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六零章 打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街頭晃蕩漢拿到錢嘻笑,屁顛顛跑了,一路跑到胡尤麗樓下,大喊大叫一通,“老七,老九,老七,老九……”

  南竹和牧傲鐵立刻被他給招惹了出來,落地一問情況,確定了是老十五在找,立馬跟了他去。

  這次反倒沒什么疑慮,已經沒了什么可損失的。

  不多時,二人便在街角見到了庾慶。

  庾慶把答應的另一半銀子給了晃蕩漢,不等兩位師兄說話,便揮手示意跟他走人。

  “我經常在這一塊,下次有事還來這找我。”

  目送的晃蕩漢朝離去的三人揮手嚷著,回頭點著手上的五百兩銀票,來回也就跑了個兩里路不到,就有五百兩,一臉的美滋滋。

  然興奮勁還沒過去,邊上就伸來了一只手,勾了他脖子,捏住了他喉嚨,直接給弄進了一旁的巷子里。

  三個大漢將其給圍住了,將其腦袋摁在了墻上。

  一人捏開他手,拽出了他手中的銀票檢查了一下,然后詢問:“說,剛才的人找你說了些什么?”

  地下排污渠道內,師兄弟三人疾行,老七、老九緊跟在庾慶的后面。

  跟著莫名其妙的跑了一陣后,見到適合落腳的地,南竹終于忍不住拉住了庾慶,低聲問:“什么意思?”

  要干的事情庾慶肯定是要跟他們交代的,剛才顧不上只是為了先盡量擺脫可能的盯梢,此時趁機把情況講了下。

  獲悉不是柳飄飄把他們抓進大牢,變成了去砸鎮海使朱軒的鋪子,南、牧二人那叫一個心驚肉跳。

  庾慶把利弊關系向二人細細講述了,柳飄飄的叮囑自然也給了他們,咬定是朱軒鋪子的人綁架的小黑。

  沒的辦法,兩人最終只能是硬著頭皮去干,繼續前行。

  只是南竹忍不住嘀咕了一聲,“就知道每次出門都會有危險的…”

  以前的時候,他被掌握刑獄的人到處追捕,嚇的躲回了玲瓏觀,沒想到如今…他只能搖頭一聲嘆了,感覺昨天還在山里悠閑仰望白云蒼狗,一轉眼怎么就突然過上了風里浪里搖的日子……

  珍寶齋,一座占地達一畝的五層樓高的鋪子,坐落在海市最繁華的主街道,其價值可想而知。鋪子如鋪名,買賣一些珍貴物品,另不定期兼顧一些拍賣。

  長居海市的人,大多都知道這是誰家的產業。

  事實上在這片最繁華的區域,珍寶齋這樣的鋪面還算不上頂級的,只能算是三流的。

  這種豪門產業云集的地帶,也是鎮海司巡查力量重點關照的地帶,連一些穿著不整的人都會被鎮海司的巡查人員重點盤問,沒人敢在這種地方鬧事。

  因而這塊區域的街道和鋪面都顯得比較整潔,一看就是海市的高檔區域。

  然此時的庾慶師兄弟三人卻盯上了珍寶齋。

  三人站在了街道對面,審視著對面的鋪子,怕有誤,途中還找人請教了一下,確認了沒錯,就是柳飄飄說的那家朱軒的鋪子。

  豪華的門面,錦衣玉帶進出的高端客流,門口兩名不時點頭哈腰的伙計,里面也有不少伙計,站在對面都能感受到那鋪子里面的珠光寶氣。

  幾名鎮海司服飾的人員剛好從師兄弟三人面前走過,擦身而過時還把三人上下審視了幾眼。

  南竹看的咽了咽口水,低聲道:“這怎么砸?沖進去砸的話,不會被人打死吧?”

  庾慶想了想,“我們也不是吃素的…就從外面砸好了。”

  牧傲鐵冷不丁來了句:“你確定到時候不會讓我們賠錢?”

  庾慶:“錢自然是挑起這事的人賠,我們也是苦主。走!”說罷帶頭在前。

  南、牧二人相視一眼,能怎么辦?只能是硬著頭皮跟上。

  見到三人走來,門口的兩名伙計立馬一臉堆笑,以為是來買賣的客人,三人接下來的舉動卻是讓他們做夢也想不到。

  庾慶第一個握拳轟了出去。

  咣!墻上崩出了一個大洞。

  后面緊接著響起的轟隆聲,是相繼出手的南竹和牧傲鐵。

  那動靜,把外面來往的路人嚇一跳,門口的兩名伙計也驚呆了。

  那崩入鋪內的雜碎,將里面給沖擊的噼里啪啦,嚇得里面的客人迅速躲避,里面的伙計之類的也都懵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

  緊接著,門口的兩名伙計嚇得緊急躲了進去,可見并不是什么修為多高的人,怕事而躲藏。

  庾慶立刻拔劍過去了,劍劈,腳踹,拳轟,三兩下就將那豪華門庭給拆成了破爛門面。

  轉眼的工夫,珍寶齋的門面就毀了個亂七八糟,煙塵四起。

  里面的店員這才反應過來是有人鬧事,迅速沖出了一群人,為首的掌柜喝斥道:“何人來此撒野,報上名來!”

  一只手背在身后,已經在撥手示意。

  他后面有人會意,迅速脫離現場喊人去了。

  之所以叫喚,而沒有第一時間動手,也實在是有點忌諱,因為搞不清是什么人物,敢跑到鎮海使的產業門口來打砸的人,想不慎重一點都難。

  一看這反應,師兄弟三人頓時明白了,也是一幫欺軟怕硬的家伙,他們自己反而來了膽氣。

  庾慶立馬揮劍指著掌柜的怒喝,“立馬放人,不然老子把你這狗屁珍寶齋給拆了!”

  “對,放人!”南竹跟著怒吼,一腳將倒塌的石塊給踢的倒飛進了鋪子里面,砸的里面的架子稀里嘩啦。

  牧傲鐵則一肘子撞在了墻上,又轟出一個大窟窿來。

  街頭來往的人群,膽小的怕被殃及,趕緊跑遠了,膽大的則站在街道對面看熱鬧。

  掌柜的有點莫名其妙,“放什么人?”

  庾慶喝斥:“你們用計把我們調離,綁走了我們的人,我們已經知道了,還敢在這里裝糊涂?立刻放人,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這牛頭不對馬嘴的,掌柜的實在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反問:“你們可知這是誰家的鋪子?”

  庾慶:“我管你誰家的鋪子,我不信你家鋪子能大過千流山的規矩!”

  正這時,一群人員飛奔而來,十幾名身穿鎮海司服飾的人趕到,在帶路伙計的指點下,一群人拔出刀劍,迅速把庾慶三人給圍了。

  敢砸他們鎮海使家的鋪子,前來馳援焉能不積極。

  為首者喝道:“什么人竟敢在此鬧事,活得不耐煩了嗎?”

  庾慶倒是將劍插回了劍鞘,“你們來的正好,倒省了我們的事,立刻把這鋪里的人全部給我抓起來,不許放走任何人,將這鋪內嚴加搜查。”

  這使喚人的架勢,倒又把一群鎮海司人員給糊弄的一愣一愣的,他們也不得不掂量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砸鎮海使朱軒家的鋪子,還敢當眾使喚鎮海司人員,這得什么來路?

  珍寶齋一干人員的臉上也多了小心,不敢顯得太過放肆。

  為首的鎮海司人員收了一臉的凌厲神色,小心著試探了一句,“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庾慶:“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這鋪子綁了我的人,今天不交出人來,我們絕不會善罷甘休。”

  掌柜的立馬辯解,“絕無此事,我等好好的做買賣,怎會去綁人?”說話間一個勁地朝鎮海司為首的那位使眼色。

  為首者會意,看了眼后續趕到的鎮海司人員,當即沉聲道:“一邊說綁了,一邊說沒綁,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事實真相鎮海司自會查明。珍寶齋我們會封鎖搜查,你們當街打砸也得跟我們回一趟鎮海司接受查證。”說到這,又不得不提醒師兄弟三人,“大庭廣眾之下不是鬧事的地方,我們公事公辦,你們最好不要讓我們為難。”

  庾慶立馬順坡下,“走就走,我們是講理的人,自然不會讓你們為難,只是這事若不能給我個交代,我跟你們沒完。”

  為首者松了口氣,先解了眼前的局再說,人帶到鎮海司后,該怎么處理就不關他的事了,當即揮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師兄弟三人當即大搖大擺而去,被一群鎮海司人員押送。

  街旁看熱鬧的人員竊竊私語狀,不敢高聲語。

  南竹東張西望,才發現,原來肆意猖狂某些時候也能換來尊敬。

  珍寶齋內的客人要出來,卻被鎮海司人員給攔下了。庾慶既然那樣說了,鎮海司人員哪怕是裝模作樣,也得先封鎖珍寶齋搜查一番再說,畢竟眾目睽睽之下那么多人看著。

  最后該怎么做,鎮海司那邊自然會來人遞話,到時候有什么責任也與大家無關。

  掌柜的此時再回望珍寶齋,發現這么一會兒工夫,門面已經徹底破爛的不像樣了,真的就這樣被人給砸了。

  看熱鬧的外人,竊竊私語者眾,都在嘀咕,居然有人敢把鎮海使朱軒家的鋪子給砸了,都在猜測是什么人。

  此事如一陣風般,迅速向整個海市擴散……

  一個地窖里,被制住的小黑昏睡在一塊木板上。

  青牙剝著花生,在旁看著。

  本想從小黑身上問點情況,誰知這小家伙犟的很,只要一醒就瘋狂掙扎亂咬,怎么恐嚇都沒用,跟野人一樣,呲牙咧嘴咆哮不停。青牙也沒打算傷害小黑,只好讓小黑昏睡了過去。

  正這時,外面有人快步而入,緊急稟報道:“青爺,出事了,帶這小崽子的三個家伙跑去了珍寶齋,把珍寶齋給砸了,說珍寶齋綁了這小孩。”

  “珍寶齋?”青牙一臉錯愕,“鎮海使朱軒家的珍寶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