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四七章 暴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看起來似乎都在羨慕小黑。

  南竹莫名唏噓一聲,又嘀咕道:“話說,這小子不會亂說什么,不會被人套話吧?”

  庾慶低聲道:“這倒不用擔心,小黑在幽角埠亂跑時,我就向黑子表示過這方面的擔憂,結果我的擔心是多余的,這小子從小在那種環境下倒是被黑子調教了出來,吃喝玩樂都好說,問及他身邊的任何人和任何事絕不會吐露一個字,就算被裂谷山莊抓住了,也不會暴露自己家的情況,這小子還是有點傻骨氣的。”

  “那就好。”南竹松了口氣,又低聲道:“冥寺那邊什么情況,說說吧。”

  庾慶不瞞他們,師兄弟三人碰頭在一起,交頭接耳在一塊,聽他把進入冥寺后的情況詳細說了遍。

  聽說事情演變的越發離奇了,南竹盯上了他手上戒指,“你還這樣戴在手上?”

  庾慶:“應該沒事,連冥僧都不認識,除了海族,陸地上大概也沒什么人認識,我倒是期望陸上有誰能認出來找我。”

  兩人若有所思,懂他的意思,還能認出的便可能和另一枚戒指有關。

  思路回到了問題上,南竹嘀咕道:“也就是說,海女就是大力士的妹妹…”

  庾慶:“可能性非常大,基本上就是了。”

  南竹:“那這茫茫人海的,怎么找到她呀,冥海仙府都被人攻占了,人就算活著,還可能呆在這嗎?若去了外界,我們豈不是在這里瞎忙嗎?”

  庾慶:“既然幾年前有人見過那枚戒指,那就說明一點,就算人去了外界,偶爾也還是會來這里活動。”

  南竹:“下一步怎么弄?”

  庾慶:“我們要先確認目標人物是不是還活著,確認星羅島伙計看到的那個女人究竟是不是她。海女只是冥海仙府的一個婢女而已,連守山獸都被闖進來的人殺了,那個婢女能躲過那一場劫難嗎?”

  南竹聽的直翻白眼,牧傲鐵都忍不住皺眉道:“幾千年前的事如何確認?”

  庾慶:“是難確認,但我們現在也沒資格畏難而退,我們在這里既沒有權勢,也沒有財勢,更沒有足夠的人手,只能是靠我們自己,抓住僅有的線索,努力想辦法再找出一些尋找的蛛絲馬跡來。

  搞清了人是不是活著,那就好針對性切入了,若是找海女,自然有找海女的辦法,若戒指是因為時隔幾千年流轉到了另外一個人的手上,那就說明大力士提供的線索未必有用了,搞下去也只能是白忙。

  再說了,我們在這里也不是毫無借力之處。柳飄飄不是在這里嗎?先想辦法聯系上柳飄飄,讓她直接從千流山內部打聽當年攻破冥海仙府的事,看有沒有殺海女。另外,小云間的好處全給我們占了,也是該想辦法見一面給她一個交代了,不能人家不去幽角埠,咱們就一直裝傻吧?”

  這邊跑到幽角埠重開妙青堂后,就一直在等柳飄飄的到來,然而柳飄飄一直都沒有去過,也沒有聯系過他們。

  聽到柳飄飄,另兩位眼睛一亮,南竹頷首而笑,“是極,是極。”

  庾慶:“也別是極了,最要先解決的是小黑的事,這么久找不到兒子,黑子真要急瘋了。”

  南竹連連點頭,“對對對,得趕緊了。”

  不但得趕緊,是一刻都不好再耽誤了,牧傲鐵快步下樓去借了一副筆墨紙硯來,回來交給了庾慶。

  寫字這活肯定是庾慶的事,紙張鋪開在地,就在地上寫了一封,交給了南竹去找千里郎。

  南竹拿了信就要跑,

  庾慶卻喊住他,“你別急,你知不知道把信寄哪?”

  千里郎送信和人間普通書信的寄送有些不同,不是在信上寫上收件地址、收件人的那種,信是放進一種特殊構造的匣子里的,一旦打開過,就會在信件上留下打開過的明顯痕跡。

  收件人一旦發現信件上留下了兩道痕跡,就知道信件被人偷看過了。

  南竹錯愕,“寄給吳黑啊,還能寄哪?”

  庾慶提醒道:“信自然是寄給吳黑,但地址卻不能寄妙青堂,幽角埠外的‘千里居’已經搞過咱們一次了,這些個什么千里郎的,我一個都不相信。上次也不知是哪家在算計咱們,總之咱們‘妙青堂’的字號可能已經在千里郎那掛了號…”

  南竹怔怔以對,“那怎么寄?”

  庾慶:“寄給我們隔壁那家鋪子,你回頭找到信封套上,上面寫上信轉給老二,然后再套個信封遮掩。老二經常跟隔壁鋪子的人來往,隔壁鋪子拆信一看到老二名字,自然會明白是怎么回事,不會再繼續拆下去,自會把信轉給老二。

  老二看到信也自會明白,自會給黑子。回頭老二他們就算再與我們這里書信聯系,有了我們這一出的提醒,寄信時也會采取方式遮掩和妙青堂的關系。”

  南竹唏噓,知道這是上回被人給坑怕了,一步三回頭,總擔心有人在背后算計。

  不過確實有理,他點頭道:“行,我知道了。”

  庾慶:“還有,信送出去后,順便想辦法打探一下,確認一下柳飄飄是不是還在千流山,我們畢竟一直沒跟她聯系過。老七,記住,海市看起來雖然繁雜,但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一直在千流山的掌控之下,千流山必然在此廣布耳目,打探時務必小心謹慎。”

  “嗯,記下了。”南竹應下,手中信也揣進了懷里。

  庾慶又對牧傲鐵道:“老九也去。老七不需要幫手,沒招呼前,你不要跟老七走一塊,隔著點距離,幫忙看著點。”

  牧傲鐵嗯了聲,就這樣跟著南竹迅速離開了。

  兩人沒走鉆地洞的正門,直接開門上了陽臺,然后陸續從陽臺上躥了下去。

  庾慶也走到了陽臺上,看下面路上的人來人往,看海市的燈火璀璨,再看斗轉星移默算時間,發現已經是后半夜了,甚至是快天亮了,而海市的顏色依舊不改,還真是一座不夜城。

  目送老七和老九消失后,才又退回屋內關上了門,轉身直接下樓,想去看看胡尤麗在干什么。

  雖說胡尤麗純粹是偶遇的,但他心中其實還是有一份謹慎,還在擔心會不會是被人安排的,想再暗中觀察一下,這也是他為什么留下的原因。

  下樓一看,如今堆了許多雜物顯得比較擁擠的客廳內,胡尤麗像是在雕版上印刷什么。

  小黑跟在一旁廝混,與其說是在打下手,還不如說是胡尤麗在帶著他玩。

  胡尤麗正在教小黑往雕版上怎么均勻上墨,小黑玩的很高興的樣子,不時笑咯咯不停。

  庾慶湊到邊上一看,剛好目睹了揭下來的一張印刷物,忍不住伸手扯了過來查看,發現正是他之前花五百兩銀子買的所謂手繪海市地圖。

  胡尤麗回頭看他一眼,也無所謂,繼續一張又一張地印刷。

  庾慶呲了呲牙,手中地圖抖給她看,“這就是你所謂的手繪地圖?這一張張的嘩啦啦隨便印出來的,你也好意思賣五百兩一張?”

  胡尤麗反問:“不是手繪的哪來的?你以為走遍整個海市將地形給這樣密密麻麻、詳詳細細描下來容易?這么密密麻麻復雜的地圖,對著抄,幾天也難畫出一張來,幾天的工夫才值五百兩嗎?你不會真以為海市的人力這么便宜吧?”

  手指雕版上的密密麻麻紋路,“這是我走遍海市手繪出地圖后,描了圖一刻刀一刻刀刻出來的,陸陸續續刻了我一個多月的時間,又不是每天都能賣出很多張,我一張圖賣五百兩怎么了?虧你還練阿士衡的字帖,沒那眼力、沒那心胸能練出名堂嗎?”

  “……”庾慶竟無言以對,這也能扯阿士衡頭上去?

  胡尤麗嘰嘰歪歪一頓后,也不理他了,繼續印自己的地圖。

  庾慶在旁無語了一陣,不過有一點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女人干這活很熟練,不像是臨時湊數的。

  回頭他把小黑給扯了上去,逼小黑睡覺。

  小黑其實也兩天兩夜沒睡了,還在冥海劃船之類的,也出了不少的力,不睡則已,一倒下就睡得呼呼的。

  沒多久,天就亮了,海市的燈火熄滅了,整個海市半籠在了一片氤氳中。

  朝陽出來后,庾慶站在陽臺上面對,眼睜睜看著海市又轉入了白日里的喧囂,正這時,他忽然看到兩個熟悉的人影回來,正是南、牧二人,沒想到兩人這么快就回來了。

  兩人也沒從樓底下鉆洞,直接飛了上來,進了屋內立刻關門。

  兩人表面上雖然淡定,但庾慶了解他們,還是看出了不正常,忙問:“怎么了?”

  南竹低聲道:“你猜我碰到了誰?正好碰到了柳飄飄,也不能說是碰到了,而是柳飄飄主動跟我碰了個面。她讓我告訴你,說我們已經暴露了,已經在千流山的監視下,我們住哪,千流山也已經掌握的清清楚楚。”

  庾慶瞬間神情凝重:“怎么回事?”

  南竹:“具體的她沒說,她說她正好也是奉命盯著我們的,見到我們兩個出了門,遂想辦法找了個機會跟我碰面,也沒辦法和我長談。她讓你正午時分再出趟門,也別去其它地方,就去冥寺,去冥寺靠海的山崖下,她在那里接應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