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五七章 綁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很快,姚記商鋪的姚嬸出現在了胡尤麗家的樓下。

  這位婦人看了看四周,看到了街角偏頭示意的男子,無奈的嘆了口氣,繼而朝上喊道:“尤麗,尤麗……”

  連喊了好幾嗓子,胡尤麗才出現在了樓上陽臺,往下喊道:“姚嬸,什么事?”

  姚嬸喊道:“尤麗,不好了,我剛回來的路上,看到你家的三個房客都被人打傷了,躺在路邊快死了,你快去看看吧。”

  胡尤麗大驚,忙喊,“姚嬸,您稍等。”

  她迅速回頭跑回了屋里,威脅正在用腳指頭給另一只腳撓癢癢的小黑,“小黑,我現在去給你買好吃的,你乖乖在家里練字,不準到處亂跑,我回來若是發現你沒有把這幾張紙給寫完,就不給你好吃的。”

  小黑噘了噘嘴,但還是點頭,“阿姐放心,一定寫完。”

  胡尤麗沒心思跟他多扯,安撫好了就立馬走人,出了陽臺把門一關,便直接縱身跳了下去,落地拉了姚嬸的胳膊,問:“在哪?”

  “我帶你去,跟我來。”姚嬸扭頭便走。

  胡尤麗也沒想到向來對自己不錯的姚嬸能騙自己,就這樣跟了去。

  兩人一消失,街角的男子立刻現身了,幾步飛掠,直接飛身上了胡尤麗家的陽臺,強行推門而入,一眼就看到了里面正在練字的小黑。

  小黑亦抬頭看到了他,瞬間意識到了不對,直接翻身后撲,抓了大棒在手,喝道:“干什么的?”

  男子嘴角歪出一抹笑意,覺得這小孩挺逗,動作還挺利索。

  他也不回話,也犯不著啰嗦什么,一個閃身過去,探手便抓向了小黑。

  小黑不會坐以待斃,揮舞著棒子立刻怒砸了過去。

  然而雙方實力相差巨大,男子一把就抓住了棒子,抓住的同時頗感意外,因感受到了這小孩揮棒攻擊的力道不小。

  “大棒…”小黑剛叫出一聲,便被男子另一只手給掐住了脖子。

  男子怕小黑叫出什么動靜,運功壓制之下,頓令小黑難以動彈,且難以出聲。

  驚變也在這同時,他以為是木雕的棒子,突然鬼魅似的彈出兩道影子。

  噗噗兩聲,在他胸口濺起了兩朵血花。

  大棒睜開了雙眼,露出漆黑如寶石的眸子,緊縮的兩只鐮刀似的前肢,突然彈射了出去,雙雙插入了男子的胸膛。

  這一記殺招,固然有小黑呼喊的原因,亦有當年鼠太婆的調教,殺人并不手軟。

  男子瞬間瞪大了雙眼,低頭看著鮮血染紅了自己的胸膛,看著插入自己胸膛的兩只鐮刀,滿眼的難以置信,此時方察覺到自己抓的并不是什么棒子,亦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飛速流逝,手已無力控制住蠻力掙扎的小黑。

  何況小黑確實有一身的蠻力,男子胳膊一軟,松了手,踉蹌著亂了步伐,搖搖欲墜,就要跪倒。

  落了地的小黑立馬雙手操起大棒,直接將大棒的兩只前肢從男子胸膛拔了出來。

  小黑跳了起來,雙手掄起了大棒就砸。

  大棒立馬知道他要干什么,瞬間閉眼,肢腿又迅速緊縮了,整個又縮成了緊實的棒子形態。

  一聲震響,小黑跳起狂掄而下的棒子狠狠砸在了跪地男子的頭上。

  男子額頭上冒血,當場被打了個頭破血流,兩眼翻白,胸口也在淌血。

  小黑沒完,順勢旋身,掄起棒子又是一記橫掃。

  砰!腦袋側面爆血的男子應聲倒地,抽搐。

  咣咣咣……

  小黑揮舞棒子照著男子一陣連砸不止,砸了個血肉模糊,也濺了自己一身的血。

  這一刻,他那缺管教的野性又上來了,不知規矩,不計后果,就是攻擊。

  直到將男子打的徹底沒了動靜,小黑才立刻跑到門口往外面看了眼,然后迅速退回關了門。

  他這一露面,令坐在某棟樓某扇窗口后面的青牙愣住了,尤其是小黑縮了回去關門的動作很明顯,這哪像是有被人給綁架的樣子,剛才進去辦事的人呢?

  發現異常的不止他,還有某扇窗后的柳飄飄。

  柳飄飄和庾慶分開后,并沒有同時回歸,她依然是先撤回的那個,誰知一回頭就被手下通知,說觀察點發現了異常,她立刻跑到了窗口看怎么回事。

  同時發現異常的,還有被打的血肉模糊男子的同伙,于是又一名男子快速閃身上了樓,又強行推開了陽臺的窗戶,見到屋內地上的尸體自然是大吃一驚。

  已經抱著棒子躲到了二樓警惕的小黑,一聽下面動靜就知道果然又有賊人來了。

  他在裂谷山莊那些年,練就的最大本事不是打架,而是躲藏跑人,此時的反應依然如此,他明白自己很難是那些大人的正面對手。

  一聽下面動靜,他立刻打開了二樓陽臺的門,直接躥上了陽臺扶欄,縱身飛躍而出,妥妥的跳樓找死狀。

  窗戶后面剝著花生的青牙嚇了一跳,驚的他直接站了起來,瞪大了雙眼。

  差不多五丈多高的地方,這么小的孩子跳下來不摔死了才怪,他是來綁人質的,不是來弄死人質的,他親自率人出馬辦這么點小事,就是為了調度有方速戰速決,若是搞砸了,那還真是打了他的臉。

  可謂瞬間火大,不知手下一幫狗東西怎么辦事的,兩個大人居然連個小孩都控制不住,真是丟盡了臉。

  另一扇窗戶后面的柳飄飄亦瞪大了眼,眼睜睜看著小黑砸向地面。

  距離太遠了,她有心幫忙,也來不及了。

  事到如今,連小孩都逼得跳樓了,如何還能不知道庾慶的住處出事了。

  就在她一顆心提到嗓子眼的剎那,下落的小黑突懸空浮停了,繼而飛走。

  大棒彈出了黑幕般的翅膀,提了小黑緊急走人。

  這突變,令柳飄飄目瞪口呆。

  手上還捏著花生的青牙亦滿臉錯愕。

  樓上開門的動靜也終究是驚動了下面正在查看尸體的男人,那男人迅速閃身上了樓,看到了躥出去的小黑后也嚇了一跳,后見小黑又飛了起來,立馬閃身躥出,飛落在了街道兩旁的房子頂上。

  屋頂幾步飛躥,一個騰空而起,凌空追上了小黑。

  沒辦法,大棒負重飛行的速度沒那么快,盡管已經是緊急逃離,可還是慢了那么一點。

  小黑彪悍,一腳踹向來襲者。

  來者卻是一把抓住了他的小腿,凌空揮臂一甩,飛舞的大棒立刻失去了平衡。

  砰!男人空中飛腳一踢,大棒頓如流星般飛了出去,又咣一聲扎進了路邊房子的墻壁上。

  口中哇哇亂叫的小黑長發飄舞,人在空中揮拳拼命亂打,但終究是被對方三兩下給制住了。

  男人在他后頸脖子一捏,施法一沖,彪悍的小黑立刻翻著白眼暈了過去。

  帶了小黑落在了一處屋頂,男人四周看了眼,不做任何停留,夾著人迅速飛掠而去。

  親眼目睹的青牙心里又在冒火,把人誘走再動手抓那小孩的目的何在?就是為了避免搞出什么動靜,現在好了,不知被多少人看到了這一幕。

  好在這次的事情不止他一方參與,估摸著某些人應該能兜住。

  心中稍微有了底后,手中剝出的花生米才慢慢納入了口中咀嚼,他目光仍盯著胡尤麗的房子,因為還有他一個手下沒出來,他現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窗前的柳飄飄卻是迅速轉身喝道:“去,抓人!”

  不用交代,自然是抓那個抓走小黑的人。

  “是。”兩名手下拱手領命。

  兩人正要緊急追趕而去,后面卻突然傳來一聲喝,“站住!”

  兩人回頭,只見門外站了一人,正是鎮海司大掌目齊多來,兩人立刻拱手見禮。

  柳飄飄也拱了拱手,對走入的齊多來急聲道:“大掌目,剛在光天化日之下發生了一起綁架…”

  不容她話說完,齊多來直接打斷道:“我知道了,已經派人去追拿了。”

  柳飄飄:“大掌目…”

  齊多來又打斷道:“這事就不用你操心了,待會兒另有要務讓你去操辦。”

  被接連勸阻,柳飄飄明眸閃爍,深深凝望著對方,意識到了,這次的事情沒那么簡單,她又慢慢回頭看向了胡尤麗的那棟房子……

  扎進了墻里的大棒,如同死去了一般,安靜了一陣后,又掙扎著節肢,將自己從墻洞里拔了出來,搖了搖腦袋,趕緊爬到了屋頂上,在屋頂四顧。

  挨了那么狠狠一擊,居然沒事似的,可見身體有多結實能抗,難怪能被小黑當棒子用。

  它未能看到小黑,又展翅而起,飛回了胡尤麗的屋內。

  正這時,南竹和牧傲鐵已是火急火燎的趕了回來,借別人屋頂當路,直線趕回來的。

  在自家屋頂隨便干什么都行,在別人屋頂上蹦來蹦去是違規的,萬一踩壞了別人屋頂的東西你又跑了,受害者找誰賠償去?所以,一旦被抓到在別人屋頂亂跑,是要罰錢的。

  然兩人已經顧不上了這個,被人誘到所謂的庾慶出事的海邊后,兩人自然發現了不對,意識到自己被騙后,立馬火速返回。

  一見樓上樓下陽臺上的門都敞開著,兩人已感到不妙。

  兩人一上一下鉆入了上下陽臺,手上劍已唰唰出鞘,雙雙警惕著入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