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六七章 一場誤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說白了就是想讓向真幫忙說說話。

親何剛剛才讓人家表了態,讓人家表態中立,讓人家表態兩不相幫,一轉眼就打自己的臉,加之之前還出賣過人家,求人的話實在是有點說不出口  然事關南竹和牧傲鐵的生死,他不得不開口相求,“向兄,誤會,誤會,這是誤會。"

  雙手連連安撫狀,生怕對面沖動之下瞬間把老七和老九給掐死。

后面的向蘭萱直翻白眼,忍不住鄙視了探花郎一把向真依然無語,只是那神色反應好像在說,你跟我說誤會有什么用  花衣男子也在盯著庾慶反復打量,此時才問出一句,“向兄弟,這小胡子就是你說的那個想比試的"

  向真不諱言:“是。”

  庾慶又立馬向蜂王拱手道:“大王,這是一場誤會,有什么事好商量,能不能先把我這兩個兄弟給放了"

  花衣男子盯著他,問:“花粉下毒的事是你干的”

  這個問題有點尖說,不太好回答,庾慶只能含糊道:“什么下毒"

  花衣男子鼻翼翕動,嗅到了一絲燃燒的煙味,冷哼了聲,也并未糾纏這但問題不放,現在也不是扯這個的時候,淡定道:“放人可以,只要你們出去把外面的火給滅了,并打退外面那些人,我自會放人。"

眼前的情況對他來說,多少有種意外之喜的感覺,之前過來還想著怎么說服這些人,沒想到對方會主動送兩個人質過來,看起來還挺在乎這兩個人質的樣子  既如此,那這兩個人質就不能輕易弄死了,他抬手示意了一下,阿青和阿藍放下了手上兩人,松開了兩人的脖子,給了兩人喘息之機,但并未完全放開,依然控制在手中。

  “我們打退外面那些人”庾慶指了指自己這些人,滿臉錯愕地反問道:“如果我們有那本事,我們還用被他們給逼得逃這里來嗎大王,對你來說,滅外面那些人不是舉手之勞嗎”

  花衣男子反問他,“本王能舉手之勞還用你們動手還用坐看人家跑到仙宮來放火"

“伱…”庾慶驚疑不定的盯著他,很想問問他怎么了  花衣男子:“裝什么糊涂,你自己利用花粉下的毒,還敢往這闖,怎么回事你不清楚,還用問我嗎”

  “這…”庾慶指了指兩個妖嬈女子,想問問這兩位是不是沒中毒,然而又不好問出口,問出來了豈不是就承認了是自己下的毒。

  花衣男子:“怎么還想坐山觀虎斗,想看本王和外面斗個兩敗俱傷再出來撿便宜不成"

  庾慶連擺手,“怎敢不敢!大王,不是不答應你,而是我們實在沒那能力,我們去和外面那些人打,和送死沒什么區別,你這不是逼我們去死嗎"

  花衣男子朝向蘭萱抬了抬下巴,“她是擺設嗎她和那白頭佬的修為應該相差不大,與之一戰的實力應該是有的,本王不至于連這點眼力都沒有。"

  "就她大王明鑒,她還真是個擺設。”庾慶直接伸手,掐了向蘭萱的后頸,如同揪小雞似的,一把扯到了跟前來,“她早就被那白頭佬給打成了重傷,連命都差點丟了,東躲西藏撞在了我們的手里,被我們給拿下了。

  她現在連我都打不過,我們這里隨便一個都能把她給打趴下,靠她去和白頭佬拼,非得把我們都帶坑里去不可。大王若是不信,可拿去檢查一下。"

  眼看如同提溜三歲小孩般的提溜向蘭萱,別說其他人,花衣男子也有點傻了眼。

  他自然已從向真口中知道了向蘭萱是外界的大人物,誰想已經落到了這般任人欺辱和擺布的地步。

  他之所以帶人過來找他們,可沒指望庾慶能幫他打贏,就是沖向蘭萱的實力來的,"沒想到是個錯誤。

  被揪著玩弄的向蘭萱斜眼盯著庾慶,恨恨咬牙的意味很明顯,但也并未吭聲。

  花衣男子鼻翼再次動,煙氣越發濃郁了,猜也能猜到外面的火勢更大了,他已經無法再磨蹭下去了,斷然道:“既如此,那就跟本王一起出去面對,助本王一臂之力吧,你們沒得選擇!”

  他的想法很簡單,不管這些人有沒有能力,不管說的是真是假,都要一起出去只要暴露了,不管愿不愿意,只要跟外面的打起來了,都是為保衛仙宮而戰。

  話畢轉身大步而去,不管此行有沒有把醒,他都不可能坐視。

阿青立刻把手上的牧傲鐵交給了阿藍  阿藍手抓兩人,轉身跟了花衣男子一起離去。

阿青則虎視眈眈的盯著庾慶等人,意思很明顯,你們是出去面對外面那些人,還是現在跟我打樹下的曲長老等人抬頭盯著上面的樹干,又見兩名昆靈山弟子從樹上跳了出來,飛落在了他們的身邊  神樹里面沒有了無數蜂群的干擾,困在里面的弟子陸續都找到了出口逃出來。

  只是一個個都顯得疲憊不堪,衣衫神樓,身上到處是血口子。

  這都沒什么,最重要的是痛的不行,一出來都向曲長老求救。

  然曲長老也無能為力,也實在是沒有解救之法,只能是暫且讓他們自己扛著。

  突然一道強勁氣波從前方的樹洞內澎湃沖擊而出,火光四射,前方焚燒的那堆火墻剎那崩潰,燃燒物如流星般爆射,朝外爆擊。

曲長老大驚,會同左右兩名上玄境界的昆靈山弟子,一起揮袖推掌,全力抵御  轟!氣勁撞擊之下,又是一聲震響,地上的花花草草連根拔起,蕩飛而去,三人巋然不動,卻見兩條人影一前一后穿波而來,轉瞬而至,

  曲長老三人大驚失色,因感受到了突擊者出手速度的非同小可,倉促還擊。

  “那老頭有用。"

一聲高喊緊急冒出,是庾慶的聲音  幾聲轟聶,曲長老腳下犁地,帶出一條深溝才撐出一條腿向后抵停了滑動的身形,口中險出血來。

  他還算好的,出手的阿青與之正面沖撞之際,聽到了庾慶的聲音,臨時收了幾分力。

  另兩位昆靈山的上玄修士則已是狂噴鮮血飛了出去,砸落在地嘔血,身軀連動彈都算不上,只剩下了微微抖動,一個個睡著充血的眼球,呼吸有一下沒一下的。

  盡管進入這里之前,他們這種級別的就被宗門交代過,做好了回不去的準備,但此時的臉上和眼中依然流露出驚恐與不甘,

  阿青和阿藍聯袂出手了,見人就殺的那種。

  以修為來論,二女也是高玄境界的修士。

  三名上玄修士突然對上全力突襲的兩名高玄修士,正面沖擊之下,試問如何能擋的住。

  曲長老全身顏抖著,眼睜睜看著阿青飛到跟前伸手抓來,眼中滿是恐懼,想逃,身體承受的重擊余威卻還未消除,竟難以閃躲,就這樣呆呆的被阿青一爪給提溜走了。

  轟滅的火墻口子后面,出來了一群人。

  為首飄出來的是花衣男子,他是不敢擅用修為了,但境界實在是到了非同一般的地步,這種簡單的飄飛已經是對外力的某種駕馭,和內在修為沒太大關系。

  向真手上各掐了一人,正是南竹和牧傲鐵。

  花衣男子把兩人交給了他,讓其幫忙是原因之一,也對向真另有說法,若能過得了這一關,想與庾慶比試,這兩人在不在手是關鍵。

  庾慶手上則揪著泰傅君,劍還在奏傅君的脖子上架著,

  倒不是要殺秦傅君,而是此時此刻的情況下,他們這種小人物,還是覺得手上有個人質挾持會比較安全。

  秦傅君本人已是瞬問淚如泉涌。

她看到了昆靈山兩名極具修行天賦的弟子吐血倒地,看到了長老師怕重傷被擒眼睜睜看著發生的,自己卻無能為力,別說動,連聲音都無法發出,只能無聲哭泣  百里心扯出了向蘭萱,目光四顧,如此復雜的情況下,都有些惴惴不安。

  火墻缺口左右,還有在放火的昆靈山弟子,左右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回過神來后立刻拼命逃竄。

  阿藍身形一閃,如輕煙飄散,追上去便殺。

  她雖沒修煉過什么殺人技,但修為在這,那些昆靈山的初玄弟子如何能擋住她這個高玄修士的全力追殺,一力降十會,被她追上就是一個死。

  她繞神樹快速兜圈出手,毫不留情的那種,有螻蟻也敢造反的那種心態。

  也有恨意,這些人殺了她太多的同族了,說是數以億計都不為過,

這些外來的人,在花衣男子等人的眼中,本就是螻蟻一般的弱小,若非被人針對軟助下了藥,在他們面前連蹦跶的資格都沒有,更不可能出現眼前火燒的狼藉  高空上俯視的桓玉山自然也被下方的動靜給驚動了,驚疑之下,緊急俯沖而下如流星沖向了地面。

  呼!人影落地,沖擊波四散。

  桓玉山看到了被擒的曲長老,也看到了倒斃的兩名上玄修士,心痛如絞,一個門派出一個上玄修士有多不容易,那可是一個大派未來延續的底氣啊!

  不過此時都不重要了,隨著圍繞神樹繞了一圈的阿藍唰一聲回到花衣男子的身邊,他的目光重點盯在了蜂王的身上,眼中浮現出了驚恐。

  頃刻問滅了幾名上玄修士,將他這邊的人手給摧枯拉朽特別掃了,實力明擺著的,哪像是著了什么道。

  神樹下,他下令點著的火還在熊熊燃燒,且越燒越大,試問他此時面對蜂王如何能不輕松。

  他目光盯向了秦倫,抬手指了去,須發皆張,目露悲憤,嘶聲道:“狗探花,你竟敢陰老夫!"

  能讓他這種修為和修養的人當眾罵出“狗擺花”這三字來,可見有多怨恨,

  他覺得自己著了阿青的道,覺得阿青坑了他們,蜂王這邊其實壓根就沒著什么道,覺得阿青在借刀殺人。

  阿青覺得自己好冤,張了張著嘴,欲言又止,本想問問對方是不是眼瞎,本想提醒對方看含糊了,他的人也被人換持著,然到嘴的話易終還是咽了回去,因為發現說含糊了也沒用,這次不管哪邊贏了,他估計都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這回只能是自認倒霉了,有那解釋的精力還不如盤算怎么脫險。

  庾慶萱倒依然是沉著冷靜,冷冽目光時而冷冷打量這邊一伙,時而打量曲長老那邊,大概看懂了眼前的這場誤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