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四四章 低級錯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邊上婦人聽的好奇,“來冥寺療傷?誰這么大面子?”

  這話是對長風問的。

  這位是海族的族長,長風不敢不敬,恭敬回道:“三年前,錦國玄國公派人護送來了一位年輕人,讓師尊幫忙救治過。”

  婦人哦了聲,懂了,還當是誰這么大面子,玄國公應小棠和冥僧的關系她也知道,不過還是有些疑惑,“憑應小棠在錦國的勢力和力量,有什么傷病是他周全不了的,還需要跑這么遠送到這里來救治?”

  長風看了看師尊的反應才回道:“是肘骨粉碎,若及時救治憑國公的能力解決起來自然不難,壞在拖的時間太久了,身體的自愈能力將好事變成了壞事,導致骨骼畸壞,長成了歪脖子樹,很難再復原,已經殘廢了,這才送到師尊這里求助,請了師尊為那年輕人重塑筋骨。”

  婦人又哦了聲,又問:“哪個年輕人值得玄國公費這么大勁?”

  長風搖頭,“寺內療傷期間,小僧不知其名,只喚其‘公子’。”

  婦人立馬又看向冥僧,知道這位大概率上不會容不明來歷的人在冥寺居住。

  然冥僧依舊是笑而不答。

  長風告退。

  與冥僧雙雙赤足漫步的婦人薄怒,“神神秘秘,有什么好遮掩的,當我稀罕不成。”

  冥僧任由她嬉笑怒罵,自己慢吞吞登上了白骨塔,在塔頂遠眺海市的燈火輝煌,自己沉浸在黑暗中,手中的念珠慢慢撥動著,袈裟上的金格在星月下微微反光。

  整個冥海當中,只有這片陸地能見日月星空。

  一起看星月的婦人慢慢靠在了冥僧的身上,摟抱在了冥僧的身后,身軀緊貼摩挲著,口中囈語,“好個狠心的大和尚,越來越是個心如鐵石,當年貪圖人家的身子,嘴上抹了蜜,說的天花亂墜,說好了愿意為我永墜苦海,如今卻是長長久久的讓我孤枕難眠,連個正眼都不給,竟還說什么孽緣,你說你是不是個說話不算話的偷心賊禿?”

  冥僧慢慢抬雙手合十,“貧僧的身和心,還在這方寸之間,無法超脫。”

  婦人頭枕其肩,閉目著,摟著他,溫存享受模樣,暢吸著他身上冥冥中生輝的佛息。

  冥僧不拒。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廟宇內,突然響起了那兩個老和尚隱隱約約不停的反復吟唱聲。

  慢慢放下雙手,似動了情欲之心的冥僧正欲回應身后女人的糾纏,突聞吟唱,又瞬時心歸菩提,閉目合十……

  離開掃塵寺的庾慶可謂一步三回頭,他出門前問過長風,那個婦人是誰,然而長風卻不說,將其送到門口也只是一句“恕不遠送”便關了門。

  一路上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在腦子里捋了遍,就已經走到了晃蕩的吊橋上。

  還沒走到吊橋盡頭,就見橋下燈火輝煌的崖壁上,南竹三人從下面的一處石階匆匆上來,顯然是看到他回來了。

  橋頭碰面,見庾慶安然無恙,南、牧二人松了口氣,南竹旋即低聲問了句,“怎樣?”

  看了看街頭的人來人往,還有崖下樓梯上的人上人下,庾慶道:“不是說話的地方,這事恐不是一兩天就能搞定的,先找落腳的地方再說。”

  南竹忽嘆道:“唉,也別先找什么落腳的地了,還是先解決一下這小子的事情再說吧。”手指了下小黑。

  庾慶瞅了瞅小黑,發現這小子還是一雙赤腳,之前的鞋子丟在了冥海,當即道:“還是先給他買雙鞋吧。”

  南竹:“那下面就有一家鞋店,我們剛才也想順便給他買一雙,然而貴的嚇人,一雙小孩子的鞋居然要二百兩。你說那些不耐長途運輸的果蔬貴也就罷了,一雙占不了什么艙位的普通小孩子的鞋居然要二百兩,這不是搶錢么?”

  庾慶:“那是有點太貴了,行,那就讓他打赤腳算了,反正他也穿不住。”

  牧傲鐵:“回頭我找點破布給他做一雙。”

  反正不是自己孩子,為了省錢,師兄弟三人果斷不給小黑買了。

  南竹苦笑,“你還有心思給他做鞋?現在還是先說說他該怎么辦吧。”

  庾慶:“他怎么了,在這里惹事了?”

  小黑立馬梗著脖子道:“我沒有。”

  南竹唉聲嘆氣道:“他還用跑這里惹事嗎?我估計妙青堂那邊的黑子已經急瘋了,你敢相信?這小混賬居然真的是一個人偷跑出來的。”

  “……”庾慶啞口無言一陣,驚疑不定道:“不可能吧,他一個人怎么可能跟上我們?”

  “是啊,都覺得不可能,否則我們怎么可能把他帶這里來。你是不知道,剛才我們不敢過橋,就在這邊等著你,看到對面山壁上有個洞窟在流水,這小子嘰嘰歪歪說和幽角埠出來的地方差不多,我說他懂個屁,他說他吊在大棒身上一路飛出來的之類的。

  那出口百轉千回的,黑子帶他出來的,會讓他吊飛出來嗎?我和老九立馬就驚了,詳問他情況,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我的乖乖,這兔崽子聽到了咱們和黑子的談話,知道我們要離開,存了心思跟出來玩,怕他老子不同意,居然玩了手陰的,咱們爬進箱子的時候,他也趁大家注意力都在我們身上時翻墻先爬了出來。

  這小子其實比我們還先出幽角埠,守在了外面等我們,發現我們后,居然就一路悄悄跟上了。老十五,咱們都把他當小孩,卻忽略了一件事,他可不是普通小孩,這廝是長期在裂谷山莊眼皮子底下和那些人捉迷藏的,人看著不大,實則是躲躲藏藏的老手,何況他還有了大棒,簡直是如虎添翼。”

  牧傲鐵補了一句:“是咱們自己太自以為是了。”

  南竹:“是啊,他自己早就說了,是一個人偷跑出來的,咱們愣是沒一個相信的。”

  庾慶有點懵,也非常無語,想罵小黑都找不著理了,如同南竹所言,人家一開始說的就是大實話,甚至沒一句假話,是他們自己太復雜想多了。

  南竹又道:“現在怎么辦?咱們不能又把他給送回去吧,這來回的路費可吃不消,讓千里郎把他送回去?不說安全不安全,路費同樣是筆大錢。”

  小黑嚷了一句,“我不回去,這里好玩。”

  庾慶火大,揮手一指,“行,那你別回去了,滾吧,你慢慢玩去吧,讓你玩個夠。”

  誰知小黑立馬興奮了,轉了身蹦蹦跳跳就走了,棒子也扛在了肩頭,那叫一臉稀奇地東張西望,這個世界多好玩,五光十色的,五彩斑斕的,形形色色的,看什么都稀奇。

  總之是沒了約束,得到了允許,可以放心玩了。

  師兄弟三人那張臉頓時一垮,差點能掉地上摔個稀碎,發現這熊孩子還真是聽不懂好賴話了。

  說氣話的庾慶更是被架在了那下不了臺,臉色不太好看。

  小黑很快就停在了一個賣小吃的攤位前,扛根棒子站那,要流口水的樣子,老板竟然還拿出肉餅問他要不要吃,潛臺詞就是要不要買。

  小黑可不會客氣,自然伸手就接,好在南竹動作快,一個閃身到跟前,順手照其后腦勺就一巴掌臭罵,“吃個屁!”

  然后拽上后頸脖子就給揪了回來,哪能真讓他滾,真要把這小子給搞丟了,吳黑那邊沒辦法交代,總不能干脆裝作沒見過人家兒子吧?

  小黑不甘,嚷道:“我餓,我要吃。”

  “餓個屁。”南竹臭罵著將其揪回了庾慶跟前。

  庾慶黑著臉道:“寫信,讓千里郎送信給他老子,我們可沒錢送來送去,讓黑子自己來接。”

  “也只能是這樣了。”南竹嘆了聲,又訓斥不甘掙扎的小黑,“還想吃?等你阿爹來了,看會不會打爛你屁股。”

  聽到阿爹要來,小黑多少有了些畏懼,那畢竟是真會揍他的人,當即老實閉嘴了。

  庾慶環顧四周,“就算是等黑子來,也得有個落腳的地方能讓人找,先找住的地方。”

  南竹也看了看四周,提醒道:“這地方住久了可吃不消啊!”

  “還用你說。”庾慶沒好氣,然后便領著一群人東逛西逛。

  總之三個大人的心情都不太好,本還想著幫吳黑照顧了孩子,能從吳黑身上多算點賬,順帶著賺點錢。這下好了,竟是他們三個大傻子搞出了漏子,是他們把人家兒子給拐到了這么遠。

  連他們自己都覺得自己是犯了傻子才能犯的錯誤,正常人怎么可能犯這么低級的錯誤,哪還好意思開口找人家吳黑要錢。

  也就是說,不但賺不到錢,一路上還為小黑搭進去了上萬兩銀子的路費。

  雞飛蛋打,以他們三人在某方面的度量,心情能好才怪。

  三人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專門住宿的客棧。

  能在海市專營住宿的客棧,能專一維持某種清凈,想想就能知道這客棧是什么排場。

  是一座占地達十畝的大客棧,這在海市絕對算得上是不得了的,再看那斗拱飛檐的氣派,雕梁畫棟的奢華,本要進去看看的師兄弟三人竟然直接從門口走過了,都沒好意思進去。

  因為走到門口才發現更氣派。

  在不遠處停下后,庾慶又唆使南竹道:“你進去看看去,問問客房價錢如何。”

  南竹頓心虛道:“這派頭,不用問,咱們肯定住不起。”

  庾慶:“咱們也是賺過大錢的人,一天賺過上億的人,何必自慚形穢,再說了就是了解一下這里的情況。”

  南竹;“那你干嘛不進去問?”

  庾慶:“這里就你看著富態,就你像有錢人的樣子,你看看我們像嗎?”手指了指小黑打赤腳扛棒子的模樣。

  是嗎?南竹心中存疑,看向牧傲鐵。

  牧傲鐵立馬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南竹頓來了底氣,抬了頭,挺了胸,轉身就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