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九九章 放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最快更新!

  朱軒錯愕,“西擎月廢了他修行根基?”

  齊多來點頭,“一上手就給他動了‘蓋被子’的刑罰,您知道的,這招傷里不傷外,很容易受內傷,已是經脈盡損,支離破碎。待會兒人到了冥寺,還得及時救治,不然怕是連命都要保不住,五臟六腑盡損,體內在滲血。就算保住了命,估計不躺上個把月也下不了地。”

  朱軒忍不住掐了胡須,有點牙疼的感覺,嘀咕著,“西擎月這家伙…”

  回頭又叮囑齊多來,“事情做干凈點,探花郎和青牙與王雪堂之死無任何關系,下面參與審問和刑訊的人,還有瑯嬛居那邊也讓西擎月去打招呼,該警告的警告,該封口的封口,總之不得對外泄露半個字。王雪堂就是屠休魁殺的,與其他人無關!”

  “是。”齊多來恭敬應下。

  他當然知道這是什么意思,梁大先生撈走了青牙,冥寺又撈走了探花郎,說什么有證據再審都是扯淡,大圣逼死了地母的親傳弟子,地母能不耿耿于懷才怪了,這里沒辦法不盡快結案。

  說白了,不管是梁大先生還是冥寺,把人撈出去了就是在保人。

  總之,屠休魁一旦做了替死鬼,此案就和別人無關了,再牽扯出什么內幕來的話,連鎮海司都要跟著吃不了兜著走,還得把冥寺和梁家給得罪了,這邊肯定要把屁股擦干凈的,王雪堂的死絕不許有人再往青牙和探花郎身上扯。

  不過他又因此想到另一件事,“掌令,在瑯嬛居那邊扣了不少人,如今既然要讓屠休魁頂罪,那其他人是不是可以放掉了?”

  朱軒斜睨:“怎么,有人找你打招呼了?”

  齊多來干笑,“是的,您也知道,能住在瑯嬛居的人,非富即貴,大多都有關系有門路,這人一扣下,結果可想而知了。就跟有人找您一樣,一些聯系不上您的,就找到了我疏通,有些人的情面我也抹不開。”

  朱軒負手身后,淡定道:“不要都放了,白白放了人家,人家未必領你的情,扣著慢慢放,有人打了招呼的,再賣個情面放了也不遲。至于那些沒有關系背景和人來疏通的,就當來路不明的先扣著,瑯嬛居的招牌再多抹點黑也沒關系,人反正是西擎月抓的,西擎月的背后大家都懂。”

  齊多來頓時樂了,拱手道:“是,屬下明白了。”

  朱軒忽又回頭道:“還有,你趕緊下去盯著,要把人順利交接給冥寺,西擎月這家伙我不放心,不要又搞出事來。”

  “好。”齊多來應下后,趕緊離去了。

  躲在窗戶后面偷窺的柳飄飄忽打起了精神。

  她看到了三輛鎮海司本部的馬車停在牢獄外,關鍵還看到了馬車旁的兩名黑袍僧人,她一看便知是冥寺的僧人,已經聯想到了某種可能性,估計是來撈庾慶他們的。

  心里還沒來得及松上一口氣,令她揪心的一幕就出現了,三張板子抬了三個人出來,都蒙著白布,看不到面容,但是南竹的體軀還是比較容易辨認的,剛好又是三個人的數量。

  白布上都染上了血跡,白布下的人沒有任何動靜。

  三張板子連同人一起推進了車廂里后,鎮海司的人把三件佩劍及一些清繳的嫌犯物品一起交接給兩名黑袍僧人,齊多來不知道在那說什么,西擎月亦抱臂在旁。

  后來兩名僧人上了馬車,還有鎮海司派出的隨行護送人員。

  然后馬車就那樣離開了。

  躲在窗后目送的柳飄飄心緒難寧,不知那三張白布下的人是死還是活,偏偏現在有關庾慶的任何事情她都不便去打聽,更不敢跟上去查看。

  待齊多來等人都離去后,西擎月揮手招了大牢門口觀望的幾名手下過來,問道:“那胖子和那大塊頭招了點什么有用的東西沒有?”

  一人道:“沒有啊,那大塊頭死硬死硬的,硬是連聲慘叫都不發出,不管怎么弄,傷口撒鹽泡藥什么都試了,昏死過去了幾次,還是咬牙硬抗著,問什么都說不知道。說實話,生扛啊,真是條漢子!”

  另一人道:“胖子倒是痛的哭爹喊娘,眼淚鼻涕都不知道流了多少,一個勁的求我們饒了他,可就是死活不招。銅炮上已經綁上去三回了,下來再各種折騰,昏死過去了七八次,醒來還是不招。換一般人,真招架不住,就算沒問題也屈打成招了,大掌目,我也算是服了。”

  西擎月回頭看向馬車離去的方向,一臉的頗感意外,庾慶也就罷了,天下第一才子嘛,他沒想到庾慶身邊兩個看起來挺二逼的人,居然也有這么硬的骨頭,居然能扛鎮海司的牢獄大刑……

  三輛馬車一路到了海峽旁,車上的人再次抬了下來,由鎮海司的人抬著,跟在兩名黑袍僧人的身后過那吊橋。

  一輛馬車頂上,不知什么時候趴在了上面的“大頭”突然振翅而起,飛在了空中盤旋,跟隨。

  三具蒙在白布里的人直接被抬到了“掃塵寺”門口,兩名黑袍僧人推開門進去了,卻并未讓鎮海司人員抬人進去。

  一行并未在門外等多久,突然皆有些手忙腳亂,只因躺著人的三床板子連同人一起憑空飛了起來,一床接一床地飛了進去,門外只剩鎮海司人員面面相覷。

  后來一名黑袍年輕僧人出來了,站在門口向眾人合十鞠躬了一下,之后才關了寺院大門。

  門外一群鎮海司人員相視無語,還以為能進去開開眼界呢,沒想到連大門都進不去,也沒辦法,只能是轉身離去。

  這些人上了吊橋后,盤旋在空中的大頭忽俯沖向了寺院,然這看似簡陋的寺院上空似乎突然彈出一股無形阻力,竟又將大頭彈飛向了空中。

  大頭似乎受到了驚嚇,迅速振翅遠去。

  然沒一會兒,它又化作了一個黑點飛了回來,只不過這次是低空飛行,貼著地面飛回來的,似還知道借助地勢的掩護,給人偷偷摸摸的感覺。

  它落在了寺院的圍墻外面,鉆進了骷髏頭的眼眶里躲藏著,不時探頭探腦往外東張西望。

  后來,似乎有點受不了骨頭的誘惑,竟然咔嚓咔嚓啃咬了起來……

  日頭跳出了遠方天際的云海,煥發出萬丈金光渲染天地間的一切,景致輝煌。

  海綃閣頂層,灰衣儒衫,豐神俊朗的年輕人從屋里走出來,踱步在天臺上,眺望海市萬象。

  天臺上種了不少的花花草草,有一老頭正侍弄打理澆水,見到年輕人后,放下了東西,客氣行禮道:“徐公子。”

  年輕人名叫徐文賓,乃錦國重臣玄國公身邊新崛起的最年輕的幕僚,頗得玄國公器重。

  玄國公的人在這軍方哨點自然是受人尊敬。

  “早。”徐文賓笑著點頭回應。

  老頭:“可是老朽驚擾了公子休息?”

  徐文賓未說話,只是笑著擺了擺手,表示并沒有,然后就走到了天臺邊緣的憑欄處靜默遠眺,時有風來,助其衣袂飄飄,身長雋永的儒雅,因此而風韻越佳。

  頭發紋絲不亂,頭巾卻在風中獵獵,修長身段負手,皮膚白皙,眉宇間的慧意迎照陽而亮堂堂,明眸映日燦爛含輝,卻又思緒沉沉模樣,不知心向何方。

  天臺上的花草亦在風中、在他身邊搖曳多姿。

  老頭感覺到了他的心事重重,不知在想什么,不敢打擾,悄悄從樓梯口退下了。

  好一陣后,屋內傳來女子清脆的叫喚聲,“公子?”

  徐文賓聞聲醒神,回頭轉身,向房間走去,剛好撞上了到門口張望的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是他在玄國公府挑選的貼身侍女,名叫娥眉。

  娥眉把他讓進門后,趕緊關了門,又去關了窗,然后才蹲地去撿一張張從案上吹落的紙張。

  徐文賓坐在了案后,問:“說吧,人怎么樣了?”

  娥眉將收理好的紙張放回了案上,“冥寺那邊傳了消息來,說三人中,那位探花郎表面上看起來沒其他兩位傷的厲害,實則是傷的最重的一個,五臟六腑俱損。

  這都沒什么,冥寺還能救治,問題是其行氣的經脈都已支離破碎,無法再運氣施法,修行根基怕是毀了,以后可能無法再修行,只能做個普通人。冥寺說會盡力而為,能不能治好不敢保證。

  其他兩位,南竹受了炮烙火刑,后背的肉已經燙焦了,慘不忍睹,恢復不易。牧傲鐵的腳趾只剩了三根,看得出也是飽受了折磨。三人都是昏死狀態中送到冥寺的。”

  徐文賓凝聽完后,沉默了許久,只冒出一句,“不能修煉的普通人?那回去了還不得挨揍…”

  娥眉寬慰道:“以他的才華,就算做個不能修煉的普通人,也一樣能活得很好的。”

  “他的才華?”徐文賓面露苦笑,徐徐輕嘆,“我是真沒想到,以胖子和那大塊頭的秉性,也敢跟著這膽大包天的家伙跑出來到處瞎搞。”

  娥眉又從袖子里掏出一卷密信遞予,“這是從鎮海司內傳出的消息,說本來是要拿那位探花郎頂罪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