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章 神人風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一卷:劍與重生第七章神人風采長袍老者很快冷靜下來。

  他一生戎馬江山,久經血腥殺伐,什么大風大浪沒經歷過?

  也最清楚,這世間多的是擁有不可思議手段的奇人異士。

  無疑,眼前這少年極不簡單!

  “你之前是不是偷偷跟蹤過我們?”

  紫堇忽地皺眉開口。

  長袍老者啞然,不等蘇奕開口,就說道:

  “丫頭,莫要亂講,以這位小友的能耐,焉可能做出那等上不得臺面的事情。”

  說著,他朝蘇奕拱手,神色已帶上一抹敬佩之意,“敢問小友,還看出了一些什么?”

  爺爺他……

  紫堇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以爺爺的身份,擱在云河郡十九城,誰當得起他“拱手以敬”?

  想到這,她禁不住又多看了一眼蘇奕,身影削瘦,面容清雋,模樣倒是不錯。

  只是,他身上氣息稀松尋常,好像根本就沒有修為啊……

  難道說……

  此人的修為已高深到“無法揣度”的恐怖地步?

  她家世超凡,小時候就聽長輩說過,這世間有一些陸地神仙般的人物,看起來尋尋常常,實則早已是佇足在“武道”之上的恐怖存在,神通廣大!

  眼前這人,難道并不是一個少年,而是一個駐顏有術的老前輩?

  想到這,紫堇心中也是一顫,眉宇間浮現一抹驚疑。

  蘇奕可沒想到,僅僅因為長袍老者的拱手禮,就讓紫堇產生那般多念頭。

  面對長袍老者的問題,他神色平淡道:

  “說句不客氣的話,以你那‘養爐境’第三重的修為,這次就是采到六陰草和極陽花,怕也不可能讓你突破境界。”

  頓了頓,他繼續道:“或者說,你應當是早已料到,以你現在的年齡和根基,憑借尋常修煉手段,根本無法讓你在武道上更進一步,于是決定以這兩種靈藥的力量強行破境,對否?”

  長袍老者渾身一僵,只覺背脊都直冒寒意,就仿佛渾身內外的秘密,全都被看穿了一樣。

  若說之前蘇奕猜測到他的傷勢根源和此行目的,還讓他有些將信將疑。

  那現在,他敢十足肯定,眼前這少年定是一位高人!

  “爺爺,他怎地全知道了……”

  紫堇失聲叫出來。

  她情緒都有些失控,清艷絕俗的臉蛋寫滿驚色。

  可對覺醒前世記憶的蘇奕而言,做出如此推斷,不要太簡單。

  “先生法眼如炬,老朽嘆服!”

  長袍老者嘆息,再次拱手見禮,連稱呼都由“小友”換成“先生”,不敢再托大。

  蘇奕暗暗點頭。

  養爐境,又被稱作宗師境!

  以他今世十七年的經歷,倒是很清楚,以長袍老者那武道宗師的地位,別說是在廣陵城,就是在整個云河郡都堪稱是“巨擘”了!

  畢竟,這大周朝靈氣太過匱乏,能夠修煉到宗師地步者,足以冊封諸侯,威震一方。

  眼下,長袍老者以宗師之地位,能夠對自己以禮相待,已很難得。

  “先生,您既能看出我爺爺的傷勢,想來也一定有辦法救治我爺爺的傷吧?”

  紫堇忍不住開口,白皙嬌美的鵝蛋臉露出一絲希冀。

  在大周朝,宗師如龍,萬眾仰望。

  一個人,便足以決定一方頂級大族的興衰!

  而她爺爺,可絕非一般的武道宗師可比。

  若一旦因此傷而隕落,注定會對整個家族造成何等嚴重的打擊!

  見到蘇奕那等神異的能耐,這讓滿心擔憂的紫堇猶如抓住了一絲希望。

  “老朽蕭天闕,在這云河郡也算有點小小名頭,若先生能救我性命,我必不忘先生救命之恩!”

  長袍老者也心生一絲期盼,再次拱手,肅然出聲。

  身為一位叱咤風云多年的武道宗師,哪會不清楚,就是換做同樣的宗師人物,都不可能一眼就看穿他身上的傷勢!

  就憑這一點,蘇奕在他心中的地位,已上升到了“深不可測”的地步。

  “若無法救治這點傷,我之前說那么多作甚。”

  蘇奕哂笑。

  蕭天闕和孫女紫堇目光齊齊一亮。

  “只要先生救好老朽的病,無論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應!”

  蕭天闕神色愈發莊肅,聲音擲地有聲。

  只是,他心中不免惴惴。

  在他看來,以蘇奕那等神乎其技的手段,一般的“報答”恐怕根本不夠!

  可他已顧不得那么多。

  只要能活命,就是付出再大代價,他也在所不惜!

  “對你們而言,稱得上救命之恩,對我而言卻是小事一樁,這樣吧,隨便給我一點診金便可。”

  蘇奕想了想說道。

  “什么?”

  蕭天闕和紫堇皆是一呆,神色愕然,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有問題?”蘇奕問。

  “不是的。”

  紫堇連忙搖頭,神色古怪,期期艾艾道:“我只是沒想到……居然……居然會這么容易……”

  說到最后,聲如蚊蚋,訕訕不已。

  蘇奕啼笑皆非,舉手之勞而已,我何苦為難你們?

  蕭天闕則長聲一嘆,苦笑道:“丫頭,你懂什么,先生何等人物,哪里會在意些許錢財,之所以如此,是不想讓我們欠下人情。”

  “原來如此。”紫堇恍然。

  這才是高人,根本不稀罕自己這等角色所欠的人情!

  紫堇飛快從荷包中取出一張銀票,雙手恭敬遞過去,語聲嚦嚦道:

  “先生,這是一萬兩銀票,是我和爺爺的一些心意,還請您收下。”

  一萬兩,隨隨便便就拿出來了?

  蘇奕都不免訝然,這才意識到,眼前這爺孫倆,恐怕遠遠比自己推測中更富有。

  須知,文家作為廣陵城三大宗族之一,每個月給文靈昭、文靈雪姐妹分發的零花錢,也僅僅只三百兩白銀而已。

  “一萬兩太多了。”

  蘇奕搖頭。

  眼下他雖急缺購買藥材的錢財,可也不屑在這種事上大賺一筆。

  蕭天闕心中又是一陣嘆息。

  他愈發斷定,眼前這位高人根本不在乎錢財多少。

  換而言之,在這位高人眼中,對于救治自己的傷勢,或許……真的不算什么事!

  不貪錢財,也不愿自己欠下人情,又一眼能看穿自己的底細,這若不是傳說中的高人,扣了自己的眼睛都行!

  一時間,蕭天闕面對蘇奕時,變得愈發敬重了。

  他老謀深算,看得更長遠,已暗自決定,等傷勢愈合,無論如何也要跟這位高人攀上一層關系!

  這時候,紫堇一臉為難,囁喏道:“可我身上的銀票面額,最小的也是一萬兩。”

  蘇奕:“……”

  在這大周朝,家境該有多殷實,才能讓一個小姑娘如此財大氣粗?

  卻見蕭天闕神色莊重道:“先生,對世間尋常百姓而言,一萬兩的確堪稱巨款。可對我而言,并不算什么,也遠遠抵不上我心中的感激。”

  “正如您之前所說,對您而言這是小事一碟,可對老朽而言,卻是救命之恩!”

  說這,他躬身行禮,語氣誠懇道:“還請您務必收下,如此,老朽和孫女才能安心。”

  眼見爺爺行如此大禮,紫堇也急了,恭聲道:

  “先生,也不怕您笑話,在大周境內,如我爺爺這般的宗師性命,百萬兩黃金也換不來,更何況是區區一萬兩白銀?”

  “您……就收下吧,否則,爺爺和我此生都會心存愧疚。”

  說著,她同樣也躬身行禮,雙手將銀票呈上。

  眼見這一幕,蘇奕一陣好笑。

  他本是抱著舉手之勞的心態,哪曾想,對方卻非執意送錢……

  他也懶得再推辭,將那一張銀票收起,笑道:“行了,兩位莫要再行如此大禮,否則,這診金可就太燙手嘍。”

  蕭天闕連忙直起身來,滿臉帶笑。

  紫堇也長松了口氣,眉梢間盡是輕松喜色。

  “想要救好你的傷,除了連續吞服七天的藥物,還需要以秘法將其五臟之地的尸毒驅除,如此,才能徹底消除隱患。”

  蘇奕說著,報出一個藥方,共有三十余種藥草,都并非什么稀罕之物。

  唯獨藥引極其少見珍貴,乃是十年生的“玉蟾蛻”。

  不過蘇奕相信,這難不住蕭天闕這等宗師存在。

  “多謝先生贈予藥方!”

  牢牢記住藥方后,蕭天闕再度躬身行禮,內心頗為激動。

  蘇奕點了點頭,道:“這些藥吞服七天,七天后,你在此等我,我幫你徹底消除體內余毒。”

  “我還有事,先行一步,告辭。”

  說罷,他轉身而去。

  直至目送蘇奕的身影遠遠消失。

  紫堇這才回過神似的,美眸流轉,輕聲道:

  “爺爺,若不是那位先生剛才識破了您身上的秘密,我肯定把他當做了騙子。”

  蕭天闕頓時嗤笑道:“丫頭,莫要亂說,一萬兩銀子而已,哪可能入得了那位先生的法眼?看其行事,真乃神人風采!”

  “你記住,下次再見,務必要更謙虛恭謹,萬不可有絲毫怠慢!”

  話到最后,神色也變得嚴肅之極。

  紫堇吐了吐舌頭,乖巧道:“爺爺您放心,我全都記下了。”

  蕭天闕嗯了一聲,旋即感慨道:“我本以為此次從鬼母嶺返回,再沒有幾天可活。誰曾想,讓我機緣巧合之下,偶遇高人,為我指點迷津,贈我藥方,我……何其之幸?”

  說到這,他忽地一拍額頭,想起一件事,神色懊惱道:“糊涂,我剛才竟忘記問那位先生的名號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