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章 江畔偶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一卷:劍與重生第六章江畔偶遇廣陵城外。

  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江奔涌而過,江面寬闊,足有千丈。

  大滄江。

  云河郡境內最長的一條江,蜿蜒數千里之地。

  正是清晨十分。

  蘇奕穿著青色布衣,一個人沿著大滄江畔一路往北行去。

  一邊走,一邊感應著天地間的靈氣變化。

  觀山河之勢,察天地之象。

  這便是所謂“風水堪輿”之道。

  眼下蘇奕雖沒有修為,可前世的閱歷和眼界還在。

  這讓他從山川河流的走勢之中,便能洞察到天地間所分布的靈氣。

  各個地方的靈氣皆不一樣。

  他沿著江畔走了足足十多里地,終于站定,目光中泛起一絲滿意之色。

  前方是一片大山,峰巒如聚,常年籠罩霧靄中。

  云滄山脈。

  綿延八百里之地,與大滄江接壤。

  “再往前,就是讓廣陵城百姓談而色變的云滄山‘鬼母嶺’了……”

  蘇奕負手于背,目光遠眺。

  很多年來,鬼母嶺被視作“不詳大兇”之地。

  傳聞很久以前,那里是一片戰場遺跡,陰煞之氣極重,據說常年有兇惡陰森的鬼物出沒。

  廣陵城中流傳的許多鬼故事,大多和“鬼母嶺”有關。

  “陰氣鎖山,煞霧不散,這倒的確是一處陰魂厲鬼的‘福地’。”

  半響后,蘇奕收起目光,心中輕嘆,“可惜,我還沒有修為,否則,倒是可以去走一趟,抓幾條厲鬼幫自己搜集山中靈藥,這樣的話,就不必辛辛苦苦跑來這城外偏僻之地修煉了……”

  這世上的確有鬼!

  而蘇奕更清楚,鬼物分作陰魂、鬼魅、鬼怪、鬼靈等等。

  大荒九州中,來歷最詭秘的“西溟鬼皇”,最初就是一個誕生在古戰場中的“鬼物”,堪稱鬼修中的傳奇。

  “這里的靈氣雖然依舊很稀薄,但對現在的我而言,已經很不錯。”

  蘇奕最終決定,在此地修煉。

  這是一片桑樹林,毗鄰大滄江畔,前方便是云滄山脈,藏風納水,山川之勢于此交匯,勉強已算得上一塊“靈地”。

  一陣江風吹來,空氣中流動的靈氣讓人心曠神怡。

  蘇奕長吐濁氣,身心漸漸澄澈空靈,仿似月滿碧空。

  而后,他徐徐拉開架勢,演繹松鶴鍛體術。

  “果然和在文家修煉時不一樣……”

  僅僅片刻,修煉中的蘇奕就察覺到,附近十丈之地的虛空中,有絲絲縷縷的稀薄靈氣朝自己涌來,浸入體內。

  似春風化雨,潤物無聲。

  而他那一身的氣血開始變得圓潤而活潑,猶如在歡呼、在雀躍、充滿了沛然的活力。

  蘇奕很快摒棄這一絲雜念,身心沉浸于修煉中,渾然忘我。

  日上中天,已是晌午。

  這一次,蘇奕足足修煉了三個時辰!

  還好這片桑林地極偏僻,緊挨著大兇之地鬼母嶺,人跡罕至,倒并沒有人打擾到蘇奕的清修。

  驀地,蘇奕身上筋骨傳出一道脆響,猶如鑿開了一層軀殼壁障,一身氣血如長江大河般澎湃游走。

  此時的他,身如萬古蒼松,接天通地!

  而身上那沸騰活潑的氣血,則仿似仙鶴振翅,遨游碧霄,逍遙自在,充滿玄妙的神韻。

  松與鶴,動靜相宜,虛實相生,形意兼備!

  這一刻,

  松鶴鍛體術的精髓和神韻,已被蘇奕徹底掌握。

  而他也由此一舉邁入搬血境初期!

  搬血境是武道第一境,乃修煉之始,大道之基,分作煉皮、煉肉、煉筋、煉骨四層。

  時隔一年,蘇奕終于在今日此時,重新擁有了修為!

  一縷熟悉的劍吟在蘇奕腦海中響起,透著歡愉和激動。

  九獄劍!

  “你也在為我高興么……”

  蘇奕眼神泛起微妙異色。

  前世時,年少的自己剛開始修行,九獄劍就伴隨在身邊,陪自己一路征戰大道路。

  直至轉世前,以自己那稱尊大荒的“玄合境”恐怖修為,卻都沒能勘破九獄劍真正的秘密!

  它的來歷。

  它那劍身上封印的九層神鏈。

  都充滿著神秘的色彩。

  蘇奕可以放下畢生所累積的潑天財富、不世功名。

  唯獨放不下的,便是九獄劍!

  于是,在前世轉生前,蘇奕毫不猶豫將畢生記憶封印于此劍中,并攜此劍一起轉世。

  此劍如命,不容割舍!

  很快,蘇奕搖了搖頭,開始靜心體會自身氣息的變化。

  “吐納靈氣來修煉,果然非同一般。”

  覺醒前世記憶后,他在文家苦修了三天。

  可加起來,也遠比不上在這大滄江畔修煉的三個時辰。

  天壤之別!

  “若在此修煉,只需三天,便可讓我臻至‘煉皮’圓滿地步。”

  想到這,蘇奕搖了搖頭。

  “若僅僅只為提升修煉境界,對我而言易如反掌。可今世重修,我求的乃是超越前世之道!”

  “要辦到這一步,必當在每個境界穩打穩扎,步步為營。”

  “切記,一定不能操之過急。”

  蘇奕暗自提醒自己。

  搬血境為武道第一境。

  此境雖最基礎,但也最重要,足以影響以后道途能否走得更長遠。

  他用“松鶴鍛體術”修煉,為的就是在武道四境,錘煉出遠超前世同等境界時的根基!

  “可惜,我現在身無分文,若有足夠的錢財,在城中購置一些藥草,每日修煉后,以藥浴養體,煉化藥物精粹,足以進一步改善和提升體魄之力。”

  “接下來,得找機會賺點錢了……”

  蘇奕正在思忖以后的修煉計劃。

  忽地,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從風中飄來。

  蘇奕扭頭,就見在鬼母嶺方向上,遠遠地有兩道身影走來。

  一個長袍老者,一個紫衣少女。

  長袍老者腳步虛浮,清瘦臉頰慘白,一邊走一邊劇烈咳嗽,咳得氣都快喘不過來氣。

  紫衣少女陪伴一側,清艷絕倫的鵝蛋臉上寫滿擔憂。

  她紫衣飄曳,一根白玉帶纏繞盈盈一握的腰肢,身材高挑,姿色竟是極其出眾。

  更難得的是,她身上有著一股迥異于尋常人的清貴之氣。

  “無論這老者,還是這少女,明顯皆是久居上位者。”

  蘇奕只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可正當他打算離開時,卻又頓足,再次將目光看向那長袍老者。

  頓時,他又有了新發現,眸子深處不禁泛起一抹異色。

  長袍老者和紫衣少女也早已注意到蘇奕,本沒有當回事。

  可當蘇奕目光第二次看向長袍老者時,那紫衣少女不禁蹙眉,俏臉浮現一抹慍色。

  “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好人!”

  她俏臉寒霜,瞪了蘇奕一眼。

  蘇奕一怔,這姑娘脾氣很大嘛。

  “紫堇,莫要失禮,你心中就是再牽掛爺爺的傷勢,也不能把火氣灑在無辜者頭上。”

  長袍老者聲音溫厚,“為人處世,當克己復禮,非禮勿言。如此,才能保持靈臺寧靜,不為心中六賊所困。”

  被叫做紫堇的少女苦惱道:“爺爺,你都傷成這般樣子,還來教訓我,我哪有心思聽啊。”

  長袍老者失笑搖頭,旋即朝蘇奕微微拱手,“若有得罪,還望小友包涵。”

  說著,猛地一陣劇烈咳嗽,咳得額頭青筋凸顯,似要把心肺都吐出來。

  “爺爺,您莫要再說話了。”

  紫堇俏臉寫滿擔憂,焦急無比,小心攙著老者的手臂,“等回城了,我找最好的醫師為您療傷。”

  便在此時,蘇奕忽地開口:“這種傷勢,尋常醫師可救不了,若繼續耽擱下去,不出三日,必有死無生。”

  紫堇氣得瞪大眼睛,怒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詛咒我爺爺死?”

  卻見長袍老者苦笑道:“紫堇,這位小友說的不錯,爺爺的傷,幾乎已無藥可救了。”

  “這……”

  紫堇如遭雷擊,傷心欲絕,顫聲道:“爺爺,我決不會讓您出事的!我這就帶您回云河郡城。”

  長袍老者笑道:“莫慌,生死之事天注定,我戎馬一生,早已看淡了。”

  說到這,他目光重新看向蘇奕,眼神微妙,“小友,冒昧問一句,你之前是如何看出老朽身上傷勢的?”

  蘇奕對這長袍老者的感觀不錯,倒也沒有隱瞞,道:

  “眉間帶猩紅之煞,臉色煞白無血,肺腑受陰毒入侵,再加上身上縈繞著的一縷縷陰寒尸氣,若我猜測不錯,你們之前在鬼母嶺碰到了‘六絕陰尸’。”

  長袍老者不免動容,“好眼力!”

  旁邊的紫堇疑惑道:“不對啊,爺爺你不是說,在這云河郡中,極少有人知道這云滄山鬼母嶺中誕生有‘六絕陰尸’?”

  這也正是長袍老者動容的原因。

  別說廣陵城,整個云河郡中,幾乎無人知道這個秘密。

  可眼前這少年,卻僅憑他身上的傷勢,便一語道破!

  蘇奕神色平淡道:“能看出這點,并不算什么,我甚至敢肯定,你們應當是為了采擷‘六陰草’和‘極陽花’而來。”

  “你怎知道?”

  紫堇一驚,脫口而出。

  長袍老者的神色也變了,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一個路邊碰到的少年人,卻竟然僅僅憑借眼力,就看出自己所受之傷和此行的目的。

  這未免也太可怕!

  “我怎知道?”

  蘇奕搖頭哂笑,道,“姑娘,你難道不知道,凡‘六絕陰尸’出沒之地,必孕育有六陰草?這種靈藥極寒極陰,所謂孤陰不長,孤陽不生,有六陰草生長之地,則必有極陽花相伴。”

  這點事兒,擱在大荒九州就是常識!

  可很顯然,紫堇被震住了,啞口無言。

  連那長袍老者的神色都浮現一抹難掩的驚意。

  在他眼中,對面那身影頎長瘦削的少年,平添一股高深莫測的味道。

  這個加更給盟主土匪哥!

明天會為盟主道長加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