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六六章 送上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守在四周的昆靈山弟子聞訊立刻動作了起來,從神樹上砍下了大量的樹皮,堆積在樹根下點火。

  神樹的樹皮并沒有那么容易點燃,好不容易真正燃燒起來后,火勢一起來,又很兇猛。

  各方向的人并非只點一堆火,而是不斷砍伐樹皮,不斷在神樹四周點火,一旦火勢成圈,后果可想而知。

  神樹的內在軀干似乎沒那么容易點著,但神樹的表皮已經開始燃燒。

  庾慶等人只往下看了一眼,已是心驚肉跳。

  尤其是庾慶,知道是自己的話給了昆靈山這伙人肆意妄為的膽子。

  濃煙越來越大,那些數不清的五彩蜂也開始亂了套,煙火對它們顯然是有克制作用的,似乎受不了濃煙的重烤。

  昆靈山弟子也感受到了五彩蜂對他們攻擊的減弱,越發往大了點火。

  小殿內,阿藍急匆匆跑來稟報,“大王,那些家伙開始在神樹四周放火了。”

  臉頰泛紅的花衣男子站了起來,神情凝重,自言自語道:“最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

這就是之前向真建議離開這里躲遠點,他卻不肯離開的原因,怕那幫人找不到他會對仙宮進行破壞,守衛仙宮是他的職責呀  向真看了看阿青和阿藍,問道:“大王,難道她們兩個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嗎"

  花衣男子目光掃過四名仆從,嘆道:“若是阿赤和阿稽沒有著道,這些雜碎應該不足為懼,阿青和阿藍…”說到這,他自己都忍不住搖了搖頭,“一千多年的修行,修為跟那個白頭佬應該差不多,論扎實程度或還略勝一籌…”

  向真頓時不明白了,"修為可能還略勝一籌,大王為何還有顧慮"

  花衣男子稍作沉吟后,坦然告知,“當年,我一人留守仙宮,時間長了,頗感寂寞,也想找兩個幫手,于是從同族中篩選出了阿赤和阿橙,引導他們進入了修行之路。

  時間久了,還是感覺寂寞,覺得應該再有兩個女人才好,于是又引導了阿青和阿藍踏入修行之路。

據我目測,她們兩個的修為應該不會弱于那白頭佬,親何當初我也沒想過會讓她們恭與什么打打殺殺,并未引導她們做煉什么打打殺殺的技法,現在再做煉已經來不  及了。

  阿赤和阿橙也未修煉什么廝殺法門,但二人兩千年的修為擺在這,一力降十會,是能強勢蓋壓的,奈何…”

  言及此,又是一陣搖頭。

  阿赤道:“大王,不妨暫避鋒芒,等個一兩天再找他們算賬也不遲。現在離開應該也還來得及,我等化形后,讓同族掩飾一二,應該可以從上空離開。”

  花衣男子聞言微微點頭,“你們兩個走吧,我們留下掩護你們。"

  什么阿赤和阿橙面面相覷,后者急問道:“大王不走嗎”

花衣男子不知想起了什么,神情肅穗道:“這棵“地元仙擎’生長極為不易,當年仙子把仙宮交給了本王看守,本王既然做出了承諾,又豈能有負仙諭。仙子歸來后,讓本王如何交代  你們并未領諭,可暫避鋒芒。你們目前的狀況,留下也沒用,不妨等到一兩天后再說,如果這邊真有什么不測,由你們來找他們算賬。也要由你們守在仙府靜候仙子的歸來,向仙子稟報事發經過,明白嗎"

  阿赤和阿橙相視一眼后,并未出現向真以為的那種人類的不舍場面,而是雙雙欠身拱手領命,“是!"

  花衣男子又示意阿青和阿藍留一下,讓其他人先出去了,而后對青、藍二人耳語嘀咕了一陣。

  之后,阿青會意點頭,迅速出去了,經由神樹內的通道直接抵達了上方的樹權上的空曠地帶。

  她在洞口小心觀察了一下外面,才飛身而起,飛到了上方葉子翠綠的落蔓下,伸手摸了摸吊在上面的那只黑色葫蘆,頭發上拔下了一根發都,如鋼針般將葫蘆戳出了一個口子。

從其猛然發力的動作上可以看出,這黑葫蘆外殼非常堅硬  發轉拔出,立見口子里綻放出瑩潤綠光。

  她又警惕地掃了眼四周,同時摸出了一只小銀瓶,擰開口子,對上了葫蘆上的破口,一手捏在葫蘆上施法,立見一道散發著瑩潤綠光的液體灌入了小銀瓶內。

  隨后蓋好小銀瓶就迅速閃身離開了,又遁入消失在了樹洞內。

  黑葫蘆上的破口內,瑩潤綠光的液體慢慢滲出,慢慢堵住了破口窟窿,然后慢慢失去了綠色光彩,慢慢賠淡,慢慢變黑成了宛若葫蘆外殼的顏色。

  “喝嗡……”

  神樹內外的蜂群忽然發出了巨大的嗡嗡聲,引起了內外所有人的注意。

  那些還在進攻的蜂群,被煙熏火燎的蜂群,開始出現了異動,紛紛舍棄了眼前。

  地面上的桓玉山等人發現蜂群不再進攻了,發現蜂群開始升空,開始飛向上空也看到數不清的蜂群匯集成長龍一般從大大小小的樹洞內飛出,一路飛向上方的樹冠,導致上方樹冠宛若被云霧繚繞。

  昆靈山弟子們面面相視,不知發生了什么。

  當然,這一幕也不妨礙他們痛的直哆嗦,而且感覺越來越疼,但是兩位長老此時似乎頤及不上他們的痛苦。

  桓玉山騰空而起,飛到了高空上,冷眼俯視著神樹四周的動靜,防止有人趁機逃逸。

  守在破口前的庾慶等人靠墻站了,也發現了蜂群不再攻擊他們,呼嚕嚕又嗡嗡地向外飛,如水流向外傾瀉一般。

  這一幕并未持續太久,隨著掃尾的幾只零星五彩蜂奪門而出后,不但耳邊清凈了,眼前也是一片清明。

幾人如釋重負,外人是難以想象這種硬忍受持續攻擊的痛苦的,對修為消耗是很大且很快的,憑幾人的修為真的感覺快撐不住了,又不敢往外跑  松了口氣之余,也忍不住面面相覷,旋即一個個靠洞口邊悄悄往外偷窺。

  看不出什么名堂,只見煙氣不斷往上沖,南竹輕聲嘀咕了一句,“被煙熏走的嗎"

  話畢他又回頭轉身,溜到了后面的通道拐彎處查看,發現異常清凈,懸吊在頭頂的蜂巢倒是一刀刀的數不清有多少,好像有通道的地方都有,

  空氣里也能聞到蜂蜜的清香,他跳起來掰了一塊巢脾,手指從蜂房里摳了一坨蜜漿納入嘴里吧唧著品嘗,邊品嘗邊走了回去。

  走回到大伙跟前時,剛想對大家說這蜂蜜味道不錯,又愣住了,只見除了牧傲鐵之外,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對勁的樣子,一個個宛若看惡魔一般。

  但他還是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上的蜂蜜,干笑一聲,“干嘛這樣看我,伱們不是也嘗過么,味道還挺不錯的。”

  向蘭萱目光一閃,忽露側耳傾聽狀,并提醒了一聲,"有人來了。"

“什么人”庾慶立刻問了一聲  向蘭萱也不敢確定,反給一句,“自己猜。”

  一副讓他們自己看著辦的樣子。

  庾慶立刻往洞外瞅,見昆靈山人員還在下面等著,也不敢從這里往外跑,想到蜂王他們應該著道了,當即揮手道:“走,如果是蜂王,應該著道了,先拿下再說。"

  南竹和牧傲鐵立刻持劍上前開路。

  一行剛走出沒多遠,便控上了特來堵他們的花衣男子等人。

  阿青在前開路,阿藍斷后,向真跟在花衣男子身邊,阿赤和阿橙已經不在了驟然撞見的雙方止步。

  花衣男子的目光重點關注上了向蘭萱,他并不知道向蘭萱已被桓玉山打成重傷且受制于人。

見到向真,師兄弟三個多少有些尷尬向真臉色也略微沉了沉,他算是領教了這幾個家伙的不地道,把他扔下當人質也就罷了,關鍵那叫當人質嗎  當然,一伙人的目光重點落在了花衣男子身上,看站位就知道人家是對方當中的頭面人物。

  庾慶腦袋略往后倒,略偏頭試著問了聲,“那小胡子是哪個"

  向蘭萱目中也有幾分驚疑不定,輕輕回了句,“就是那位大王,不過不敢確定是否那個了。”

言下之意庾慶一聽就懂,不能確定有沒有著道  庾慶嗑了聲,“外面都放火燒他老巢了,他們還不敢出去,你說呢不帶這樣沉住氣的。”

  向蘭營想想也是,南、牧二人聽了也是膽氣一壯,只是向真的實力可不強,兩人未必能打贏,看起來似乎跟蜂王他們一伙了。

  庾慶倒不懼向真的實力,只是覺得這里不好大打出手,驚動了外面的桓玉山他們不好,遂干咳一聲,“那個,向兄,你這是要站他們那邊對付我們嗎”

  向真:“你覺得我該站哪邊"

  庾慶自我感覺對方話里有做人質時的怨氣,打哈哈道:“有些誤會容后再解釋我也不指望向兄站我們這邊,只求中立,兩不相幫便可。”繼而又特意提醒了一聲“昆靈山的人可就在外面,驚動了他們,對你也沒好處。

  向真點頭,“好,我中立,兩不相幫。

說這話時,也偏頭看向了花衣男子,也是對他說的  花衣男子微微點頭,表示理解他的難處,

阿青對向真拱了拱手,表示謝過,同時吱嗚了一聲,“事相宜遲,老七、老九還等人家請你們吃飯嗎  南、牧二人手中劍光一閃,已聯快閃出,腳蹬培壁互相閃挪配合,大有擒賊先搶王的味道,桓玉山直撲花衣男子,南竹相隨在后幫忙防護,以防萬一。

然而“萬一”來的很快,他們一出手就出現了  一前一后的兩人還沒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便陸續止步在了鮑士和阿藍跟前。

兩人雙雙懸停在了空中,只不過各自的脖子上多了一只纖纖柔美  一對一的場面,阿赤一手掐了桓玉山的脖子將其整個人舉了起來,阿藍則掐著南竹的脖子舉著。

  由忽動到忽靜的一幕,總之很突兀。

  問題的關鍵是,瞪大了雙眼的師兄弟二人竟無絲毫掙扎反抗之力,好像在微微彈動著身子,又看不出哪在動,像兩條瀕死的魚特別,手中的劍也無力把持了,陸續當啷落地。

  一個照面而已,兩個女人過它到不能再過它地拿下了兩人。

百里心大驚,放開了秦傅君,緊急閃身擋在了阿青前面張弓戒備阿青亦倒吸一口涼氣,差點嚇一跳,先不說那兩個妖嬈女子的出手速度,僅憑瞬間能壓制住南、牧二人的修為,對他們師兄弟來說,就足見恐怖  說這是著了道,打死他也不信,不是說著了花粉的道后,要過三天才能恢復嗎他不知道這是壓根就沒有著道,還是自己被那藤妖給坑了。

  殊不知這有點冤桿了藤妖,渡娘那個薄妖也不知道蜂干弄了幾個手下出來,更不知還弄了兩個女蜂妖出來。藤妖所謂的三天才能恢復,指的是雄性蜂妖。

薄妖更不知蜂王著道后,這邊能等這么久才出手阿青想不通的是,有這么恐怖的實力,為何對外面燒老巢的行為無動于衷,好玩還是真的因為喧鬧而耍人  他之前聽庾慶萱說過,蜂王他們是非特別的過它和無聊,看過他們極為無聊的歌舞就能體會。

  想到蜂王幾千年來的恐怖修為,阿青頭皮發麻,不禁在那干咽口水,

庾慶萱看向蜂王的目光中也透著忌憚,不由警了阿青一眼,不知道這套貨在搞什么,不是說著道了嗎  目前的局勢下,花衣男子這次過來,原本也是有點忌憚庾慶萱的,他也沒想到對方會主動送兩個人質給他們。

他好像明白了點什么,以為這邊都著道了但又不太明白,既然含糊那花粉的效用,難道不知道已經過了十個時辰嗎這么點修為的兩個跳蚤蹦上門動手是什么鬼阿青口水咽了又咽,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救兩位師兄  他又不可能不救,不可能看南竹和桓玉山送死,目光最終還是落在了向真的身上,感覺向真現在跟蜂王的關系似乎很不錯的樣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