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三四章 三大一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第四三四章三大一小  還能怎么辦?

  吳黑又陰著一張臉出了門去各商鋪尋找。

  對于這一切,高云節并沒有看到,他陪著搬貨的人到了附近的河邊裝船,然后隨同幾口箱子一起上了船,美其名曰親自押送貨物給幽角埠的其它商鋪。

  而此時的小黑也并未去什么商鋪敗家,而是直奔了幽角埠的出口。

  看到離開幽角埠的人紛紛踩著滑板滑水沖入地下洞窟離開,他不會,還沒有駕馭這種平衡能力的經驗,但是他有飛蟲,將肩膀上扛的“大棒”往上空一扔,“大棒”立刻識趣地張開了翅膀,飛舞著降下。

  小黑伸手抓了它一條腿,指了下出口洞窟,“走!”

  “大棒”立刻多出兩腿勾住了他腋下,提著他飛起。

  小黑也雙手并出,各扯住了它一條腿,一人一飛蟲一起沖進了洞窟內……

  庾慶等人再露面時,已經到了幽角埠之外,三人沒有去“千里居”客棧,有過上次被監控的經驗,不敢去了,不敢在此搭乘飛騎了。甚至也沒有去馬場,而是采取了徒步飛掠的方式,不走正路,穿行在荒野。

  就這樣走了三天,遠離了幽角埠,開始看到大片的綠色后,他們才走近了人煙處,在一個小城池找了個客棧住下了做休整。

  然三人住下并沒有多久,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嘈雜。

  “喂,屋頂上的小孩,下來,快下來。”

  “不要在屋頂亂跑,小心吶。”

  “誰家小孩?那是誰家小孩,大人呢?”

  外面各種叫喚聲起伏不斷,自然也就驚動了屋內的師兄弟三人,往窗外一看,只見大群人指著屋頂說什么小孩,好像是誰家的小孩爬到屋頂上去了,好像很危險的樣子。

  具體什么情況不知道,三人也迅速出了門,跑到了客棧庭院里向屋頂上看去。

  屋頂上跑來跑去東張西望的小孩一看到他們三個現身,立馬轉過了身去,背對著坐在了屋脊上。

  然庾慶三人一瞅那背影,立馬就震驚了,那衣服,那披頭散發的風格,還有扛著的那根大棒子,加之爬屋頂的孽性,還有后腰上綁的一雙鞋子,不看臉也知道那小孩是誰。

  剛還琢磨是誰家小孩,三人做夢也沒想到,原來就是他們家的。

  師兄弟三人相視無語,什么鬼?這小家伙怎么跑這來了?吳黑也來了?

  庾慶腳尖從地面崩了顆石子到手,屈指彈出,啪一下打在了小孩的后腦勺上。

  小孩“哎喲”抬手捂住了后腦勺,并迅速回頭看了下,剛好和師兄弟三人的目光對上了,頓知躲不住了。

  南竹朝他勾了勾手指,小孩立刻順著屋檐滑下,在民眾大吃一驚的驚呼聲中,雙手攀著屋檐,雙腿勾住了屋檐下木架結構,一個倒掛懸身,雙手抱住了梁柱,又一個翻身,雙腿也夾住了柱子,然后順勢滑了下來。

  動作那叫一個干凈利落,又看的一群民眾嘆為觀止。

  庾慶三人已經向屋里走去了,小孩立刻屁顛顛追去,喊道:“胖叔,九叔,十五叔。”

  盡管三人當做不認識他,可民眾們還是看出來了,原來是他們家的小孩,一顆心放下了,也就漸漸散去。

  師兄弟三人一進房門,南竹立刻關門想擋住某人,門下一只臟兮兮的光腳緊急插了進來,被夾住了,還喊了聲,“痛。”

  南竹這才哼了聲放手。

  小孩推門而入,往三人跟前湊,臟兮兮的臉蛋上擠出嘻笑。

  小孩自然就是小黑,除了他也沒有別人,只是比他們三個任何時候見過的樣子都臟。

  庾慶抬了抬下巴,“關門。”

  小黑立刻回頭關了房門,才再次到了三人跟前,一手摸著肚子,“餓了。”

  庾慶問:“你阿爹呢?”

  小黑搖頭。

  南竹頓時兩手袖子一擼,“嘿,聽不懂人話是不是,問你阿爹在哪呢。”

  小黑咬唇沉默了一陣,才給出答案,“阿爹在家里。”

  南竹嗤了聲,“還嘴硬,你信不信我揍你?”

  庾慶擺了下手,“行了,他在我們這里,他爹遲早也得露面。看他臟的那樣,先帶去洗洗吧。”

  南竹沒二話,當即過去掐了小黑的后頸給提溜走了,帶去了洗漱。

  屋內剩下兩人后,牧傲鐵有點奇怪,“又沒人攔著他,也沒人不讓他來,黑子干嘛偷偷摸摸跟著我們?”

  他們走的不是正常路線,不偷偷摸摸跟著的話,不太可能一起到這里。

  庾慶:“不知道,估計有什么原因吧,等見面了,他自然會解釋。”

  誰也沒多想,其實他們反而挺歡迎吳黑一起去的,有個上玄境界的高手在旁,能安全許多。

  那一邊,南竹帶小黑洗干凈后,見小黑確實餓了,就讓客棧弄了堆吃的給他。

  小家伙確實餓壞了的樣子,一頓狼吞虎咽,南竹在旁嘮嘮叨叨。

  休整了一晚,數日的奔波勞累盡除,次日在城里買了馬匹,算是正式放棄了步行。

  一行四人,三大一小,迎著照樣正式上路了,馬背上的小黑不時愉悅歡呼。

  途中,三人不時回頭觀察后面,想看看能不能發現跟蹤的吳黑。

  始終發現不了,三人又不時會問小黑他父親在哪,小黑有點嘴硬,一直說自己父親在家里。

  但是三人死活不信,在他們看來,吳黑若是在家,你怎么可能跟上我們找到我們?

  三人不知道吳黑到底在搞什么鬼,也不勉強,就這般一路帶著小黑繼續前行。

  因為他們這次為了避免被外人盯上,行走的路線比較不正常,經常走小路,甚至是經常會變換路線和方向,所以他們多少有些擔心吳黑最后能不能跟上他們。

  某天,三騎馳騁在晚霞輝煌中時,南竹忽道:“你們說,吳黑會不會已經先到了海市等著我們?”

  有此一說,是因為小黑已經在他們身邊差不多十天了,卻始終不見吳黑的影子,感覺吳黑這態度有夠堅強的。

  庾慶回應,“小黑跟在他身邊更安全,沒特別原因,應該不會把小黑扔給我們帶上路。”

  他身后同乘一騎摟著他腰的小黑,在此時又蹦出了一句實話,“我偷跑出來的。”

  因為老七和老九的塊頭比較重,小黑跟體重較輕的同乘一騎能節省坐騎的體力。

  師兄弟三人聞言卻是笑而不語,壓根不信小黑自己一個人能跟上他們,認定是吳黑把兒子送到他們身邊的。

  南竹指著小黑警告,“再敢胡說八道,你信不信我們把你扔路上不管了?”

  小黑無所謂,閉嘴不說了而已。

  數日后,他們終于又見到了大海,此時他們才再次找了飛騎搭乘。

  沒辦法,要去海市必須要過茫茫大海,乘船的話,速度太慢了。

  一行四人在海空之上飛了差不多一天后,終于見到了一處烏云滾滾的空域,烏云范圍很大,浩浩蕩蕩不見邊際,接天連地的樣子。三只飛騎載著他們鉆入了烏云之下,越飛,背后的光線離他們越遠,漸漸仿佛闖入了一片暗黑世界。

  因天空的烏云太厚重,光線朦朧。

  到了這里,三只飛騎也不敢再往前飛了,海面有星羅棋布的海島抱團,上面還有點點燈火,許多人家的樣子,飛騎載著他們落在了一座海島上。

  結清了騎乘的費用,三只飛騎走了。

  三大一小四人遠眺前方光線朦朧的海面,看不遠,因為前方海面有接天連地的淡淡迷霧飄蕩,那片迷霧區域就是飛騎不敢闖入的區域。

  天空的烏云,還有前方的迷霧,存在了很久很久,把深不可測賦予給了這片海域,也導致迷霧中的那片海不見陽光,一直沉浸在幽暗中,闖入時猶如闖入幽冥之地,所以被人稱為冥海。

  海市就在這片冥海深處,然這片海域的空間很詭異,并非什么人都能到達彼岸,只有專司擺渡的人才能將人送過去,否則將會永遠困在里面,哪怕你一直向前走也走不出去。

  朦朦朧朧的光景中,能看到海島上有一條條延伸至海面長達百丈的木頭棧橋,每個海島上都有幾座這樣的棧橋。

  三大一小都是第一次來。

  哪怕是早年號稱出來闖蕩過江湖的南竹和牧傲鐵也未曾來過,原因也簡單,冥海擺渡人可不會白白送你去彼岸,得給運費,要價頗高,他們付不起那筆錢。

  不過師兄弟三人都久聞此地,對一些規矩也都聽說過。據說想去海市的人只需走到棧橋盡頭,點燃盡頭的那只燈籠,然后等著便可,自會有擺渡人從迷霧中劃船至橋頭接客。

  南竹忽道:“看到這里,大概也能理解冥海仙府為何是被修行者發現的第一座仙府了,這地方太特別了,等于是給了個明確目標讓人去不停折騰,終于有一天被人發現了破綻,于是就被攻陷了。”

  一些喧笑聲突然傳來,像是在回應他的話一般。

  聲音是從他們身后的島上傳來的,幾人回頭看去,燈火闌珊的客棧,好像是食客在談笑。

  每個島上都有些客棧之類的場所,沒辦法,人來人往的地方,只要有客流量,就是做生意的好地方。

  南竹對兩位師弟喂了聲,“是直接上棧橋點燈,還是把這里走一下?”

  庾慶:“我們是來碰運氣找人的,既然來了,自然要走走看看。”..

筆趣閣(m.xcxsg)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