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六六章 局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時辰剛好傍晚,海市街頭的華燈卻早已輝煌一片。

  風雨下的高墻大院后門,一輛馬車徑直走后門進了驚鴻殿的園子內,門開門關放行,極為默契。

  雖才傍晚,已有迫不及待的尋歡客早早來到,飄搖的歌舞聲已開始。

  馬車停在一處連廊下,青牙揭開簾子步入,腳下的木屐噠噠響,褲子口袋里摸出了花生捏碎殼,捻去紙皮,花生米扔進嘴里嚼,花生殼隨手扔地上,走到哪扔到哪,行事乖張。

  他的兩只褲子口袋似乎永遠鼓鼓囊囊,他褲子上之所以弄兩個這么古怪的口袋似乎就是為了裝零食的。

  他的心腹手下龐成丘尾隨其后,一路左顧右盼四處打量,保持警惕的意味明顯。

  路上的女仆和伙計見到青牙都紛紛讓路,靠邊,行禮,因為都知道老板娘跟這位地頭蛇的關系不錯,至于為何關系不錯也能理解,驚鴻殿做這種買賣跟地頭蛇關系不好也不合適。

  青牙途中問了老板娘古清照在哪,便循著場子去了。

  不一會兒,到了一處樓閣外,聽到里面男男女女的歡聲笑語,青牙掰開了點窗戶,看到了招呼一群女子陪客人的古清照正被一男客人摟著腰肢,男客人的手不太老實,手順勢而下就捏了古清照的屁股。

  古清照頓一臉薄嗔地推開他,佯怒,手中團扇連連拍打,逗的現場一片歡笑。

  窗外的青牙亦莞爾,回頭看到端果盤而過的女仆,手中的花生殼扔出,砸在了女仆的臉上,女仆回頭看他,而他則對女仆偏頭示意屋內。

  女仆會意點頭,快步去了屋內。

  不一會兒,古清照從屋內出來了,一路整理著被人揩油弄亂的衣裳。

  干這一行沒辦法,總會碰上個別手腳不干凈的,只能是張弛有度的應對,已經習慣了。

  從青牙身邊過時,埋怨道:“怎么這個點找我,天一暗我就要開始忙了,有什么事快說,沒空招呼你。”

  青牙跟了她去,并擺手示意龐成丘和古清照的隨從不要跟著。

  兩人找了個僻靜亭子后,青牙才說道:“王問天要辦的人已經從鎮海司牢里出來了,他待會兒就要把人給帶來了,上次讓你辦的事要繼續,你趕緊把場地和人給重新張羅好。”

  古清照一驚,“現在?”

  青牙點頭,“說是人馬上就到。”

  古清照:“犯得著這么急么,現在立刻的,跟姑娘們話都交代不清楚,明天不行嗎?”

  青牙呵呵道:“我也說太急了,然而王問天那家伙還真就是急,多一天都不愿等了,他今天就想看對方身敗名裂。”

  古清照默了默,忽反問道:“你知不知道他要對付的是什么人?”

  青牙剝了顆花生,扔殼吃米,聳肩,“暫時不清楚,各方都遮遮掩掩的,估計不是一般人。”

  古清照卻一字一句道:“錦國的那位探花郎,號稱天下第一才子的那位!”

  青牙錯愕,旋即訝異,“阿士衡?他要對付的是阿士衡?”

  古清照:“就是他。”

  她能知道答案,青牙倒是一點都不意外,這里是海市最大的歡場,常有高端人物來,所以這女人能得到一些不一般的消息也不足為怪。

  他琢磨了一陣后,若有所思道:“我明白了,難怪急著對付人家,難怪要讓人家身敗名裂,敢情是在爭風吃醋。”

  古清照:“嗯,應該就是為了地母的那個女弟子,否則沒理由這樣搞,這已經不僅僅是爭風吃醋了,應該已經關切到了王家的利益。誰都知道,地母那弟子是被探花郎給甩了的,爭回面子的最好辦法就是探花郎知錯,回頭乞求復合。王家跟地母有接觸,搞不好已經察覺到了什么,王家應該是不想看到復合那一幕的,所以想把那位探花郎給搞臭。”

  青牙歪嘴一樂,“這種事自己躲在幕后讓別人搞不就行了,居然要當面鑼、對面鼓的親自來搞,可見王問天那廝心眼不大,是個有仇容不過夜的主。”

  古清照:“你先別管他,動的是那位探花郎,畢竟不是一般人,是不是得先跟干娘那邊通個氣?”

  青牙又往嘴里納了一顆花生米,“連你都知道了,你覺得干娘能不知道那位探花郎的身份嗎?你覺得朱軒那邊能不知道嗎?都知道的。朱軒想看他們斗,讓我暗中撩撥,干娘也想看他們斗,讓我順水推舟,這當中肯定有什么名堂,不需要多問,你照做便好。”

  古清照想想也是,旋即轉身準備去了。

  風也好,雨也罷,青牙坐在了檐下,翹著二郎腿剝花生米。

  沒多久,王問天來了,追著打傘的人都跟不上,急匆匆就朝這邊來了。

  青牙拍拍手,站了起來迎接。

  王問天見面便問:“準備好了沒有?”

  青牙也不知道有沒有好,說道:“已經找這邊老板娘吩咐下去了。”

  旋即領了對方一起去找古清照,并讓龐成丘放風去了。

  找到古清照時,她已經把合適的場地準備好了,正在叮囑手下人這間場地不要帶其他客人進來,她另有安排。

  見到要坑人的正主來了,古清照趕緊見禮,同時擯退了其他人。

  沒了外人,王問天直接問了,“人馬上就要到了,準備好了沒有?”

  古清照有點為難道:“王公子,您這搞的也太突然了,哪有那么快準備好…”

  王問天抬住,“不要跟我廢話,我給你雙倍的錢!”

  “……”古清照啞了啞,心里問候他祖宗,當老娘沒見過錢嗎?旋即又哭笑不得道:“王公子,真不是錢的事,問題是之前準備的唱主角的姑娘現在正在陪別的客人,一時半會兒可能沒辦法來這邊做幫手,我也是剛剛才發現。”

  王問天頓時沉臉道:“你開什么玩笑,煙花之地還能缺女人?我看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少一個女人就做不成了買賣,你逗我玩呢,換個女人不行嗎?”

  古清照唉聲嘆氣道:“哎喲喂,王公子,您要辦的事,能是隨便一個姑娘就行的嗎?隨便陪什么客人都能睡的,說被人非禮了,那不成了笑話嗎?傳出去算怎么回事,不擺明了坑人么,您的事辦砸了不說,誰還敢來光顧,我驚鴻殿還開的下去嗎?得是那種賣藝不賣身的清倌人才好做局,王公子您懂我的意思嗎?”

  青牙干咳一聲,“王兄,老板娘說的沒錯,是這個理。”

  王問天又不傻,腦子里自然也轉過了彎來,不過依然豪氣道:“那就讓那邊的客人讓一讓,把那姑娘給換過來。”

  古清照當即雙手示意他稍安勿躁,“這事急不得,否則會惹惱那邊客人,容我去慢慢溝通。”

  “人馬上到了,你現在告訴我別急?”王問天瞪了雙眼,怒道:“別慢慢了,立刻去溝通,立刻讓那邊把人讓出來,人家要是不樂意,那邊的開銷我包了。你還愣著干嘛,還要我親自去幫你溝通嗎?”

  古清照哭笑不得,只好提醒了一句,“千流山第五洞大掌衛的心腹之一,為五洞大掌衛家打理海市買賣的管事,他在做東宴客,姑娘在他那邊助興,興頭上換他的人怕是不合適。”

  她讓對方自己掂量能不能惹得起。

  一聽人家的身份,王問天立刻啞了火,知道那種人雖只是個做買賣的管事,但其實就是第五洞大掌衛在海市利益的代言人,俗稱管事而已,這種人只怕連朱軒見了都要客氣三分,他哪敢去搶人家的女人。

  嘴角略抽搐后,他話鋒也變了,“驚鴻殿在海市這么大的排場,總不至于就一位清倌人吧?”

  古清照苦口婆心道:“有的,但不是沒交代過么,事情該怎么做,我肯定要對姑娘細細交代清楚的,所以你得給我點時間。這樣,我先去與那邊的貴客好言溝通,能讓那邊把人讓過來最好,實在不行的話,我再找別的姑娘做交代,只是得多耗點時間。”

  正這時,青牙的手下龐成丘快步進來了,報知這邊,“青爺,王公子請的客人到了。”

  青牙點頭表示知道了,又問王問天,“王兄,要去迎一下嗎?”

  王問天一聲冷哼,“讓下面人迎一迎便可,犯不著給他那么大的排面。”

  青牙對這種公子哥無語,但他也無所謂,立刻偏頭示意龐成丘,“你去招呼,把人領過來吧。”

  “是。”龐成丘應聲而去。

  古清照隨后低聲道:“小半個時辰,就拖小半個時辰便可。”

  青牙立馬幫腔,對王問天道:“小半個時辰沒問題呀,這種場合,小半個時辰隨便拖過去。”

  王問天嗯了聲,點了點頭,覺得也沒問題。

  古清照倒是沒急著離去,要等客人到打個招呼,當然也是聞名已久心里好奇,想看看天下第一才子長什么樣,誰還能沒點附庸風雅的毛病,煙花之地的女人也一樣。

  她以前甚至想過,那位探花郎的“人間好”題字,若是放在她的驚鴻殿,那才是真正的絕配呢。

  同時也到門口喚了人手過來,讓趕緊上各種果品、酒水和點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