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零三章 百年修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這一幕對旁人來說,有些怪異,皆搞不懂冥僧這是要干什么。

  師兄弟三人倒也沒有阻止,雖有些擔心大頭,但也能感覺到冥僧不像是要傷害大頭,真要傷害的話,憑冥僧讓他們近不了身的修為,要收拾一個大頭犯不著搞出這般法相。

  讓人仰望的巍巍神佛幻影忽在眾人眼前崩潰,崩潰成火星飛舞,火星紛飛如雨,落在了一片紅彤彤的熔漿火海中。

  庾慶等人頓感驚奇,目睹了一場奇幻光景又如何能不驚奇。

  更有反應的顯然是大頭,掙扎中的大頭突然就安靜了,似乎看到了自己熟悉的環境,左右扭動著腦袋,似在打量。

  眼前的光景又似乎是錯覺,似乎是誤看成了火星,實則是漫天繁星,星辰天穹下是脊背如龍的連綿山脈,有一條火龍在山脈間行走,隱約是一群人舉著火把迤邐前行。

  光影中,大頭似想飛近了去看那火龍隊伍,越飛越近,越接近火龍場景也就越光亮,近前后才發現都是錯覺,其實是一條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的蜿蜒河流,一路奔流不知向何方。

  大頭似追逐著河流一直遠飛而去,河流跨過山川,能見山川中的鳥獸奔逐、嬉戲或獵食。河流跨過平原,能見大軍發出山呼海嘯般的動靜,征戰廝殺,尸橫遍野。河流跨過草原,能見牧羊成群。

  無數變幻無窮的光景皆在沿河兩岸,大頭時而停歇在花枝上般,時而攀附在屋檐下看街頭販夫走卒人來人往般。

  順著河流一直飛去,大頭似落在了一艘船上,看船夫升帆,看船只乘風破浪直達滄海,于碧波上看海天之遼闊,看驚濤巨浪之兇猛,群魚突然越出水面,濺起的無數水花又化作了無數的春花,各種蜂蝶采花,各種蟲蟻在植被間忙碌,蚯蚓被鳥兒叼走,蛇鼠之獵在那隱藏的動靜之間,萬千生態在春光下或欣欣向榮,或釀成蜜汁,或食獵果腹。

  一陣風來,搖曳的花朵變成了夏荷,園景旁的大樹上,大頭似歇在枝頭,旁有蟬鳴。樹旁的書塾內,先生搖頭晃腦教讀,一群稚子朗朗上口跟讀,分心的小孩在往樹枝上瞧蟬鳴處,似也看到了大頭。天空突然幾聲雷鳴,飄來烏云,很快覆蓋了天穹,下起了一場大雨,雷雨聲壓不下稚子們的讀書聲,在嘩啦雨聲中反而有種別樣的清晰,朗讀聲越來越大,小孩們也已慢慢長大,變成了一群少年郎,朗讀的聲音字字清晰,擊潰了雨點,無數雨點變成了文字,水寫的文字慢慢變成墨寫,又漸漸轉變成了金色,最后一個個文字變得金燦燦的,朗讀的每一個聲音都精準對上了每一個落下的文字,圍繞著這座書塾下起了一場金燦燦的字雨。

  雨下著下著又變成了金燦燦的麥浪,正是秋收季節,土狗田野間嬉戲,農人男女老少齊上陣農忙。有人享受著豐收的喜悅,也有人病去,墳冢前家人的哀泣,紛飛的白紙在天上飄。

  飄啊飄的白紙落下原來是雪花,一場大雪。大雪磅礴,天地間一片白茫茫,寒江孤舟老叟蓑衣獨釣。

  紛飛大雪后又成漫天黃沙,浩瀚沙海依然有蟲蟻艱難求存,鳥雀渡沙海。

  種種不斷出現的光景讓旁觀的眾人都忘卻了時光的飛逝,似沉淪在了虛幻的滄海桑田、歲月變遷中,直到發現虛幻光景在縮小,縮小到已經讓他們看不清了,大家才陸續清醒了過來。

  醒來后的眾人驚駭,發現剛才沉淪光景中時,竟然聽到了光景中的聲音,風聲、雨聲、讀書聲等各種聲音,若說是錯覺,可他們現在依然記得光景中出現的一些金燦燦的文字,一些他們不認識的字,讀書聲教會了他們怎么讀。

  還有光景中的氣味,他們剛才聞到了街頭巷尾的餐食氣味,還聞到了曠野中的花香,似還感受到了冰天雪地中的冰寒及酷暑。

  這一切都是幻象嗎?身在幻象之外尚且如此,身在幻象之中又該是何種感受?

  大頭還在靜靜漂浮中,沒有了絲毫動靜,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一切虛幻光影在快速縮小,化作了一滴小小的潔白輝芒,比米粒還小許多,合十中的冥僧睜開了雙眼,一手拈花指出,食指指尖托住了那點潔白輝芒,他凝視著漂浮跟前的大頭,“既與貧僧有緣,貧僧便渡你一場!”

  話畢,拈花指一翻,指頂潔白輝芒,如輕觸平靜水面般溫柔,隔空點在了離大頭腦袋一指遠的地方,潔白輝芒瞬間化作千絲萬縷的圣潔佛息,絲絲縷縷地不斷鉆入大頭的腦袋。

  待最后一縷輝芒鉆入大頭的腦袋后,冥僧才收手垂放了,另一手又慢慢撥動著烏溜溜的念珠。

  浮空的大頭身上還有若有若無的淡淡佛息白輝籠罩,業已飄了回去,飄落回了庾慶的肩頭,落在他肩頭一動不動。

  好一會兒后,才見白輝佛息全部收斂進了大頭的體內,但大頭還是遲遲沒有任何動靜,沉寂著。

  庾慶扭頭盯著自己肩頭看了一陣,“大師,您這是?”

  他也不知剛才一幕的好歹,想問對大頭做了什么。

  冥僧撥動著手上念珠,反問一句:“何謂靈性?”

  庾慶當場啞巴了,這個問題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還真沒有好好琢磨過。

  師兄弟三人再次面面相覷,最終還是南竹試著回道:“應該是指比較聰明吧?”

  冥僧自行解答道:“山林野獸若不通人性,終其一生所求也無非飽暖。周天萬物,得道者先近人,近人者先通人性,先通人性則先得道。周天五蟲之中,能脫胎換骨修行化妖者,以血肉之軀為先,何以為先?乃近人者,與人類似,皆是血肉之軀,故而五蟲中昆類極少有修行化妖者。

  也不比草木精怪,深山千年木,比比皆是,能歷經漫長歲月漸通人性開悟修行。昆類壽短,這火蟋蟀雖不在五蟲中,但這天地法則終究是給了它昆類體竅,自也難逃天地法則。”

  庾慶若有所思道:“大師的意思是,要助它修行成妖,好與我等修士一般,強身健體,修煉精魄魂,與天爭壽?”

  冥僧:“這火蟋蟀雖已通靈性,其智卻如未開蒙小兒,你與它并非同類,何以教它,何以為其開蒙?能遇見貧僧,是它造化,也是與貧僧有緣,貧僧贈了它百年修為。此修為非彼修為,你可明白?”

  大家都是修行中人,當然知道修為分功力和心性境界兩種,此修為當是后者。

  此時師兄弟三人終于明白了那一場如夢似幻的虛幻情形是怎么回事。

  許多妖修在修行化形前,若無前輩調教,僅靠自己的話,那真的是要在漫長歲月中一點點去感悟,直至悟出竅門為止,這也是為何許多妖修要動輒上百年后才能成精的原因。而眼前的冥僧顯然是恐大頭活不了那么久,故而將一段漫長歲月的歷練以佛法渡給了大頭。

  說是給了大頭百年修為,那真是一點都不為過,大頭可謂真真切切獲得了一場大機緣。

  庾慶稍怔,明白是怎么回事后,頓欣喜若狂,差點就叫大頭跪下磕兩個頭感謝了,然大頭好像不懂這個,他只能是連連拱手道:“晚輩代大頭謝過前輩恩賜,大頭若能修煉成妖,晚輩定叮囑它來厚報前輩。”

  說到這又頓了下,試著抬頭道:“我等皆不知讓它修煉成妖的法門,大師可有辦法幫它到底?”

  冥僧:“昆類壽短,能修煉成妖者少之又少,何況它不在五蟲內,乃天地孕育的靈蟲,普通的五蟲妖法并不適合它。貧僧給它百年修為,只是給它一個機會,待它將這百年修為融為己有后,遇見了修行良機自然能悟,不至于入寶山而空手歸。你若非要問貧僧能不能幫它,貧僧也不能說絕無辦法,讓它在這掃塵寺內朝夕聽誦經文、沐浴佛法,興許能開悟,興許能自成一道也不無可能,你愿意嗎?”

  “呃…”庾慶愣住,如今的大頭只要把其妙用公開出來,可是能賣不少錢的,估計把所有欠賬還清都不成問題,這是他們師兄弟三個商量過后,做好的實在沒辦法的退路,這么值錢的東西留在這里不合適吧?

  要將這么多錢白白送人?南竹已是聽的心驚肉跳,感覺師兄弟三人也沒受人家多大的恩情,重傷是靠自己身體自愈的好不好?他們也沒求人家給大頭什么百年修為,是人家主動自愿的。

  他偏頭與牧傲鐵心有靈犀的碰了一下目光,隨后悄悄扯了一下庾慶后面的衣服,示意不要,并干笑著幫忙婉拒道:“大師,這破蟲子跟我們相處習慣了,呆這里肯定要把你們寺廟給拆了,那我們就罪過了,它肯定還是習慣跟著我們,就不留這給大師添麻煩了。”

  牧傲鐵也點頭道:“還是不打擾大師的好。”

  庾慶也連連點頭,一臉諂媚的笑,多少有點怕人家強留,三人綁一塊也打不贏人家不是,也不需要動手,人家只需一句話,他們就得沒脾氣。

  冥僧淡淡一笑,“隨你們。”

  聞聽此言,三人都松了口氣,庾慶又忙道:“那我們就不打擾大師了,就此告辭。”

  想著快點走,免得人家反悔,這和尚明顯對大頭有好感,不然干嘛送百年修為。

  誰知冥僧道:“不急,還有點現實的問題要跟你們談一談。幫你們療傷的事就算了,就當貧僧慈悲為懷了,只是那院墻怎么辦?既然那蟲子不愿皈依掃塵寺,那就得一碼歸一碼,你們說,院墻搞成這樣該誰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