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章 靈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靈堂。

  一口青銅棺橫陳其中,棺上鐫刻鳥獸蟲魚,日月星辰等蒼茫而古老的圖紋。

  一個身穿素白縞衣,清麗絕俗的少女跪在棺前。

  靈堂外,是一片凈土般的秘境世界,

  有諸天神佛般的恐怖身影,正在其中激烈廝殺征戰。

  怒吼連天。

  神血滂沱。

  靈堂內卻一片安靜。

  少女自始至終叩首于地,神色不悲不喜,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瀾。

  “呵,原來我‘死’后是這樣的……”

  蘇奕笑起來,眼神中卻盡是冷意。

  只有偶爾看向少女時,他那眼神中才會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柔和。

  生前,他曾遨游周虛諸天,劍壓星空,獨斷大界。

  曾征戰寰宇,霸絕一個時代。

  也曾被奉為大荒九州古往今來唯一的“萬道之師”。

  在大荒九州劍道巨擘眼中,他更是劍道之路上無可比肩的“玄鈞劍主”。

  而當他的死訊傳出后,

  一切都變了!

  “哈哈哈,熔青冥,煉大道,自此以后,蘇玄鈞這‘熔天爐’歸本座了!”

  一道大笑聲在靈堂外的秘境世界中響起,透著愉悅和高興。

  蘇奕抬眼看去。

  那是一頭金翅大鵬,羽翼若若垂天之云,色澤若金燦燦的黃金汁液澆筑,彌散出璀璨無匹的光,威勢之盛,壓塌一方山河。

  在它那一對撕天巨爪中,攥著一尊鮮紅如燃的爐鼎。

  “這小雀兒竟也背叛我了……”

  蘇奕一聲感慨。

  猶記得八萬年前,金翅大鵬匍匐于山門之外,叩首十天十夜,只為侍奉在自己座下聆聽道妙。

  念其心誠,自己便將它留在身邊修行。

  可現在的它,卻直呼自己名號,搶奪自己的熔天爐。

  活脫脫一個叛徒!

  “蘇玄鈞欠我‘羽化劍庭’八百九十三條性命,更盜走我宗至高傳承‘十方劍經’,今日,我們是討債來了,誰敢阻,便殺誰!”

  天穹下,滾滾雷霆中,一個赤袍道人厲聲長嘯,殺意滔天。

  蘇奕愕然。

  羽化劍庭,最初時候只是一個名不見傳的小宗門,

  其祖師也僅僅只是自己身邊三十六個記名弟子之一罷了。

  而正是依仗著他蘇玄鈞的威勢和庇護,羽化劍庭才能一步步崛起,成為這大荒九州六大道門之一,威震寰宇。

  可現在,羽化劍庭的人也來了。

  什么欠下八百九十三條性命,純粹是無妄之談。

  更別說,那“十方劍經”還是由自己賜給羽化劍庭祖師的!

  顯然,得知自己的死訊后,羽化劍庭隨便編了個理由,打著討債的幌子,趁機打劫來了。

  “人心不古,不外如是。”

  蘇奕不禁搖頭,心緒也不免有些低沉。

  生前那些年里,自己可并不曾虧待過身邊那些親近之人啊。

  “爾等聽著,蘇玄鈞乃我等一起尊奉的‘萬道之師’,今日有我等在,斷不能容忍爾等趁火打劫,搶奪其遺物!”

  血雨滂沱中,一眾神威浩蕩的身影大喝。

  “扯淡,說的好聽,不也是得知蘇老賊的死訊后,前來搶奪寶物的?”

  “真他媽虛偽!”

  有人冷笑,反唇相譏。

  “看看你們手中,青藤仙樹、大至如意、九龍神火燈、萬琉紫玉瓶……哪一樣不是蘇玄鈞所留的‘絕世道寶’?”

  “若你們真有心,為何不把那些寶物塞進蘇玄鈞的棺材里,隨他一起陪葬?”

  ……許多恐怖身影都冷笑起來。

  天地動蕩,戰況激烈。

  參戰的那些身影,皆是大荒九州中最頂尖的大能,彼此爭鋒廝殺,那等場景堪稱是恐怖無邊。

  在蘇奕眼中,這一切卻可笑又滑稽!

  這些混賬,在自己生前畢恭畢敬,唯唯諾諾。

  而在自己“死”后,卻竟是這般嘴臉!

  “生前和死后,果然是不一樣的。”

  蘇奕收回目光,看向了跪倒在靈堂銅棺前的少女身上,神色間泛起柔色,“還好,青棠這丫頭一直都在……”

  青棠十三歲時,就追隨在他身邊修行,至今已有一萬八千九百年,在大荒九州之地,她有著“青棠女皇”的封號。

  在外人眼中,青棠是高高在上的皇者,統馭萬邦,威鎮九州,縱然是同境人物,都敬畏三分。

  可在蘇奕身前,她一直是個小丫頭般的角色,除了修行之外,就侍奉在蘇奕身邊,溫婉而謙卑。

  “師妹,你已經為師尊守靈七天,現在再不走,我們注定撐不住!”

  忽地,一道高大偉岸的身影走進靈堂,一襲白色戰袍早已破損染血,他剛經歷一場血腥惡戰,渾身散發著可怖的威勢。

  毗摩!

  蘇奕座下九位關門弟子之首,號“毗摩戰皇”,追隨蘇奕修行三萬九千年。

  一直跪倒在棺前的青棠緩緩起身,聲音清冷而淡漠,道:

  “師兄,師尊逝去之前,就已讓我們這九位傳人各自離開,為何……你卻又回來了?”

  毗摩微微皺眉,正義凜然道:“我怎可能眼睜睜看著那些叛徒和敵人毀掉師尊所留的一切?更何況,師妹你不愿離去,在此守靈,我身為大師兄,又怎可能離開?”

  青棠轉過身,一對漂亮的眸冰冷如刀鋒般盯著毗摩,“都已到了這時候,師兄還不愿說實話?”

  毗摩瞳孔微凝,“師妹,你這是何意?”

  “何意?”

  青棠唇角泛起一抹嘲弄之色,“別人不知道,我可很清楚,師兄你對師尊那一把‘九獄劍’可一直念念不忘。”

  毗摩臉色微變,略一沉默,忽地笑起來,眼神幽冷,“師妹,你敢說你在此守靈,不是為了此劍?”

  青棠并未否認,清美白皙的絕美臉頰上一如從前般平靜,道,“師兄,你說錯了,我留在此地,可不僅僅只為了九獄劍。”

  “還有什么?”毗摩忍不住問。

  青棠目光望向靈堂外,看著那諸天神魔激烈廝殺的世界,波瀾不驚道:“師尊生前所留……”

  “我全都要!”

  話語中每個字都那般隨意和平靜,當說到最后,青棠那修長美麗的身影平添一股迫人的威嚴。

  “全都要……”

  毗摩先是一怔,而后禁不住大笑起來,臉上盡是嘲諷,道:

  “沒想到,咱們這九個傳人中,胃口最大的,卻竟是小師妹你!若師尊在世,看到這一幕,怕是也想不到,他最疼愛信任的青棠,卻竟如此貪婪!”

  事實上,蘇奕一直在冷眼旁觀。

  金翅大鵬和羽化劍庭那些人背叛,他并不在意。

  縱然那些大敵殺上門來,他也不在乎。

  可當看到最受自己器重的傳人毗摩和最受自己疼愛的青棠也各有圖謀和打算時。

  他沉默了。

  一些寶物而已,卻讓兩個徒弟反目成仇,何其可悲!

  忽地,青棠突兀地出手,一劍之間,竟將毗摩重創。

  “沒想到,你這賤人隱藏的好深!”

  間不容發之際,毗摩抓住一線生機逃出靈堂,聲音中透著震怒和驚慌。

  他沒想到,自己這個師妹道行竟遠比他想象中更恐怖。

  連蘇奕也吃了一驚,這丫頭原來早已突破了。

  毗摩沒有逗留,第一時間逃走了。

  青棠沒有追,她一人立在靈堂銅棺前,唇邊泛起譏嘲之色,喃喃道:

  “若讓師尊知道,他的大徒弟,卻是第一個勾結六大道門的人,他該會多傷心?”

  “還有三師兄火堯,他雖不曾參與進來,但他當初臨走時,卻盜走了‘玄初神鑒’,只此一寶,都足以讓他晉升‘皇境’了……”

  “可惜,師尊已經逝去,再看不到這一切了。”

  青棠一聲輕嘆。

  而蘇奕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

  他這才知道,自己最信任的那個大徒弟,竟行背叛之舉,引狼入室!

  也才知道,火堯這個三徒弟,竊取了鎮壓這片秘境世界的“玄初神鑒”!

  怪不得那些叛徒和敵人能夠輕而易舉殺進自己的地盤……

  想到這,蘇奕又是憤怒又是悵然。

  而此時,青棠忽地邁步走出了靈堂。

  她綽約修長的身影宛若遺世獨立,一對美麗而淡漠的清眸掃視天地間,冷冷開口:

  “自今日起,當由我青棠獨尊大荒!”

  她身上倏爾掠出一道蒼然劍意,扶搖而上,鋪滿天地間,青濛濛的劍意光雨激射,猶如一道又一道刑天之刃,輕而易舉斬殺一個又一個恐怖身影。

  僅僅須臾——

  天地如畫,染盡神血!

  那剩下的那些恐怖存在無不駭然,皆如墜冰窟,渾身發寒。

  “臣服,或者死。”

  在這大恐怖的血腥氛圍中,青棠淡漠開口,聲傳九天十地。

  “我等愿奉女皇為尊!”

  “我等愿奉女皇為尊!”

  這一刻,受青棠的威勢所震懾,那些個諸天大能盡低頭!

  “這丫頭……”

  蘇奕瞳孔微瞇,他的心也無法平靜,沒想到青棠的道行都已達到這等地步。

  原本,他身為師尊應當欣慰。

  可現在,卻只有一種說不出的寂寥和蕭索。

  到了此時此刻,他哪會不明白,自己最疼愛的這個小徒弟,過往那些年也另有隱藏?

  沒多久,青棠轉身走進了靈堂。

  她的目光重新看向那一口青銅棺,躬身行禮,聲音平靜道:

  “師尊,徒兒青棠為您守靈七天,也幫您鎮壓了那些叛徒和敵人,已盡了師徒之間的情分。”

  “自今以后,將由我一人來繼承您所留的一切。”

  說話時,她邁步上前,抬手按在青銅棺上,輕聲道,

  “那九獄劍,不能就這般隨您一切下葬,等徒兒參出此劍中的奧秘,自會將此劍歸還。師尊,別怪我打擾您安息……”

  青銅棺蓋被掀開。

  只是這一剎,一直平靜而從容的青棠,卻罕見的色變了。

  “怎會……”

  青銅棺內,空空如也。

  別說九獄劍,連師尊的遺體都不見了!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蘇奕,瞳孔中怒火如沸。

  縱然,在決定轉世重修前,他對即將發生的這一切早有準備。

  可此時,依舊難以遏制心中的怒意。

  但漸漸的,蘇奕眸子中的怒火一點點消褪,到最后已只剩下無盡的淡漠和冰冷。

  “當我歸來時,但愿你們這些混賬都還好好活著……”

  蘇奕那無人察覺到的虛幻身影,就此消散于虛無之中,徹底不見。

  大荒歷十萬八千年,獨尊大荒九州一個時代的“玄鈞劍主”蘇玄鈞隕落于世,九州共震。

  七天后。

  玄鈞劍主之徒,青棠女皇掃蕩六合,平定神洲諸天,稱尊于世。

  五百年后。

  大周國,云河郡,廣陵城。

  傍晚,晚霞如火。

  松云劍府外。

  蘇奕一個人遠遠立著,在等小姨子文靈雪放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