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四一章 掃塵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海市居住的環境如此局促,并不是因為海市的地皮不夠,而是因為受到了限制,千流山不允許海市的交易場地無限擴張,也不允許外來人員到處亂跑,僅劃撥了陸地上小小的一角出來而已。

  然就這一角,常住人員已不下百萬,還不包括大量來來往往的人員。

  畫地為界,一地繁華,一邊清靜。

  界線就是一道海峽,海峽深深,兩邊有一道道索橋連接,繩索上簡單鋪著一塊塊木板而已。

  海峽底下是平靜的海面,一邊的崖壁上燈火輝煌,到處是鑿梯搭出的房子,房子如同攀附在崖壁上,而另一邊的崖壁上則是陰暗清冷,兩邊對比鮮明,有人間與地獄的感覺。

  索橋上也很冷清,基本看不到還有其他人來往,可見交易市場這邊甚少有人往對岸去,沒事也不敢往那邊跑。

  野人扛著鮫人的尸體在前,庾慶跟在后面,一起晃蕩在索橋上,從光明的燈火輝煌之地,走向幽暗的星空燦爛之地。

  清冷對岸,在那地勢最高的臨海之地,有一座圈墻而建的寺院。

  野人所選的索橋也是直通寺院的那條,晃蕩過了索橋,直奔山頂廟門外,到了便扔下了鮫人的尸體,轉身面對跟來的庾慶,捶胸示意了一下,待庾慶點頭確認后,便立刻飛奔返回了。

  庾慶站在了寺廟大門外,才看清月色下的白色院墻是怎么回事,偌大個寺院的外墻竟然全部都是用骷髏頭堆砌而成的,門庭也是用骸骨搭建起來的,上書“掃塵寺”二字,令人有種不寒而栗感。

  冥寺正是外界對掃塵寺的稱呼,庾慶也聽說過。

  緊閉的大門倒是斑駁的木門。

  其實寺院占地面積并不大,除了看起來有些詭異,似乎也稱不上什么氣派,有點不像是久負盛名之地。

  觀察了一陣,又側耳傾聽了一陣,庾慶最終摸出那枚戒指套在了食指上,之后扣響了門環。

  等了一陣沒反應,他又再次扣響,連扣三次,才聽到里面有腳步聲傳來。

  門開了,一個年輕僧人露面,門縫里伸出一個腦袋,盯著庾慶上下打量了一番,問:“施主找誰?”

  庾慶側身,讓出了身后鮫人的尸體。

  年輕僧人一看,立馬出了門,穿著一身黑色僧袍,快步到了鮫人尸體前親手進行了查探,起身后又迅速轉向庾慶問,“誰干的?”

  庾慶毫不避諱道:“我殺的。”

  年輕僧人皺了眉頭,“殺我海族,還跑到敝寺口拋尸敲門,莫非是故意來找事的?”

  庾慶:“不敢。是這位擺渡的船夫在途中起了歹心,意圖加害于我,結果被我反殺。我雖沒有吃虧,但凡事要講個道理,若非我機警,豈不死的冤枉?聽說‘冥寺’為冥海海族執言,我今天是來登門討個說法的。”

  年輕僧人臉上閃過訝異,有人跑到冥寺來討說法,確實罕見,也屬實有點膽大,當即問道:“敢問施主尊姓大名,好容小僧入內通報。”

  庾慶道:“阿士衡!”

  “阿士衡?”年輕僧人又是一愣,試著問道:“哪個阿士衡?”

  一看這反應,庾慶心里頓一通罵罵咧咧,自己的名字拼死拼活也不響亮,“阿士衡”的名字卻是不管走哪搬出都發光的那種,走哪都有人認識,連這個偏遠之地的出家人都不例外,想想都膩味。

  但還是一本正經回道:“還能有幾個阿士衡不成?”

  說實話,若不是連累老七和老九的身體出了問題,可能有性命之憂,他非常反感再用阿士衡的名字,打死也不愿用,給再多錢也不愿用的那種,這恐怕是他為數不多的給錢也抗拒的事情。

  沒人能理解他的某種心情,哪怕就在剛才,他腦海中也閃過了某個書房中的場景,閃過了對某個女人否認自己是阿士衡的情形,那一幕至今想起依然錐心刺骨。

  年輕僧人驚疑,再問:“是錦國的那位探花郎?”

  庾慶:“早已經是過去的事,世間早已沒有什么探花郎。”

  年輕僧人頓有肅然起敬感,合十欠身,“阿施主稍等。”

  旋即快步離去,進門后又關了門。

  等了那么一陣,門又開了,這次出來了兩名年輕僧人,大門各開一邊,徹底打開了。

  之前那位請庾慶跟他去,令一名則扛起了鮫人的尸體入內。

  入內看到了星月下的寺內全景,庾慶頓又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地上鋪的腳下踩的還是骷髏頭,寺內能看到的建筑,除了頂著的瓦片外,墻體都是骷髏頭搭建起來的,包括前方的正殿。

  不過寺廟的建筑規格確實也算不上氣派,院子不大,一座主殿,再幾棟房屋,還有一座大概三丈高的骷髏塔。除了那座塔外,整個院子里看不到一棟兩層的建筑,都是平房。

  盡管如此,仍能感覺四周包括地上到處是黑洞洞的眼睛盯著你,陰森森的氣息濃郁,真不知長期住在這里的人的心理上會是怎樣的。

  扛著鮫人尸體的年輕僧人先小跑著進了正殿,整個寺院內似乎也只有正殿里面有燈光。

  庾慶跟隨引領,上了臺階,不疾不徐地跟進了殿內。

  殿內就一個字,空!

  沒有桌子,沒有椅子,沒有泥塑,也沒有金身,沒有神龕,也沒有祭拜的香爐,更沒有任何的法器。

  左右的梁柱上各懸著一只火盆,不知用的什么燃料,燒出的火光有點慘白,與擺渡船上的燈籠光芒相似。

  地面鋪設的骷髏頭也顯得有規律了,一圈又一圈的圓,大圈套小圈,最終歸于一點,在那一點上盤膝打坐著一個眉清目秀的中年僧人,身披黑色袈裟,上繡金色條格,金紋在火光下偶爾會反光。

  殿內左右對坐著兩個老僧人,皆一掛長長的白須,滿臉褶皺,垂垂老矣模樣,身穿黑色僧袍,卻又各披一襲潔白袈裟,閉目盤坐,不聞身外事。

  眼前的情況倒是讓庾慶有些拿不準了,不知誰是傳說中的冥僧。按坐位論,應該是中間那個,可兩邊的看起來資歷更符合。還是說根本就不在這里?這也不是沒有可能,此地的規格似乎配不上冥僧的名望,那位不住這也屬情理之中。

  眉清目秀的中年僧人聽完扛物進來的年輕僧在旁的嘀咕,目光從鮫人遺體上挪開,落到了庾慶的臉上,平靜道:“你就是錦國那號稱天下第一才子的探花郎?”

  庾慶頗不耐煩這個說法,然而是自找的,不得不再次虛詞應付道:“早已是過去事,只有俗人一個。”

  聽到這,中年僧莞爾一笑,“且不論真假,這番話倒是拿得起放得下。”

  庾慶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感覺這位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表面還是略欠身表示謙虛,繼而又試著問道:“不知法師與冥僧是何關系?”

  中年僧:“貧僧正是掃塵寺當代主持。”

  庾慶愣了一下,沒想到這位還真是傳說中的冥僧,感覺看起來派頭不像,再想想應小棠的年紀模樣,這位看起來確實比應小棠年輕多了,趕緊躬身拱手,“久聞大師乃玄國公兄長,今日一見,不想大師看起來竟比玄國公還年輕,是在下眼拙,拜見大師。”

  冥僧撥弄著手中烏溜溜的念珠,“你是在暗示貧僧你與小棠有關系嗎?來了這里,誰的關系都沒用。你能不能活著離開還不一定,拉關系、套客氣的話就不要說了。看你的樣子,似還不知這滿寺的頭骨是怎么來的。”

  庾慶心中略有突突,但還是保持鎮定道:“愿請教。”

  冥僧道:“長空,告訴他何謂掃塵寺。”

  “是。”之前在旁的扛物僧應下,轉而又對庾慶道:“佛門清凈地,不愿惹塵埃,若有塵埃來,時時勤打掃。施主所見的滿寺頭骨,皆是塵埃留下的,留在了此地由敝寺超度,這便是‘掃塵寺’的由來。”

  庾慶盡量控制住喉結聳動的欲望,頷首道:“受教了。”

  冥僧:“阿施主莫不是也想為敝寺添磚加瓦?”

  庾慶:“大師言重了。千流山、司南府、大業司,一直也在明里暗里糾纏于我,我今天能活著來到這里,說明他們尚能講些道理,連他們都能講道理,想必冥寺不會一點道理都不講吧?”

  冥僧撥弄著念珠淡淡道:“無數年來,千萬海族不辭辛勞,操舟往返彼岸,供養掃塵寺,你殺我海族,又豈是幾句狡辯就能了結的?拿不出證據來,任你什么探花郎都是一堆白骨。”

  庾慶道:“證據?不瞞大師,在下能找上門來也是為了求證這個證據。”說著摘下了手上的那枚戒指,遞予道:“大師可認得此物?”

  冥僧目光落在了戒指上,兩個年輕僧人亦如此,左右的兩個老僧人卻依然是閉目不聞身外事的樣子。

  他們盯著戒指觀察,庾慶則在觀察他們的反應。

  結果沒看出任何多余的反應,都只有盯著看,然后漸漸目露疑惑的樣子,顯然都沒看懂。

  冥僧問道:“大才子,莫非欺貧僧愚鈍,什么意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