一大把,不要太多,根本沒什么可在意的。

  “若無其他事情,我先告辭了。”

  蘇奕起身決定離開。

  他已確定了一些事情,不打算再逗留。

  “且慢。”

  文老太君叫住他,“三少爺,在你臨走前,老身給你看一樣東西。”

  說話時,她從袖口中拿出一塊銀色玉符,舉起給蘇奕看,“三少爺可知道這是何物?”

  這塊玉符約莫三寸大小,通體銀色,似玉非玉,泛著一層淡淡的輝光。

  蘇奕的目光頓時被吸引了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