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四三章 潮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海女?庾慶豎起了耳朵,兩位年輕僧人也在旁聽著,反應沒他那么明顯。

  冥僧略思索后回道:“未曾聽聞過。”

  婦人:“我海族,本依附于冥海仙府,為仙府來去之客引路,仙府有一婢女專司迎來送往之職,故而統御我海族,稱之為‘海女’。有客來往時,海女會憑借一物召喚我海族去聽命,那物便是戒指,名為‘潮汐’。

  據先人代代口傳,‘潮汐’戒指其實是兩枚。一枚為‘潮’,客來時用。一枚為‘汐’,客去時用。我海族聽到‘潮戒’召喚,便知是趕往星羅島接客,聽到‘汐戒’召喚便知是前往仙府送客。

  這兩枚戒指是能合二為一的,平常就戴在‘海女’的手上,我看過水府禁地墻壁上的雕刻,戒指的模樣和你手上的這枚戒指一模一樣,只是真假不知。”

  聽到這,庾慶心思翻轉不停,這可和吳黑說的某些情況對上了,吳黑說戒指有陰陽之分,說兩枚戒指能吻合在一塊,難道那位大力士的妹妹就是冥海仙府原來的海女不成?

  他沒想到一來就得到了這么重大的線索,頓感此行不虛。

  事情說到這個地步,冥僧似乎也來了興趣,問:“那如何證明這個戒指的真假?”

  婦人伸手,從他手中要了戒指在手中翻看,“我也不知道,族中先輩似乎也沒人見過這‘潮汐’戒指如何使用,只因海女使用時族人都不在現場,聽到召喚再趕去也看不見。不過肯定和冥寺海螺召喚我們是一樣的,都是靠聲音。”

  說到這,她還真的放在嘴上吹著試了試,除了嘴里幾聲噗噗,換哪個角度吹都沒用。

  庾慶看的牙疼,居然能想到把戒指當喇叭吹,也不知這女人腦子怎么想的,他還是希望這女人先把戒指上的口水擦干凈。

  真假的問題他其實都不用考慮了,認為肯定是真的,金墟大力士給的東西大概率上不會是假的。

  婦人卻又在那翻著戒指自言自語嘀咕了起來,“這戒指材質明顯不普通,吹不響是怎么發聲的?難道是在水里…”

  她忽然又轉身走到了水邊蹲下,將戒指晃蕩在了水中擺弄個不停。

  就在連冥僧都有點不耐煩,想勸她算了的時候,突然一陣“叮鈴叮鈴”的風鈴聲從婦人手中的戒指上發出。

  像好多風鈴一起響起的聲音,聲音細碎而密集,清脆好聽,蕩滌心神的那種,總之聽著頗給人夢幻感。

  冥僧,庾慶,兩名年輕僧人皆瞬間愣住了,皆盯著婦人的動作。

  蹲在水邊的婦人也僵住了,手中動作也僵在了那,眼睛直愣愣看著手中半泡在水里的戒指,顯然也被自己突兀弄出的聲音給搞了個措手不及。

  冥僧問了句,“怎么回事?”

  婦人怔怔道:“我就是試著往其中注入了法力,然后淘…”話未完,又繼續拿著戒指在水中來回沖涮起來。

  叮鈴叮鈴,細碎而密集的夢幻聲音再次響起,聽著都神清氣爽,有仙樂飄飄感。

  好一會兒,她才激動著站了起來,轉身對冥僧道:“沒錯,是真的,我雖不知是‘潮戒’還是‘汐戒’,但我能感覺到我們海族在很遠的水中能聽到這聲音。”

  她又再次盯向了庾慶,再次追問,“這枚戒指你是從哪弄來的?”

  庾慶反問她,“你既然說有兩枚,難道你們海族這么多年沒見過有其他人佩戴這種戒指?”

  婦人忽一怔,似乎反應了過來,也反問一句,“其實你并不知道這戒指的來歷,是不是?”

  庾慶略愣,再反問:“何以見得?”

  婦人:“你剛才的話提醒了我,你問我們海族這么多年有沒有見過其他人佩戴這種戒指。知道這枚戒指來歷的人,若不想讓海族認出,就不會讓海族看到,根本就不會發生這場沖突,又怎會跑到冥寺來要說法?”

  庾慶沉默以對,他知道的來歷不能說。

  婦人目光閃爍,慢慢將戒指攥在了自己的掌心。

  冥僧伸手了,從她手中摘回了那枚戒指,也赤足到水邊蹲下了,按照婦人說的方式緩緩注入法力拿捏,在水中沖涮,果然,那如夢似幻的叮鈴聲又響起了。

  起身后,他轉身回到庾慶跟前,將戒指遞還,“你應該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交代。”偏頭看向礁石上的鮫人尸體,“錯算在它身上,對它的懲罰,已經由你親手執行了,它也付出了性命作為代價,事情就此作罷,如何?”

  庾慶拿回戒指,戴回了手指上,問:“我如果死在了它的手上,是不是就白死了?”

  冥僧:“你想說什么?”

  庾慶:“沒有賠禮道歉嗎?起碼…我是不是該得到一些賠償?”

  冥僧:“你想要什么賠償?”

  庾慶:“我是講道理的人,我也不會亂開口,給點錢就算了。”

  冥僧:“我說‘錯’算在它身上,不一定真就是它的錯,焉知你是不是知道這戒指的來歷,故意誘殺海族來訛詐?”

  庾慶瞪眼了,“誰敢為了錢跑到冥寺來訛詐?”

  冥僧撥動著手上的念珠,平平靜靜道:“佛門沒有是非曲直,掃塵寺也從未向誰賠禮道歉過,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賠禮道歉。你若非要堅持,那就沒了含糊的余地,你就留在敝寺吧,等什么時候查明了事情真相再讓你離開。”

  一旁的婦人倒是聽的嫣然一笑。

  兩名年輕僧眾悄悄合十低頭了,就差念阿彌陀佛的感覺。

  庾慶凝噎無語,干瞪眼看著對方,人家這話擺明了就是威脅,他最后憋出一句,“看在大師的面子上,這事就算了。”

  話畢,橫一步,再上前,也走到了水邊蹲下,戴戒指的手伸進了水中,按照人家之前的演示施為,果然發出了叮鈴叮鈴的夢幻聲音。

  親自上手后,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施法注入戒指后,法力會順著戒面的形態延伸出一種空間,與水沖刷后就會發出一種聲音,這煉制的技法高不高明不知道,但確實巧妙。

  既然人家不肯賠償,他自己也說了算了,按理說,他也就該離開了。

  不過他沒有,水中抽手后,故意繼續蹲在那,心里默默盤算著,等人家主動說話。

  果然,冥僧出聲了,“是不打算走了嗎?”

  庾慶這才站起,轉身道:“大師誤會了,在下只是覺得奇怪,那位海女的戒指既然留下了,想必沒有去仙界吧,我想請教一下,她去哪了,被當年攻破仙府的人殺了嗎?”

  冥僧之前連海女是誰都不知道,這問題等于問錯了對象。

  那婦人果然接話了,“海女并非固定是由哪個人來當,仙府指定了誰就是誰,無非是一個把戒指交到誰手上而已。最后一任海女并未去仙界,是不是被攻入仙府的人殺了不清楚,反正仙府被攻破后,她就消失了。”

  庾慶很想說出他在客棧伙計那聽到的,有人見過戴同樣戒指的人,然而話到嘴邊還是忍住了,因為至少目前看起來這些人也不知道,估計問也是百問。如果真是對方不愿告知,自己多說反而無益。

  不過他還是試著問了句,“海女沒有名字的嗎?”

  他沒有直接問海女叫什么名字。

  冥僧淡淡接了句,“你問幾千年前人的名字做甚?”

  庾慶聳肩,“就是覺得好奇。”

  婦人道:“說了海女并非固定一人,隨時可能跳換,我海族也只知道叫‘海女’,誰會記名字?知道的人也早已作古。”

  庾慶暗暗琢磨著,這最后一任海女從時間上看,是大力士妹妹的可能性很大,忽然,他目光瞟到冥僧看自己的眼神,還是那句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感覺有些怪怪的。

  這份古怪讓他感覺不安,想想還是決定告辭,拱手道:“既如此,那在下就不打擾了。”

  冥僧略合十,一旁的一名年輕僧人立刻過來送客,庾慶飛崖走壁而上,就此離開了。

  其他人也陸續到了山崖上目送。

  待身邊沒了旁人,婦人忽低聲道:“那戒指,沒看到我對你使眼色嗎?為何不留下那戒指反而要阻攔我獲取?”

  冥僧慢慢踱步而行:“留它何用?”

  婦人低聲細語道:“我不瞞你,那兩枚戒指合在一起可當鑰匙,集齊了兩枚戒指便可打開我水府禁地的秘境。”

  獲悉了這個秘密,冥僧波瀾不驚道:“機緣到了,不用你找,兩枚戒指自會去你水府,機緣不到,是強求不來的,你拿著一枚戒指也打不開,甚至會惹禍上身。你可知這小子是誰?”

  婦人狐疑,“能是誰?”

  “阿士衡。”

  “呃,就那個天下第一大才子?”

  “司南府、大業司、千流山之所以能開啟小云間,就是因為暗中盯上了他。他如今莫名其妙拿來一枚戒指,你焉知那三家沒有暗中盯著?”

  婦人若有所思,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擔心這可能是有心人的誘餌,不能輕易咬鉤。

  不過還是薄嗔了一聲,“算了,算你有點良心,好歹算是站在了我這邊,起碼沒讓我賠禮道歉。”

  冥僧:“貧僧不是為了幫你,而是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好東西,膽子不小,竟敢跑到貧僧這招搖撞騙。”

  婦人狐疑,“怎講?騙了你什么?”

  冥僧笑而不答。

  正這時,年輕僧人長風來到復命,表示已經送走了客人。

  冥僧略頷首后,忽問道:“三年前,送來寺中療治斷臂的那個年輕人,后來去了哪?”

  長風不知他為何突然問這個,回道:“不知。治愈后交給了國公的人護送離去,應該已經平安歸去,否則必有詢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