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零六章 靈犀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老井坑,其實就是海市早年開埠的時候在各方位擇地打的幾個坑,目的是為了挖掘飲用水源,結果發現這片區域壓根沒有水源,于是就留下了幾個沒什么用的積水深坑,如今幾乎都已經成了大水池子。

  北市的老井坑如今也成了北市的中樞地標,如此繁華地段的空間,以海市的建筑密集度自然是不會浪費的,哪怕是個大水坑,也被人修建成了一座華麗的水閣,夜間五彩燈光倒映水中,煞是好看。

  “這里哪有什么靈犀齋…”

  繞著大水池周圍的街道幾乎轉了一圈,也沒看到自己要找的目標商鋪,南竹不禁嘀咕狐疑。

  然話才剛落,牧傲鐵忽出聲:“看。”

  他停在了一處巷口,手指向了一旁鋪子墻角處掛的一個招牌,一串燈籠做的,每個燈籠上有一個字,合起來正是“靈犀齋”三字,最底下的一個燈籠上畫的正是游魚圖徽。

  巷口左右的鋪子各有招牌,而墻角“靈犀齋”的燈籠差不多是迎在巷口的,三人的目光直接投向了巷子深處,只見里面盡頭果然還有家鋪子門面,招牌也正是“靈犀齋”。

  三人相視一眼,頗有意外之喜的味道,帶著對此行收獲的期待,都走了進去。

  走在光線昏暗的巷子里,幾只從腳下唰唰跑過的除鼠宛若鬼魅。

  沒走幾步,南竹便忍不住嘀咕,“好家伙,這鋪子藏在這里面,轉著找的都不容易發現,尋常來往的客人能看到?這生意能做的下去嗎?”

  話雖這樣說,實際海市這地方見縫插針的商鋪還挺普遍的。

  巷子也沒多深,靈犀齋的鋪門幾乎快要和巷子的寬度一致。

  停步在門口的三人看了看門上的招牌,庾慶再次抬起手上戒指對比了一下招牌上的圖徽,確認是一樣的,正要邁步進去時,忽一怔,又再次盯向了那招牌。

  南竹招呼一聲,“走,進去看看。”

  庾慶卻伸手扯了一下他的衣袖,低聲問:“你確定那日打探到的消息說的是這家鋪子沒開張幾日?”

  “是啊,有什么問題嗎?”南竹不解,順勢再看招牌,也順了庾慶的思路,忽也愣住了。

  盯著招牌的牧傲鐵道:“這鋪子開張的時間應該不短,至少這塊招牌書寫的時間不短。”

  不用他解說,南竹自己也看出來了,這塊招牌有歲月的痕跡,有些地方已經略顯斑駁,一看就不太可能是新掛的招牌,他不禁遲疑道:“我應該沒記錯吧?”

  “看看。”庾慶說著已經先邁步進去了。

  內里光線也不怎么樣,進入的第一眼感覺就是看什么都比較朦朧。

  正對門口的小小空間只有一張柜臺,后面是一堵墻,墻壁架子上擺了一排大大小小的不同顏色的罐子,顯得很雜亂。

  柜臺上還蜷縮著一只雪白的貓,察覺到有人進來也只是睜眼看了看,然后又繼續酣睡。

  三人往柜臺后面看了看,發現沒人,空蕩蕩的一張椅子而已。

  就這時,突兀冒出一個沙啞的老頭聲音,“三位貴客想買點什么?”

  師兄弟三人齊刷刷抬頭向上看去,差點被嚇一跳,只見正當門的墻頭上架著一顆腦袋,一顆幽森森的老者腦袋,臉上笑容也不知是不是光線的原因,給人一種詭異感。

  墻上長了顆腦袋?三人瞠目結舌一陣后,庾慶喉結動了動才回道:“先看看再說。”

  “貴客里面請。”老頭扔下話,腦袋也從墻頂收掉了。

  三人面面相覷一頓后,繞過了柜臺,繞過了那堵墻,繞過了正門口的狹小空間,眼前空間倒是又霍然寬敞了起來,幽暗的光線下擺了一排排的貨架和大缸。

  三人暫時無心觀察此地環境,都齊刷刷回頭看向了咚咚腳步聲下來的地方,只見一個花白頭發的佝僂老頭笑出了一臉褶皺,手里提著一盞燈籠從樓梯上走了下來,燈光下正是之前看到的那張老臉。

  此時三人才明白墻頂上長腦袋是怎么回事,原來墻后面就是樓梯,人站在樓梯上往墻頭上伸了腦袋而已,虛驚一場,還以為是什么術法花樣。

  除了老頭下樓的腳步聲,這里很安靜,一堵墻似乎隔去了外界的一切喧囂。

  “貴客要看貨,把燈都點上。”

  走到樓下的老頭喊了聲,然后將手中燈籠掛在了樓梯旁。

  一側又有燈光亮起,師兄弟三人回頭看去,只見一個瘦高的獨目人手里拿著火折子,正在將室內空間熄滅的油燈給一盞盞點燃。

  不一會兒,四處通明的燈火祛除了室內陰森森的氣氛,老頭的面色也顯得正常了不少。

  “各種丹爐,各種煉丹所需物料,本鋪大多不缺,就算是本鋪沒有的,只要貴客不急,也可以幫忙聯系。”

  佝僂老頭沙啞著嗓音介紹了一下,伸手示意請。

  師兄弟三人跟著他走進了那一排排的貨架中,只見壇壇罐罐上標著各種標簽,什么丹砂、肉靈芝、水犀桂、地藏紅、十丈青之類的,名堂太多,看得到,記不住。

  師兄弟三人本就對這些沒興趣,觀察的是其它方面。

  一排貨架走到盡頭后,庾慶貌似漫不經心地問道:“掌柜的,看你這鋪子的一些擺件痕跡,應該不是新開張的吧?”

  佝僂老頭呵呵笑道:“自然不是,任誰都能看出。”

  師兄弟三人相視一眼,庾慶又道:“不對吧,我前幾日在街頭看到貴號打出的攬客旗號,特意過去問了問,扛旗走街的雇卒為何說這‘靈犀齋’是新開張的,難道那攬客旗號不是貴號打出去的?”

  佝僂老頭邊走邊頷首道:“前些日子確實雇了些人去扛旗攬客,這應該不會有錯,至于為何會說成是新開張的,估計是接活的人沒跟同伙說清楚吧,誤以為是新開張的也不奇怪,畢竟大多派那種活的都是開張的新店。”

  聽他這樣說,師兄弟三人疑惑互看,但也不可否認,確實有人家說的那種可能,他們在這里沒有勢力也找不到當日扛旗的人去再次核實。

  慢步在貨架中間同行的南竹,忍不住問道:“掌柜的,那你們這‘靈犀齋’究竟開了多少年?”

  佝僂老頭搖頭道:“實不相瞞,本鋪開了多少年,老朽也不清楚,恐怕只有東家清楚,反正肯定比老朽年紀大。”

  這鋪子背后還另有東家?庾慶下意識四周看了看。

  南竹奇怪,“你是掌柜的,會不清楚這鋪子開了多久?看你的樣子,在鋪子里干的年頭也不短了吧,這么多年,難道你能忍住不問東家?”

  佝僂老頭呵呵道:“問自然是問過,東家語焉不詳,我們給人干活的,也不好追問到底。”

  南竹:“你們東家可在?”

  佝僂老頭:“東家是個心寬的人,甚少在鋪子里露面。”

  南竹:“敢問貴號東家姓甚名誰,是男是女,家住何方?”

  聞言,佝僂老頭停步了,轉身打量起了師兄弟三人,“我說諸位,看你們的樣子好像不是來買東西的。東家的事老朽不好多說,因東家特別交代過。總之本鋪上下的一應事務老朽都能做主,有什么事盡管與老朽談便可。”

  聽話里意思都能感覺到這位東家是個神秘人,但也正因為這份神秘令師兄弟三人心里充滿了期待,懷疑很有可能就是那位麗娘。

  庾慶默了默,當其面抬起了手,露出了手上的那枚戒指給對方看,“掌柜的,您看一眼,看眼熟不眼熟?”

  佝僂老頭疑惑,但還是湊近了觀望,細看之后“咦”了聲,又繼續仔細觀察。

  庾慶大喜,立問:“是不是見過同樣的戒指?”

  “這戒指還有同樣的嗎?”佝僂老頭一臉不解的樣子,把庾慶給問了個一臉寂寞,后又指了指大門方向,“倒是這戒指上的圖文看起來跟我們鋪子的圖徽一模一樣。”

  庾慶換手勢,雙手抱拳,拱手懇求,“掌柜的,能不能通融一下,跟你們東家知會一聲,行個方便與在下面談?”

  老頭搖頭擺手,“不行不行,東家說了,不管多大的買賣都不要打擾他,他嚴令在先,說什么都沒用的。我看你們也不像是來做買賣的,倒像是來探人私密的,恕本鋪不再接待,請回吧。”

  庾慶只好換個說法,“不如這樣,見不見我,由你東家自己決定,掌柜的只需把我手上戒指圖案和你們店徽相同的事告訴貴東家便可,我留個地址在這,靜候佳音,如何?”

  老頭一臉不耐煩地擺手,并轟趕,“不行不行,走吧走吧,再不走可就要招呼鎮海司的人來請你們走了。”

  見如此,庾慶頓時變了臉色,“掌柜的可知青牙?”

  佝僂老頭一愣,反問:“您是青爺派來的?”

  庾慶:“青牙是我兄弟,我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就問你一句,你這店還想不想開了?”

  佝僂老頭明顯有了忌憚,嘆道:“老朽說了,東家是個心寬的人,就算是青爺來把這鋪子砸了,東家也不會因事露面的。”

  庾慶:“就我剛才說的,我留個地址,讓你給你東家帶句話也不行嗎?”

  他相信只要這鋪子的背后是與麗娘相關的,知道這個消息后一定會聯系他的。

  老頭想了想,最終一嘆,“好吧,不過東家會不會回應你,老朽可不敢保證。”

  庾慶懶得啰嗦,“借紙筆一用。”

  于是一行又到了前面柜臺前擺出了紙筆,庾慶提筆留下了胡尤麗的住址,并在下面附上了一句話:尋找妹妹麗娘。

  之后,這事也就算是暫時告一段落。

  師兄弟三人離開了鋪子后,又去周圍的鋪子四處打聽有關這個“靈犀齋”的情況,結果情況還真如之前那佝僂老頭所說一般,連街坊鄰居都愣是沒人見過那位東家,確實有夠神秘。

  行走在街頭,南竹有些憂慮:“那位東家神秘到這種地步,你確定帶句話就能見上?”

  庾慶:“那位東家不容易見,青牙總容易見到吧。”

  “青牙?”南竹不解,“什么意思?”

  庾慶:“青牙消息靈通、路子野,讓他幫我們查出這東家的底細應該沒問題,等幾日若見不到人,我們就自己找上門去拜訪。走,找青牙去。”

  他也是沒辦法,那位東家如此神秘,逼得他不得不窮盡所有手段去查,柳飄飄那邊實在不太方便,在這海市他也只能是去找青牙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