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四六章 抬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話露端倪,師兄弟三人頓時明白了這位狐貍精之所以熱情的真相,想讓他們住她家。

  不過,對比之下還需要過多考慮嗎?

  一堆亂七八糟的人住一個房間,和四個自己人住一個房間,價錢還都差不多,這一對比自然有了選擇。

  于是三大一小又跟了胡尤麗去。

  見到胡尤麗的家后,三大一小只能是站在路上仰望。

  沒辦法,胡尤麗的家就在一條街道的上面,是他們之前在街道上見到過的一種房子,街道從房子下面穿過的那種,是一座加塞在兩棟房子之間的空中樓閣。

  “來。”

  就在師兄弟三人琢磨這狐貍精平常是怎么進出家門時,胡尤麗招呼了一聲,帶著他們走到了路邊的房子旁,貼墻有一根立柱,走近了才發現立柱上凹槽。

  背著一個大包的胡尤麗率先雙手抱著立柱踩著凹槽爬了上去,爬到頂部,開鎖頂開了房子底下的一塊底板,然后鉆了進去,回頭在上面窟窿里露了臉朝三人招手,示意他們上來。

  站在路邊的師兄弟三人面面相覷,似有點不知道這種房子還要不要住,若是時間住的久,以后都要用這種方式在街道上進出門的嗎?不會被人誤以為是賊吧?

  見三人遲遲沒反應,胡尤麗也不催了,半趴在那靜靜等著。

  “算了,人窮志短,就不要窮講究了,先看看合不合適再說吧。”南竹小小嘀咕了一聲,伸手拽了小黑,一個縱身而起,直接就躥上了四丈來高的房子底下,一手勾住了框口,將小黑推給了里面的胡尤麗,然后自己也鉆了進去。

  沒辦法,庾慶和牧傲鐵也陸續飛身而上,鉆進了胡尤麗的家里。

  卸下身上包裹的胡尤麗又將地板上的窟窿給蓋好了,之后便開始介紹自己的家。

  胡尤麗看出了這幾位有點看不上自家的房子,所以一開口就強調,別看自家房子是夾縫里的空中樓閣,一出手起碼價值千萬兩,在殷國和錦國的京城都能買上一棟豪宅。

  言語里的那種味道頗顯倨傲,意思就是這邊的房子再怎么居住不便也值錢,其它地方的房子再好也是鄉下地方,我這房子隨時能去你們那換豪宅,你們那的放我們這里什么都不是,然后說這里多繁華之類的,多少人向往來此生活之類的。

  師兄弟三人不知道她住在海市為什么要跟其它地方比,看她維護尊嚴自夸,也不好說什么,尷尬的東張西望,不時抬手扣臉。

  胡尤麗父母之所以能搞出一棟這樣的房子,還是當年為千流山某個有點地位的人拼過命換來的,奈何那位的地位也沒多高,好的給不了,只給搞到了兩棟房子中間的建造權。

  也實在是海市的地皮太過緊張了,到處都是見縫插針的,連一條長順筆直點的路都舍不得開,想搞一套房子哪有那么容易。

  盡管如此,左右兩棟房子的主人還很不高興,還抗議了許久,最后的結果是限制了插他們中間的房子不得超過他們的層高和寬距,還要幫他們那邊的墻體進行加固,否則怕弄壞他們的房子。

  房子雖然不大,但看得出來是花了心思的,上下兩層前后搞了四個小陽臺,陽臺上都種了點花花草草之類的。

  三間房,想住哪一間,胡尤麗讓他們自己選,師兄弟三人選了最上面那一間,感覺私密性要好一點。

  沒問題,不過胡尤麗丑話說在前面,“四個人一間房,一千二百兩一天,先交十天的房錢,住不滿可以退錢,另外要交一萬兩的押金。同意的話,咱們立刻簽契約。”

  師兄弟稍作商量后同意了,于是雙方快速擬定了契約,之后庾慶掏了兩萬兩千兩的銀票給房東。

  收到了錢,確認了銀票沒問題,胡尤麗立刻開始動手干活,要將上面那間的雜物給清空,要全部挪到下面。

  三個大男人不好意思看一個女人干活,于是做點搭把手的事。

  正兒八經動手收拾起來后,師兄弟三人才發現樓上這間應該也算是這女人書房,還寫寫畫畫了不少的東西。

  “咳咳,老十五。”

  南竹做什么暗示的聲音忽然傳來,庾慶回頭看,見南竹對墻上掛的一幅字反復做努嘴動作,明顯在示意他過去看。

  不知有什么問題,庾慶立刻走了過去,問:“怎么了?”

  “你自己看。”南竹抬下巴示意。

  庾慶目光往墻上一掃,有點無語,發現竟是自己在京城參加會試時寫的那首《朝天闕》,看字跡似乎還有點模仿他字跡的意思,問題是居然還裱了起來掛在這里。

  牧傲鐵瞅見動靜也湊了過來看怎么回事。

  端了東西下去的胡尤麗上了樓,見到三人湊在那幅字前欣賞,有些意外道:“你們也喜歡阿士衡的東西嗎?”

  這話還是真是問對了人,師兄弟三人一起回頭看著她,皆有點懵,被她給問懵了,一時間皆不知該如何回答。

  牧傲鐵轉身走開,不關我事的樣子。

  胡尤麗也走到了那幅字前,看著說道:“阿士衡的真跡真的是太少太少了,海市最大最好的客棧‘瑯嬛居’,倒是有一幅阿士衡的真跡,還有阿士衡京城筆試墨寶的全部復制品,放在一些最上等的客房當做掛飾,我也是想辦法混進去當了一段時間的客棧打雜的,才有幸目睹了。”

  說到這些個,居然有些神采飛揚的味道。

  在一旁的牧傲鐵悄悄偏頭斜瞄這邊。

  只見庾慶嘴角略有抽搐。

  南竹則是臉上泛著古怪,反問一句,“為了看阿士衡的墨寶,你竟然跑去客棧打雜?”

  胡尤麗:“不然怎么進去看?花錢住進去看嗎?你知道‘瑯嬛居’住一天要多少錢嗎?”

  庾慶慢吞吞來了句,“其實阿士衡也就那樣吧,沒必要把他想的太好。”

  一聽這話,胡尤麗明顯有些不樂意了,反問他:“你以為天下第一才子是兒戲嗎?從古至今,有幾人能被天下人公認為天下第一才子的?摔冠而去輕王侯,棄文從武真丈夫!文能天下第一,武能與千流山、司南府和大業司共赴小云間,還能全身而退,天下又有幾人能做到?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豈不聞探花郎救萬民于水火?”

  這話說的,師兄弟三人皆癡癡呆呆看著她。

  尤其是庾慶,哦著嘴,他沒想到在某個遙遠的角落還有人這般抬舉自己。

  南竹抬一手慢慢撓了撓胖臉,心里嘀咕,明明是三個人一起被千流山、司南府和大業司給抓了,是被押進的小云間,怎么到別人嘴里就成了老十五一個人全身而退了,這狐貍精講話未免有點太偏心了吧?

  當然,他也看出了胡尤麗大概是真的不高興了,因為庾慶貶低了她喜歡的人物。

  當即咳嗽一聲道:“胡姑娘,他不是這意思,其實吧,他也挺喜歡阿士衡的,他還經常模仿阿士衡的筆墨練字呢。”

  “是嗎?”胡尤麗有點懷疑,盯著庾慶道:“你能弄到阿士衡的墨寶?”

  南竹心里嘀咕剛才那張契約上的簽字,有點懷疑這妖精是不是真的見過真跡。

  庾慶也只能是順著南竹的話說了,“沒有沒有,就是字帖,字帖。”

  胡尤麗明眸一亮,“字帖可有帶來?”

  “呃…”庾慶一怔,復又虛與委蛇道:“出來辦事,沒帶身上。”

  胡尤麗只好惋惜作罷,倒也沒有懷疑是在說謊,因為說這種慌沒必要,遂繼續去搬東西清理房間。

  待她下了樓,南竹又湊庾慶身邊揶揄道:“亮明身份是不是能把房租錢給省了?”

  庾慶鄙夷:“你覺得我能為點錢干這種事嗎?”

  讓人知道他窮的連客棧都住不起,傳出去讓他臉面往哪放?

  南竹嗤了聲,也沒多說什么,怕讓胡尤麗聽到。

  另就是也覺得確實不宜鬧得人盡皆知,走哪都被人盯著就不好辦事了。

  庾慶又翻了翻屋里的其它字畫,結果發現這里確實反復抄寫了不少他的詩詞文章。

  房間清空后,也沒有那么多床榻,只能是打地鋪。

  對此,師兄弟三人也沒什么意見。

  一切妥當了,要下樓之前,胡尤麗又提醒道:“如果想吃什么東西,可以提前跟我打招呼,我可以給你們做,去外面吃很貴,我能買來便宜食材,自己做出來肯定能便宜好多。”

  小黑立馬嚷道:“我要吃肉餅。”

  師兄弟三人想捂他的嘴,奈何當著外人的面。

  胡尤麗嫣然一笑,指了小黑,“安排!想吃什么樣的跟我說,姐姐我什么都會做。”

  小黑立刻兩眼放光跑了過去,胡尤麗剛轉身又回頭對師兄弟三人調侃道:“有空你們可以去外面轉轉,看看還有沒有比我這性價比更好的住所,若有,你們隨時可以退房。”

  話畢順手勾搭著小黑的肩膀走了。

  重點是,師兄弟三人眼睜睜看著小黑也順手摟了她的小蠻腰,一大一小一起下了樓,把他們三個給看了個寂靜無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