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四八章 密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冥寺靠海的山崖下?庾慶稍作念想便知是自己去過的地方,之前海族婦人現身的地方。

  地方記下了,他關心書信,問道:“那你寄出書信豈不是也被人發現了?”

  南竹:“沒有,我也擔心這個,問她辦法,她把信要了過去,說會盡快安排寄出的事。之后她讓我不要急著回來,怕被人看出端倪,讓我們故意在海市到處逛了逛,不然我們回來的更早。就這樣,她也是見縫插針,匆匆跟我碰了一面,多的話也來不及說。”

  庾慶默默點頭。

  南竹:“我們已經暴露了,接下來怎么弄?”

  庾慶:“暴露了就得死嗎?誰規定了我們不能來海市嗎?無非是麻煩一點。”

  南竹嘆道:“只是一點麻煩嗎?你非要這樣說的話,那還有什么好說的,那就甩開膀子到處逛唄。”

  庾慶:“等跟她碰面弄清了情況再說。”

  接下來也只能是等了,他拿出了五百兩一張的地圖,守著查看。

  熬到差不多正午后,他也直接從陽臺上跳了出去,憑著熟記的路線走街串巷,直奔海峽地帶。

  過了吊橋,又直接來到了冥寺外,只不過這次沒進去,而是繞著圍墻走了一圈,走到懸崖邊時,直接飛身跳了下去,落在了下方的礁石地帶。

  正四看無人之際,一片凌亂礁石中的平靜水面突然冒出一顆腦袋,朝他招呼道:“這里。”

  庾慶扭頭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正是柳飄飄。

  “跟我來。”柳飄飄招呼一聲,又沉入了水中。

  庾慶立刻蹦了過去,也鉆入了水中,捕捉著水中的人影,跟著快速遁離。

  也不知是去往哪,總之是一直跟著潛行。

  再鉆出水面時,發現鉆進了一個小小洞窟,洞窟有巴掌大的裂縫,透入光線。

  往裂縫外面一看,發現正是兩岸相隔的海峽,對面就是交易市場的崖壁,能看到人來人往。

  柳飄飄已在他身后發問,“你們怎么跑海市來了?還帶了個小孩跑來。”

  “一言難盡。”趴在石縫間的庾慶轉了身,“有點事要辦,也是想找你見一面,小云間的仙桃,說好了有你一份的,一直沒能等到你來,我們總不能一直不聲不響下去,總得給你一個交代。過來也是想了解一下,這么久了,你為何不去幽角埠?”

  柳飄飄雙手一捋裙子,坐在了一塊石頭上,嘆道:“我也想去,只是來了這邊后,才發現以前的想法太簡單了,許多事情都已經是身不由己了。再說了,我聽說你那邊好像還欠了一屁股的債,我跑去找你討要好處合適嗎?”

  “嗨,我欠債歸欠債,那也是桃子賣不出去,跟你去吃仙桃有什么關系。”庾慶左右看了看,找不到其它合適地方坐,干脆就一屁股坐在了她的邊上,跟她擠一擠。“你怎么就身不由己了,咱們在小云間配合的挺好,天羽不是已經對你青眼有加嗎?憑他的地位,難道還關照不了你?還是說,他出了小云間后就忘了提攜你?”

  被這么擠著一坐,柳飄飄下意識縮了縮,目光飄忽亂閃了一下,動作略顯局促地往邊挪了挪屁股,“倒不是忘了我,對我也還算關照,但他的層次太高了,已經是天下數得上的人物,能入他法眼,已經是我的運氣。

  問題是我自己的實力有限,到了他那個地步用人,手下聽用的基本上都是上玄境界的高手,都是有一定實力的人。

  我一個初玄境界的,許多事情沒能力辦到,他也不可能強行將我放到高位上去,他不好辦,下面人也不會服氣,對大家都不好。何況我在千流山時日又短,沒什么根基,硬往上爬只怕會死得很慘。

  你不會以為他就能為所欲為吧?他現在的日子也不太好過,正夾著尾巴做人的時候,又何況是我。”

  庾慶驚奇,“堂堂千流山三洞主,還需要夾著尾巴做人?”

  柳飄飄:“還是小云間的事,當時在小云間不知道,后來回了千流山才聽說,司南府和大業司在咬著他不放。”

  庾慶愕然,“那兩家咬他干嘛?那兩家咬他,能影響到他在千流山的地位不成?”

  柳飄飄:“你忘了云兮嗎?云兮邪魔之體崩解時,你不是正在現場嗎?云兮肉身被天羽從邪魔之體上撕扯了下來后,天羽抓了她走人,司南府的蒙破、大業司的向蘭萱自然不能讓千流山吃獨食,兩人窮追不舍。你追我趕之際,天羽干了件不太好解釋的事情,把云兮的肉身給殺了。”

  庾慶還真沒看到當時事件的背后還發生了這種事,立馬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還沒審訊就把云兮給殺了,他是不是從云兮身上知道了什么秘密?”

  柳飄飄:“這就是問題的關鍵,他自然也不會承認,說自己是因為身體有傷,被蒙破和向蘭萱追的太急了,一時忘了云兮不能見光,才將云兮給誤殺了。這種解釋理由,司南府和大業司怎么可能相信,自然是咬著不放。

  不過天羽的反駁也很有力,說那么短的時間內,云兮未經審訊怎么可能把什么秘密告訴他,難道云兮不知道秘密就是保住自己性命的關鍵,如此匆忙說出,想找死不成?”

  庾慶頷首,“確實如此,云兮確實不可能如此草率說出什么秘密。”

  柳飄飄:“誰說不是,然而不管怎么解釋,事情確實做的有些不對勁,那些如坐云端的人,都是從腥風血雨中走出來的,疑心都很重,城府也深,一面之詞的話語是很難打動他們的。

  大圣雖然不可能把天羽交給司南府和大業司,也寬慰了天羽,說相信他,可有些事情怎么說呢,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大圣暗中可能還是關注上了天羽吧。那么大的事,估計也不可能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天羽也算是有自知之明吧,借口養傷,許多事情都不再參與了,幾乎斷絕了和外界的聯系,連門都甚少出了。他麾下的人,都被他給約束了,擺明了是要避嫌。你說連他都這樣了,我這種小嘍啰,還能有什么作為?

  大圣若真要是暗中盯上了天羽,不能只盯他一個人的,他下面的人保不準都被納入了觀察,你說我還敢偷偷摸摸去幽角埠找你們嗎?小心都來不及。”

  話說到這個地步,庾慶了然點頭,算是明白了她為何一直不去找他們,也就不再糾纏這個問題了,話鋒一轉,“你說我們暴露了是什么情況?”

  柳飄飄嗤聲冷笑,“我還想問你們是什么情況呢,你探花郎還嫌自己名氣不夠大還是怎的,來一趟海市需要那么招搖嗎?生怕別人不知道你來了海市還是怎的?悄悄來,悄悄走不好嗎?殺了海族鮫人也就罷了,悄悄處理了也就完了,居然還在眾目睽睽之下、萬眾矚目之下,拖著鮫人的尸體上岸,你當千流山是聾子還是瞎子,不盯你盯誰?

  你以為臉上蒙塊布就能解憂了?你當千流山是擺設呢?從你上岸后不久,我就聞風而動去盯你了,看到你去了冥寺,又看到你從冥寺出來。出來后,你更囂張,居然連那塊蒙面的布都扯了,光明正大的和南竹他們碰頭,我再認不出你們幾個那就是瞎子了。之后,你們去了哪,在哪落腳的,我都掌握的清清楚楚。”

  庾慶被說的也納悶,他又不傻,其實那樣做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了有可能會被盯上。

  可是沒辦法,他們師兄弟三個對各方面的情況掌握的太少了,包括冥寺。

  就憑冥寺的名聲,沒接觸過的人,光憑那個名號就能感受到巨大的壓力,何況是闖進去。

  他真不敢保證悄悄跑到冥寺去會是個什么結果,覺得還是動靜搞大一點的更安全。

  也是因為在冥寺感覺到了有人在覬覦自己的戒指,察覺到了可能出現的危險,才又沒有低調,而是光明正大和南竹他們碰面了。

  做這一切都抱了僥幸,沒想到還是被盯上了。

  說到底,還是一開始沒想到擺渡的鮫人居然會對他們下毒手,他們在星羅島露過面,不敢保證殺了鮫人后不會被冥寺和千流山查出來,否則直接就毀尸滅跡了,哪還會冒險去什么冥寺。

  這就是錯走了一步,頓感處處受到掣肘。

  盡管如此,他還是在逆勢中而為,想盡辦法挽救給老七和老九造成的身體影響。

  回頭想想,其實從一開始在路上遇見小黑,就已經被小黑那小混球給拐歪了,給搞亂了套路。

  以為會在海市或哪里跟吳黑碰頭的,太低調隱秘了,怕吳黑找不到他們,才導致在星羅島公然露了面,結果順下來就歪了個稀里嘩啦。

  后來獲悉小黑是私自偷跑出來的后,差點沒把他給氣死,真想打斷那小家伙的腿。

  什么叫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他認為小黑就是那顆老鼠屎。

  想想前因后果,他也只能是一聲嘆,“唉,你當我想這樣做么?這事你就別說我了,老子腸子都悔青了,差點想找根繩子吊死自己。對了,我一上岸你就盯上了我,怎么回事,你怎么會這么快盯上我,我怎么感覺有點不正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