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四九章 密會2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柳飄飄告知了原因,“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剛好在海市當差而已。”

  庾慶訝異,“你在幫千流山管海市嗎?”

  柳飄飄笑了,“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憑我初玄的實力怎么可能掌管偌大個海市。當初從小云間回千流山沒多久,天羽這邊的情況就不好了,第三洞上下不得不夾著尾巴做人,總之有些情況很復雜,一時也說不清楚,大概就是這里涉及的利益較多,人心浮動較大,天羽派了我來幫忙盯著,讓我有什么情況隨時報他。”

  庾慶又試著問道:“就你們第三洞發現了我嗎?”

  柳飄飄知道他抱什么指望,直接潑冷水,“在海市盯著的,哪止第三洞,幾位洞主都有人手在這里張羅,還有直屬大圣的人,整個千流山各派系有哪個沒有在海市伸一手的?你以為除了千流山,其它勢力能忍住不在這里設置耳目?你殺了海族鮫人拖上岸,又直奔冥寺,如此大張旗鼓的動靜,鬼知道你被多少人給盯上了。”

  庾慶頓啞口無言,心中暗暗嘆息一聲后,問:“其它勢力也認出了我的身份嗎?”

  柳飄飄默了默道:“沒見過你的人,有沒有這么快認出你,我也不能確定。我認出是你后,已經第一時間告知了上峰,并密報給了天羽…”說到這,神色間略顯抱歉,“我也是沒辦法,天羽知道我認識你的,隱瞞不報或拖延的話,肯定會引起懷疑。”

  庾慶嘆道:“沒事,以后遇上這種事,不用管我,先保住你自己。”

  柳飄飄嘴角抿了一陣,又道:“天羽會不會把你來了的消息告知千流山其他人,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能在這里張羅出一定勢力的,都不是什么簡單的貨色,就算一時間沒搞清你是誰,遲早也是要把你身份給識破的,誰叫你本就不是什么無名之輩,還搞這么大動靜,各方鐵定要把你底細給弄清的。”

  庾慶又是一聲嘆,“這各方勢力的也實在是討厭,我干什么關他們屁事,這些人恨不得將所有事情都盡在掌握才甘心,什么臭毛病。”

  柳飄飄莞爾,“你若是到了他們的地位,只怕也免不了。對了,你帶個小孩跑這來究竟想干什么?”

  庾慶繼續唉聲嘆氣,“小孩的事就別提了,這回算是栽這熊孩子手里了,我也是有苦說不出。我們來這里是治病的。”

  “治病?”柳飄飄訝異,“治什么病,找誰治,找冥僧嗎?”

  庾慶:“有些事情涉及到隱秘,我也不好告訴你,總之我們三個全部著了道,能活多久自己都搞不清,總之就是頭頂上懸了一把劍,隨時要掉下來,惶惶不可終日。”

  柳飄飄立刻伸手了,抓住了他的手腕給他把脈。

  庾慶也沒躲避,任由他抓了,苦笑,“別把了,你查不出來的,絕對是你從未見過的病癥。”

  柳飄飄就一句話,“閉嘴,別說話。”

  好吧,庾慶閉嘴了,任由她查探,也算是對她不設防了。

  好一會兒后,柳飄飄收了手,疑惑道:“很正常啊,沒有任何病癥,是不是還得恭喜你修為突破到了玄級?看來那仙桃果然不一般。”

  庾慶知她順便查探了一下自己的修為,“說到仙桃,我得說了,那玩意運過來是真不方便,一旦被人發現,你我的關系恐怕很難遮掩。我現在為了保住那些仙桃,下了血本,所剩也不多了,你要吃的話,只能是想辦法過去一趟,而且還得趁早,晚了肯定就要被吃光了。”

  柳飄飄搖頭,“原因我已經告訴了你,是真的不便過去,何況我的修為在見元山的時候就已經卡在了初玄之巔,不能突破到上玄的話,仙桃對我也沒什么用,這也是我不著急的原因之一。”

  庾慶:“那怎么辦?你也知道我欠了一屁股的債,我現在僅僅為了應付每年的利息就像條狗似的,窮的叮當響,是真籌不出錢來給你抵數了。”

  柳飄飄莞爾:“知道你窮,客棧跑了一家又一家,那是一家比一家便宜,結果還是住不起,還是住別人家里去了。沒錢就沒錢吧,還讓那胖子裝什么有錢人…”說到這,自己都有點笑的樂不可支了,似乎是見到過對方窘迫的樣子。

  庾慶有點意外地看著她,從見元山初見,從她那時還是見元山大掌衛開始,在他眼里的形象就是英姿颯爽、面容艷麗、眸波冷冽這三種感覺合一,說到底就是個不茍言笑的冷酷之人。

  還是頭回見到她笑成這個樣子,發現這女人笑起來別有一番風情,就好像一朵好看的花朵綻放了,顯得越發嬌艷了。

  導致他心里嘀咕過一個不知是不是自己錯覺的念頭,感覺自己能來找她,這女人似乎還挺高興的。

  明顯能看出,這女人此時的心情還不錯。

  當然,一聽這話,庾慶也立馬明白了,對方肯定派人去那客棧打探過南竹進去干了什么,當即悶聲道:“窮怎么了?有這么好笑嗎?我好歹也是做過大買賣的人,一天賺過上億兩銀子的人,只是一時緊迫周轉不過來而已。”

  “沒有笑你,是笑那胖子。”柳飄飄連連擺手否認,強止住笑意后,又忍不住上下打量他,“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搞不明白你,憑你的才華,你要還那些錢應該很容易才是,吟詩作賦對你來說更是沒什么難度,你只要愿意寫幾首詩詞之類的出來,那點錢算什么?據我所知,好多人捧著大把的錢等你去賺呢。

  退一萬步說,就算你現在寫不出什么好詩詞了,你的字也值錢吶,總不能現在連字也寫不好了吧?明明有還錢的辦法,非要把自己給搞的窮嗖嗖的,沒必要吧?”

  庾慶偏頭,看向石頭縫隙外的光明,心中惆悵自語,老子要是有本事吟詩作賦的話,還用落得棄官逃出京城被追的像條狗一樣嗎?有玄國公那一系的勢力扶持,繼續當自己的官不香嗎?犯得著干鋌而走險的勾當嗎?

  說到寫字賺錢,沒人能體會他的心情。

  總之,他是非常不情愿再讓“阿士衡”冒出什么新作來的。

  他依然記得那個女人梨花帶雨哭著哀求他的樣子。

  他也記得自己拒絕她后,毅然決然離開后流下的淚。

  事到如今,他也不指望跟那個女人再續什么前緣,他只想有一天堂堂正正的讓她知道,自己真的是庾慶,自己說的都是真的。

  他想堂堂正正的向她證明,自己當年并沒有騙她!

  他只想有一天能補給她一個交代。

  其實這和寫字賺錢并不沖突,但就是想保有一份尊嚴,不想讓那個女人知道他在打著阿士衡的幌子賺錢,或者說是騙錢,想有一天有尊嚴的站在人家面前,一種屬于年輕人的死犟的莫名其妙的尊嚴。

  他自己其實也不知道自己能把這份尊嚴給堅持多久。

  也許有一天就放棄了,也許有一天就混到了那一步,堅持不下去了,算了,還是賺錢最要緊,至于那個人,以后永不再見了就好。

  見他靜默不吭聲,柳飄飄又嘀咕了一句,“明明沒錢,連個客棧都住不起,還要冒充有錢人去問房價,卻又偏偏能把身上所有錢都給災民,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

  災民的事,純屬人販子沒做成,還賠了個血本無歸,庾慶能怎么解釋,好名聲都出去了,又何必自污,只能是嘿嘿一聲應付,“男子漢大丈夫,說好了棄文從武的,就得說話算話!行了,說正事,幫我打聽一件事吧。”

  柳飄飄:“你先說。”

  庾慶:“我想知道當年那些高手攻破冥海仙府時,有沒有殺掉一個女人,你看看能不能從千流山那邊打探到當年交戰的情況。”

  柳飄飄頓滿臉狐疑:“攻破冥海仙府時,那得幾千年前吧,什么女人?”

  庾慶:“冥海仙府的一位婢女,被稱為‘海女’,負責為冥海仙府在這片海域迎來送往,海女統攬海族執行此事。據我從冥寺那邊打探到的消息,海族的人能證明冥海仙府被攻破時,最后一任海女依然還在,后來就不知所蹤了,我現在要確認她是死是活,所以要確認她當年有沒有被殺。”

  柳飄飄不解,“幾千年前的人,早就死了吧,證明她是死是活有意義嗎?”

  庾慶:“我獲知了一些情況,這個海女應該得了仙緣,獲得了長生,如果當年沒被殺的話,如今可能還活著!”

  “啊!”柳飄飄大吃一驚,“這怎么可能,真有這般活了幾千年的人物,只怕就算沒有修煉成仙,也已是天下無敵,怎么可能從未聽說過?”

  庾慶:“許多事情我也搞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能是順著線索一點點去查。”

  柳飄飄驚疑:“你查她干什么?”

  庾慶:“治病。我們三人身上著的道,那個海女很可能有醫治的辦法。”

  柳飄飄再次追問,“你們到底染了什么病,竟要找這種匪夷所思的人來醫治?”

  庾慶:“唉,別問了,你看不懂的病。”

  柳飄飄立馬站了起來,“既然不愿說,那我就沒辦法幫這個忙了,我不想當傻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