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七章 凌云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先生竟當著他們的面演武!

  蕭天闕和紫堇對視一眼,心中皆不由好奇,認真凝望。

  就見蘇奕動作舒緩流暢,舉手投足,有著一種獨特而玄妙的神韻。

  恍惚間,紫堇仿似看到一只仙鶴翱翔九天之上,在云海中翩躚,自由自在,逍遙而游。

  忽地,畫面一變,一株蒼松擎天而立,巍巍然如萬古之脊梁,撐起天地山河,大而無量!

  紫堇不覺癡了,心神震撼,這……這是何等武道功法?

  “嗯?”

  與此同時,蕭天闕瞳孔一點點收縮。

  在他感應中,隨著蘇奕一身氣機運轉,這一片桑林地附近的虛空中,絲絲縷縷的靈氣如萬流歸宗般朝蘇奕涌去。

  “這是什么拳法,竟能牽引靈氣入體?”

  蕭天闕心頭震動。

  他養爐境三重修為,擱在大周境內,也是名震一地的武道宗師,地位尊崇,萬眾仰望。

  可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這等神異的法門!

  “有松、鶴之神韻,有自在超脫之妙諦,一呼一吸,可牽引靈氣淬體,這難道是一門‘元境秘術’?”

  蕭天闕眼神飄忽。

  他想起一些秘辛,傳聞中,當修為突破武道四重,踏上元境道途后,便可掌握匪夷所思的“元術”秘籍!

  那等力量,動輒便可劈山斷流,呵氣成雷,凌空飛遁,直似神仙一般。

  這等人物,也往往被稱作“陸地神仙”。

  而元境人物所掌控的秘法,便被稱作“元術”!

  那是足以震爍天下的神妙傳承,有巧奪造化之功!

  蕭天闕身為一尊武道宗師,曾有幸見識過一位陸地神仙的風采。

  故而他無比肯定,元境秘術是真實存在的!

  直至蘇奕收功,蕭天闕登時如夢初醒般,再看向蘇奕的目光,已悄然發生一些微妙的變化。

  “蘇先生,您修煉的是何等功法,竟……竟讓我心神都出現了幻覺……”

  紫堇驚嘆道,她并未想那么多,只感覺這門秘法很不可思議。

  “一門筑基法門而已。”

  蘇奕隨口道。

  雖然松鶴鍛體術足以堪稱大荒九州第一筑基法,可畢竟也僅僅只是筑基法門,只能用以錘煉武道四境的道行罷了。

  “筑基法門……”

  紫堇一呆,有些懵,筑基法門都如此神異?

  蘇奕沒有再解釋,目光看向蕭天闕,道:“要根除你體內傷勢,有兩種辦法,一種是我為你再開一個藥方,不出十日,傷勢便可徹底解決。”

  “但若這么做,你此生則再不能突破現在所擁有的武道境界。”

  蕭天闕心中發緊,忍不住道:“敢問蘇先生,那第二種辦法呢?”

  蘇奕隨口道:“第二種辦法很簡單,把你所學的修煉法門告訴我便可。”

  “啊?”

  紫堇叫出聲,明顯猝不及防。

  她的爺爺蕭天闕所學,名喚“金瀾訣”,乃是蘭陵蕭氏的祖傳秘法,就是在蘭陵蕭氏內部,也只有嫡系族人才有資格修習!

  這怎能輕易泄露?

  蕭天闕也明顯有些遲疑。

  將秘法泄露出去,這可是牽扯宗族之本的大事,他哪怕是武道宗師,都不得不慎重考慮。

  可旋即,他便一咬牙,道,“我選第二種辦法。”

  紫堇明顯有些焦急,卻被蕭天闕搖頭,示意她無須多言。

  蘇奕點了點頭,道:“聰明的選擇。”

  蕭天闕當即便將“金瀾訣”口述了一遍。

  紫堇在一側聽著,意識到爺爺并未有任何一絲隱瞞,心中又是一陣顫栗。

  這可是宗族祖傳之絕學!

  就……就這樣泄露出去了?

  這若是讓宗族知道,爺爺怕都會遭受極大的非議和壓力不可!

  甚至,不排除動用一切力量將這位蘇先生滅口的可能!

  就在紫堇思緒如飛時,蘇奕已開口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門功法存在極大的缺陷,你能憑此修煉到養爐境第三重地步,之前怕是經歷了多次足以致命的兇險。”

  “缺陷?”

  紫堇睜大水靈靈的眸,滿臉難以置信。

  這可是他們蘭陵蕭氏的鎮族傳承,歷經千年代代相傳,是天下公認的一流呼吸法!

  這……怎可能會有缺陷?

  蕭天闕則似回憶起什么往事,渾身冷汗直冒,臉色都變了,道:

  “蘇先生說的不錯,老朽此生的修煉之路,曾出現三次足以致命的兇險,一次是由聚氣境突破至養爐境時,剩下的兩次,皆出現在這養爐境內。”

  蘇奕道:“這就對了,這也就意味著,若用第一種辦法幫你療傷,即便徹底恢復,你再用這金瀾訣修行,必寸步難行,甚至還將遭遇致命兇險。”

  蕭天闕這一刻已無法淡定,緊張道:“那這第二種辦法……”

  蘇奕笑了笑,道:“這金瀾訣的缺陷雖大,但還難不住蘇某,我已幫你將此法門修繕補正了一番,用此修煉,不止能徹底驅除你的傷勢,或許還能讓你在武道上更進一步。”

  說著,他抬手折了一截桑樹枝,在地面上書寫起來。

沙沙沙  一個個字跡出現在沙土地上,字跡豪蕩捭闔、奔蛇走虺。

  蕭天闕的目光不自覺被吸引過去,很快他臉上浮現驚色,越看越吃驚,到了最后,已是滿臉不可思議。

  紫堇也看到了,可礙于修為不夠,還無法體會到其中奧妙。

  直至蘇奕寫完,甩手將樹枝丟掉,道:“只有寫出來,你們才能分毫不差地記住每個字,避免記錯引起歧義。”

  蕭天闕閉著眼睛想了許久,才終于長長吐口氣出來。

  他鄭重的對蘇奕一躬身,行禮道:“先生于武道之上學究天人,化腐朽為神奇,有此完整無缺的秘法,我蘭陵蕭氏必將受益無窮,還請受天闕一拜!”

  字字莊肅鏗鏘,有激動,有敬畏,也有發自內心的震撼。

  紫堇手足無措,都呆滯在那,這……

  蘇奕坦然受了這一禮,揮手道:“行了,事情已經解決,我也該回去了。”

  說罷,轉身而去。

  “先生請留步!”

  蕭天闕連忙追上去,從懷中拿出一個玉牌,雙手遞過去,恭聲道,“先生,此乃我蘭陵蕭氏的信令,還望您收下。”

  蘇奕挑眉,道:“你這是何意?”

  蕭天闕連忙解釋道:“老朽也知道,先生非尋常可比,可在這世俗中行走,難免會碰到一些世俗紛擾的瑣屑事情,以先生的秉性,定然也不喜歡被這般俗事干擾。”

  “而有了這令牌,起碼在這云河郡十九城中,足以化解那些俗事。就當……我蘭陵蕭氏的一點心意。”

  說到這,他補充道,“當然,先生今日之恩,遠不是一個小小信令可報答,等以后,凡先生有事,我蘭陵蕭氏必在所不辭!”

  蘇奕收下信令,道:“你有此心意,倒讓我有些意外,多謝了。”

  說著,已轉身而去。

  蕭天闕拱手目送,直至蘇奕的身影消失,他這才放松下來,清瘦的臉頰上浮現一抹笑意,總算……和蘇先生攀上一些關系了!

  “爺爺,蘇先生所修改的金瀾訣,真……真有那般神奇?”

  紫堇將之前那一幕幕看在眼底,心中早已翻江倒海,此刻再忍不住問了出來。

  蕭天闕感慨道:“僅僅只聽我敘述一遍金瀾訣,便能窺破我一生修煉所遇到的致命兇險,還能在不到片刻時間內,便將金瀾訣的缺陷修繕,這等手段,何止是神奇,已和點石成金,化腐朽為神奇沒區別!”

  說著,他笑容滿面地看著紫堇,道:“丫頭,你還年輕,根本不明白經由蘇先生修繕后,咱們宗族祖傳的‘金瀾訣’,已完全不一樣,以后咱們蕭家……必將涌現出更多的武道宗師!”

  紫堇這才有些明白過來,不禁激動道:“這……這可太好了!”

  “現在,你還敢把蘇先生只當做是文家的一個贅婿么?”

  蕭天闕笑問道。

  紫堇頓時赧然,訕訕道:“爺爺,之前的我,的確是一葉障目,孤陋寡聞了。”

  蕭天闕看著自己這個美麗絕俗的孫女,聲音溫和道:

  “時人不識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蘇先生正值年少,混跡于紅塵俗世中,正是一株幾乎無人看出的凌云木,似這等高人,我們既然遇到了,就當用心去結交!”

  紫堇清聲道:“爺爺,您是想拉攏蘇先生么?”

  “拉攏?”

  蕭天闕哂笑,“似蘇先生這等神人,焉可能居于人下?以他的手段,如我這般的武道宗師都只能去仰望,或許……也只有‘陸地神仙’才能與蘇先生坐而論道吧?”

  陸地神仙才有資格去和蘇先生比較?

  紫堇越聽越心驚。

  “更何況,如今的蘇先生正值年少,以后之成就之高,注定是我們這等人無法想象的!”

  蕭天闕眸光灼灼,“所以,和此等人物結下情誼,必當以至誠之心對待。”

  “而眼下,我們已和蘇先生產生一定的交際,這對我而言,對我們蕭氏而言,足稱得上是莫大的幸事!”

  紫堇心潮起伏,久久無法平靜。

  半響后,她那恍惚的星眸漸漸泛起堅定之色,輕聲說道:“爺爺您放心,我一定會牢牢把握住這一次契機的!”

  ps:吃完飯我才想起來這一章忘了更……

嗯,晚上6點還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